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吉蘭丹國際風箏節:“Wau”, 是一種藝術品。

 

馬來文中的“Wau”與“layang-layang”不一樣,“Wau”是馬來傳統風箏,“layang-layang”則是一般的風箏,對熱愛是馬來傳統風箏的人來,“Wau, 是一種藝術品。

形狀月牙的 “Wau Bulan”,中文譯為月亮風箏,它與Wau  Kucing Wau Jala Budi是馬來西亞最具代表,也是最受歡迎的三種風箏,也是馬來傳統風箏師傅莫哈末拉茲(Mohd. Razi Mohd. Said)的最愛。

今年44歲的莫哈末拉茲本是重型機車騎士,婚後卻將騎重型機車的興趣轉移到做風箏,那是因為某天他和太太與孩子到公園放風箏時,看見友人將月亮風箏放上空,他為之著迷。為此,他用100令吉買了人生中的第一個月亮風箏,雖然價錢並不昂貴,但是,這枚風箏破損後,他覺得惋惜,唯有央求朋友替他修復。後來,朋友卻毛摧自薦說願意教導他製作馬來傳統風箏的技藝。

學習製作風箏的頭六年,他經常往返於吉蘭丹和吉隆坡兩地,更向朱索(Shafie bin Jusoh)拜師學藝。向來寂寂無名的他,在過去的十多年來默默地為心中那股因摯愛馬來傳統風箏的熱忱而甘於埋首製作風箏,一直到在比賽中以Wau Jala Budi奪得99高分後,他一夜成名,有人願意出高價收藏這枚風箏,但他將它視為珍寶,不願意割愛,如今收藏在吉蘭丹朋友的家中代為保管。

在比賽中,風箏上的鏤空花紋以20分為滿分,莫哈末拉茲的這枚風箏取得19分,細膩精緻的花紋皆以攀延植物為主,且是手繪, 不可複印,因此每一個設計都是獨一無二的。“許多人誤以為它是巴迪布或用顏色筆畫上去,其實,每個傳統風箏師傅都是在顏色紙背面的白色空白處以手繪完成,然後以美工刀鏤空。”這種風箏叫“Wau Sobek”,過程需時多久,端看師傅的心情,“心情不好千萬別做,不成的!”他笑說。

對顏色紙上的攀延植物進行鏤空的過程很考耐心,尤其花蕊和葉脈都是細微的下小刀,“葉子不是單一的綠色,綠中帶黃,深綠色中還泛有淺綠色,花朵的顏色層次越豐富,代表鏤空的次數就越多。”他邊示範邊解說。

風箏分為頭、翅膀和尾巴三部分,鏤空的花紋圖分為兩部分,即從頭延伸至翅膀左右兩邊,以及下半身的尾部。尾部中央必須有一個花盆,以讓植物的根部從花盆長出,蔓藤則一路延伸到翅膀以及頭部。

鏤空的花紋是我國傳統風箏最具價的部分。畫在馬來傳統風箏上攀延植物種類包括葫蘆葉、青瓜、牽牛花、西瓜等,某些風箏有特定的代表植物,如柔佛洲的代表風箏孔雀風箏(Wau Merak)就以胡椒為主。雖然蔓藤多被茂盛的葉子與花朵遮蓋,但評分時還得看蔓藤是否攀爬得宜,莫哈末拉茲說,構圖不光是頭腦想像,更重要的是從心而來的靈感。

對他來說,馬來傳統風箏是一門藝術,製作風箏如今已成為他的生活,驅動他不斷把風箏做得更精進的,除了是單純的熱愛,還有一股教育國人認識我國傳統風箏的使命感。為此,只要是有興趣學習製作傳統風箏的人,只要時間配合得來,他都樂意在家免費教學。

“所有的馬來傳統風箏加上‘響弓’都會發出聲音,這‘弓’在風箏起飛時要架在風箏頭部,在空中持續發出‘wau wau’聲,就是馬來傳統風箏Wau的名字由來。

響弓是一種以來自泰國邊界的“daun ibus”做成,莫哈末拉茲用來製作風箏的竹子也是從泰國邊界得來,竹子砍下後要浸泡在河裡一年才能使用,因為浸泡過水的竹子有韌性,做骨架時易於彎折。

48寸長與闊是標準的尺寸, “馬來傳統風箏是一門藝術,更是全世界最美的風箏,一個好的風箏,必須輕巧美麗。” 因為輕巧有利於風箏飛翔,美麗的風箏則讓風箏不僅是一種玩意,而是藝術品。身為風箏師傅,莫哈末拉茲說所有的傳統風箏種類都必須的會做。


如今,風箏比賽成為他生活的一部分,他每年二月必定會到柔佛(Pasir Gudang),以及五月到吉蘭丹參與國際風箏節,“風箏是永無止盡的學習,即便是師傅級,依然需要透過比賽來交流,觀摩,畢竟每個風箏師傅都有各自的強項。”他熱愛馬來傳統風箏的精神影響了家人,妻子引以為豪,孩子更有興趣向他學習這門技藝,“這是可以傳承給下一代的精神與藝術!”他自豪地微笑道。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