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6日 星期一

地毯裡的自己。


我對黃德的感到很痛心 把自己鎖起來哭
今天早上醒來洗澡時 我站在鏡子面前又流眼淚了
我開始覺得奇怪
開車回來城市的路上 我開始問自己這情緒背後隱藏了甚麼
我覺得人們虧欠了黃德
他付出很多 卻沒有得到
應該"得到的東西
但是,心裡又覺得,黃德可能不會這樣想的
那,這就成了我自己的投射
突然之間,我的腦海裡出現中五那年華文學會選主席的事情
那時候 我是穩定勝出的
但是 那次臨時的改選 導致支持我的學弟妹都不在也未克出席
而與我同年的那些同學 都是我的敵人
所以 那次我輸了
後來 我的學弟妹覺得不公平 要老師改選
老師卻說 那對當選的那個主席很不公平
我表面上沒甚麼事情
但是 那時候我在心理吶喊 那對我公平嗎
原來 我一直很在意這件事情
我一直覺得自己當年為華文學會付出很多
我應當是當時的主席
可是 我輸給了手段
我很不服氣
我覺得 他們虧欠了我
我的付出沒有價值
沒有被看見
當看到這件事情的時候 情緒就消融了
也可以振作了
我不知道
在這之前 在我更小的時候
是不是還有其他類似的事情發生
才會導致 我今天對黃德的感到如此痛心 難過 悲傷 失落


撫平傷口後,繼續為乾淨選舉、民主抗爭!

親愛的朋友們,撫平傷口後,繼續為乾淨選舉、民主抗爭!

我已經盡了一個做人民應盡的基本責任與力量,擦乾眼淚過後,我依然會與我的國土,以及那群為這場選舉勞心勞力的民聯偉人站在同一陣線,繼續為爭取乾淨選舉、民主自由努力。因為這裡是我的國家。

我第一次投票,投票前,我一直對自己說--不管輸贏,表態了,就好!
可骯髒的選舉手段,還是讓我關上房門,躲起來哭了。

黃德輸給了骯髒、黑暗、卑鄙、無恥......那一刻,我真的放棄了這個國家,因為心真的很痛!徹底的絕望了!不是文冬人沒有爭氣,而是,我們掙不了氣!人家都明目張膽耍手段了,還拍死你們不知道他們有多骯髒,還能叫傷心流淚或憤怒的人怎樣?

在我徹底失望的那一刻,我想起林吉祥和林冠英這兩父子的臉孔。林吉祥72歲了,人生大半輩子的歲月,都交給了國家,可這個國家,又給了他什麼?還有那張坐在輪椅依然為爭取民主自由乾淨而受傷的卡巴星,以及離家來到這裡身穿綠衣穿州過省為綠色而奮鬥的黃德......還有很多我不熟悉的但真心為這個國家貢獻、犧牲的民聯領袖或幕後功臣......我憑什麼絕望......

每次看到網絡上傳主流媒體無法看到的真相,我心都很難過。尤其我在媒體工作,雖然我不是站在新聞的第一線,雖然我不曾寫過政治新聞,但被指責援交報時,我不能倖免!因為我是該報的記者!記者有寫不出真相就是記者的錯嗎?記者也有無能為力,說不出的苦悶。不期望被諒解,但至少不要被侮辱。相信這次的選舉,在媒體工作的同儕,都會為這樣的戰績感到痛心!但“黑暗的新聞”一樣要出!我也希望所有媒體在第一直覺感到黑暗與骯髒時可以轉身就離開崗位,拒絕處理新聞,但是,希望歸希望......

我雖然是一個在副刊風花雪月的小記者,但我是一個有理想的文字工作者。然而,我的理想卻不夠壯大,才會因受到侮辱、失衡、以及,在骯髒黑暗之感到無能為力之下,我頂多,只能在媒體新聞自由被箝制下的無能抗爭而感到極度無奈與失望而黯然神傷的離開......。

這次的選舉,讓我看到我低估了自己對這片國土的愛護之心。

儘管管理這片土地的人很骯髒,但我依然相信,黑暗中,一定有光能夠進來!

所以,親愛的朋友們,擦乾眼淚,撫平傷口過後,繼續為乾淨選舉、民主抗爭吧!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悲傷春秋了!所有的方法,都會成為一個民主與乾淨選舉的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