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5日 星期二

那又怎樣?



午夜夢迴,發現眼角有淚。匆匆抹去,卻在床上輾轉難眠。

在印度那幾天,我以為冰冷的空氣有凍結傷口的魔力,有一刻,我竟然自問:“如果這裡可以療傷,你要住上一年嗎?”
我竟然回答說不要。

不是不願意讓傷口癒合,而是,那幾天天氣著實寒冷,我冷得快瘋了。

回程那天,我座在司機旁邊的位子,耳朵塞住耳機,忘了是誰的聲音,哪段歌詞,讓我頻頻掉淚。原來,我心還會痛,而且,一痛,無法安撫。

那一刻,我知道有些傷口無法癒合......

那又怎樣?

在床上輾轉,看見史迪夫乔布斯的演講內容,他說--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當我不斷拼命往前跑以試圖擺脫某些在後面對我窮追不捨的創

傷時,曾有一度,我以為我真的會跑贏它。可到後來,所有所

有的事實都告訴我--越擺脫,越緊追。


我開始學習臣服,於是,我再次掉入黑洞裡,在絕望與信任中

不斷搖擺。


然而,乔布斯依然入是告訴我--所以你得相信,眼前你經歷

的種種,將來多少會連結在一起。你得信任某個東西,直覺也

好,命運也好,生命也好,或者業力。這種作法從來沒讓我失

望,我的人生因此變得完全不同。


老娘35了。偶爾失去耐性,是正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