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碎碎唸。


1.我有一世,應該是一台機器。
在極短的時間趕了11個版後,我又想去躲起來。
這個是我積壓自己後的模式。
一陣忙碌過後,我總是需要把自己與世隔絕起來。
我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模式。

2.早上醒來聽房子小樹林傳來的蟲鳴聲,我總覺得自己很幸福。不曉得為甚麼,有了房子後,特別容易快樂。
看見從垃圾堆撿回來的姑婆竽開的很有禪味,我很快樂,每次有人到訪說她真美,我都說是從垃圾堆帶回來的。出身不是問題,生長姿態才是關鍵。

3.還沒搬進新房子以前,我就一直想這要在自己的浴室安裝一個大蓮篷頭,每天早上醒來和晚上睡覺前,都要rain shower。可搬進房子很久以後,我都是用水桶盛水洗澡。不久前,終於買了大蓮篷頭,心想,我應該可以自己搞定了。結果,我站在浴室很久,連水管也拆不下來。於是,放棄。

前天借用朋友的男人,沒做過這些事的他,順利的把握的大蓮篷頭裝上去了!我竟然為自己的浴室有了大蓮篷頭開心好久,好久。

4.因為大蓮篷頭,所以,前晚突然招待Aura -Soma的朋友來我家吃晚餐。我又發揮了機器的本色。用了一個小時買菜,接著,一個小時後餐桌上出現我自己煮的4道菜。失策的是,白米飯剛剛好一人一碗,我又去了炒米粉。轉身出來,桌上的的4道菜加半只燒鴨空了!吃完炒米粉,朋友的男人去裝大蓮篷頭,我又躲在廚房煮了一鍋米粉湯。桌上食物被掃空的感覺特好,特快樂 :)

那一餐,我吃很少,卻吃得特別開心。

2012年12月13日 星期四

夠了,該停止了......



即使我對現有的環境多麼不滿,我依然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
但是,接二連三,一波又一波的衝擊,我自認承受不起了。
夠了,該停止了.......
這是對自己說的。

昨天,我在想,能力不足的人,永遠可以繼續能力不足,不需要提升自己,只要靠一張嘴巴把自己說得很厲害就好,或,說自己會做很多事情,可是,說就好,不用實現。所以,做人做事,把自己變成無能,永遠比較划算。因為無能,因為能力不足,卻可以少做很多很多,甚至,不用做。

可是,這是我一輩子都不願意成為的人種!

我從這些人的身上,看見自己的可貴,自己的價值;我如此負責任,如此盡職,如此努力,我值得更好,也一定能去得更遠。

所以,夠了,該停止了......

我不要再讓自己受傷了......

儘管我心裡多麼不舒服,我依然默默的把自己的分內事做好。但是,做好自己的事情,不代表它會很好的呈現。

我真的受不了的。我不要扛這樣的責任,因為不值得。
我必須去為值得的事情付出,讓自己持續成長。

聽著Yiruma的Poem鋼琴聲,我眼淚就落了下來......
我不想做受害者,也不想成為拯救者,
我只想做自己。

我活在自己製造的謊言和假相很久了,我該清醒過來了......

2012年12月10日 星期一

從此以後,我要視自己為珍寶。



我心裡面依然有些深層的痛,是我還沒有足夠的能力去面對,去接受這樣的一個自己的。怎樣的自己?--自我賤踏!

2012年12月6日 星期四

年紀大了,才聽懂梅艷芳。



年紀大了,才聽懂梅艷芳。

昨晚離開戲院,回家的路上,我聽梅艷芳,依然無法洗刷 life of Pi在我心裡留下的餘震。

我說不出甚麼,在那過程,我流下一桶的眼淚,最後,乾脆從包包挖出圍巾頻頻抹眼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