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6日 星期四

如果還放不下,那就繼續提著吧.


當春嬌說她希望找一個不要像志明的男人時,才發現自己已經變成另一個志明,我在戲院最右角的位子淚流滿臉;當春嬌在卡拉OK對志明說起他們的關係,我拿起包包離場.

當一個人已經融為你身體的一部份,你再努力的切割,只會讓自己更痛.離場不是不好看,而是,我不敢看下去.我紅著眼睛走出戲院,心裡一直重複問"不知道春嬌和志明"的結局會怎樣......我其實不敢知道,所以,我才離場.

電影裡唯一給我安慰的對白,是Ben說的這句--如果你還放不下他,那就繼續等他.

是的,如果還放不下,那就繼續提著吧.

2012年4月18日 星期三

說幸福,那是騙人的.

每天醒來張開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向陽台外的綠的樹.我不想騙人說那是很幸福的事,除非,有一個人在身邊和我一起望向幸福的角度.

一個人的幸福,我從來都不想要.

當那個男人突然掉進我電腦時,我才知道,我沒有放下,也放不下.既然放不下,就繼續提著好了.

2012年4月12日 星期四

掉進我電腦裡的男人

那一天,我不以為意的回答了一個陌生人在面書的私人留言。



他說,他被我的Profile picture吸引了,他自我介紹,希望我們可以交個朋友。我很簡單的回覆:很高興在這裡認識你。


然後,他繼續寫他的,我繼續寫我的。寫到第三封,他說:我希望我們可以發展一段親密關係。我相信是上帝把你帶到我的生命的。


那一刻,我有被感動到,不是因為這個男人,而是,我想起另外一個男人。然後,我說:我是一個傳統的華人女生,我很重視感情。


再然後心想,下一封,我就會告訴你,我心裡面早已住了一個男人。


等我看到再下一封,我想吐了!看到最後,我差點對這電腦哈哈狂笑。我想起Ginnie說,如果換作她,她一定會問對方對白人主義的看法。我想,我真的這樣問他,他會一臉錯愕吧!


我不是受不了甜言蜜語與浪漫的女人,只是,我受不了過份油膩的浪漫。油膩,因為他不是我的茶!如果說這話的是住在我心裡面的那個男人,我會淚流滿臉,可惜,真的可惜~


這個掉進我電腦裡的男人對我花言巧語一番後,我並沒有像躺在玫瑰花叢中,呼吸著玫瑰香的甜蜜與幸福的感覺,反而,過於油膩的甜言蜜語讓我想吐,直呼--你這個騙子!


不要說這是宇宙給我的,我才不相信~


我很想忍耐一點,繼續一來一往你寫你的,我寫我的,看他到最後到底想怎樣?然後,變成我的專題題材,或,我先開口跟他要錢!


人生太無趣了,這想戲弄一翻~

2012年4月11日 星期三

嗯,這筆帳,我還要算!

我從前的啞忍,是因為自小在大人吵吵鬧鬧的世界裡受到極大的創傷,自此,腦海裡有一個很強,很深的信念--不能跟別人起爭執,不然,我會失去一些東西!



所以,我自小就養成自言自語的習慣,並且把所有的委屈和憤怒都收藏在我的肚子裡(這是我B13的內在小孩)。漸漸的,那種害怕失去的感受與啞忍的個性,把我豢養成一個”受害者”,以及”偉大的犧牲者”的角色。於是,幾乎認識我的人也許都覺得我是一個很慈悲很善良的女生,但他們不知道,我的善良與慈悲來自哪裡。我一直都知道自己體內有一只野獸(這是我B15的內在小孩),是我的善良與慈悲壓制了我體內的那只野獸。要不然,我想,我會是一個頹廢、糜爛的憤青~”


上過內在小孩療癒的工作坊後,那個”受害者”與”偉大的犧牲者”的外套,不曉得甚麼時候輕輕的被脫下了。


我沒有用“脫下這兩件外套”來成為我而今允許自己發洩憤怒的理由,我只是明白到--有些事情,有些人,我一味的以啞忍來同理,是因為我依然還在恐懼裡;恐懼失去、恐懼面質、恐懼被剝削、恐懼為自己說話。而今我大聲我生氣不代表我沒有禮貌,我或我侮辱對方傷害對方,我只是表達自己不滿的感受。


昨天,我因為打了一通電話,才知道我銀行的貸款在買賣合約的律師交了文件上去後,一直沒有被處理。我打了很多電話,最後,對方給我的回答是:“真的很奇怪,我也不知道為甚麼這樣。我們已經追了,現在我們甚麼都不能做。”


我問對方:“那現在是不是大家坐在那裡等吃飯?”


她無言。
我說:“為甚麼每次都是我自己發現問題?如果我今天沒有打一通電話,就不知道問題的存在,然後,時間到了,我中罰款,誰來負責?你每次跟我說沒有問題,卻每次都會出現問題,你不要再跟我說廢話。”


然後,我蓋了電話。再過一分鐘,我sms給他,叫他找出來負責我OCBC貸款文件的人來,以及是哪間分行處理我的貸款。我要寫信去新加坡投訴馬來西亞的分行辦事效率與態度。

以憤怒和不滿來“溝通”後,對方在幾個小時後sms我說--謝謝你讓我上了寶貴的一課。

我沒有回復,也沒有問底細,因為他上了甚麼課與我無關。畢竟,在一件事情上,涉及的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課題要完成。我只管自己的功課就好。

還有,也因為一通電話,我才知道我的房子還不能裝修。我跟負責我的買賣合約的律師說,是屋主的負責律師說我已經可以裝修的。他拿著電話過去隔壁家的律師行問那個女人,那個女人說她沒有說過。



嗯,這筆帳,我還要算!

2012年4月8日 星期日

當盔甲,一件一件的退去時......


當一件一件的退去身上的“盔甲”時,我心裡真的很難受。我似乎看見當年小小的自己,在受到傷害,且還不懂得保護自己的時候,是如何一件一件的將這些盔甲披在身上。我緊緊的摟住我的盔甲三十年,直到我喘不過氣來,我依然不敢脫下,因為匍匐在心裡的受傷的感覺,是那麼的強烈,即使過了三十年,我還感受到那錐心的痛。當我意識到,是這些盔甲造就了我今日的個性,並且成為我信念與實相的一部分時,我不願意繼續緊緊的把它們繼續穿在身上。我要脫下,一件接一件的脫下,可每卸去一件,心,就揪著痛了又痛。可害怕肉體上的疼痛的我,卻不怕心痛的感覺,我寧願醒著痛,也不要沉睡在偽裝的快樂與甜蜜裡。




2012年4月7日 星期六

我要勤勞一點用腦~

昨天請假,很"積極"的為自己的房子做了一些事情,如找了兩個人做裝修,油漆的quotation,以及,一口氣買了7盞燈,還有還有,去五金店問漆的價錢了.接下來最煩惱的事,應該也塵埃落定了--房子的顏色.

我是一個很懶惰的人.逛了不少家私店,甚麼都沒有買到,只看中了一張沙發,也沒有給訂金,就此而已.住進去一整個星期,我每天都躺在我的客廳,想像一室的綠究竟會怎樣,決定顏色後,又來煩牌子,然後驚覺,原來還有很多種類!我都快瘋了~最後的最後,我還是決定了下來.真了不起.哈哈哈

原來,我是一個在很多選擇下,是無法為自己做決定的人,我的依賴性就是這樣來的.如果有人跳出來自告奮勇,正合我心意,通通丟給你為我決定.然而,後果卻要我自己負責.因為這間房子,我看到了另一部份的自己.當我願意自己做決定,做選擇時,糾纏不清的煩惱,突然迎刃而解.

昨天到朋友介紹的燈飾店買燈罩,我沒想到一切那麼順利.最合我心意的,竟然是大平賣的,最簡單的圓燈罩,一個才RM25,我一口氣要了4個,解決走廊,以及兩間房子的煩惱.呵呵,不然,我不懂自己要在店裡徘徊多久~

客廳的燈,是手工燈.黑色的木片形成一個籠子,中間一顆大而圓的燈泡,放在電視廳,散發黃光,這是我唯一一盞黃光的燈,我向來不喜歡昏昏沉沉的感覺,可這盞燈,光是想像它在我房子的位置,已經很美.我本來也想找一盞亮燈後,房子會綻放花兒的燈,可惜,沒有了.

坐下來時,老闆娘笑著說,白光讓人不舒服,建議我把所有的燈泡換去cool light,她說,眼睛會比較舒服.我想,她大概是聽到我不斷對她的員工強調--每個都要save energy的白光燈泡~

然後,我很聽話的,換了cool light.哈哈.有些時候,人家為我好的事情,而我又能接受時,我是很容易改變立場的.哈哈哈哈~~~

帶著7盞燈泡回到家,朋友繞著我的房子走了一圈後,本來要換的許多東西,後來都不需要換了,連本來三心兩意掙扎拆或不拆的壁櫥,"最後"也決定了只拆頂到冰箱的那一格.然後,叫人把拆掉那一個的那扇好的門,換去壞掉的那個,再然後,可以找人訂做兩個小抽屜,和,小玻璃門框.最後,換去土土的顏色.

因為怕麻煩,所以,我是超級敗家的那個.可原來,如果勤勞一些動動腦袋,我可以省很多錢一下.

嘿嘿!為了明年順利去英國旅行,我要勤勞一點用腦~

2012年4月5日 星期四

我只需要一個人的空間,去面對自己的失落.......

縱使我知道那是一場意外,但接近兩個月的滿心期待後來換來的這場意外,就在一通電話以後摧毀了我所有的喜悅.

我沒有責怪誰,我只是在自己那很沉重的心情裡尋找答案.

晚上,我媽來敲門問我事情,我甚麼都不想說,也不想看她一眼,心裡只想叫她離開.她看我沒表情,留下一句"你看裝修需要多少錢跟我們說一聲",然後輕輕的退出臥室,關上房門,一點聲音也沒有.我不是故意讓別人承受我的情緒,我只想躲在一個人的角落裡.

經過一個晚上以及一整個早上,我都無法撫平心中的痛.我不想說話,不想理會任何人,我只想躲在自己的失落裡.可回到報館,我多不想看人,多不想說話,都要逼著自己去看去說.

我不需要安慰,我只需要一個人的空間,去面對自己的失落.......我希望今天不會太漫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