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9日 星期四

我的城堡


帶回去11道問題,我似乎一題也回答不了.關了燈躺在床上想想想,最後,還是爬起來,拿出圖畫紙畫了<我的城堡>.


長長的三角形,用石頭堆砌而成.城堡有三個窗戶,最低的是客廳,中間的是臥室,最高的,是我經常站在那裡瞭望腳下的地方;城堡最高的地方,是一面紅色的旗幟.彷彿所有城堡都有旗幟的,不是嗎?


城堡有圍牆,不堅固也不高,雖然城門緊關,但,外人似乎要翻牆就可越入.牆身長滿攀沿植物,與城堡之間的距離,是長滿花朵的青青草地.草地上,只有一長兩人坐的茶桌.


城堡外有的一邊有護城河,沒有橋樑或任何工具可跨越,但河邊有棵又老又大的樹,也許,河對岸的人做泰山的話,是可以過來的.


城堡四周是陰深的樹林.我活在荒涼的城堡裡,除我,沒有其他人.


畫完後,我似乎明白了自己現在活在一個怎樣的人際關係裡.


我最近在找房子的時候,心裡一直想著推開落地玻璃大門後就是一片樹林的風景.房子一定要有露台,因為我要站在那裡看風景.屬於我的房子要白白的,空空的,不要有不等用的雜物.房子裡,只能書與光碟和植物最多......還有,我不要我的房子讓人自由進出,除非,獲得我允許的人.即便是這樣,進來的人,不能隨意翻碰我的東西,我不要讓人弄亂我的東西.除非,我給了他特權的人.


我一直都與人保持距離,雖然我不是刺猬,但我就是不喜歡與人靠得太近.只要和朋友的感情跨前了一步,我就會較自己退後,繼續保持安全的距離.我以前不是這樣的.可我現在,就是對人熱情不起來.


我的感受很容易受傷.我很輕易地就覺得自己被人忽視,不被在乎,內心更深層的感受,是我不值得被人家愛,我不值得擁有愛.即便我頭腦很有智慧的在告訴我一些事情,但我的感受還是受傷的.


最終,我還是覺得,站在堡壘的最高處看風景最好.四處千萬不要有人,給我安靜最好.唯有這樣,我的感受才能和我的頭腦協調,才能和諧.


可矛盾的是,我從不為我的城堡守門.門我是關了,但要是你硬闖或哄騙我,我還是會讓人進來.我雖然對人保持距離,但,我卻也不喜歡防線......


(亂七八糟中......)

2011年9月27日 星期二

我怕自己從此就習慣了單身......


三年前,我開始找房子。當時後薪水很低,百多千的房價對我來說,根本供不起。於是,我放棄了擁有自己的房子的念頭。



三年後,搬家辦了很多次,依然讓我不斷遇上千奇百怪的人時,我又決定要找房子了。


可沒想到,三年後後的房子,漲了很多。多了一點的薪水,似乎也很難供一間房子。不同的是,我有兼職,多了一點收入。


我一直都覺得找房子是一間很難的事,因為環境對我來說很重要。我和別人不一樣,我不選擇交通方便的地方,最好方圓百哩不要有商區。周圍要有樹木,人口不能密集。可社會走向樂活後,這樣的地點有價值在,所以,似乎無論甚麼地方都好,屋價,依然是貴的。


還有,我需要露台。因為我喜歡站在露台享受風撲上臉上的感覺,以及,發呆。


可後來我才發現,我一直找不到理想的房子,其實,不是因為經濟,也不是因為環境,更大的原因,是因為我內在抗拒自己擁有一間“姑婆屋”。我怕那間房子令我從此就習慣了單身......

台南:走!去台南遊覽明鄭遺跡

炎炎夏日的台南,蔚藍色的天空上掛著綿綿白雲;地面上,矗立著以朱紅色煉磚砌成的古堡以及百年老榕樹那鬱綠的樹蔭,它們正安靜地守著台南這歷史首府,用斑駁的牆身,用霸佔了整片天空的樹丫,對人們說著自己的故事。

環保是一種生活態度

環保風吹了很久,世界卻不見越發美麗。因為環對很多人來說,依然是口號而已。要身體力行的話,因人而異,實踐的認真度有多高,依然是因人而異,有時,還因心情而異。我接觸過不少環保人士。有些人的極端態度讓人不敢恭維,分享中帶著強迫的語氣要人唯命是從;有些人做環保是為了得到他人的讚揚,不時在別人面前如數家珍似的說著自己的環保行為,也不時在面子書張貼自己做的環保事,這些巴不得趕緊為自己貼上“環保人”的標籤的人,很多時候,是價值感匱乏的人。

2011年9月24日 星期六

蠢的人,顯然不止我一個。

我偶爾會想起我在台灣的那7 個星期。
某天站在鏡子前突然發現日子唰的一聲就過了時,我有點焦急。我在短訊裡對你說,我想時間為我在台北的日子停留下來。
你一直問我“想家嗎?”,我躲在電話的那頭說沒有,然後咯咯笑。就只差沒有甜膩膩的從嘴巴吐出“但我有想你”這話來。


回來後,你不時對我說,台北的那7個星期不是我現實中的生活。
那時我想,你是不是害怕時間一久,我就會把你給放下。
但我沒有反駁,覺得是也不是。
那是第一次,我體悟到什麼叫生活。隨心所欲的,不忙著逛街,不忙著工作,不忙著吃飯,不忙著旅遊,就那麼安靜的,要走就走,不走就隨便逛。
原來,這不是現實。對你來說,就是這樣。


現實予我,是一股感覺,是不具體的東西。
就在我被現實磨得喘不過氣來的時候,我才開始發現,我把自己丟在一個眾人所謂的現實裡,是多麼愚蠢的事。


雖然,蠢的人顯然不止我一個。

2011年9月23日 星期五

林明文,從新時代角度理解自殺




現今,青少年自殺事件頻頻發生,譴責他們不愛惜生命,並不能改變自殺現象。人走到自殺的地步,很多時候是因為像似站在懸涯,走投無路,自己覺得很苦,說了出來沒有人可以同理,感覺被孤立,很無助。


台灣賽斯教育基金會資深心靈輔導師林明文解說,從新時代(New Age )的立場來看,每個死亡事件都是自殺。當靈魂決定自己這一期的生命來到世上的功課完成了,要體驗的事務也體驗完了,他就離去了;生命的來與去,都是經過靈魂的同意。


有些小孩在很小的時候就因器官畸形或疾病去世,賽斯說,是靈魂想要體驗自己在這樣的一個狀態下,他的生命能夠走多遠。此外,有的小孩很小就嶄露頭角,但卻在進入青少年時就去世,在賽斯來說,這個人只想體驗成功的燦爛,因此,靈魂只打算走到那裡就離去。像初唐詩人王勃,15歲時在南昌寫了《滕王閣賦》就驚動全國,不久後,王勃就去世了。

很多人都對自殺事件感到悲憤,然而,悲傷或憤怒並不能改變自殺的現象。同理自殺的青少年,也許,對計畫自殺的人來說,或有轉機;從心靈的角度去理解自殺,也許,比較能叫活著的人釋懷。

2011年9月22日 星期四

我上心理劇

半夜一點醒來,又把光碟放進播放器.電影看到一半,繼續睡覺.
兩次輾轉翻身,突然感受到頭腦有東西要崩出來,我竟然和這股力量抗衡.
醒來後,有點懊惱自己為何不乾脆醒來,看看自己的腦袋發生甚麼事......

雖然我知道<與神對話>的事情不會發生在我身上,搞不好,我醒來的話,就這樣瘋掉了.

我想起上個星期上心理劇時,林明文說:"秀華,你內在有股矛盾.說你愛你自己,又不是;說你對自己殘忍,也不是."我笑著點頭,然後眼淚就出來了."你內在有股很深的信念,是相信自己不值得擁有..."我默默掉淚."我看你寫的人文文章,你可以寫得很深入,但一深入後就跳出來.你很有慧根,這是我從昨天的心理劇過程,依你的反應看到的.不過,你很矛盾,如果你在生活上遇見一個說可以提拔你的大師......",老師話沒說完,我就搶話道:"我會馬上逃掉!"

我一直都對自己說,"我值得擁有更美好的未來",可內在卻一直在抵抗.上個月,我在臥室進行與自己對話的冥想時,看到自己和自己說:"你又肥又丑又矮,你根本不值得別人愛你."長達30分鐘的冥想,我竟然一直在哭泣,一直對著背對我的人喊"不要離開我","不要丟下我","不要不理我"......直到最後的三分鐘,才有人轉頭對我說,"我一直在你身邊,我不會丟下你,不會不理你."

過後,我一直不敢再做冥想.因為內心的感受是那麼的強烈,那麼的痛...

我對人有股距離感.即使認識很久的朋友,我都不敢有長時間的眼神接觸.更何況是認識不久的人,即使沒有敵意,我也會保持距離.我很害怕別人和我太親密.兩年前,我甚至不讓不認識的人和我有眼神接觸,甚至身體上的碰觸;對於擁抱,我更是在身體上呈現極度的僵硬!

不曉得為甚麼,我總是覺得,我這平凡人會有不平反的成就.但是,我卻一直用很多行為和思想綑綁自己.我在課堂上說,我"發錢寒",但我會拒絕金錢;我很盼望自己發光發熱,但我會拒絕機會.

我不曉得我的矛盾來自哪裡,我儘量說服自己不要慌張,不要焦急,就信任自己的生命,並要對自己的生命有耐心,然後順應生命的步伐去實踐自己.可我心理一直有恐懼在,因為恐懼,我就想去控制.

可我真的欣賞自己,能夠察覺到內在那麼多的情緒,我真的欣賞自己.

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

每日,為你打開一扇。


已經過了218個日子,詠言還是躺在白得發亮的243號病房。醫生每日都來為她檢查健康,護士每日都來為她用濕毛巾抹身子。除了醫護人員,這218天,從來都沒有人來探訪過她。


蔣哲昊進來為詠言檢查心電圖,一切都正常,「詠言啊!你已經休息了很久,還不捨得起來嗎?」他將雙手插入白袍旁的斜口袋,看著一直恬睡著的少女。


他將緊關著的窗口打開,陽光爭著擁入房間內,那陽光的味道為靜瑟的房間增添了幾許清新。「詠言啊!窗外鳥語花香,天空又是那麼的藍,你怎麼捨得躺在小小的房子裡?」


蔣哲昊習慣了每日進來為詠言檢查健康時都和她聊聊天,他堅信詠言是聽得到他的聲音的。

2011年9月20日 星期二

生命是有選擇的.

生命,是奇妙的旅程.當我做好準備走進自己的生命去窺探自己書寫的腳本時,我真的覺得自己是笨蛋.幹嘛寫那麼曲折的劇本!下輩子,我要寫一個出生在豪門,身材高窕,天使臉孔,萬千寵愛於一身,嫁給白馬王子後,相夫教子,白頭到老的劇本.

2011年9月19日 星期一

有你在我身邊,我就是最富有的人。

我必須承認,我最近開始憂鬱了可我是個有智慧的人,所以,我憂鬱不起,頂多,突然瘋掉

掛在耳朵上的耳機傳來讓我提不起精神的聲音,聽著聽著,我睡著了。彷彿還在睡夢中問自己,這樣的生活,還要持續多久......我是多麼害怕沒有激情,且一層不變的日子。

其實,活得不耐煩的人不只我一個,只是,我比較有勇氣去面對而已

你撥了很多通電話來,我說,我很累你似乎很努力的笑著和我說話,沒有半句責備。談到最後,我被你逗得哈哈大笑你說,"你笑了,我就開心了。"

突然,我沉默,因為心裡覺得很感動。你總在我不快樂的時候,丑化自己來讓我發笑。我知道這輩子有你在我身邊,我就是最富有的人

有些傷痛,不能暴晒在太陽下

迷路了又迷路,車子終於走上蜿蜒的道路,幾經顛簸,我才來到男孩暫居的地方。


我假裝成一個過路人的角色,坐在那裡看穿著湖水藍校裙的女生,還有白色上衣,墨綠色長褲的男生,他們是一群有家歸不得的青少年。吃過午餐,我才和館子的負責人表明身份,對方對自己做的“慈善事”侃侃而談後,才把話題回到男孩的身上。

2011年9月18日 星期日

這樣的週末,真無聊。

週末,回到藍色的小館子繼續工作。
寫完了專欄的稿,和給雜誌的文章,我才開始頭暈。
我的身體算是很合作了,等我忙完才來發飆。


等下,我要去逛商場。
買麵包當晚餐。
這樣的周末,真無聊。


週末還要為賺錢繼續工作,真的無聊~


我想去流浪,一年,或半載。
我開始相信我一直買不成房子的原因,是因為我不安於室。


此時,館子突然傳來小孩的哭鬧聲,
第一次,我多麼厭倦小孩的聲音。
我多麼討厭哭鬧不停地小孩的聲音。


這個週末,真的很無聊。

2011年9月17日 星期六

控制

突然發現自己開始願意不再控制了。


我總是覺得生活讓我累,某天醒來,突然聽到我心說,“生活不再需要設定目標,一步接一步的,走在當下的路就好了。”


我心突然酸了,也似乎無法理解這話。所以,我每天把自己弄得很忙,很累。


幾天下來,我異常疲倦。加上三課那三天帶來的心靈衝擊,我累得幾乎只想每天每時每刻都閉上眼睛躺在床上,什麼都不要想,不要做。


今天,在車子裡聽許添盛談“不再控制”時,聽到他說“信任自己的生命”這句話,一顆心突然抽痛。我何曾信任過自己的生命.......因為無法信任別人和自己,我一直都活在不自知的控制裡;控制自己,控制別人。


原來,一直以來,我是多麼的擔心生命沒有按照自己的步伐來走.......可無論我怎麼控制,我都是活在失衡的狀態裡.......

2011年9月13日 星期二

販賣憂傷


快樂選擇把主人遺忘 獨自去流浪


在熱鬧的人群 我學著販賣我的憂傷


才發現 


原來憂傷 一直住在這座城市裡


還在人們的心房建了一棟房子






我的快樂選擇了流浪 留給孤獨伴我惆悵


藍色的憂鬱一直躲在一旁


慢慢匍匐了我的心房


為了討一口剩下的禁果


我試著努力尋找夏娃和阿當


企圖結束我的憂傷






我的心房 有淡淡的憂傷


它什麽時候也跟著快樂去流浪


然後帶著美麗的希望來靠岸




什麽成份讓憂傷變成一碗苦湯


我要加什麽才能溶化惆悵


在沒有月亮的晚上


我已化成一樓輕煙 試著把自己遺忘

死因不明

寂寞


穿破黑夜的肚皮


帶著魔鬼闖入靈魂






魔鬼在一個叫心的器官上種下細菌


並迅速成長


急速傳染全身






腐蝕了


潰爛了




"嘟............"


在沒有吶喊與呼叫求助聲中


心電圖發出刺耳的長鳴聲






三個小時後


電視台新聞播報員報告晚間新聞


"警方發現麗江公寓一名妙齡女子暴斃"


"死因有待法醫公佈"






魔鬼站在遙遠的長空


嘿嘿嘿嘿......


嘿嘿嘿嘿......


嘿嘿嘿嘿......


奸笑聲振破長空


魔鬼


為再次戰勝人類脆弱的生命


而 奸笑

2011年9月8日 星期四

這樣的畫面,真美!

熱鬧的購物中心,碰巧晚餐時間,美食中心的人潮更是擠得水洩不通。穿梭其間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座位,把手上盛著食物的托盤放下,屁股還未貼在椅子上,我就看見隔壁桌的一個老伯伯,用剪刀慢慢的將盤子里一塊塊的鴨肉剪成肉丁。
老伯伯的對面坐了一個印尼女傭。隔在兩人中間的,是坐在輪子的老婦人。他們一人剪肉,一人餵食。送進她嘴裡的每一口飯,都是小小的一茶匙,像是餵小貓進食。

2011年9月6日 星期二

訪問李輝


訪問李輝前,我不懂他是誰。訪問過後,我也不懂。聽錄音打草稿的時候,越聽,越寫,越覺得這個人很精采,很厲害。無可否認,像李輝這樣的記者,在馬來西亞可說是不存在的。我沒有誇獎他,而是從他在談自己的工作中,能對歷史和對在某些領域上的代表性人物侃侃而談,我真的佩服到極點。雖然,他說的那些人我都不認識,他說的歷史事件我也不懂,但,他引起我對這些人和這些事的好奇心。

這樣的受訪對象,是我很欣賞,很敬佩的。雖然表達的順暢度不足以讓我光聽錄音就可以一氣呵成寫好一篇專訪稿,但,他說的人與事,豐富了我的學問和知識。讓我不那麼孤陋寡聞。

2011年9月5日 星期一

我真的害怕改變 和 重新適應



內心有一種不安在燥動。在現有的狀況上,雖然有了一點方向,也或許比一點還要更多,但,我仍有點不安。


我漸漸接受了自己很怕改變的個性。我很怕習慣下來以後,突然而來的變化逼著我去重新適應。那是很疲累的的過程,至少,對我來說是這樣。


我從來就不曾安逸過,可我真的不知道,我為何害怕改變?還是,就因為不曾安逸過,所以,才如此害怕不斷的改變和適應?

樂觀是一種習慣

我在台灣遇見一個“小女人”,她只有120公分高。站在她身邊,我像是一個巨人,那是身體的比例,如果從內在的比對,她顯然比我巨大多了。


她叫陳攸華,是台灣中央大學網路學習科技研究所的教授,擁有美國馬里蘭大學碩士、英國菲爾德大學博士等學位,還是2010年“傑出人才講座獎”得主。


因罹患罕見的“先天性軟骨發育不全症”,她出世不久後,母親就發現她的身體軟趴趴的,無法坐起。根據醫學統計顯示,“小小人兒症”出現機率僅有四萬分之一,我想,絕大部分人迎接到這四萬分之一的機率時,都會黯然心碎的無語問蒼天,或悲痛萬分的責問老天為甚麼是自己。可陳攸華卻很樂觀,她說,“看看我有多幸運!”


當她的年紀不斷增長時,可她的身體並沒有跟著成大,這副身體,肯定讓她的童年遭受過很多的嘲笑與作弄,成長後,生活週遭的設備也會帶來不方便。然而,她還是帶著樂觀的心態,堅韌無比的毅力,一一跨越了生活的障礙。是樂觀與毅力,讓這“小女人”走上燦爛且光明的人生旅程。


面對生活的困境,很多人缺乏的,正是樂觀的心態。


我見過太多淒苦的生命,苦得讓生命的主人用盡一身的力量彷彿也走不過苦難,最終唯有相信宿命論,認為今世的命運,是上輩子造孽,然後愁眉苦臉的,用硬撐的方式過日子。


能在困苦中活下來是真的很不容易,但,活了下來,生命就有奇蹟。像天生沒有四肢的力克‧胡哲(Nick Vujicic),他8 歲就企圖自殺,且嘗試過三次。 10歲那年,他第一次意識到人要為自己的快樂負責。


而今,力克‧胡哲以激勵他人為生命目標,創設“沒有四肢的人生”非營利組織,至今已在超過25個國家舉辦1500多場演講,並且獲各國、各界領袖接見,在國會發表演說。


在苦難中,能過活下來已經不容易,要活出像陳攸華或力克‧胡哲的燦爛與精采,更難。所以,成功不是必然的,樂觀也不是;樂觀是一種習慣,需要養成才能維持的習慣。


我相信生命不會辜負用心活在當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