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

吉蘭丹國際風箏節:創意風箏與傳統風箏藍天齊飛





早期的風箏並不是如今的輕巧,而是沈重的竹鷂或木鷂,是造紙術的發明帶來了風箏的革命,使得一種更輕的紙風箏被發明出來,稱為“紙鳶”。在全唐盛日,四海升平,一直被用於軍事上的紙鳶,隨著傳統節日清明的興起,開始向民間娛樂型轉化,逐漸成為娛樂的玩具。


馬來西亞有淵遠流長的傳統風箏文化,傳統的馬來風箏由風箏師傅純手工製作,除了最具代表性的“月亮風箏”,傳統風箏造型靈感多來自動物,此外,還有一種稱為“wau jala budi”的風箏,其圓潤的線條據說是象徵女性的身體。


在吉蘭丹, 朱索(Shafie Bin Jusoh)可說是國寶級的馬來風箏老師傅。年輕時的他熱愛馬來風箏,因此輟學學習風箏製作。他的風箏工作室就在往月光沙灘(Pantai Cahaya Bulan)的路上,瘦小的他幾乎每日都窩在裡頭埋首製作風箏。把風箏視為生活的他笑說,只要一天不做風箏就會覺得不自在。

朱索打從小學開始就喜歡風箏,10歲時,經常和朋友在草場放風箏,因為有興趣且熱愛馬來傳統風箏,他首先是從觀察別人放風箏來自學扎制風箏,然後出售。由於當時家境不好,讓他很高興的是,這興趣讓他能增加家裏的收入,與此同時,他還送給父親一個小型的風箏,父親還因此愛上玩風箏。

當時候,他一邊比賽一邊製作風箏。22時,兩個外國遊客看到他玩風箏的技術和看見他製作的風箏,心裏很是欣賞,還特地跟他訂製,他因而開始對自己的作品有信心,開始接客制風箏訂單,一直到30的時候,我國許多大企業和政府部門紛紛向他訂購風箏。


朱索(Shafie Bin Jusoh)是馬來西亞國寶級的馬來風箏老師傅。
馬來傳統風箏(Wau)風味擺飾和可飛上空兩種,這兩種風箏的製作都是他的強項,除了贏了很多獎項,獲得國家的獎章表揚外,他還帶著自己的作品到各國參賽,以及示範放風箏。曾經,他還到澳洲、德國、馬爾代夫和日本等去參展,並且有一次到巴黎參加展覽時,隨行帶去的30頂風箏在展覽中迅速一掃而空

從事風箏製作50餘年,他做的月亮風箏是最具特色的,“弧度要夠圓,翅膀必須左右對稱,這是從五十仙硬幣而來的概念。”他微笑說,數十年來,他做的每一隻風箏,那些縷空的圖案都是自創的,他不曾抄襲他人的圖案,即便是客人從別人的風箏看到喜歡的圖案設計,若要求他臨摹,他也不會順應要求,“因為風箏是藝術,我必須尊重別人的創意,並且需要有自己的獨特性。”這是他的堅持。


朱索在工作室做風箏時,若前往觀賞的人不主動說話,他可是沈醉在做風箏的時光中,問他年輕時是否想過干其他活兒,他不假思索地回到說:“我不想做其他工作,我只喜歡做風箏。我做過最大的風箏是30呎,1個月時間就完成了。”

客制的馬來傳統風箏,是由客人提供設計的,什麼形狀都有,他從草蓆底下拿出客人的設計圖說,風箏可收藏35年,不是所有人做的風箏都可以飛上空中,因為骨架太軟和太硬都不行,“tak makan agin。”

每個道地的吉蘭丹人都會放風箏,而且,“anak Kelantan” 或多或少都懂得做馬來傳統風箏,即是不玩風箏的,也會在家裡以風箏裝飾,因為圖案看人讓人心情愉快。



與馬來傳統風箏相比之下的現代風箏,是在傳統風箏基礎上創新而建。現代風箏由中國濰坊製造, 風箏,古名“紙鳶”,又名“鷂子”,是普及於山東各地的一種玩具,尤以濰坊為盛,因而又名“鳶都”,被各國推崇為“世界風箏之都”,國際風箏聯合會的總部就設在濰坊風箏博物館。濰坊也是中國的風箏之,制作歷史悠久,屬中國三大風箏派系之一,與京、津風箏齊名鼎立,享譽中外。

中國濰坊風箏業協會副會長譚新波在吉蘭丹國際風箏節上展示了設計新穎的中國風箏,舉頭望向藍天白雲,八爪魚、大熊、鯨魚等五花八門的風箏皆在天上飛。今年是他第十次來參與了,他解說,中國的風箏特色是在繼承傳統風箏的基礎上,不斷地創新和引導世界風箏的潮流。“這幾個風箏來自於大梁,八爪魚來自山東濰坊,這次我們從中國帶來了109個大型的風箏,每一天都有不同類型的風箏展示。” 他指著上空的風箏介紹道。
 
“風箏帶給我經濟收入,我的身體也強壯了,畢竟,放風箏在濰坊是一個體育項目。” 譚新波說。
皮膚黝黑的譚新波套上護手襪後,乍看之下如文身。他認為格丁沙灘特別適合放風箏,因為那裏的風非常柔和,而且環境空曠。中國人也喜歡放風箏, 每年,在中國的每個城市都會舉辦國際風箏節,被稱為世界風箏都的山東濰坊,其源頭可以追溯到魯國大思想家墨翟制作第一只“木鳶”,至今已有兩千多年的歷史,但真正開始興盛,走向民間卻是在明代。到清朝中葉,濰坊開始出現專門從事風箏制作的民間藝人。相傳有位姓陳的啞巴藝人紮得風箏新穎好看,放得又高又穩,遠近聞名。這時,清明節前後競放風箏也成了當地的踏春風俗。

作為中國的代表隊來到吉蘭丹國際風箏節,他可說是風箏界裡無人不曉的,因為他在濰坊是現代風箏的第一人,每年必定將最新款式的風箏帶到馬來西亞的風箏節。

“馬來西亞的馬來傳統風箏確實很漂亮,但是有局限。馬來傳統風箏用風箏只和竹子來制作,大風也可以飛得起來,但是風箏容易斷裂,攜帶和展示都不方便。”為此,他在這基礎上用新材料去改進,做出沒有支架的風箏,即是面積達32平方米的風箏,也能飛上天空。

譚新波出生在一個風箏世家。祖上並不出名,但成年後的他仍然選擇了以紮制風箏來謀生。當時候的濰坊,紮制傳統風箏的匠師很多,然而,現代風箏的生卻是空白的。1998年,一個台灣商人的出現為他創下了名堂,那時候,台灣人知道濰坊這風箏故沒有現代風箏後感到很遺憾,卻讓譚新波眼前一亮。於是,他在翌年就轉行做起了現代風箏,並且在2002年成立濰坊凱旋風箏有限公司。由於沒有支架的風箏便於攜帶,所以,他能夠帶著它們走遍了大半個地球,點綴異國的天空。


“在中國,我們的上兩代從小開始就喜歡玩風箏,舊時的風箏以木來做架構。我們在河邊放,稱為沙灘風箏。濰坊的市民一到清明節就家家戶戶放風箏,因為那時的風最好,氣溫又宜人。”他繼續解說,濰坊是一個小城市,通過舉辦33界的國際風箏節,現在成了世界聞名的城市,帶動了風箏業、當地經濟和加強副品企業之余,也讓國外的隊伍看見了濰坊的風箏技術,就算是民間的風箏也做得很好。

現代風箏的比賽以漂亮、設計、尺寸最大來評分。他指向黑白綠三色,身上長滿刺的“滾地龍”解說,這款風箏強調於氣氛,讓人看了不自覺地向要去觸摸,由於造型漂亮、奇特,特別是讓小孩驚喜。滾地龍的尺寸有大有小,在吉蘭丹國際風箏節上的是小號, 直徑5米,大號則是直徑30米。“放風箏的目的是為了互動性,讓所有人開心及鍛煉身體,從電子品放開心情走出來活動。”他笑說。

譚新波六歲開始玩風箏,如今,他是現在發展及變成了從事風箏的家族公司,傳統風箏還在生,但已缺乏市場需求,大都數都作為擺設用途,他認為,風箏不在天上飛的風箏就沒有價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