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胡涓涓:廚房裡的親子教育

報道:本刊特約 李秀華
攝影:本報 林泓川

胡涓涓希望孩子延續家傳味,
進而把媽媽的味道一代接一代傳承下去。

我用一道道的料理當做針線,在廚房織出自己與父母及家人間的情感牽絆。希望美味可口的料理不只滿足口腹之欲,還可以凝聚一家人的心,豐富美麗人生。──胡涓涓










2016年11月29日 星期二

最後的防線:The Last Defense

報導:本刊特約 李秀華
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最後的防線”,The Last Defense,是一輯由一群有好身材、好樣貌的年輕男女穿著內衣褲的黑白照;同時,也是一個思想,一個概念,一場提倡“別輕易脫掉你的最後防線”的運動。

2016年11月5日 星期六

無題



有時候,日子過得倉促,荒唐,我還是緊緊抓住心中對浪漫的遐想,企圖讓那倉促和荒唐得到慰藉。

很多時候,早上睜開眼睛並不想起床,日復一日,日子過得如送到復印機去打印的文件,“唰唰唰”地,一天接一天就過去了。生活的調子如此相似,我很努力地讓它們變得趣味一些,可那趣味也許僅能維持三秒,又“”一聲地變得索然無味。偶爾,頂多,撐個三分鐘。

是看透,還是看不透?

我在那熟悉的味道落荒逃跑。到頭來卻發現,我一直在原地打轉。走不出去,回過身看係在手的繩索,其實,只要稍微抖抖身體就散落,可我卻用來懸在脖子上,不讓自己透氣。

是看不透。

看不透那叫生活的責任究竟要牽引我去尋找什麼?赫曼.赫塞在《流浪者之歌》裡寫道──一個人在尋找的時候,他往往是非常容易只看見他所正在尋找的東西,卻發現不到任何東西,吸取不到任何東西,因為他僅僅是在想著他正在尋找的東西,因為他有一個目標,因為他已經執著在他的目標上了。尋找的意思是:沒有一個目標;而發現的意思是:自由、開懷容納、不設立目標。

我有目標嗎?沒有。也許,有。不顧一切的離開原地到中國轉一圈,也許,是我如今唯一的目標。也許,更正確來,是心的一股呼喚,從兩年前開始,一直存在至今,我卻裹足不前,在聲音中拉扯,總是有的沒得找些事情困住自己。

我看不透。對於生命,我真的看不透。




《陪媽媽環遊世界900天》

踏着三轮车,载着妈妈,走在天涯路
踏着三轮车,载着妈妈,走在天涯路
為了讓媽媽有機會看看外面的世界,74歲的王一民以三輪車載著99歲的媽媽環遊世界900天。他的孝行獲得中國廣大人民的表揚,更被譽為是“這個時代最後的孝子”。
這場旅途,由王一民問母親的一個問題而開始……“媽,想不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外面的世界?怎麼看?”
用三輪車載您啊!”
“兒子啊,我們能走到西藏嗎?”母親問。

林明文:在憤怒中學習:以明覺之心修不動明王

“憤怒的力量,是人類重要的生存機制,其目的是把人們帶到更高、更穩妥的、朝向解決問題的方向。”台灣身心靈導師林明文解說,人類的腦啡endorphin)在沒有外力干涉下一直維持在平衡狀態。然而,當人類面對生命受威脅,領域被侵犯及權益被剝奪三大危機時,首先感覺到是的無力、焦慮、害怕。為了排除生命的危機,生命能量便開始動員起來準備戰鬥,這種反應就叫做生氣。

可社會對生氣存在的許多誤解導致人們不能發憤,其後果便是導致憤怒變成傷人傷己的武器。但其實,生氣是一種本能,也是生命的動員,以排除對自已不利的危機。允許、接納並完整的經驗它,你便自憤怒中取得強大力量!

許多人都認為憤怒是怪獸,憤怒需要及時撲滅,否則就會失去理智,導致情緒傷人也傷己。然而,憤怒不會因為被壓抑、漠視、逃避就自顧自的消失,它反而在被積壓到沸點爆飚時便炸開。

憤怒的情緒,唯有帶著明覺去完整經驗它,內在的力量便油然而生。

馬來西亞普遍的喪禮流程

人生的畢業典禮,應彰顯出不同信仰對人性的尊重,符合亡者的生活及遺願。以下根據“卒、殮、殯、葬、祭”五個治喪階段與殯葬禮儀參考,展示專業的殯葬服務應結合現代因素與傳統文化的責任及意義,讓亡者和家屬生死兩相安。

葬禮習俗,遵守因孝心,而不迷信


棺木,人類最後的一張“床”,對於選擇土葬的人來說,木質是關鍵,因為人們相信,泥土下的木棺若比遺體先腐化,家山風水就出問題,後輩子孫的運勢也受牽連。然而,傳統風俗是老祖宗的智慧也好,或是迷信也罷,人死了,在葬禮習俗的選擇與安排上,除了求個心安,更多時候都是出自一分孝心。

化繁為簡的喪葬禮俗,讓亡者安詳,生者安心


葬禮習俗向來是“各處鄉村各處例”,當老一輩的去世後,許多傳統禮俗已經隨著入黃土裡,年輕一輩的沒有記載可參考,也為了便捷而將一切簡化。因此,傳統的長生店從以前的只賣棺木與抬棺入葬的服務,到了今時今日已變成“一條龍”服務,以現代術語來說,葬禮,從以前是一條村的人在分工合作的事,如今已變成是長生店與殯葬業者在包辦的“event” 。 

葬禮規劃,死亡跟前不慌,不亂

關於葬禮的事,常是身前找不到人來問,等到死亡發生了,才來了 一群熱情的親朋戚友當軍師,以致家屬手忙腳亂。倘若能事先規劃葬禮,或能減少糾紛、矛盾,並,以自己的需求規劃個性化的葬禮。

在講求快速、便捷的時代了,葬禮越發簡化,人們再也不知葬禮意義何在。然而,傳統的葬禮雖然繁文縟節多,卻蘊含博大精深的中華文化,如五服,就能讓前往弔喪的人了解到與亡者的親疏關系。

死亡,为何让人感到痛苦?

当神识离开身体时,人会感受到很大的痛苦,因为人活著时是以感官来和外界接触,临终前却能感受到逐个离开,而当神识在离开身体时,也会舍不得身前拥有的东西而感到痛苦。过程中还会因不知道死後会去哪里而心慌意乱这都是无法言语的恐惧。

若临终者有遗憾
家属应尽量协助完成未了的愿望。如身前与人结怨的可问他是否愿意和解若有想办法说服对方前来和解若对方不愿意就得想办法让他放下,好让他没有带遗憾离开。

如果对方神志清楚的话,可以做生命回顾,对临终者说感恩的话,让他了解自己一生的贡献以及生命没有白活。


神志不清的状况有两种:

眼睛张不开、无法说话、身体不灵活但有意识;
二, 断气但身体还有温度表示神识还舍不得离开身体
因此至亲还可以告诉他苦空无常的道理以及人死非断灭神识还会轮回以安定他的心。

躺在病床上的人
最痛苦的是身体不能动但意识却很清楚此时诵经或听经文可协助他离苦得乐。亲人可选择临终者生前喜欢且熟悉的经还能言语的可请他一起念出口若无法言语的则在心中附合。只要相信信仰能把自己带到一个安宁的地方临终者就可得善终。

人死後会往哪里去?
佛教主张往生後不要马上碰触、擦拭遗体
因为神识看见遗体受到不妥善的待遇会引起嗔恨而影响往生善道的机会。因此,应在往生後的8、12 小时助念且念佛的人一定要专心、虔诚以免恶业重的往者被冤亲债主带走。

临终有三随
既随重随习和随念。随重就是随重业。一个人身前所做的若是重的恶业一断气就实时堕入地狱。随习就是随习惯。一个人平生没有做特别重的善事或恶业但是他平常有某种习惯死後自然就随这种习惯去投胎转世。往生後的8到12小时不能碰触遗体的论说不是一项硬性规定。

对一些身前爱干净、有洁癖的人来说如果往生後其神识看见遗体依然脏兮兮的或许会生气这很可能让他不能放下。因此面对这样的往者如果家属能把他清洗干净并在旁边助念神识看了会更欢喜。

不能碰触遗体也牵涉到往者是否是器官捐赠者。如果往生者身前签了器官签证卡以发心救人
某种程度上就代表他可以放下对肉身的执著。然而家属却在他往生後坚持8到12小时不能碰触遗体这有违往者的意愿再说器官必须赶快移除否则就救不了人了。

因此处理往者的遗体只要能够从不同的角度看待事情就有不同的处理方法。最重要的还是家属先去了解往生者的发心和发愿以免做出违背他心愿的事情。

老檳城‧老生活:還原老檳城的面貌

怎樣才能牢牢地栓住,曾在老檳城留下蹤影的老行業?

時代的嬗替,景物人事或許改變,或許消失。然而,曾經掠過眼前的風景,會化成雋永的記憶,棲息腦海。於是,偶爾經過老街道,那流動理髮師的身影,那街頭賣藝人的聲音,總是若隱若現,而迷濛模糊的畫面也會漸漸浮現眼前。

似假還真,細細咀嚼,才喚起歲里那幾乎塵封的記憶,彷彿很遙,可是,記憶卻很鮮明。然而,記憶會衰退,記憶會隨主人老去而消失。也許,每個人自有收藏記憶的法門。就像這出生於60年代末的老檳城,就把兒時掠過眼前的風景,藉老檳城的敘述復活了那些被歲月淹沒了的人事物……他,杜忠選擇了將記憶收錄在他的《老檳城.老生活》裡。

童年記憶陳同同
杜忠全的老檳城和新檳城的水嶺,是光的出現。他的童年,是在沒有光大的年代,那時候,他逛的是新街,吹的是暖暖涼涼的自然風。直到小學六年級,光大開始矗立在檳城喬治市。80年代出生的小孩的童年,都在光大的冷氣環境裡度過。

當時,他住在檳城阿依淡郊區,城里很的風光面貌,尤其是老檳城的街頭流動風景,如收字紙的老人、流動租書人、街頭捏面人、上門的按摩師等等,他都沒有看過。這些出現在他書中的風景,是他從老檳城謝清祥回溯其在老喬治市的童年生活時,娓娓道來的記憶。

杜忠全與謝清祥持續見面的交談過程中,開始勾勒起杜忠全在童年時見過的老行業業者的輪廓。在他的記憶中,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大城小鄉中串走的民間彈唱藝人──陳同同。

我母親給了他3毛錢,抽了一支籤,由陳同同用唱的方式解籤,配上歌仔調來解說的。他還在麗的呼聲錄唱,南馬一代的華人都聽過他的歌聲。讓小時候的他覺得更驚訝的,是陳同同一身黝黑的皮膚,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印度人。可他唱的,卻是歌仔調。

根據檳城老一輩人普遍流傳的說法,陳同同是印裔棄兒,後來被華裔領養。也有人說,陳同同有華人的輪廓,只是皮膚黝黑而已。由於自小在閩南漳州庭中長大,所以能操一口純正的閩南漳州話。

陳同同早年投身於薌劇戲班,學得彈琴唱戲的本事。離開戲班後,他手抱月琴,琴杆上垂掛一圈竹製籤卦,沿家挨戶地以說唱的方式為人解籤,他同時被認為是民間占籤藝人

足跡遍佈半島各地
檳島市區一帶,是他最經常串走出沒的地方。但是,他的活動範圍並不限於檳島市區,檳島當時的郊區如天德園、壟尾、雙溪賴、湖內……甚至浮羅山背等等的島上偏遠地區,每隔一段時日,都會見到他手抱月琴彈的身影。 除了檳島,陳同同的足跡延伸到了半島。他靠渡輪的方式,從北霹靂去到吉北。

陳同同是集民間信仰代言人與民間藝術傳承者於一身的雙重角色人物。一方面,他以籤文化解一般非知識階層的人民的迷惘;另一方面,他也以他的月琴彈唱滿足了一般民眾的娛樂需求。
陳同同不只接受占籤,也接受點唱。所謂的點唱,既可以隨手抽一支籤讓他唱,也可以指定戲目要他唱。彈唱時間與他的占籤彈唱一樣,約兩三分鐘,收費視同占一支籤。

在當年,民間藝人的身份被視為是的;因此,受過教育的人,都不太會聽陳同同吟歌唱戲。那年代,檳城也有一些唱廣東小調的街頭藝人;在老檳城人的記憶中還存在一對走唱的老人與小女孩。這一老一小的往店家門口一,老人把胡琴給擦響,小女孩隨即唱了起來。

雖然,這些街頭藝人都在當年檳榔嶼的生活公市以走唱的方式討生活,但是,他們在唱完曲子後,收到人家打賞的紅,都會回對方一個紅包,紅包內是一顆橄欖,以示他們並非賣唱,而是做生意

而陳同同去世廿余年後的今天,依舊讓人緬懷,是因為當時就只有他唱得那麼紅,而且,人們也認為他占的籤很准。陳同同走紅的另一個原因是他在麗的呼聲彈唱節目中出現。這被定名為福建雜碎調的節目,當時每週播出3個時段,每段節目長達一個小時。

無論是收音機裏流泄出來的聲音,還是走街串戶的孤獨身影,陳同同其人其聲,對舉凡三十歲以上的檳城人來說,大概都知道這號人物。縱使他的說唱歲月,伴隨好幾代華人走過物資貧困的年代,然而,隨老一輩的離去,像陳同同這樣的一位民間藝人,如果沒有趁早被記載下來,他將永遠被遺忘。

上門理髮
當年除了有陳同同的上門彈唱服務以外,也有上門理髮這回事。
5060年代,喬治市街頭的流動理髮師多為印裔,間中亦有12個華人,這些流動理髮師手提皮箱,箱裏裝的是討活的器具,如剃刀、剪刀、梳子、圍巾……打開提箱就等於拉開大門做生意。

剪落的頭髮會隨風四處散落,因此,大多數人都在屋外、騎樓或坐在樹蔭處坐理髮。有些人會固定約好同一位理髮師,請他每月按時上門理髮,一家大小的理髮問題,就這麼解決了。

由於是約定上門,若理髮師要回印度省親時,就會預先帶替代者上門介紹給雇主認識,以便在返鄉期間讓代替上門服務,這樣就可避免服務中斷而流失顧客了。

在杜忠全的兒時記憶里,上門理髮服務直到70年代中期依然存在,而且在喬治市以外的鄉郊地區也可以看見。

鼓貨郎
當年的檳城,上門服務的行業特別多,而挑扁擔,一邊搖貨郎鼓鼓貨郎ling long kor,閩南語)就是其一。

50年代以前,城里的鼓貨郎都是挑擔出攤的。住在杜忠全家對面那南來的賣布人,出門賣布時卻是把布匹高高的疊在腳踏的後座,再用白布裹起來;騎腳踏車到市區販售,手上依舊搖貨郎鼓。

貨郎鼓,就像舊時候孩童撥浪鼓。鼓面多數以牛皮或羊皮製成,鼓框雙耳系有兩根短小的細皮帶,帶上系有玲瓏別緻的彈丸。當搖動貨郎鼓時,彈丸敲到鼓面就會發出叮咚的悅耳聲,猶如知會大家我來了

鼓貨郎肩上的百貨擔,往往是一個安裝了玻璃鏡子的木質儲蓄櫃,讓人對櫃子里的貨物,如三鳳粉、梳子、紙狀胭脂、發夾、手帕、剪刀等一望可知,唯有避孕套是往格子里藏的。

當時的喬治市並非沒有雜貨店存在,但是,鼓貨郎賀雜貨店卻可以並存。直到1967年,檳榔百貨公司在檳榔開業後,城里與鄉間的鼓貨郎開始走入歷史。但是,那熟悉的鼓聲,相信對經歷那年代的老檳城來說,依舊在耳邊迴盪。

老檳城老生活
並非因緬懷檳城老行業的風光面貌,杜忠全才撰寫《老檳城.老生活》。他說,人在離開故鄉後,就會想念故鄉。我到台灣唸中文系後,熟讀中國歷史,卻發覺對自己生長的土地一無所知。

後來,檳城古蹟信託會邀請他在說檳榔嶼故事的活動上分享檳城歷史,他卻對自己的土地感到陌生。於是,他開始去召喚這片土地的民間人文歷史。他發覺,唯有經歷過才會留下記憶,彷彿唯有這樣,才能跟自己的土地有最親密的接觸。

開始的時候,他想告訴人們陳同同的故事,他從自己那零碎的記憶里開始尋找過去,記憶模糊的部份,就找老人家來協助探索。然而,彷彿很多老人家對陳同同模糊的記憶,後來,他在與謝清祥的談話中,挖掘了老檳城的老行業、老生活。

當年的檳榔嶼,比起今天的檳城淳樸多了,但是,回憶可以美化畫面。杜忠全說,人類在不同的時代和社會條件下,過不同的生活。隨生活改變,老行業會消失是理所當然的。

此外,老行業沒落,也是因為科技取代了傳統技藝,而民居也已走向公寓趨勢,再也不能像從前的大宅院那樣,把門匾或大燈籠掛在屋簷下。

雖然人們不可能回到過去的年代,但是,若能夠在這些風景消失前留下影相,卻可讓那古老的生活風景停留在記憶裡,並且為後人召喚上個世紀的記憶。

他說,每個時代的人都有權利追求自己要過的生活。是社會的條件組成人類的生活面貌,如果舊時候的人活在如今的生活節奏,能夠擁有現今的生活條件的話,他們會選擇過去的生活嗎?

我無法回答,但就因為看見檳城老街上的老人端詳自己的作品,以及幹活時臉上那富足的表情,我心對那即將消失或已消失的傳統老行業感到心酸,憤慨不平。畢竟,那是陪伴他們超過半世人的活兒;它養活了他的一家,也讓他找到自己的價值。

然而,倘若這片土地上的傳統老行業,也能一如台灣那樣受到民間與政府的注視,把這些活生生的文化遺產賦予國寶級的榮譽,傳統老行業,還會後繼無人嗎?

後來,他笑說,讓傳統老行業得以繼續生存的方式,是讓那用起繭的雙手做出來的活兒,成為人們在生活品味上追求的藝術品,而非作為生活的需求。

古老的、傳統的謀生與作業方式,縱然在現代無法生存,但是否代表一定要消失?那消失的背後,不僅意味遺失了一種行業,也代表一個民族的生活文化歷史也即將消失。

2016年11月4日 星期五

“處女星號”,吃喝玩樂儘在郵輪


201613日起,作為雲頂麗星郵輪旗艦郵輪的“處女星號” 以廣州南沙港為新母港,每周開辦兩個固定航次,包括三天兩夜廣州-香港之旅及六天五夜廣州-下龍灣-峴港-三亞之旅。因此,人們若想讓廣州之旅有更豐富的體驗,不妨計劃在那裏搭上處女星號,一邊嘗美食一邊享受遊輪上的娛樂。

黃軒,當醫生,不能只賺取金錢




在病房裏,醫護人員給予病人的人性關懷,如一開始是要眼神接觸,然後聆聽病人,妥善地解釋病情,都可以溫暖病人的心,並讓病人的焦慮與不安得以撫平。人性關懷並不是給予貧苦的人,而是病人已經在臨終時,我需要伸出我的手,告訴你說,“我不會讓你痛苦而死。”

來自台灣的黃軒醫師,是胸腔暨重症專科醫師,他認為,醫生有很多,但是,各自的品格和天賦因人而異。醫療的標準作業程序都是一樣,為什麽做出來的感覺不一樣,因為少了投入熱情和誠懇。當醫生,不能只賺取而已。

尊廚,尊駕的廚房

尊厨,是余仁生旗下的餐廳。食物主張不使用味精,將高品質的中藥材融入飲食中,讓佳餚具備滋味、滋補、調理和養生作用,以美食實踐醫食同源的理念。

尊廚,即尊駕的廚房。“尊”,本為酒器,舉起敬奉叫做“尊”,所以又有“高”、“貴”、“敬”和“重”的意思。尊駕,正是尊廚視為尊貴且敬重的客人。

這裡嚴選健康食材來精心泡製即美味又滋補的菜餚, 在藥膳方面, 尊廚主廚熊一盛認為,藥膳的味道避免油膩和太鹹,盡可能以天然的食材來調味,以呈現食材的原汁原味,如嚐了一口便讓人精神為之一振的雪梨蘋果雞湯,就使用了整隻去皮後的雞和豬骨來燉,加上蘋果和雪梨天然的水果香和果糖,經過12小時燉煮出來的藥膳湯,不僅沒有濃烈的中藥材味,其味道還混合了肉類與水果天然的滋味,鮮甜而不油膩。

很多人誤以為,唯有身體違和才吃藥膳,其實不然。為了讓人們在日常的飲食中能醫食同源,尊廚以藥性溫和的藥材入菜,這些藥材適合任何體質的人,平日常吃可達到保健和養生之效。

位於半山芭邵氏廣場的尊廚,與余仁生門市、中醫診所合為一體,此外,店內還有售賣新鮮有機蔬菜,因此許多食材都一應俱全。這家以客為尊的餐廳,還接受客制有機菜餚,菜單上除了十來種固定的藥膳湯以外,還不定時的依據氣候配製湯類,務求讓食客吃得稱心如意。

地址:Lot GL-01, Ground Floor, Shaw Parade, Jalan Changkat Thambi Dollah, 55100 Kuala Lumpur.
電話03-2118 6860
營業時間:11:30AM 10PM (週一至週日)


雪梨蘋果雞湯
以南杏、北杏、豬骨、雞肉、干貝、無花果燉了12小時的藥膳湯,有止咳化痰之效。


寧神健脾雞湯
同樣是燉足12小時的寧神湯,是以陳皮、枸杞、淮山、北、百合、桂圓、肉竹做成,具有安寧提神之效,味道十分清甜。


蘋果醋風舞魚
有美顏功效的蘋果醋不光是用來喝而已,還可以用來調製醬汁。這道菜的特色在於炸得酥脆的魚骨,除了可一上桌時吃,也可以請餐廳替你打包, 帶回家用來煲湯,還可做出味道鮮美的奶白色魚湯。


海鮮月光寶盒
備長碳粉有助排毒,廚師靈感一來,便用豆奶做成灰黑色的備長碳豆腐,經油炸後,在上方開個洞口,然後釀入海鮮、豬肉、雞肉或做成素食。這道以海鮮為主的肉餡,包括帶子、蝦仁、蘆筍粒、紅蘿蔔粒、冬菇粒,一口咬下,豆腐的外層香脆,內裡柔滑。


原隻藥膳菜園雞
使用菜園雞因為肉質較有韌度,廚師先用生抽塗在雞皮上,然後以熱澆以熱油直至金黃色後,加入黨蔘、紅棗、枸杞、川弓、當歸、肉竹,再以玻璃紙、錫箔紙包裹起來蒸8小時,直到雞肉的膠質與藥材味融為一體,肉質依然柔韌。




生煲臘味飯
以東莞臘腸、潤腸和臘鴨腿做成的臘味飯,吃的時候配上新鮮的青蔥和炸得芳香的紅蔥,然後淋上用豬油、生抽和黑醬油調成的醬油,足以讓人胃口大開,吃上3大碗。

fkhr160714v10:滋潤杏仁茶燕窩
南杏浸泡4小時候後,吸飽了水分便膨脹。然後放入攪拌器,加入浸泡過杏仁的水攪拌成糊,最後加入香米磨成的米糊,變成了獨特的杏仁奶。頂級的享受是加入燕窩,也可選擇配上黑芝麻湯圓或品嚐原汁原味的杏仁奶。


fkhr160714v16:掌廚二十年的熊一盛雖然剛加入尊廚半年,但喜歡研究與挑戰菜式的他,經常為食客端出菜單以外的驚喜佳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