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6日 星期二

等我醒來,你已體無完膚.


等我醒過來時,你已體無完膚.我說了很多很多次的對不起,你回我一句:"But i deeply deeply hurt."

我一直都覺得自己很善良,路上看見小動物的屍體,心裡默默唸"阿彌陀佛".除了蟑螂和案上的小螞蟻,我大概沒殺過其他小昆蟲;小時後媽媽宰雞要我幫忙,我別轉臉孔一直掉淚一直說媽媽很殘忍......雖然,我嘴巴有時很毒,但我心始終在祝福那些我嘴裡咒罵著他們的人.

我真的覺得自己很善良,像綿羊也像兔子,可是,我竟然傷害了你......

我一直以為自己是受害者,在我覺得被你傷害了的時候,我一直像棵千歲的仙人掌,想盡辦法讓你不好受.甚至你說你放棄了.我還不曾覺悟.

我重複問自己為甚麼我總有被你傷害的感受?這樣的問題我不曉得問了自己多少天,到最後小我不斷罵我"你死蠢.要相信人,都說信任會帶來傷害了.你就是那麼笨不懂得保護自己.你就是這樣,總是傷害自己......"

那天坐在馬桶上,我依然重複問自己同樣的問題,突然,我心說,"我總覺得被你傷害,因為我不信任你."

我心當下鬆了一口氣,像夢醒了一樣.可當我醒來時,你已被我傷害得體無完膚......我覺得慚愧也丟臉,因為當你受盡我情緒的折磨時,我卻認為是你辜負了我.

許許多多的小我仍在我心亂竄.我知道自己需要大量清理掉內在的負能量.

2011年4月21日 星期四

折翼蝴蝶.14歲少女失足,我該怎樣?


14歲的女孩,如蛻變中的蝴蝶,做好揮動翅膀的準備,隨時展翅高飛;14歲的男孩,如英勇的戰士,披上盔甲手持武器,隨時迎場作戰。可是,戰士突然變成惡魔,摧殘了蝴蝶,於是,蝴蝶折翼了,臨空降下,落在凋殘的花叢間奄奄一息。


男孩繼續糟蹋女孩,女孩越作繭自縛;受辱受屈,叫她失去奮勇面對的力量。她揮揮翅膀,卻不知道何處才是精神寄託的方向......


看見蝴蝶受傷,我該怎樣?

2011年4月20日 星期三

卡夫卡,摸摸我的頭


"你有這樣的經驗嗎?明明覺得自己成長到了一個很好的階段,卻發生一些事情循環昨日的痛,然後,你開始懷疑自己的所相信的究竟能不能持續相信下去......"我問受訪者.他說,"每個人都希望成長到很好的階段時就停止下來,在有型世界裡,沒有停下來這回事,一個人如果停了下來,就會不斷往下掉."


我正在往下掉,所有我相信的事我建立起來的信念並沒有完全瓦解,我知道我在一個往內看的階段,因為看不到甚麼,所以我慌了......我覺得受傷,但這次,我清楚知道,造成自己受傷的人是我自己.我必須感謝受傷的機會,因為我知道只要我撐了過去,我就會更美好.


在我往內看往內找答案的這段時間,我不需要箴言鼓勵,也不需要打氣,我只需要讓自己回到很痛很痛很受傷的感受裡.我不是完全沒有看見,只是,我在逃避.那天在車上和郭華盈聊起我受傷的部分,我很生氣很憤怒,我更生氣和憤怒的是我的在乎,郭華盈說,我的情緒來自我知道自己做的事對人有幫助,我知道自己做有意義的事,但是,儘管影響我的只佔10%的,但卻耗盡我的心力去拉扯;不是和別人,而是自己.


我當下就流眼淚了.


她說:"你要接受結果."
我說:"我放不下,就是放不下."


因為痛的感覺太強烈.


沒有人明白我何以緊緊抓住心中的痛,不願放下,只有卡夫卡明白.卡夫卡說:"像這隻手這樣緊緊握著這塊石頭。可是他緊緊握著石頭,僅僅是為了把它扔得更遠。但即使很遠,也仍然有路可通。"


卡夫卡,請用你的巨手摸摸我的頭,叫我:"孩子,別哭."

2011年4月19日 星期二

2011年4月15日 星期五

吳昇龍:活得自在,心才無掛礙

“自我相信的力量大於一切,放下擔心、害怕,人才會活得自在;無論面對甚麼事情,面對問題的心態都是如此,心,才會無掛礙。”~吳昇龍
突而其來的一場大病,會讓人亂了陣腳。擔心這場病會把自己領到死神面前;擔心這場病帶來的折騰會打垮自己......擔心的情緒一來,就會影響養病的心情,這麼一來,要讓身體痊癒就很難了。

“要信任自己的身體。生病時不要害怕,要相信自己的身體有自我療癒的能力;當生病時,要回過頭來看自己為甚麼會得這病?這場病的意義是甚麼?自己的生命到底發生了甚麼事?”吳昇龍說此番話時,他的信念是很堅定的,但語氣卻溫柔。

現年58歲的吳昇龍,在11年前事業正處頂峰狀態時,卻因體內一顆7公分大的腫瘤破裂,而讓本來盲目往前沖的人生突然煞車。

許添盛:心靈救災,從災難中解脫的唯一方法。


身處馬來西亞,對於他國發生的大自然災害,或許很多人會拍拍胸膛,慶幸自己出生在沒有戰爭,沒有天災的國家;之所以慶幸,因自己沒有成為災民。但,災難並非一個人、一戶家庭、一塊土地、一個國家或大自然的事,它絕對與人類息息相關關,因為最原始的災難來自人類的心靈。因此,地球生病了,正表示集體人類的心靈也生病了。

從賽斯心法和身心靈觀念解讀大自然的災害,人類的負面情緒除了會影響身體健康,造成疾病纏身以外,人的內在負面情緒也會造成地球變幻。因為大自然宇宙就是人類的共同身體,集體人類的負面情緒向外投射會變成化學品,進而影響空氣中的電荷與大氣層產生作用,造成一波又一波的大自然災害,而這些災難正是由集體人類的心靈災區所投射出來的災難現象。

因此,災區指的就不僅是發生災難的一方土地而已,它還包括人類的心靈啊!

2011年4月14日 星期四

憤怒!我真的憤怒!

"我不是生氣被人說我不專業,我是生氣籠裡雞作反,我不求有人幫我們說話,只要不加害就好......"

說著說著,我眼淚就落下了.

我心裡有一團火,燃燒到喉嚨.連頭也開始痛了.

"如果我忍不下去,我就壯烈犧牲去."
"不值得的."

我真的憤怒到頂點.

晚報出來,看看版面,一單一單的新聞事件,日期和人名通通沒有了,像是我捏造出來的故事.如果結果是這樣,我何必翻資料?"靠作"就達到人家要的效果了.

我放不下,就是放不下.卡夫卡說的:受傷了,就是受傷了.

我現在的感受,就是活生生的被閹割,連麻醉藥也沒有.

我不管業障不業障,我準備了下地獄--那些人,應該地震時去填縫!

單身男女



音樂一起,眼淚就落下了.那首在婚禮上用到爛的"愛很簡單",我曾經覺得它是如此庸俗.可眼淚落下的那一刻,我才知道,愛,真的很簡單.不知不覺的,就對一個人種下了很深的情感.

愛上一個人很簡單,但愛情的過程卻很複雜.程子欣以為躲到遠遠去,就會連根拔起,但其實,無論走得多遠,根,一直往下伸延.可電影始終是電影,程子欣最終被自己的身影大樓俘虜.

坐在黑暗的戲院裡,我默默流淚,可眼睛不知怎麼的,被淚水滲得刺痛.我知道我此刻沒有能力叫自己看清楚前方,我只想任由視線模糊.

離開電影院,身後的兩個小妹妹在討論如果自己是程子欣,她會選擇方啟宏還是張申然,我想轉頭說,"現實生活中,根本輪不到你去選擇別人.你頂多只能選擇自己.8"

2011年4月13日 星期三

Jaeson Ma:酷,是做真正的自己



“一直以來好萊塢總是要讓我們認為他們知道愛是什麼,

但是我現在要來告訴你們什麼才是真愛。愛不是像你們在電影裡所看到的那樣。那並不是像你們在電影裡只看到那一幕裡的狂熱忘我,你知道我所說的嗎?現在讓我來告訴你,真愛是犧牲。

愛是在為自己著想之前,先為他人著想;愛是無私,而不是自私;愛是神,神就是愛。愛是當你為著別人放下你自己的生命,無論是兄弟、母親、父親或你的姊妹,甚至是為著你的敵人放下自己。那是很難想像的,但請你現在來思考一下,愛是真實的。想想看吧!

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張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處,不輕易發怒,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

愛是永不止息。愛是永遠存在,是永恆的,它持續不斷的在運行,它超越了時間。愛是在你死後唯一能存留下來的事物。但為什麼呢?你有愛嗎?”

    ●Jaeson Ma英文單曲<LOVE> 部分歌詞

2011年4月12日 星期二

米雪:53,一個女人的經驗與智慧。 

很小很小的時候,大概六、七歲的年紀,當家裡有了第一台錄影帶播放器時,米雪這名字,就從大人的口中鑽進我的小耳朵裡。當時後,一張瓜子臉已經烙印腦海。

稍微長大,亮眼的英俊小生,俏麗女星頻頻取代了一班老戲骨,而米雪亦不再出現在電視箱裡頭。

直到爭奪家產的港劇熱辣上映時,米雪終於亮眼出現。當年在電視劇上看見米雪時年紀十分小,故不曉得甚麼叫演技;而今日,當看到能單靠眼神就能演戲的老戲骨,心裡不住讚嘆:薑,還是老的辣!

是的,無論在年齡、生活還是事業,米雪都是有年齡的人。但是,53歲並不是用來意味她的年齡開始老去的數字,她在演藝事業和生活歷練上累積下來的年輪,才是珍貴的數字。

53,正意味著一個女人的經驗與智慧。 

2011年4月10日 星期日

她的頸項,纏繞著美麗的印痕


泰北長頸村(Long Neck Karen )的女孩很美。她的脖子上繞著環環向上的銅圈。很久以前,我就在電視旅遊節目看過這些女孩們脖子上的銅圈,那時,我覺得這些女孩的命運很苦。

總有安靜的角落讓人喝一杯

我還記得清邁機場裡,那家叫“Black Canyon Coffee”提供的紙巾上寫著“A drink from Paradise…available on Earth”。我不記得那個飢餓的早上,一杯冰凍的泰式奶茶落到我舌頭上給我留下什麼樣的天堂式享受,但我還記得,是這段文字讓我在這段的清邁旅程劃下圓滿的句點。因為清邁給我的心靈帶來很多的慰藉與安撫,這片土地,就像是人間天堂。

陌生的腳印

 

素可帖的藏族村,不知留下多少陌生人的腳印。

每個路過的遊客,都會好奇地停下腳步來看看她們手上的活兒。在山上的藏族村,也開滿了花兒,我在裡頭看見美麗的,紫色和白色的罂粟花、也叫百子蓮的愛情花、一個手掌般大的紅百合,還有很多我不知它名的艷麗花卉。

它白得讓人為之動容



清萊的白廟很美,但,無論怎麼拍,鏡頭下的白廟,都沒有現實中看到的美。

去白廟那天,灰白色的天空飄著雨水。我從來沒有特別眷戀藍天,更不認為,白色的建築一定要配上藍天才更顯美麗。因為我喜歡白色,白得徹底那種。

長了翅膀的咖啡杯

藝術是什麼?生活。讓藝術是融入生活,這是我的答案。

我不是一個懂得欣賞藝術的人,我甚至沒有藝術細胞,我只是喜歡美麗的東西而已。而美麗,卻沒有定義。

清晨離開Banilah,我向右走。走著走著,來到小小的,藍色牆面的簡陋館子。因為還早,館子的食物還未準備就緒,我餓著肚子賴在那裡,要了一杯咖啡。年輕、友善兼健談的老闆還問:“3 in 1 coffee or Thai coffee?”

在清邁,我有很多悠閒的時間可以任消遙,所以,離開追求速度的城市,我不希望自己還選擇instant coffee的味道。

等待的當兒,小館子裡那只叫“恩”的、長著一身白色毛茸茸的小狗,在主人身邊打轉。恩喜歡親近人類,像它的主人一樣,即使語言不通,卻很努力的比手劃腳做溝通。恩在主人身邊轉累了,就走到客人身邊玩鬧。我想,藍色小館子和白色的恩,也是主人生活上的藝術。

咖啡端上,往杯子一看,像是有個拉環;扯開,咖啡杯子長了一雙翅膀。這只咖啡紙杯子,就是藝術;沒有價錢,但有價值。價錢,會將藝術與人的距離拉開;價值,會讓人主動貼近藝術。

咖啡的味道雖然不麼樣,但,長了翅膀的咖啡杯,在藍色牆壁的襯托下,像張開翅膀的天使,正蠢蠢欲動的飛上籃天。

小時候,我以為,只要給我一雙翅膀,我就能飛;只要我有一雙翅膀,我就獲得自由。長大後,離開家鄉以後,我才發覺,原來,我離不開孕育我成長的一方土地。年紀再大一些,所有的牽掛都牢牢的扎了根,再給我多一雙翅膀,我也飛不了。




沒有酬勞的微笑


在清萊的金三角乘船去了寮國。船子停在那個叫Done Xao的島上,一上岸,看見國旗飄揚,一群臟兮兮的孩子,赤腳在徒斜的石坡上奔走,看見下船的遊客,嘴裡碎碎念著“10 Baht”。

小孩的身體發出鹹鹹的味道,氣味裡,還有尿騷味。有潔癖的我,第一次可以和異味靠得那麼近。把拍了的照片透過相機熒幕給小孩看,小兩兄弟很開心,“演出”則更落力。

他們本來是想要向我拿錢的,我本來也打算給,可拍著拍著,我快樂,他們也高興,結果,忘了錢的事。

他們出賣快樂,但後來,卻沒有領到工資。

靈魂來過這裡



去Bhubing Palace的那個早上,太陽已經冒出頭來了,可山上霧氣很大,氣候很冷,很冷。蜿蜒的山路,籠罩著厚厚的霧,尾隨在車子後面的摩托車,雖然不過兩尺的距離,卻糊成只剩微弱的橙光。

騎在摩托車上的老外過著厚厚的皮革外套,我雖在車裡,身上,卻只掛著單薄的衣衫。我都快冷得氣喘了,卻無處可取暖。

有門生意,叫分享


我在清邁吃的第一餐,是民宿附近的小販中心裡的雞飯,米飯很香很香,且粒粒分明,雞肉還去皮了,我把米飯含在嘴裡,不拾得吞進肚子裡,因為擔心一吞嚥,飯香就消失。

清邁到處都找到雞飯吃,除了小販中心,Banilah轉角處還有一檔一碟25baht的雞飯檔。另外一家,是我從旅遊節目上看到的,在古城區Inthawarorot Road的“發清海南雞飯”,老闆是少數會說華語的泰國華僑。他的米飯不及我在小販中心吃的香,但,雞肉的肉質卻特別有韌性。

Banilah給我太多的感動



Banilah 是貓館。除了活的貓咪,周邊,還有石頭做的,木頭做的貓塑像。在這裡,像是和貓咪玩抓迷藏,電腦上、餐桌上、電器插座上、鯉魚池旁、樹下......就躲著貓咪的蹤影。

2011年4月9日 星期六

時間,在醞釀著我的理想


(網絡照片)

在網上看見一段美麗的文字--如果在路上看不見幸福,那,幸福一定在終點.

眼淚差點就落下了.原來,我那麼渴望幸福.

我很早就談戀愛,15歲,靜悄悄的,沒有人知道,就只有當事人知道而已.但我當年壓根兒都沒有幻想過我們會有自己的幸福小家庭.

後來,我的生命出現了一些過客,我也一直沒有幻想過會和這些人會走到終點覓見幸福.也許,我是知道他們不是我幸福的皈依.

要到今天,我才知道,我是多麼的迂迴;不斷追逐,卻有不想抓住.

今天和朋友吃飯,他說去年的攝影展用完了他們的儲蓄.本來,那筆錢可以買一輛新車子,或結婚,可攝影展是他15年的夢想,所以,他們選擇了成就自己的夢想.我覺得,他的伴侶很偉大.大概沒有多少個女人可以談戀愛9年,最終為了成就另一半的夢想而選擇隔下結婚的事.雖然這9年像兩夫妻,但,很多人,都需要儀式來確定一段感情和證實一段關係.

然後,我們談起我出走的事.

他說,去了台灣和巴厘回來後,你的人生會有些改變.
我微笑.
因為我是為了改變而出走.
他建議我到了台灣如果不想辦簽證,那去廈門的鼓浪嶼吧.



那是一座鮮少車子的鋼琴之島,島上有英式的建築,還有鋼琴聲.
我還是微笑.彷彿嗅到幸福的味道.

我說,明年我要去巴黎,一個月.
他說,去吧.
他一直都在旅途上.

他說,寫個劇本,交給你"喜歡"的人.
我是一個不敢,也不懂得追求夢想的人.他是一個想要就會想盡辦法得到的人.
我羨幕這樣的人.如果我有那一半的勇氣,我的生命會自由和快樂多了.

後來,他的太太說,她知道我非池中物.
我的嘴角往上翹,我微笑.
很多人都如是說,可只有我自己才知道,我是懷著理想獨自忐忑的人.
因為我不知道第一步要怎樣邁出......也許,我是害怕多過於矇懂.
我知道,我終究會離開,為了找到自己,我終究會離開.
時間,在醞釀著我的理想.

結束午餐後,我上網尋找鼓浪嶼的資料,然後看見一段美麗的文字.

我希望,幸福距離我不遠.

陳豪,給自己一杯咖啡的時間

陳豪是咖啡迷,他追求的是咖啡的味道,每踏上一片土地,都要品嚐當地的咖啡。因為每片土地栽種出來的咖啡豆,都會因土質、陽光、雨水、緯度和製作過程的差異,而生產出不同風味的咖啡豆,每種風味,都會為品嚐咖啡的人帶來不同的訊息。像他最進品嚐的耶加雪夫(Yirgacheffe),是衣索比亞最好的咖啡豆。豆子含有獨特的檸檬香氣、花香、蜂蜜甜香、令人愉悅的香甜果酸和豐富厚實的口感。

咖啡,其實就像人生。每個人都會因在不同的背景、環境、文化下成長,而塑造出不一樣的個性,成就不一樣的人生。而生命是否豐潤,就要看生命的主人如何經營人生。

2011年4月8日 星期五

澳門


認識澳門的方法有很多種,勤勞的旅人,出門前會熟讀資料,旅遊景點和必嘗美食就萬無一失了。隨遇而安的旅人,往往回來後才發覺錯過了一些美好而暗槌心肝。今次,我在本地澳門旅遊局的安排下,我隨團參與了“Macau Explore Vaganza”的旅遊團。

2011年4月7日 星期四

陳嘉珍:一念一世界


改變,不在於改變別人對自己的看法,而是發展自己的力量;一個沒有正面力量的人,永遠都是悲觀故事裡的主人翁。如果你此時的際遇讓你覺得自己的人生是一場悲劇,並且認為自己老是被命運愚弄,請停止埋怨,馬上去檢查自己的“信念”。再如果,你依然堅信自己的信念沒有問題並繼續怪罪于命運,悉隨尊便,不過,你要做好心理準備,因為你將為自己的生命付出更大的代價......

林根永:用心眼看世界(2)作品分享 

●讓照片的靈魂,湧現
這個世界上,美麗的東西太多,但,有靈魂的,有生命的,卻太少。賦予事物靈魂和生命,用心,是養分。林根永的照片,就是需要用心去感受的。

當他說過照片背後的故事時,心中的感受,又變得更深層了。其實,照片要看的,不是一個攝影師的技巧,而是從畫面去解讀背後的故事。當能讀懂照片的故事,大概,也能夠讀到抓相機的人的思想。

林根永:用心眼看世界


黑與白,不是無色無感的色彩,黑與白的存在,是很強烈的,尤其,用在生命的的視覺和角度上,黑與白,是最具爆發力,也最具詮釋度的感受性色彩。

在林根永名為“Feel”的攝影展里,就有這麼的一張黑白照。照片中的小孩,橢圓的頭顱上有一雙帶笑的眼睛,雙眼雖輕合,卻無法掩蓋他心中那份祥和。尖削的下巴腮骨上,他用溫柔的嘴唇親吻每個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現的過客的手。
這個小孩,住在土庫曼斯坦一家專收容受輻射影響的孩童收容所。當他還在母親的肚子裡,就注定活不過10 歲。面對短暫的生命,他依然選擇了微笑。10年的歲月對生命來說,是長或短?然而,他似乎知道,生命是重寬不重長的。

小男孩面對生命的姿態,一如照片裡那股暗湧的黑白。

                              ■Bliss/林根永攝

沙韃,享受地球給予人類的一切

看見沙韃(Sada)的那個午後,他那很雅皮士的外表吸引了台下的觀眾。他的造型是這樣的--鬍鬚從髮鬢開始長至下巴,室內室外、晴天雨天都頭戴斗笠,斗笠下的一頭長髮結起馬尾,身上搭著很有個性的服飾,尤其一條淡墨綠色的DIY長褲,臀部左右正中破了的橫長形小洞,用紅色的布料補上。那是他的創意設計。

沙韃從日本開始出走,游過亞洲廿余個國家。他不為走而走,他用他的音樂,還有身體語言來灌輸“Simple Life”的生活理念。

2011年4月5日 星期二

李心潔,讓黑暗與悲傷,成為生命的養分


生命的本質是恬靜的,但是,一些經驗和記憶會讓生命變得燥動不安,生命的主人卻從不宣揚,她一直活得很安靜,卻在別人不以為意時,獨自去了踏尋心靈成長的蹤跡,以讓生命的本質回歸到平靜,祥和。她洗滌了生命的雜質,卻沒有喧華過。這就是李心潔。

我沒有特別迷戀這清秀脫俗的漂亮女子,但,我打從心裡喜歡她。她在世俗眼裡的大染缸裡顯得特別乾淨,不製造緋聞,不貪圖影后的光環,她的眼神皎潔如月光,時而閃爍著疑惑,那疑惑,是7歲的小女孩受傷後遺留在她連上的殘骸;憑添幾許頗為動人的美態。

《在我說願意之前》,有李心潔的真心。她說,真心是對的。脆弱的時候不需要把自己藏起來,因為真心相對,能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閱讀她的文字的人,之所以眼眶中會打滾著淚水,是因為被她真心對待自己的生命的過程而感動。

書中一段最為動人的文字是這樣的--“孔雀吃有毒的食物,卻開出最美的孔雀屏”。生命也一樣,吸入越多黑暗,散發的光芒就越燦爛。

2011年4月3日 星期日

黑洞逐漸變淺、縮小後。



黑洞逐漸變淺、縮小後,掃墓剩下的,只有累而已。

婆婆去世了19年,我的心靈足足被腐蝕了17 年。我曾經不曉得心她為何被腐蝕著痛?我曾經以後自己是怪物,直到我明白“走過死亡的悲傷期是沒有規範”後,我才釋懷;直到我接觸了身心靈成長後,我才知道,曾經很多很多的不知所措,是因為死亡在很久以前就威脅著我長大。

它讓我害怕失去,失去的感覺就像身體的某個部分被強硬掏空一樣;它讓我害怕被漠視,被漠視的感覺就和失去的感受一樣,可我卻又是那麼的孤僻;它讓我有控制生命的慾望,因為害怕失去,所以,我要掌控自己的生命,甚至也去控制別人。可後來我才發覺察到,沒有任何一樣事情是我可以控制得了的。

過去的17年,我無法提起會聽任何人說起婆婆,我甚至無法去想念。每次,只要她的容顏浮現在我的腦海裡,我的一顆心就揪著痛,眼淚就滾落在臉龐。那失落的感覺,和17年前面對婆婆的死亡是一模一樣的,它不曾退減,卻一直升溫。我不明白這些情緒為何?我只知道,心除了是又痛又酸之外,還有心悸,我知道我在害怕。

我一直無法對人說我有這樣的感受。中學時,我媽閱讀過我寫的一篇懷念婆婆的文章後,她說她這女兒的心裡沒有她,只有婆婆而已,自此,我覺得自己沒有悲傷的權利,我擔心我的悲傷,會傷害其他人。

我那時候後說不清心中的傷痛不僅是因為失去從小到大陪伴我成長的婆婆而已,更大的傷痛,是因為死亡突然奪去了我生命當時最重要的一部分。

17年後,我被這樣的感受磨得我喘不過氣來。於是,我去了尋找悲傷的原因。終於在一次的冥想中,我聽到我心說:“那痛的感覺,是唯一的方式把我和婆婆連接起來。那痛的感覺,是證明婆婆還在我心裡…….如果我連痛的感覺都失去了,我擔心,我會把婆婆忘記了…….”

很奇怪的,看到痛的原因以後,一直壓抑在心中的大石終於消失了。以後說起婆婆,我臉上再也沒有滑落下淚水。

今年的清明,和往年一樣,天未亮就去山坟。我每年都堅持回家掃墓,過去那17年,每每來到婆婆的墳前,我就開始哽咽,喉嚨總像被一股氣卡住。我總會在心裡和婆婆說很多話,眼淚流出來時,就轉過頭去,作出假裝用手臂擦臉抹汗的動作,實際上,是要抹去眼眶的淚水。

今天,雙腳踏在黃土上插蠟燭,插香,我心格外平靜。我企圖想和婆婆說些什麼,卻無言。我知道,我真的走過死亡的悲傷了。

2011年4月2日 星期六

“清理句”


昨晚回到家就開始頭痛。我討厭一切的疼痛,尤其是牙痛 和 心痛。
我以為天氣熱的關係,於是,吃過晚飯倒在床上開著冷氣降溫。可頭,一直痛。加上有點沉悶的《情迷巴塞羅納》,我昏昏睡去。
迷迷糊糊中醒來,頭依舊痛。繼續看了10 分鐘,我又昏睡過去。
半夜,我被痛醒了。

我很少頭痛,所以,一旦頭痛,就很想哭。
可昨晚,我把注意力放在頭痛的位置,然後在心裡唸著“清理句”,痛的感覺,開始散去了。稍微一轉身,彷彿驚醒了痛的感覺,我繼續唸著“清理句”,然後,沉睡下去,一覺到天亮,頭再也不痛。

我知道我再也沒有懷疑的藉口。

第一次實驗是在清邁。洗澡時,被洗髮液那薄薄的鐵片蓋子割傷手指。我用了一天的時間對傷口說“對不起,謝謝你,我愛你,請原諒”,翌日,傷口就好了,濕水也不太疼痛。第二次也是在清邁,車子往路途蜿蜒的素帖山開去,我胸口很悶,一直想吐,頭更是又暈又脹。我同樣唸著“對不起,謝謝你,我愛你,請原諒”,不一會兒,不舒服的感覺全然消失。接著,我在清邁那幾天,吃喝拉撒或睡覺時,都不斷唸著“清理句”。有時半夜轉身醒來,腦袋裡還重播著。

那幾天,我心格外平靜。

我甚至在看似趕不上飛機、心裡焦慮得很的那刻,向宇宙祈願說,請給我長排雙條,然後在心中繼續默默唸著“清理句”。從drop of到入境,我都沒有停止過。那堆我故意不入袋裝著的液體,也是我的實驗之一。可後來,我還是懷疑,是我運氣太好了。

可今天醒來,我覺得我再也沒有懷疑的理由。

我想,回歸平靜的道路,只有讓自己歸零。回城市以後,我要重新培養自己每晚冥想的習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