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28日 星期二

便秘 與 表達自己



在台灣最後的一個星期,我開始嚴重便秘。回到來後,一直還是。


因為有乳糖不耐症,喝了牛奶會瀉,所以我很少碰牛奶。但這次,喝了,毫無反應。


我用有機檸檬汁參有機橄欖油喝,還是不行。


我灌了很多水,廁所是一直上,但,小便而已。


我也把香蕉當正餐吃,但,還是沒用。


前天晚上,在msn看到Ginnie,說了生活上的苦惱事。第二天醒來,大便順暢了。後來,我在網絡上看到一篇便秘的心理成因的文章,才知道--隱藏自己的想法,會造成便秘。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7284797/

2011年6月27日 星期一

瓶頸

當生活不斷出現瓶頸時,當瓶頸任由我怎麼掙也掙不脫時,我想,賴死,不是辦法。


回到來,我不只打回原形,還變本加厲。是外在發生所有的事都催促我去改變自己嗎?


我慢慢的學習着放手了,拳頭一天掙開一點,當手掌完全攤開來時,我想,瓶子就會自然碎掉了。

2011年6月21日 星期二

一肚子的火~

111am,我坐在PJ SS14的麥當勞,突然就流眼淚了。我找房子找得很累,累的和難過的不只是找房子的動作,而是實際上我已不想原地踏步,卻不斷說服自己、強逼自己留下來時,還要面對那些惱人的瑣事。


突然心裡就難過起來,顧不得我眼前坐了多少人,坐了什麼人,眼淚就潸潸落下,只差沒有大聲哭出來。


唯有我自己知道我的脆弱不是因為一間房子,而是我的人生。我的人生不是一間房子,而我卻覺得自己的人生像是被囚禁在一間房子裡,逃不出去。我在房子裡兜兜轉轉,企圖欺騙自己,小小的房子還有意外驚喜有待發掘。可就算驚喜再大,我的世界不過像是一間房子那麼大而已。


我很努力的存錢,很努力的兼職就是為了買張機票給自己到歐洲國家去走走看看。我知道自己從來都不是一個被眷顧的人,當看著組裡的人巴黎東京瑞士去了又去,當看著一直被投訴表現不佳的人比我遲加入在不需要怎麼爭取也去了美國回來,我EQ再高也無法平衡自己。


入行11年領個2500不到的薪水,附加大約600的汽油津貼,扣去公積金或什麼的,我還剩下多少?然後供車供保險生活費房租等等,我簡直覺得自己是廉價勞工!


不要說什麼理想不能用錢來衡量的屁話,如果努力工作到後來都無法讓自己的生活過得像樣一點,而自己又無法在工作裡得到一些慰藉,那,工作究竟是為何?這兩年來為了存錢,半夜的睡覺時間是拿來寫賺外快的稿子,有時病懨懨的還在工作,簡直是不把自己當人來看待。


我到最後得到的是什麼?他媽的一肚子的憤怒和心裡不平衡。我究竟是怎樣對待自己?幹你娘的就是那些鼓勵的話,聽上去就很有智慧的話來勉勵自己。裝得很阿Q就是不想被生活打敗。


前天,我對媽媽說,這兩年來我存了一些錢。她說,那這份工作還不錯,你還可以存到錢。我本來是躺在椅子上的,聽她這麼一說,我馬上跳起來睜大眼睛看著她說,“你知道我這兩年做多少份工作嗎?你知道我多少個人家睡覺的晚上我病了也要幫人寫稿賺錢嗎?”


我的反應是如此的大,大到我自己也驚訝!我一直覺得,在馬來西亞,文字就是廉價的貨物,後來我才知道,只有報業的文字才是廉價的。和朋友吃早餐,他說他接的兩分鐘專題文案工作,不過是兩百多字,一集的收入就RM700~我啞口無言。那時我才發覺,我辛苦賺回來的錢,是賠在養正職上。


我真的覺得夠了。沒有人應該要為我的人生負責,我是那個唯一的,需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的人。

2011年6月20日 星期一

生活是他媽的~累。



生活是有夠他媽的累的。為什麼?就因為要找房子,要搬家。我最後妥協了,不想死賴在PJ17區,就圖個距離報館死近,所以,最後我找到Kelana Jaya和Bandar Utama去。

找房子才發現有些人很會賺錢。他們租下幾個單位,一間公寓分成5個房子外租給別人。包租的女人在電話那頭說,“其他四間已經租出去了,剩下中房。”我問:“都是華人嗎?”她說,“是的。都是男的,如果你不介意.......”

我當然介意。男人的生活衛生有多檢點我不敢恭維,再說一屋子我不認識的男人,我再open minded也覺得彆扭。

那些稍微正常一點的(男女參半的),環境骯髒到不得了。我真不明白這年頭的人(還是女人)的衛生觀念為何那麼糟糕!我不知道已經看了多少間一屋子是垃圾的房子。包租的女人還說,“快點決定,還有人要看。”

我受夠了把自己當成垃圾來處理的日子了,我既然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我當下只想問對方,“怎麼才能把別人的房子變成亂葬崗~”

從台灣回來,把房子的東西收拾得7788時,我就跟我媽說我的房子长菇了。她在電話那頭死笑,我其實也沒有情緒,我只想馬上找個安身的地方,但,安身之所是他媽的困難。我厭倦了搬家的動作,更厭倦了骯髒的居所,所以,我寧願多付一點錢讓自己的生活過得好一些。

所以,等下要去看的公寓房子的房租比現在多出2/3,空間小很多,但我也不能計較什麼了,也不想去計較,因為我根本計較不起了。我很阿Q的想想公寓設備,最多以後下班了或上班前去健身房跑步,就當作多出來的租金是低效簽健身室的費用好了。我很無奈的看看自己那微薄到眼淚也落不下的薪水,我連嘆氣也省下。生活是他媽的累了,我只想好好生活,卻被生活作弄得我啞口無言。


2011年6月18日 星期六

搬家。

我要搬家,PJ 一帶。
誰有空房子要租給我?
非常急~
我想住進condo了,因為要運動,要去sauna。


我焦慮,真的很焦慮。
我不喜歡生活上有被卡住的事情。
我只想這兩天馬上處理好搬家的事,然後我才能安心做自己的事情。



2011年6月16日 星期四

笑,我微笑。

我回到馬來西亞了。飛機landing的那一刻,我隔著兩個人的距離,看著窗外,嘴角微微往上翹。


我回家了,心裡是多麼的喜悅。突然覺得自己離家很久了,看見自己的國家的土地的那一刻,我笑了,不斷的傻笑。


我喜歡台灣,但我更愛我的國家。因為這裡有我想念的人在。

2011年6月15日 星期三

回家。




今天要回家了。


少年時,總覺得家是約束,於是不停的期待離家,離家後,也從不覺得家是避風港,所以住進城市後就很少回家。年紀慢慢的增長,心境越來越孤獨,才發現,那個叫故鄉的地方,有家人在。於是,我開始回家;回家去看自己的家人。


46天前的早上,我坐在LCCT的機場,沒有打電話回家,只傳了簡訊給弟弟說,“跟媽媽說,我去台灣了。”

2011年6月14日 星期二

收拾行李有感而發

收拾行李,似乎再也騰不出空間來了。
媽媽的手信還沒買。
心裡突然難過起來。


媽媽很少出門,是近年來,才和爸爸與家鄉的安娣安哥從馬來西亞慢慢坐上飛機,最遠的地方,是曼谷。


每次出門,我都習慣買很多食物回家,因為知道他們少出門,沒什麼機會看看其他國家的東西,所以,買東西回家,是唯一可以讓他們“看世界”的方式。


以前,他們到吉隆坡時,我總是帶他們去吃不同的東西。爸爸是沒有耐性的人,館子人多,等久了,會發脾氣,每次,我都戰戰兢兢,擔心他在餐館發脾氣,或,和別人吵起來。


他們的接受度很低,吃了,總是說不好吃。還嫌貴。我並不在乎價錢,我只想讓他們嘗試不一樣的東西,每次聽到如是的“埋怨”,心裡都很不是味道。我總是和我媽媽說,“什麼都要嘗試,吃過才知道。”


慢慢的,我才接受他們的“埋怨”。我付了錢,他們不是一定要說“好吃”,我只想讓他們嘗試不同的東西。


買不到手信回家,下次,帶他們來好了。


(繼續胡言亂語中)

2011年6月9日 星期四

我們都用最複雜的方式來成就一個簡單的自己。

我們都用最複雜的方式來成就一個簡單的自己。


不是嗎?我們都說,“我要的東西其實很簡單.......”可是,我們選擇達到的方式卻是迂迴的過程。


我們明明很想對某人說謝謝,可就覺得要衷心的表達內心的誠意很彆扭,於是去做很多東西來達到目標,比如說,精心設計一個晚餐約會,挑選對方喜歡吃的食物,也特地去買一份禮物,以為這樣做就是表達心意最直接的方法,但其實,意外驚喜往往都只有意外,卻不足驚喜。

2011年6月8日 星期三

原來,我是“犧牲自己的烈士”

還有7天就離開,今天走了最後一趟的醫院,心裡突然覺得,也許很長的一段日子,再也不會回來了。雙腳走在同一條路上時,心里特別沉重。我就要離開了,我要離開了,我要回到那個我一個月前逃離的地方。這幾天我帶著《妳天生就是性愛女神》這本書在身邊,讀到內心處,就會發呆。書不是教女人做愛,而是教女人找回女性的能量。我一直不明白自己在感情上為何走得那麼迂迴,我要的東西很簡單,卻一直走在迂迴的感情路上,到最後,我想去尋找答案......因為我累了。今天,我在捷運內讀者讀者書中的文字,眼眶濕了。我把那張我躲避的、厭惡的臉孔放在眼前,我似乎可以看到自己內心對“付出”這件事的不甘心。我一直都是一個“犧牲自己的烈士”.......我一直都以犧牲自己來換取愛.......我多麼討厭這樣的自己.......一個月前,我離開,是為了要找到自己在感情上為什麼一直都覺得自己是被犧牲的那個,原來我被犧牲的理由,是我選擇了當一個犧牲自己的烈士.......



2011年6月6日 星期一

今天,我用了很多錢。

花錢是很爽的事,尤其你知道你有錢可以花。所以,刷卡時,心也不揪一下痛。


今天又去買書了,還有很多光碟。如果30KG的行李也超重,也是活該。


我在台灣走壞了一雙鞋子,另一雙在這裡買的人字拖已畸形。我還用壞了兩個包包,開始脫線,繼續裝重的東西,沒多久就會壽終了。


所以,我有藉口買兩雙新鞋子,兩個新的包包。女人要花錢,永遠都有合理的原因。


我其實好想好好寫日誌,但我今天的腦袋又空了。所以,我語無倫次,有的沒的寫了一堆字。





我今天在光點看的《阿蒙正傳》很棒,笑劇看得流眼淚。想寫觀後感,但所有的感受都躲了起來叫我睡覺去,不然,明天早起去訪問就會很痛苦~


所以,待我心中的阿蒙醒來時,才來分享。


李秀華,晚安。

2011年6月5日 星期日

在台北,見我的馬來西亞朋友們。


回到台北了。放下行李,又出門和少麒吃晚餐。我其實很累,飛國內航班的小飛機總是搖搖晃晃的,一下飛機時,頭很昏,也快要吐了。捷運內,人潮洶湧,須要仰頭才能呼吸。加上耳際永不絕響的吵雜聲,我快窒息了。


回到住了好幾十個晚上的地方,雖然不比酒店和民宿舒服,但,卻親切。放下行李,坐在床上發呆,又是時候出門了。


剛到台北的時候,我真的悠哉游哉的。沒事幹也不出門,對著電腦和電視,也沒想到要去逛要去玩。可回家的日子越來越接近時,我就越想到處去走走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