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5日 星期四

最近想很多

最近想很多東西,談話的內容,會放在心裡拿出來重溫,一個簡單的慰問,會訪在心上思考。因為這些話語的內容,都讓我看見自己不一樣了。

我以前很愛裹纏腳布,臭臭長長的那種,因為不管大事小事,都可以糾結很久。那天和朋友突然上山吃晚餐,蜿蜒的路上,分享了最近發生在彼此身上的狀況。竟然三言兩語,輕描淡寫的就說完了。所有的變化,都因為可以在信任中,變得能夠接納無常。

談起一些憤恨的事情,發現自己前世受過的靈性背叛傷害一直還在。他分享最近在一場工作坊發生憤怒的事情,我以為旁觀事件的我不會有情緒的,可當聽到他說當事人舊事重提,我就嘆了一口氣,再聽下去所有的謊言,我眉頭深鎖。

回家的路上,我說,我很討厭那些打著靈修者的稱號,或甚麼教授的人,說一套做一套。我沒有辦法接受這些人的“表裡不一”,我會很生氣,很討厭這些人。如果對方是一個平凡人,我可以理解,但是,請不要以一些身分來掩飾自己的黑暗面。

然而,我知道當我與人產生不和諧,當我對一個人有意見,有情緒,我知道那是因為我還有功課要做,我會叫自己回到內在去處理自己不願意看到的部分。

很多天後,我依然在想當天的對話,突然發現,那些我討厭的,“表裡不一”的有身分的人,其實,都在我賦予的“標籤”下,被我苛刻的對待與要求了......然而,不管是甚麼身分的人,其實,都是平凡人,都是會犯錯的人類。

我在某一次的治療中,看見自己的前世,被一個靈性上司背叛了。雖然是某一世的自己,但那一刻,我覺得心很痛,眼淚不斷落下來,我開始明白,為甚麼這一世的自己,總是和我遇見的男性導師保持距離。也許是帶著過去沒有清除的怨恨,我這一世,依然帶著那一世的傷害來評估、要求這些“教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