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9日 星期一

是嚴厲,還是蹂躪?

日前看到一則13歲孩子在補習中心墜樓的新聞,心都冷了。據悉,那孩子在補習中心期間是不允許跟其他人說話的,否則,與他說話的人都會一同遭到鞭打。


孩子的功課必須要完成,所以,做到凌晨兩點才可以獲准睡覺,可是,清晨6點就要起床;孩子還曾被懲罰脫個精光,站在辦公室的冷空調下;更匪夷所思的是,補習中心以為孩子好為由,建議父母不要來探望孩子,也不要送食物給孩子!


這些規定,不知以甚麼架構為支撐,以致可以說服家長“放心”把自己的孩子交給他人管教?送孩子到這樣的補習中心的父母,究竟吃了甚麼定心丸,可以讓自己赴中的那塊肉,任人宰割?


在補習中心的那些孩子的心靈,不知道被扭曲了多少度?這些孩子進名校畢業以後,不曉得未來的人生是否立即變得平步青雲?


不知道阿兵哥在服兵役的那些日子,有這麼苛刻,這麼辛苦嗎?


孩子,這樣的學習生活,以及名校,都是你們要的嗎?


這些做法,是嚴厲,還是蹂躪?


是的,我的腦海裡塞滿問號......


我記得當年我還是臨教時,一個學生的父母強拖著孩子的手來到我面前說:“老師,這孩子,你給我狠狠的打!”那是第一次我見識到,有孩子的母親會“授權”別人來鞭打她的孩子,當然,那是我是明白對方是為了要孩子乖乖學習,不再逃學。


我微笑看著她,然後點頭。臨走前,孩子的母親還不忘回頭叮嚀我:“如果他不聽話,你可以狠狠的打。”我依然報以微笑,可孩子看我時卻眼神萎縮,那一刻,我在他眼裡是一個虎姑婆。他不知道,我在別間學校擔任了1個月的臨教後,就知道自己無法成為一個用藤鞭來制服孩子的老師,所以,我都走“溫馴”路線,然後成天和孩子玩成一片。於是,那孩子一直沒吃過我的“藤條悶豬肉”。


我始終不相信,“暴力”可以培養出一個身心健康的好學生;“暴力”,無論是身體上的,還是語言上的,只會給孩子的心靈留下難以磨滅的創傷。


要知道,孩子是自己的,教育孩子的責任,切莫假手予人,因為那是別人無法代替管得了的事。

2011年12月17日 星期六

期待

這份期待是澎湃的,它是關於我的新房子。

我就這樣買了房子送給自己,不知在腦海裡幻想了多少次的,一個人在房子自由自在的踱步,或躺在沙發上看書,或站在露台發呆,或一個人安靜的下廚的日子,開始要實現了。

這樣的期待,是喜悅的。

我依然還未找到我要的一張土耳其藍沙發,依然還未決定房子是否全白。那間屬於我的房子究竟終究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始終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一面鏡子牆,一張土耳其藍的沙發。如果土耳其藍的沙發找不到,我會妥協的。

2011年12月15日 星期四

寫在2012開始以前

綻放吧,用自己喜歡的,舒服的姿態,展現精采


重新聽訪問簡湘庭的錄音,我感觸良多,尤其,她為我通靈的部分。後來,我訪問陳小珠時,她也替我通靈,這一次,我忍不住淚水,拼命哭。後來,我想應該是36號的關係,我的內在小孩最近很燥動,拼命出來搗蛋。


我知道自己從小就是一個不被關注的小孩,我缺乏父母的照顧,父親對待我的方式也是冷漠的。加上從小就跟婆婆長大,我和父母之間幾乎沒有交流的,頂多,是在我媽子宮的時候。

2011年12月13日 星期二

靈修,不是為了飄上天

因為工作關係,我常常參與身心靈探索與成長的工作坊,久而久之,開始發現參與這些工作坊的人是很有趣的。他們嘴裡雖說“探索與成長”,但其實,面紗後還隱藏了一些,他們以為不為人知,卻是自己不知,或略知一二的有趣心態。


在工作坊裡,有些人會立即標榜自己與別人不一樣,說自覺自己的靈性比別人高;他們力求標新立異,也許是為了讓自己與那堆在日常生活中最常接觸的人群中顯得高人一等。他們害怕與別人看起來一樣,也或許,與價值感匱乏有關。


有些人為著尋找自己的人生價值感,因為對生命感到沒有意義,於是,他們去尋找生命的意義,一旦在裡頭看見端倪,就緊緊抓住不放,深怕一旦稍微鬆手,好不容易才找到的價值感,就會從指縫間溜走。


似乎也有不少人標榜自己是“靈修者”,我最怕遇到這類學員,因為靈修對他們來說概括了做人的一切,靈性的昇華對他們來說更是最重要的,甚至可以誤以為靈性高就不必活在現實生活中。


他們一味或過度強調心靈富足,可生活卻一團糟,如在人際關係上不斷自覺自己的能量比別人好或強,深怕別人的低能量影響自己,而變得與人格格不入。有的甚至以靈性果腹,以靈修為名辭職去修行,最終發現自己還會肚子餓,還需要安身之所時,原來經濟早已拮据,要回歸社會,卻發現早已與社會脫節。


也有的人是為了搞清楚生命中的迷思。他們不明白為何生命總是讓自己吃苦,他們希望找到生命的出路。於是,他們去探索,去尋找,去觀看自己的生命,最終,慢慢的,也自然的走上心靈成長,或靈性昇華的道路。然而,倘若思想一旦偏差,又會以靈性來果腹。


其實,身心靈成長是一致的,若身心靈是平衡發展的話,身體、心理與靈性都是一致的富有,不會出現一方富於另一方,更不會富有的只是心靈,而人卻活在欠債累累的貧窮裡。


我的Aura-Soma導師說過我認為頗為動聽的一句話,他說:“靈修,不是讓人飄上天去,而是讓人把靈性帶到自己生活與職場上去服務別人,貢獻自己,以及更能腳踏實地的活在當下。”

2011年12月9日 星期五

昨天

昨天,是很奇特的一天;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我終於甘願去看<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女孩>了.看電影前,趁距離開場還有兩小時的空檔,我一個人去唱K.明明喉嚨是不舒服的,我還是要去,當作去那裡吃個午餐也好.結果,沒有一首歌唱得還可以.哈哈哈.

我從前很不喜歡<愛很簡單>,昨天,卻特意點了.才哼了一句,眼淚就掉了.吶,就是這句:
忘了是怎麼開始 也許就是對你 有一種感覺

忽然間發現自己 已深深愛上你 真的很簡單

我很可悲,所有事情都要有答案,以為答案出來了,問題就會解決,可我沒想到,我在感情上也如此.我以為只要我找到自己為何默默為一個人付出的答案後,我就可以放下那段情感,可可悲的是,我找到以後,緊跟著的另外一個答案,就是<愛很簡單>的這段歌詞.

然後,我在黑暗的房子裡一個人默默掉淚.

我很久沒有看電影看到哭,卻在這齣賣座的電影裡默默掉淚.是的,又再掉淚!

我沒有沈佳儀的美麗,我身邊也沒有柯景藤,我哭甚麼鬼?也許,就因為感情就這麼迂迴.尤其,當電影出現這樣的對白:在另一個時空的平行線上,我們是在一起的.

究竟有沒有寫對,我也不知道.總之,這樣的自我安慰,一點都不美麗.我真的如此認為.我要的是在我的時空點的完美,另一個,跟我無關!

擦乾眼淚以後,我去看張學友的演唱會.我很小就聽張學友,那年唱得琅琅上口,卻不懂人家在唱甚麼.長大後,我反而不再聽張學友,卻在33歲的這年,去看他的演唱會,還是VIP seat.

才發現,很多新歌我都沒聽過,我原來真的停在一個年代,而且似乎不願走出來.

我坐在你身邊聽你呼叫,像個小孩似的呼喊,也才發現,你也停留在一個年代.那些張學友的新歌,原來.我們都沒有聽過;我們都停留在<每天愛你多一些>的年代.有夠久遠~電視音樂劇最後的字幕的第一段是這樣寫的:不是每段愛情都有結果......

那時,我的眼淚已經流了N次~是的,又哭!

當張學友的演唱回到我所謂經典的歌曲的部分,我和你才有份在巨響中大合唱,等到<每天愛你多一些>的音樂響起,我們對望,啊~聲大叫~可見,年齡不說,一旦遇到共振的事,還是有證據的.

我在張學友的演唱會裡,不懂流了多少眼淚.

情歌,真的老的好!

昨天,真的是奇特的一天.不是嗎?所有的回記憶都繞著你打轉,而你坐在我身邊,也許,卻不明白,我總是用雙手試去的眼淚,都與你有關......


腦傷,沒有剝奪他的價值


我經常會遇見山姆,那個笑容可掬的男孩。我還記得第一次看見他時,正好烈日當空,隔著鐵閘的他看見我滿頭大汗,為我開門後,馬上遞一瓶礦泉水給我。數分鐘後,見我沒扭開瓶蓋,他把礦泉水拿到我面前,示意我先喝水。


我被那一直掛在他臉上的,有弧度的笑容深深的吸引住。他的笑容讓人覺得溫暖,舒服,這張單純的容顏,在現今社會已經罕見。


當年17歲的他,與一般青少年不一樣,因為他患有先天性腦傷。縱使如此,他還是能與別人溝通,說話時,還彬彬有禮。


因為是個智障兒,山姆吃了很多苦。


他的父母沒有因為生下一個特殊兒童而協力扶養孩子,反而選擇了離婚。他曾經因為肚子餓偷了一個漢堡包換來毆打,到了警察局後,因為是個智障兒,沒有人相信他不是故意肇事,連維護正義的人也不願意理會這被看成是瑣碎事的意外。於是,事情只好不了了之。


後來,母親把他送進智障兒收容中心。不曉得是不是要去尋找媽媽,剛開始時,他一直“離家出走”。直到有一次,他從舊巴生路走到甲洞去,中心的負責人翌日接到警察局的電話,山姆才被帶回中心。也許知道自己永遠也找不到回家的路,他自此不再“出走”,乾脆把中心當成自己的家。


山姆的容顏在報章亮相後,很多人去拜訪或送糧食到收容中心時,都特別想要看他一眼。後來,我從他人處得知,中心的籌款活動,他都必定是“席上嘉賓”。


曾有一度,我擔心因為自己讓山姆曝光導致帶給他困擾,他畢竟與一般孩子不一樣,我擔心他在異樣的眼光下受傷。


可後來多次遇見他,我依然看見他臉上掛著一張讓人感覺溫馨的笑容。很多次,我都想前去打招呼,卻止了腳步。我只是近距離的看著他的一舉一動,看著他笑容可掬的為人服務,我臉上也不自禁的泛起笑容。


因為我自己心存分別心,才會認為山姆與其他孩子不一樣,但其實,他的腦傷並沒有讓他變得與眾不同。因為他和其他孩子一樣,需要被認同,被看見,能夠為人們服務,哪怕是端一杯茶,他也會感到高興,因為腦傷並沒有剝奪他的存在價值。

2011年12月1日 星期四

我丟掉了自己的陽具!


比起過去一直夢見自己殺人的夢,而今,我已經不再固執於自己的夢境.可是,我依然夢見奇怪的夢.



那天,我夢見我丟掉了自己的陽具!是的,我知道我丟進垃圾桶的,確實是我的陽具!我看著垃圾桶裡的陽具,彷彿放下了一些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