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2月18日 星期五

現實教會我們不要去做夢,卻逼著我們去做不屬於自己的夢。

很壓力,接了電視節目的工作後,一直覺得很壓力。

12月初,同一個時間內趕專欄稿、專題稿、電視節目資料稿、雜誌稿,半夜一翻身,頭腦就塞滿東西,焦慮得很。那一刻,我真真切切地知道自己再也不適合這樣過日子了。原先以為換了電子媒體,工作會比較有趣,會激起我對文字的激情,可是,那股激情,已完完全全的澆熄了。

我很想回到創作裏,用心感受生活,包括感受花開的美麗,感受風的溫度,感受自己細膩而精緻的感受,然後,創作。已經很久,我寫不出讓自己動心的文章。文字,變成我換取支撐生活的工具。不喜歡這樣,真的。

十多歲就開始幻想自己在一個舒適的空間創作。不需要為生活擔驚受怕,寫能感動自己的文字,寫能滋養別人的文字。純粹的,為了感動去寫。

進入文字工作這行,才發現現實與當初自己的幻想是有天淵之別的。當初所有的浪漫幻想都被現實撲滅了,每天就只能生產文字,應付稿量,唯一支撐自己的,是“喜歡寫”的那一顆心。十多年以後,突然像似被擠乾,好像再也沒有什麼可以滿足到自己。再加上生活大大小小的磨鍊,最終,我只想真真切切地隨心生活。

因為意識到這一點,城市,再也不屬於我。

像是不久前,我還覺得自己離不開城市,這裡有我追求的知識、這裡有我的夢想,所以,才買了房子堅持住在城市裡。可不知怎的,彷彿是一夜之後,就知道自己再也不是屬於城市的魂。

因為,心臟痲痹了。對生活許多的細節再也沒有細微的感受,也許沒有人會知道,感受,對我來說是多麼重要的東西,那是支撐我活著的養分,是滋養我的養分。那些汲汲營營的人們,那些不斷築建在周圍的高樓大廈,那些馬路上堆積著的車輛,我總是望著也覺得悲傷,我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悲傷著,卻感覺不到自己的存在。

彷彿是一夜之間,這座城市,已吞噬了我的靈魂。我自身上嗅到腐爛的氣息,為著守住城市裡的房子,為了賺取生活費而寫的文字,我快窒息了。

越是這樣,越渴望自己能夠真真切切地隨心生活。

一輩子有多長?其實,很短暫。再不為自己而活,我就死去了。於是,我經常想起小學6年在那張志願表上填寫志願的心情,一、二、三的自由填寫欄,一點都不自由,因為社會會要求你成為一個怎樣的人。所以,寫的,從來都不是自己心甘情願想要成為的那個人。

幾乎是年過三十,拋掉社會加諸在自己身上的期待,才發現自己是個胸無大志的人,才發現,原來,當初的夢一直在心中--在一個舒服的空間創作。

我沒有大志,年少青春時,我一直以為我會和絕大部分的女人一樣,結婚,生小孩,做個賢妻良母,附加的一點,就是在一個舒服的空間創作--寫書,畫畫。僅此而已。但其實,越簡單的夢,越難實現。

這就是現實。現實教會我們不要去做夢,卻逼著我們去做不屬於自己的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