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24日 星期二

半夜自言自語。

沒有人會透徹的明白或了解一個人,真的,當我說“我能明白”的時候,其實,我想說的是,我能理解為何別人有這樣的情緒和想法,但人家正在經驗著的種種,尤其是情緒與心理變化,真的沒有人會明白,會了解。所以,人們都急著在別人的事情上分析,給予勸告或什麼的。如果,如果,一個人這能明白,他會什麼話都不說,因為他知道每個過程都是必要的。

人若要認識自己,經驗事情的過程,是很重要的;無論那是什麼行為(只要不殘害自己),對當事人來說都很重要。人在“經驗過程”的時候,就是建起支離破碎的自己,唯有完整的經驗了、把情緒都給走透了,事情就告一段落,人生從此便開闊。

很多人都覺得,一些人的行為是傻子幹的事,是沒有作為、沒有用處、沒有意義的事。然而,然而,那些在你眼裡沒有用的事情,其實,對當事人來說,卻是有用的。

我走過了這樣的過程,所以,我變得更沉默,更能與自己同在,回到內在更深處。我開始變得與這個“尋常”的世界格格不入(我本來就不入流),我變成一個別人眼中不那麼尋常的人。然後,我竟然沒有再為自己辯解,那是沒有必要的。我只要知道自己正在幹什麼就好。

我自顧自的活著,如同我我行我素的活著,這沒有妨礙誰。如果,如果,我將自己養在別人的眼皮下,我求妨礙了自己的生命。

我試著,也學習著忠誠于我自己的生命。



2015年2月22日 星期日

我知道,我很瘋狂。


生命經歷了太多事情後,終究讓我明白,生命,是演繹人的故事的過程。

我遇上愛情騙子以後,人們說,那是我人生一個很精彩的過程。是的,當走了過來;當從中明白為何發生;當在發生中有了收獲,說起這件事,我總是狂笑。覺得自己的人生太瘋狂,覺得自己太荒謬。

我總是很害怕自己活得像一灘死水,所以,我在很小的時候,就讓自己的生命充滿刺激,那樣,我才覺得自己活著。五歲,甚至更小以前,我就開始畏懼死亡。訪問我的人問我,五歲,妳知道什麼叫死亡?知道啊!那是奪走我生命一切的妖怪!在死亡還未發生的時候,我就開始活在那恐懼裡。直到它發生了,我的世界天崩地裂。那年,我依然是一個小孩,我13歲。自此,我一夜之間老去,是心態上老去。所以,我的童年沒有童年,我的青少年也沒有青春,我一直活得很老。

終於,我背著死亡把我心靈啃死得殘缺的肉體長大了。快樂缺席的日子,我放棄了快樂,為了找回自己,我放棄快樂,原來,這是起作用的;當我不再扭曲自己,如實如是的活著的時候,我慢慢的、一步一步的靠近自己的生命。

我為我的生命做了很多功課。靈修也好,修行也罷,反正是一個名詞,我只知道,我在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任,我在為自己生命工作,這不是一般人稱的靈修,卻是真正靈修者知道的事情。

每一步,都是在撕裂自己。終於,當我以為我將自己拼湊完整時,我卻碎了一地。我遇到了愛情騙子,然後把自己儲蓄起來的、準備休業一年的金錢雙手奉獻了給對方。

驚嚇後,我開始用書寫來療癒自己,從書寫的過程中去看見自己為何創造這樣的劇情。3天後,我重生,才去療癒情緒的部分。接著,每次說起這件事情,我都眉飛色舞,狂笑。我說,我都知道對方是騙子,但我就是不知怎的栽頭進去。沒有人相信我會被騙,別人都以為我在說別人的故事,然而,連我自己都不相信會發生在我身上 的事,它卻實實在在的發生在我身上了。

人家說,這是蠱,是業障,我說,這是偉大靈魂的創造;為了悟生命而創造,而因為這發生,我才拿回了活著的力量。

有天,我在療癒自己的過程中,聽到心裏面的聲音說--“如果,你覺得受騙了很痛苦,那騙你的人,也一樣痛苦。因為受騙的與騙人的,都是受傷的靈魂。”當下,我大哭了出來。我感受到自己的痛苦之餘,同時,我還感受到對方的痛苦。當下,我願意讓自己去愛他受傷的靈魂,而怨恨,就這樣消失了。

接著,很多時候,當我靜心、冥想時,進入我光中的人,都是那個拿了我的錢但我不知道他長了什麼樣子的人,是那股黑暗的力量迅速焠鍊了我,既然他有焠鍊我靈魂極速成長的黑暗力量,同時,他也會有光明的力量。所以,我希望他能走向光,而這一切,都必須是要在心中感受到愛。

我知道,我很瘋狂。

可人的生命,本應如此的存活著,發生著。

當你徹底的經驗著自己的生命,你終究會明白,生命要的並非物質,然而,那會是什麼,終究,你會知道。

當碎了一地的時候,下一步,我必更完整;
當我一無所有的時候,我才看見,我要的,原來,我都有。


I love this crazy tragic sometime almost magic awful beautiful lif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