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6月26日 星期二

我的生命裡,曾經有過一個疼惜我的人。


搬進房子一段時間了,昨晚,卻是第一個晚上,睡在主人房的床上。


昨天早上從鄉下回到城市,我在空曠的房子等著家私一件接一件送進來。把臥室牆壁的燈換上白色燈泡後,沙發和我的床來了。我沒有馬上舖好床單,因為組裝衣櫃的時候,一定會弄髒我坐在客廳組裝在IKea買回來廉價咖啡桌,接著書櫃、電視櫃和飯桌都送來了,最後是衣櫥。一切組裝完畢,我沖到電器店買了冰箱、洗衣機、小型濾水器,順便帶回來相中很久的白色菲力牌CD機。


回到家,把CD機搭上電線,放入USB播放MP3,我在屋子忙得團團轉;把淡黃色的床單舖上,抹乾淨衣櫥,把書放到書櫃上,把CD收近電視櫃裡......東西還沒做完,我就累倒了!於是,罷工。


洗澡出來,煮了泡麵,邊看電視邊吃晚餐。吃過晚餐繼續我的《深夜食堂》,把那豬肉湯的材料抄下,我同事說,house warming時,她要吃那道菜。


然後,我拿出朋友從日本帶回給我的米奇老鼠拼圖,一邊聽歌一邊動手,結果,幾個小時後,完成後的米奇結不上雙手,那是一只殘缺的米老鼠。我打算用完能膠粘上去,雖然它不完美,但我喜歡。


晚上躺在床上才發現,原來臥室的冷氣距離床鋪有點遠,吹不到床上,冷氣都打在地上。所以,我調到16度,依然要先開被單睡覺。


早上醒來,把衣服掛進衣櫃後,冰箱和洗衣機接著送來了!房子的空間漸漸填滿了,可它依然還不是一個家。


望著當初拿屋子時讓我看得愣住且懊惱的房子逐漸變成自己喜歡的樣子(雖然與當初的全白概念不符合),我很感謝推著我去買房子給自己的一個人。當房子逐漸成行後,這個人卻離開了我的生活。或許,他永遠都不會看見屬於我的第一間的房子的樣子,但我會一直記得--我的生命裡,曾經有過這樣一個疼惜我的人。



2012年6月23日 星期六

舊有的模式,不容易去掉的。


http://youtu.be/hHEK3quSSxo

很多年前,我就是超級工作狂,可以每天工作17 小時,甚至典當自己的假期。很多年後,我才知道,我把自己變成工作狂,是因為那角色可以讓我和自己分離,逃避心中的窟窿。

那時候,每次三更半夜回到家,我把車子停在租屋樓下後,都會躲在車子裡大概15分鐘,或更久,蓋上眼睛聽歌。有時候,我會在車裡睡著。這樣的習慣,維持了很久,很久。

昨晚,回家的途中,我用手機聽歌,耳機塞在耳朵後,馬上與外邊的聲音隔絕開來。我喜歡這種感覺,只有單一的聲音。回到公寓,耳朵傳來小娟哼的《天空之城》的音樂,那聲音格外憂傷,每次聽到,我心都會揪在一起,有時候,眼淚會掉下。

停好車子後,我熄了車燈,繼續在車子裡聽歌。那感覺,如回到那年,我在租屋樓下感覺全身虛脫,躲在車廂繼續聽歌休息的時刻。那一刻我才明白,原來,我在十年前,就開始逃避心中的痛。可那時候,我不知為何痛,而今我知道了,我的身體,不自覺的,又做了當年的動作。

原來,舊有的模式,不容易去掉的。

2012年6月15日 星期五

我開始明白,甚麼叫放手去愛。




我搞不清楚自己,究竟是不是不在狀態.......

從台灣回來後,我突然好像明白了一些東西,卻說不出所以然。

去台灣前,我選的瓶子告訴我,這是一趟蛻變之旅。我說,我純粹去玩。小強說,你永遠不知道旅途中會發生甚麼事。

然後,我像帶著一樁心事上路。

2012年6月10日 星期日

兩個互相乞討愛的乞丐。

我沒有忘記,一年前,我為何來台灣。一年後,我回到台灣,糾結繼續在我生命盤旋。只不過,我在真理面前繼續搖晃,不想停下來面對它。它並不醜陋,只是,我習慣了以殘忍的方式對待自己。


今天,我抽到的塔羅牌告訴我,在一段關係裡,我有太多的淚水需要傾洩,而對方的感情,已經被擠壓乾了。我不能再那麼認真的看待我們的關係,否則,這段關係,終究失敗。


我也累了,突然,我也感受到原來你也累了。在這段關係裡頭,兩個乞丐互相跟對方乞討愛,誰也給不了誰,所以,我們兩敗俱傷。


我真的要學會放生自己,唯有放手去愛,我才會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