2017年3月12日 星期日

哀傷,還教會我愛自己

倫敦威斯敏斯特大教堂Westminster Abbey地下室的墓碑林中,有一塊無名氏墓碑刻著這樣的一段話──當我年輕的時候,我的想像力從沒有受到過限制,我夢想改變這個世界。

當我成熟以後,我發現我不能改變這個世界,我將目光縮短了些,決定只改變我的國家。



當我進入暮年後,我發現我不能改變我的國家,我的最後願望僅僅是改變一下我的家庭。但是,這也不可能。



當我躺在床上,行將就木時,我突然意識到:

如果一開始我僅僅去改變我自己,然後作為一個榜樣,我可能改變我的家庭;在家人的幫助和鼓勵下,我可能為國家做一些事情。然後誰知道呢?我甚至可能改變這個世界。

墓碑上的文字讓我有很大的感觸。

當我一直活在自己的世界裡為自己的生命耕耘時,我沒有想過會有寫書的一天,更沒有想過會有站在講台上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的一天。我沒有想過要改變這個世界,我一直只想改變的是自己。畢竟,這個世界要長成什麼樣子不是我可以掌控的,但我可以長成自己所愛的樣子,所以,要改變世界,支點必須是放在自己的心靈上,而不是地球、國家、民族。

要改變世界,必須從改變自己開始

因為死亡對我來是那麼可怕的事情,所以,我一定要去安撫心中對死亡的懼怕,去為自己對死亡的疑問找答案,而驅動我去做這件事情的動力,就是哀傷。

當我在哀傷中求助的時候,整個世界的門似乎一扇接一扇的為我關上了,似乎沒有人明白為何我如此哀傷,以及,有必要嗎?然而,我依然忠於自己,就為了要去找出屬於自己的生命是真相我用自己的雙手打開一扇門,讓生命的意義、真相、快樂、喜悅希望,統統透過這扇門進到我的生命裡。

17 年過去了,我才能站在台上對人述說我的悲傷為何。這些年來,悲傷教會我的事是,只要往前走,沒有過不去的關,因為宇宙會有一股強大的力量帶領你抵達目的地。

當我允許哀傷與我同在的時候,正是我學會慈悲對待自己的時候。我不再抗拒我體有別人或自己不喜歡的元素,我開始接受如是的自己,我帶著好奇去觀照自己的生命,究竟,我是如何培養了這樣的一個自己。於是,我開始去靈修,我在所有的靈性學習裏頭,都以回到在去修補生命的缺口、去填補生命的坑坑洞洞、往生命的黑洞裡注入光為出發點。


與此同時,我培養出活出自己的力量。當我忠於自己,我不再將自己養在別人的眼皮下。我在那過程裏頭潛移默化的活出一個如是的自己,不羨慕別人的優勢,而是欣賞;不覬覦成為別人掌聲中的那個人,而是尊重本質的自己。原來,哀傷還教會我愛自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