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22日 星期二

放生。




後天,我又去台北了。連我自己也不知道,為何像是養成了習慣一樣,每年,我都要到台北去一趟。而我從來沒有好好的玩,我只是很安靜的,在那個地方生活著。


我說,今年以後,我不要再養成這樣的習慣了。每年在那裡耗一段很長的時間的開銷,可以夠我去歐洲國家了。


漸漸的,我發現,我在生活中豢養了很多我不以為意的習慣,習慣一旦養成,變成了習性,就不容易戒掉。直到有天,我發現自己的背了重重的壳,壳裡亂七八糟的,我不想去看裡頭裝了什麼,那沉重,催促我放下,放下。


我要放下什麼,一開始的時候,我完全看不見端倪,因為我根本不想去看我到底抓住了什麼。直到爬樹的那天,我終於知道,我一直緊緊抓住被遺棄的感覺,是這種感覺一直在吞噬我,啃噬我。


今天,我在無意中看見李連杰和利智的愛情故事,才知道,原來,利智是李連杰的第二任太太。李連杰的選擇,讓我感動,他是一個能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任的男人!片子的標題是“李連杰拋棄前妻內幕”,我納悶,媒體什麼時候才會醒覺,不再以煽情的文字來吸睛?並且,去灌輸正面價值的社會責任!


那不叫拋棄,而是放生;放自己一馬,同時,也放別人一馬。

那一刻,我突然很傷感。突然覺得,我也是時候要放生自己了。我想起校長Mike Booth說的:“當你決定放手時,痛苦,會在時間裡慢慢溶解。”


我需要為自己的生命負責任,我決定放手,但,不代表我放棄。那些我緊緊抓住的痛苦,是時候let it go and set it free了!












2012年5月17日 星期四

爬樹。



在平靜裡找答案,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回到平靜裡,我聽到“遺棄",黃金區塊突然收緊,接著,淚水就掉下來了。我沒有很多很多的難過,我只是讓自己去感受那被遺棄的感受,裡頭有很多很多的痛,以及,很大很大的失落。

我在我的生命之樹裡,看到了自己選擇了不斷掉入受傷的感覺裡輪迴,即使得到了,我又推開;不斷考驗自己一次又一次,不過是為了體驗生命的感受,為了昇華自己的生命。霎時間,我洩氣了,覺得自己犯賤。然後,我想校長Mike Booth說:“我們喜歡痛苦與複雜的人生,因為受苦的感覺能讓我們感覺到自己的重要性,我們也喜歡把自己的人生搞得複雜,彷彿這樣才對自己的存在覺得有意義。"

他們叫我不要在抓住了。我說,我不知道自己在抓住甚麼?於是,史丹利又再帶我回到平靜裡找答案。然後,我感覺到自己的黃金區塊不斷收緊,一股被遺棄的感覺襲擊了我。

最近,我無法跟自己在一起,就是因為這股感覺不斷不斷的湧現,而我,卻選擇了切斷我的感覺。

謝謝重感冒還帶我爬樹的小強,以及一開始就被我搞到腹部漲氣的小宋,還有能量非常強穩的史丹利。

2012年5月14日 星期一

獅子不過是一只大貓。



我學習冷漠,以那冷冷的語氣假裝自己不在乎,但其實,我心裡是失望的。我知道,我這輩子,冷漠的只是外表,內裡,一直是只獨自舔傷口的獅子。


我要學習冷漠,不是為了懲罰別人,而是要自己習慣期待落空的感受。我其實是在懲罰自己,不是嗎?我根本不是這類人,我何必勉強自己變成冷漠...


很多天以前,我說起了生命藍圖這件事。從知道到不知道的過程,像是不願對自己的生命負責任。那天,同事拉著我談了很久,我說了很多,他說,很謝謝我讓他清楚了一些事情。我微笑,因為--有些事情你懂是一回事,但你做不做得到,優勢另外一回事。


我就是這樣的人。我懂的,真的太多,但都停留在腦袋裡。你要我真的全然去相信自己的一顆心,我需要對自己說很多很多的抱歉,因為我真的還做不到。我真的無法全然的相信宇宙恩寵我,你是愛我的雲雲。


我都不寵自己,不愛自己,我怎能相信我被恩寵,被愛。儘管你給我再多,但只有一個小角落沒有被填補,我就會獨自抓狂,舔傷口。


你不知我對宇宙和說了多少遍‘放我一馬,讓我解脫’,可我卻很清楚的知道,不願放過自己的人是我。我這種活在頭腦裡的人,虧欠了自己的一顆心。















2012年5月10日 星期四

銀行存摺,慢慢歸零。

買了房子,加埋裝修,銀行存摺裡的數額,慢慢歸零。

以後,也許我的一日三餐要在報館的食堂用餐,因為這裡最便宜,雖然難吃,看在便宜分上,將就一下好了。以後,要約我吃飯的朋友,就乾脆打包食物來我家。

但無論怎樣省,我也要旅行,我不要成為房子的奴隸。

我不是一個會節省的人。買家具時,看見自己喜歡的,只要不貴得離譜,我都會買下來。光是一屋子的燈,就買了千多塊,今天Jusco member Day,床單,枕頭,抱枕就買了將近1千塊。我就是要質料好的,出來城市工作十多年,我沒有在床上睡覺過,有天我突然問自己--每天上下班為了甚麼?連一張床架都不願意買給自己,好好的,舒服的睡一覺!

所以,買房子時,我就決定不要虧待自己,我的家,一定要是自己喜歡的模樣.我不要委曲求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