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8日 星期一

Paris, je t'aime


吸引我的,不是20個愛情故事.而是巴黎.
《巴黎我愛你》(Paris, je t'aime)是一部2006年電影,由美國、英國和法國不同國家的演員主演。2小時的電影包括18部短片,分別在各個區份拍攝,共有22位導演。最初,這部電影包括20部短片,分別代表巴黎的20個區份,但是最後的影片沒有包括表現十五區和十一區的兩部短片。每一部短片都呈現巴黎的一些場景。用這樣的方式介紹巴黎,我特別喜歡。
我計畫明年去巴黎,所以,我要看巴黎的電影.
第一個小故事,發生在蒙馬特(Montmartre)馬路邊--找尋停車位的中年男人,坐在車裡碎碎唸.他長得不錯,有幽默感,有穩定的收入......就是沒有愛情.然後,他邂逅了昏倒在他車旁的女人.我傻笑,然後想起Ginnie.
我還沒到過巴黎,但,從聽來的,看來的,發覺,巴黎的天空住著一群邱彼特,這裡是一座適合戀愛的城市。
不不不,不是人與人之間的愛,包括藝術,美食,建築......
我比較喜歡上演在馬黑區Le Marais的愛情故事。他對他一見鍾情.法國的男生對英國來的男生說法語.他不知道他說甚麼。轉身,就追了上去.愛情,不需要翻譯。用感覺來經營的愛情,比較風平浪靜,言語溝通,往往波濤洶湧。


蒙馬特(Montmartre,十八區)
在蒙馬特的一條街道尋求停車位的男人,從耳鏡看著與他擦肩而過的女人。一個路過的女人在他的車旁暈倒,他對她進行救助。他在車上抓住了他的手。愛情,是不期而遇的好。


塞納河河堤(Quais de Seine ,第五區)
年輕人和他的兩個朋友坐在河堤旁嘲弄路過的每一名婦女,突然,他看見了她,一個年輕的穆斯林女孩。他說,她有美麗的頭髮,可是,美麗的頭髮被黑色的頭巾淹沒了。她說,那是因為她尊重自己的信仰。愛情,何尚不是需要被尊重的信仰......


瑪萊區 (Le Marais,第四區)
年輕的法國男孩在印刷廠遇見來自英國的年輕男孩。他試圖解釋說自己對他的感覺,他相信他是他的心上人,前世就相約了在今世相愛的戀人。他留下電話,希望他連絡他。他離開後,印刷廠的人問他,法國難孩對他說甚麼?他指示寫著電話號碼的紙條用英語說,他只懂得很少的法語,他不明白他說甚麼。轉身,就追了上去。


杜伊勒里地鐵站 (Tuileries,第一區)
美國遊客在杜伊勒里地鐵站等車,卻因觸犯在巴黎地鐵中不得與人目光接觸的規則,而卷進了一對年輕戀人的衝突中。


Loin du 16e (意為遠離十六區,十六區)
每天凌晨,年輕女子都要將自己的孩子交到托兒所讓人看管,離開時,小baby大哭,媽媽唱著孩子熟悉的西班牙搖籃曲,Qué Linda Manito。然後經過漫長的路程,來到富裕的僱主家,唱著同一首搖藍曲來照顧別人的孩子。


舒瓦西門(Porte de Choisy,十三區)
杜可風的作品。美容產品推銷員艾尼來到唐人街找一個經營美容院的中國女人,她是一個棘手的客戶。因為名字與"愛你"同音,他觸動了髮廊女師傅的熱情。最終成功地銷售了產品,也領教了東方女子的熱情。


巴士底 (Bastille,十二區)
人們總在失去愛情後才知道對方最可貴。男子被紅色的外套吸引了,還有她做肉丸時哼著曲子的背影。可當初吸引他的,在婚後變得沒有味道,於是,他約了妻子在熟悉的館子見面。他要在他們相識的對方說分手。可妻子比他先"開口",出示她被證實患上癌症的A4紙。本來和妻子說分手,最後變成叫年輕情人忘記他。陪伴的日子,他重新發現自己對妻子的愛。妻子離開後,那紅色的外套,驚動了他。


勝利廣場(Place des Victoires ,二區)
一位母親為她的小男孩之死而悲傷,丈夫說,都已經一個星期了,應該結束悲傷了。一個星期不過7天的時間,如何結束失落的痛......半夜,她聽到孩子呼喚她。沿著聲音,她來到勝利廣場,孩子的靈魂在嬉戲,孩子說,"媽媽,世界殺該有牛仔的。"孩子說,他始終要走,媽媽還要留下來照顧姐姐和父親。她看著牛仔帶走了孩子。悲傷,就被療癒了。


艾菲爾鐵塔 (Tour Eiffe,第七區)
總是被欺負的小男孩,有一對啞劇藝術家父母。在乏味的生活裡,小丑自我調侃,然後被關在監牢,遇上了另一半,生下可愛的小男生。小丑的孩子總是被欺負,他的父母總是"告訴"他,換一張臉孔,就可以笑了。


蒙索公園(Parc Monceau ,十七區)
愛情,總是充滿誤謬。老年男子和年輕女子的相會,兩人邊走邊談,男子對女孩的婚姻不斷地規勸,觀眾都會以為那是一段三角戀。其實,他們是父女。


紅孩廣場 (Quartier des Enfants Rouges,第三區)
愛情是毒品。美國女演員從毒品販子手中採購一些異常強勁的大麻,臨走前,說,"毒性很強,自己小心。不過,妳知道的。"他說他要去看她拍電影,她等待,因為她愛上他,於是接買毒品希望再見他。可惜,送大麻來的人已不是他,他偷走了他的腕錶,臨走前,也說,"毒性很強,自己小心。不過,妳知道的。"他偷走了她的愛。


節日廣場(Place des fêtes,十九區)
愛情總是迂迴。一名奈及利亞男子在節日廣場因為白人刺傷而瀕臨死亡,他問來拯救他的一名女子能不能和他一起喝咖啡。他第一次在停車場看見她時,就已經愛上了她。她卻一直記不起他,當她收到了咖啡想起他時,他已經死去。


皮嘉爾 (Pigalle,第九區)
愛情,需要激情來維持。一對老年夫婦時時都在爭吵,卻也努力尋求感官的新鮮與刺激。某天晚上,他們來到紅磨房附近的紅燈區,假裝不期而遇,男人去酒吧尋歡,女人也裝成吧女呼應他。


馬德萊娜區 (Quartier de la Madeleine,第八區)
愛情,總是不理性。年輕的背包遊客愛上一個吸血鬼。 他割傷自己的手腕讓她吸自己的血,她離去。他轉身墮下階梯流血不止,她用她的血讓他復活。於是男子也變成吸血鬼,彼此吸吮著對方的血。愛情,也總是互相擠壓著,直到彼此都枯萎為止。


拉雪茲神父公墓(Pere-Lachaise,二十區)
婚姻是墳墓?年輕女子和未婚夫到巴黎度蜜月,他們去參觀拉雪茲神父公墓時發生爭執,她受不了他的現實,她說她需要的詩人情人。分手時,休厄爾在奧斯卡·王爾德的幽靈出現了,他說,不追上去,他會因為她的離去而後悔至死。


聖但尼市郊(Faubourg Saint-Denis,第十區
愛情不需要語言,但,需要視覺。年輕的盲人男生蓋上電話後,回想起他和演員女友的愛情經歷。他"知道"他已經失去了她。電話再次響起,女友問他為何突然蓋電話,她說,她就知道她唸的電影對白不好,但是,這是導演要的。


拉丁區 (Quartier Latin,第六區)
一對老夫妻為了離婚而見面,女人交了一位年輕的腳踏車選手,男人也交了一名年輕的女友,兩人戲謔地要收養對方的情人當乾兒女。充滿妒嫉的愛情在結束時,往往不會帶著祝福去結束。


(14e arrondissement,十四區)
來自美國的女郵差已年過半百,她首次到巴黎度假,用了兩年時間學法語,然後,在巴黎用不流利的法語生活。她愛巴黎,因為巴黎也愛她。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愛上法國,但,這段片,的確最觸碰我靈魂。人,總要為自己出走一次,為著找回對生命的熱情,人,總要為自己出走一次。

可以走得更遠,就不要用鎖鏈拴住自己.


回到家,我還坐在車上流眼淚.因為天還很亮,我只能讓眼淚落在臉龐,然後又倔強的拭去淚水.如果是晚上,我早就伏在車盤上大哭起來.撒那間,我真討厭這樣的自己,擺脫不了苦情的自己.

我為甚麼要因委屈而一直流眼淚......我希望我是那種會破口大罵的人,至少,我可以對對方咆哮道:"請你尊重我的工作,即使你不尊重我的工作,至少,你要尊重我!"

每個月微薄的薪水,還要包括忍受委屈,扭曲自己.我都32了,再多6個月就33了,這樣的生活沒有讓我變得更有智慧,反而讓我對自己的人生產生更多的疑惑.

從外頭回來,我就憋著難受,在車上擦乾眼淚,走進報館還躲進廁所哭,走出廁所擦乾眼淚後,我告訴自己,從此以後不要為了被人誤解而流眼淚!我不知道要把心中的委屈告訴誰,所以,我在面書寫了出來.我不需要安慰或同情或鼓勵,我只需要宣洩自己的情緒.把照片導入電腦,我就開車回家,車上,看見白蘭他給我的留言,我就流眼淚了.車子停在家門前,我坐在車裡不能動彈,臉上的淚水落到嘴角,我問自己,為甚麼要這樣委屈......為甚麼我總是學不會對自己好一些......為甚麼我總是在受傷的時候還要顧著去照顧別人的感受......

我不要安慰,同情和鼓勵,我要讓自己去面對內在的感受.我要去改變.安慰同情或鼓勵只會縱容我繼續活在皮球裡.我無法改變環境,但是,我可以改變自己;有些環境絕對不能讓自己去適應,一旦適應了,就會理所當然的讓自己接受一切的不合理.

環境是這樣,但,我可以不讓自己變成環境的受害者.

可以走得更遠,就不要用鎖鏈拴住自己.

2011年2月24日 星期四

關於信任,我一直在學習

和上課認識的朋友聊到深夜,回到家,倒在床上大睡.
這幾天,恍惚的時候,我就想起對方說的話,談起未來,她說:"至少你知道自己的使命是甚麼."
我真的確定自己的使命嗎?
是的,真感恩生命不斷給了我暗示.
我說,做了某個決定前,我很掙扎,但是,我問了自己一個問題,"李秀華,你要把自己的世界看的那麼狹隘嗎?"接著,我說,我知道自己值得擁有更好的未來,所以,決定就定了下來.可是,決定做了,我還是會恍惚.我害怕會被在這領域人是我的人遺忘了......
她說,"你的確有一點知名度."
可我從不覺得自己有.
我一直都沒有要成為一個很出名的記者.我是一個很貪心的女人,我甚麼都想做,所以,覺得夠了的時候,就要去做其他東西,因為人在每個階段都會做不同的事.但我很確定,我會一輩子寫下去.因為我喜歡寫.而且,我做記者是為了滿足我喜歡寫的慾望,然後借著工作接觸精采的人,並且成長自己.我覺得我做到了,所以,我要帶著這10年累計的經驗,進入新的階段.
我一直在探索生命的意義,上課後,我看見了很多生命給我的困惑以及打擊,我知道了自己在兩性關係以及家庭關係一直覺得受傷,是因為我對人失去新任,尤其對親密關係的恐懼,更讓我退縮,所以,我知道我此生的功課,是把我自己認為從原生家庭失去的,帶回我的家庭去.
是帶回原生家庭,還是我未來的家庭?
只要找回來了,原生的或未來的,都自然會有.

知道了以後,我還沒有明白,所以,我的頭腦才一直來找我麻煩.
我以為我已經學會信任,可是,我頭腦還是一直出現,"你不要自欺欺人"的想法.
因為這樣,我會一直找我最親密的朋友的麻煩.

昨晚和朋友吃飯後,回程中,因為意見分歧,我幾乎是轉頭就走.
我依舊堅持自己的立場是對的,但,我無法心平氣和說話.
他問我為何生氣?激動?
我否認自己生氣,說我也沒有激動,我只是表達自己的立場.
他說我說話都是在喊的.
我依然否認我用喊的方式和他溝通.
等到冷靜下來,我才看到自己的情緒來自我無法全然信任對方和自己,我依然被過去的經驗拉扯著我的思想......所以,另外一件事情帶給我的情緒,我把它帶到另外一件事情的討論上.

最後,我說,如果某天我傷害了,因為我的理由是為了保護你而沒有親口跟你說對不起和認錯,而你從別人口中知道後,你......
還沒聽我說完,朋友說,"我知道你永遠不會傷害我的.所以,我沒有想過這問題."是的,我永遠不會傷害你,卻只會傷害自己,就像我對說的,我不會生氣別人,我只會生氣我自己一樣.

當下,我的心情突然安靜了下來.
我知道我生氣,我激動,我吶喊是因為我還學不會完全的信任,但,我一直很努力地學習著.

2011年2月22日 星期二

疑情


從巴生回到LDP已將近8點。從Puchong往SS2的路,從收費站一直塞到SS2,我想起朋友先前差點就在Puchong買了房子,若是買成了,天天下班困在這條路上,會是什麼心情?我在這座城市生活了十多年,一直無法把塞車這事處之泰然,可今天,因為腦海裡一直浮現很多很多的問題,我車開得很慢,90時速的高速公路,我一直安分守己,心中的疑情,一直帶到回家仍無法釋懷。

坐在家安的書房,側頭望出窗外,是怡人的花圃景色。我一直希望自己擁有很多花草樹木,花圃的一角,要種滿各式各樣的香草,烹飪時,隨手拈來就是調味料。是的,我希望我是一個懂得用大自然的味道來調味的廚師。

這個花農的書架上,有很多探索生命的書籍,我找他來談“讓生活,一切從減(簡)”。我說,搬了很多次家後,每次面對一大堆可有可無的無甚用處的身外物,我就覺得自己的生活有必要簡單一些,我人也需要減欲。

我不喜歡堆積如山的身外物,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將來的那所白色房子,只有實際用途的東西。我不要過多的裝飾品,我不喜歡華麗的裝飾物,如果可以,花草樹木和書本以及光碟已經很足夠。但是,我不明白為何丟了一次又一次,送了一堆又一對的身外物後,我還是擁有很多雜物。還有,衣櫥的衣服也很多,可幾乎每天上班,看著一櫥的衣服,永遠像少了一件想穿的。我不是不知道自己無窮的購買欲來自心靈的空虛,可是,知道歸知道,滿足了當下慾望,爽了再說。

喝著絞股藍茶,舌頭上跳躍甘甜的味覺。圓滿的人生,也許,嚐到的生活就是這股味覺。可是,而今我覺得生活像一杯王老吉,苦得人人捏鼻吞嚥,爾後,還要蜜餞調劑。我並不怕苦,我比較害怕的是,苦無盡頭。絞股藍,是他自己種的,攀爬在花圃的地上,隨手拈來九就是一杯好茶。

我發覺身邊很多人都不快樂,有些快樂的人,卻是詳裝快樂。我從來就不善偽裝,卻也是一個好戲的人。要是生活真的很苦,我會大聲喊出來,好戲,是因為厭倦了所有的鼓勵,雖然我知道那是關心,但,我太會說好話了,我還能寫出一本厚厚的箴言冊子,但是,會歸會,疑惑歸疑惑。我不是聖人,我以凡人的肉身存在人間世,我具體的活著,所以,我需要用具體的方式來感受自己的感受,包括一切的痛苦和快樂,以及,疑惑。所以,我不叫人放下,最好你抓得緊些,再緊些,唯有徹底的抓緊過,放下的時候,才真的放下了。

我發覺身邊很多人都在尋找生命的意義。原來,人一直都這樣。以前,很多人一窩蜂流浪去了。可現在的人,流浪回來依然解決不了生命的困惑。他說,有錢有閒的人,就會找些事情來煩,那些窮人只懂得拼命找生活來填飽肚子。接著,又補充說,“你不一樣,你工作那麼忙。”我當下仰首哈哈大笑。是的,我不愁吃不愁穿,所以,我困惑與生命。我並沒有把暗藏在笑聲中的“秘密”說出來。

我今年才32,人生的疑惑,未免來得太早了。32就去追求靈性上的成長,我人生的樂趣,會比和我同齡的人還多嗎?

我從小就是一個沒有童真的孩子。我的童年沒有童話故事,沒有兒歌童謠;青春少艾時期,就被人說我思想太過早熟;而今,我希望我踏踏實實的活在32歲裡。而且,我其實不曉得怎樣才叫活對32?活在32?也究竟,32該有個怎樣的譜?也其實,32歲要怎麼活,並不是我心中的疑問,而是小小的嘆息而已。

2011年2月21日 星期一

無聲無息


2011年 2月

時間不會唰一聲的溜去後,就甚麼也都沒有留下的.
它總會留下很多,用無聲無息.

昨天沒上班,第一次,一個人的時候,我沒有帶著Note book去藍色小館子耗一整天的時間.
前天因為藍色小館子的wifi出問題,我以為我的電腦發神經,我幾乎決定毀滅它就算了.
那一刻,我不曉得如果電腦無法上網,我一整天要如何過......
我開始看到自己在孤獨裡是如此害怕被寂寞吞噬的.
當需要讓自己快樂的時候,我開始變得無所適從,彷彿所有的偽裝都瓦解了.再也隱藏不住了.
那一刻,我覺得時間真殘忍.

是嗎?時間真的那麼殘忍嗎?
不是的.
3年前,我剛到星洲副刊時,人生幾乎是絕望的.
當時的我披頭散髮,每天套著擋寒的風衣,拖著平底的大概是拖鞋,要多邋遢就有多邋遢.
當時,世界有多美好都無我無關.

2008年 5月

2008年 11月

3年後的今天,我看見同事那天在電腦打開我剛加入時的照片,看著挺嚇人的.
3年後的今天,歲月在我臉上留下美麗的痕跡.
我從來就不怕年紀老去,因為我相信我會變得越來越好.

2009年 1月

2009年 10月


2010年 3月

2010年 9月

除了臉上的痕跡,看不見的,是我的心.
我的心啊,她其實變強壯了,變得更美麗了.

我一直很希望看見40歲的自己.
在不惑之年,40歲的李秀華,究竟何人?

2011年2月18日 星期五

黃土下,埋葬了遺憾


“節哀。”
“不要告訴XX,岳母生前交代。”

節哀是我說的。

只有兩行字,已足夠讓我的心情沉落谷底一整天......XX是我的受訪者,我在監獄看過他一次。

17年前,他才22歲,第一次持國際護照出國,就回不了原岸的家鄉。這17年來,他一直被囚禁在監獄裡,初時,他對被判死刑的刑法充滿恐懼,信奉回教後,才獲得心靈上的救贖。

他的人生,就像一齣電影。吶,就是香港90年代中期橫空出世的“古惑仔系列”那種。但是,他沒有擔正大旗擔任“山雞”或“浩南”的角色,他也不是“包皮”、“蕉皮”或“大天二”這類打轉在主角身邊的紅人角色,他或許不過是那些在紅人身邊其中一個小婁婁。然而,沾上了“黑邊”,就注定在他人生路上留下下一章弔詭的生命遭逢......

當絕大部分的17歲青少年正忙著為學業奮鬥時,在香港九龍長大的他開始了他的爛崽生活。欺負弱小、喝咳藥水、打電動、談“快餐戀愛”,也跟著“大佬”去舞廳喝酒,做馬伕。這樣的日子對一個17歲的孩子來說,他無法回答是對或錯,是正途或歪路,他只想逃離複雜的家庭環境,建立自己的生活圈子,讓自己“存在”於社會裡。

22歲那年,他因為無知,幫黑社會帶毒品來馬來西亞,以為自此就有一筆可觀的收入來改善家庭環境,豈知,卻被抓住了,自此展開他的牢獄生活。

已經17年了,他在異鄉的監獄已經過了17年。從死刑到獲得赦免,他對生命的絕望和希望都互相積壓著。因為即使被赦免了,卻不曉得究竟那裡出了錯,他依然被關在四方的牢獄里,以無法被約束的思想來帶自己飛出囚困住身體的牢房。

去年,我到監獄探訪他那天,眼前的他對生命抱持著積極的想法。支撐他在獄中不放棄自己的背後的動力,他說是來自上蒼,“是真主阿拉在我黑暗的生命週期裡燃起了希望的光芒,這些年來,我真的大澈大悟了,我希望可以重新做人,回歸到正常的生命軌道。”

我真的相信他是大澈大悟的,所以我一直在追蹤他的消息時,不斷盼望有天聽到他終於在被放了出來,回到故鄉。他說,他對母親的記憶始終停留在他23歲那年,那是他最後一次看見她的樣子。他出獄後要做的第一件事,是馬上跪在媽媽面前斟茶認錯!

可是,媽媽與世辭別了。在四方牢獄里的他,卻不知道媽媽已在天國......

媽媽的遺言,是交代姊姊們不要告訴她唯一的兒子。老母親就這樣帶著孩子23歲的臉孔,以及小時候給過她的歡樂與笑聲的記憶死去,一併埋葬在六呎之下的,有老母親無法度量的牽掛和愛,還有,孩子那未知是遺憾的遺憾。

2011年2月16日 星期三

我是一個矛盾到死的女人.

從一開始,我就想寫書.但是,我沒有認真對待過我一開始就有的夢想.

去年終於開始寫了,寫下了我的無底洞時,才發覺,寫書不那麼容易.
不是擔心銷量,也不是擔心找不到出版社,而是,寫自己的故事,就像脫衣舞娘;裸露自己讓別人看,也許會讓別人的生命受益,但,卻發覺,難以面對自己.

於是,將近完成的部分,一直留在電腦裡面.每次打開,無所適從.
我會帶著未完成的去台灣,回來時,我的那部份,一定會完成的.

還沒實踐我那一開始的寫書的夢想時,我並不想去寫一些虛假的故事,或人人都可以寫的文字.
我想我的第一本書,是我的代表作.所謂的代表作,不是一舉成名那種,而是,這本書,就是李秀華這個人.
李秀華是誰?
一個矛盾到死的女人.

我一直覺得我很了解自己,我知道我要甚麼,我追求的又是甚麼.
寫區紀復的儉樸生活,我就知道,我再儉樸,也要Tods的包包,還有,白色的房子.
我不需要很多,但是,至少要有.
因為我知道我在擁有過後,才甘愿.不曾擁有就說不需要,也許是因為不敢妄想,或許是因為認為自己擁有不起.
我兩者都不是,我是妄想的那個,也是值得擁有的那個.
但是,我卻害怕我有了後會怎樣?所以,我一直在我的生命中製造很多"我不能擁有"的事來.

自從開始探索自己的內在,我開始從冥想裡看見那個萎縮的自己.
沒有人單從外表看得出我萎縮的內在,很多人都說,我有一雙自信的眼睛.
我相信,這雙自信的眼睛是我臉上最重要的,也是最美麗的化妝品.
因為這雙眼睛,掩飾了我內在所有的不安和恐懼.

我記得第一次和同事出遠門旅行時,她問起我一些事情,我只說:"我的體內有一個三歲的小孩 和 80歲的老太婆."
她說不可能.
我在車上說了一些關於我的事,她終於領首認同.
我不要一輩子掩飾那住在我體內的三歲的小孩 和 80歲的老太婆,因為我要活在當下.
偽裝,讓我累得半死.

也幾乎所有人都不相信,這雙自信的眼睛下,藏著一具支離破碎的靈魂.

我在冥想時看見自己的這具靈魂,她離我不遠,有時在對面河岸,有時在黑暗的衣櫥內.
存在的方式,具體得很,可我卻在面具下看不見她的存在.
我簡直被體內這三歲的小孩 和 80歲的老太婆磨得我喘不過氣來.

我開始要自己活得更好,於是,我一定要相信自己值得擁有美好的未來.
第一次向宇宙傳達自己心願時,機會掉了下來,我不敢接,我問朋友,我該怎麼辦?
他說:"沒做好心理準備就去要求......就照實對宇宙說,你還沒做好心理準備,等你準備去接了,才再向他發願過."
我放走了一次美好的機會,心痛得要死,接著經歷的也讓我痛得要死.
我這才發覺我的矛盾;不敢接,因為我不敢要,因為我被記憶毀壞著.

我心裡一直堅信著自己的信念,可每次越是相信,心就特別畏懼,像被硫酸腐蝕一樣.

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們用腦袋來活著,並不是用心.
有時候,明明那是自己要的東西,觸手可得時,卻在潛意識裡製造一些毀壞性的行為來告訴自己說--
"你看!都說了不是想像中美好的,你偏不信.現在相信了吧!"
這些毀壞的局面的事實,其實,都是自己創造的.

信念創造實相.
甚麼才是自己真實的信念?哪個信念才是根深蒂固的種植在自己的腦海裡的,
應當去探索.
否則,在你哀嘆命運或上天老是在作弄你時,你永遠不知道,老天也在對你搖首擺腦.
你的一輩子,都是在自己愚弄自己呢.

悄悄的一線光


公共假期一天,離開馬來西亞12小時,去了新加坡吃喝玩樂.
回到家,骨頭散了開來,比上班還累.但,開心.
我知道我是一個很容易上癮的人,對任何事情都是,所以,我不敢賭.
坐在金沙賭場裡,你叫我講一個號碼,我說18.你說我很老土.
這是我的生日日期,幹嘛說我老土~
結果,你還是把籌碼押在18上面.
我心裡看著眼前的34,生或死,心想,這樣的爛號碼,不會開的.
結果,圓球落在34.世事無絕對~
然後,你叫我再說一個號碼.
我對號碼措手不及的,隨口說了一個,卻中了.中了多少?你說,一賠35!
我拍手笑.
接著,換張桌子時,你把籌碼給了我,叫我押.我卻開始上癮了.執意認為一定會開9!
可他媽的,把剛才贏回來的都賠上了.
轉身到另外一張百家樂桌,看著螢幕上的開彩號碼--9,
剛才一直押都不開,這張就開了幾次!

我是一個輸不起的人,所以,我一直迴避賭.
我甚麼都沒有,卻害怕失去甚麼.


足登熨斗鞋,所有重心都在前腳板.我腳痛得要死.
我喜歡我的腳,但是,我總不懂得疼惜我的腳.
我一直很想買一雙很好穿的鞋子,好好疼惜,報答我的腳.
可是,我一直找不到一雙好的鞋子,卻一直希望自己走得更遠.
在muji看見布鞋,穿在腳上的感覺還不錯,你說,"很醜"
但凡你從我身上看見的說過不美的東西,我都會讓他們消失.
繼續忍受著腳痛走了一段路,你問我累嗎?我說,我腳很痛.
走進鞋店把鞋子脫掉,雙腳貼在冰冷的地面,很舒服.
他媽的!是誰發明鞋子!!不不不!是誰做了一大堆虐待腳的鞋子!?

我是一個喜歡走路的人,所以,我喜歡買鞋子.
因為我知道一雙好的鞋子,可以帶我走到我要去的地方.

今天早上醒來,心情突然很好.
在淡無味的日子裡,我似乎突然看見頭上的烏雲露出悄悄的一線光.
生活沒有了期待,真的會活得像咸魚一樣.
我入行十年了,突然覺得夠了.我希望我的生命有激情.我要做不一樣的東西.
親愛的朋友,謝謝你給我光芒.

2011年2月14日 星期一

"你最近比較開心"


同事說,我最近變得比較開心.
我反問"是嗎?",我的心,苦得不得了.
她坐在我前面,一定看過我不少次偷偷的掉淚.

沒有被發現不開心,證明我戲很好.
就像我在你面前也很努力的偽裝著自己,到最後,把自己磨得累死.

一整天對著電腦寫稿,將近9個小時後,終於寫完<讓生活一切從減>.
在我的人生金字塔裡,每一層都複雜得要死,唯一最簡單的,屬第二層的財富.
是的,除了最窮的三段經驗,我向來沒有多大的金錢煩惱.尤其近幾年,我生活尚算富裕,錢花得好兇,
且能循環.經濟獨立,是我覺得現在沒有不好的最大原因.
寫完這篇稿,我決定回去好好整理自己的雜物,把看過的書送給要的人;能夠減少累贅的身外物,人會變得單純些.
寫完這篇稿,心理負荷很重.尤其在兩性關係,人際關係的階梯上.
我不知道最近自己搞甚麼,老是對你有很多不滿的情緒,且是自己製造的.
我無法再像以前那樣,對你對我所做的事情都往好的去想,即使你對我做了好的事情,
我心理還是鬱悶得很,然後編織出很多不好的畫面折磨自己,甚至到最後想和你兩敗俱傷.

即使我們是朋友,我也不希望自己到了做出傷害你的事情.

我要回到去冥想,去理清自己複雜的理念.

今天是情人節


網上拿來的圖畫,叫補心.碎掉的心,一針一線縫回去.
碎掉的心,還能補,尚好.


昨天在廣場,朋友在後面大聲喊了我的名字.轉頭,看見他狼狽的拿著很多東西趕著去擺檔.
我買了戲票後到樓下找他聊天,短短二十分鐘,他說了很多關於自己的東西.
他說,"明天是我的生日."後加一句,"情人節快樂".
我甚至連生日快樂也沒有對他說.
轉身離開時,我覺得身邊的朋友都很精采,有夢敢敢追,唯獨我,彷彿習慣了坐在對面岸看著另外一個自己.

我並不喜歡<我知女人心>,因為很久以前看過英文版的<what women want>.但,我喜歡那首歌--slip away.尤其,"我在鏡子看不見自己".

今天是情人節.
很多很多年前的今天,我的第二個情人和我說分手.
我說,"我這輩子的情人節就被你毀了,以後的每個情人節,我都不會快樂.我不會祝福你的."
今年的情人節,我想起的竟然是他.覺得好笑.
我並沒有不快樂,很久以前,我就放下了.況且,先辜負他的人是我.
和他說抱歉的那天,我就祝福他了.

沒有一個人值得我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恨對方,只有值得我用一輩子的生命去愛的人.

奇怪,15歲談戀愛至今,四段不倫不類的感情,卻沒有留過給我浪漫的情人節記憶.
也罷,接下來會發生的,一定是最好的.

2011年2月13日 星期日

我活著的夢是什麼?


暴風雨突然就來了。
天氣像人生,總是變幻無常。如果此刻情人在旁,這場風雨,會構成浪漫的午後。就那樣在白色的房子裡,躺在布料質感的沙發上,隔著落地玻璃窗看窗外的粉紅色的雞蛋花科樹,隨風搖曳。
可人生,豈能盡如人意。
我相信一個人的日子夠了,身邊就會有人來依偎了。

昨晚躺在床上看台灣的一支大眾銀行《夢騎士》的廣告。後來才知道來自奧美的創作,難怪。

廣告改編自真實故事,一開始出現的字幕,就攝人靈魂。

人為甚麼活著?
為了思念?
為了活下去?
為了活更長?
還是 為了離開?

5個台灣人
平均年齡81歲
1個重聽
1個得了癌症
3個有心臟病
每ㄧ個都有退化性關節炎

6個月的準備
環島13天
1139公里
從北到南
從黑夜到白天
只為了ㄧ個簡單的理由

人,為甚麼要活著?

(夢)

我特別喜歡老人排成一行,其中一個拿著逝去友伴的一張車頭照,很感人。

我那麼孤僻,不知道老後,還有沒有一個巴掌的朋友陪我老去。

早上醒來,我也問自己,我活著的夢是什麼?
我一直都知道我沒有什麼大志,也許曾經想過要當女強人,可我知道,即便我是女強人,我一生最終尋覓的,是我的愛人。
每個人都會帶著功課來到人間世,這一期完成不了,下一世,還要再來。

攤開我那關於人生的作業簿,我雖措手不及,卻一直很努力。

2011年2月12日 星期六

情憑誰來定錯對



譚詠麟這首歌,叫<情憑誰來定錯對>.我大概在小學時就聽過.

小時後不知道人與人之間有種感情叫愛情,長大後,愛得亂七八糟以後,今天再聽,我才知道譚詠麟唱甚麼.當年年紀小,我不知道原來在別人眼裡,感情有錯對.我的初戀情人,是人家的情人,第一次談戀愛就周旋在三角關係裡.我初時不知道他已經有了伴侶,那邊廂拖泥帶水的,到最後紙包不住火了,他才坦承.當年,我才15歲.我沒有很幼稚的一哭二鬧三上吊.他說,"我爸爸逼我結婚,他說,如果我要和你在一起,就決決絕絕地離開這個.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甚麼事?"

“你答應我,你唸完書後馬上嫁給我,我現在就不娶她."

這個男人比我大4歲.他對自己的未來沒有安全感,我卻不敢保證我唸完書後會怎樣.我不知道唸完書就結婚做人老婆然後生孩子做媽媽的日子是怎樣過?我也不知道老婆怎樣當媽媽怎樣做?所以,我只能如此回答他:“你和她結婚吧."

我們如今還是朋友.

他婚後很多年,突然在某年我的生日對我說:“幸好你當年沒有嫁給我,不然,現在受苦的是你."

如果當年我選擇和他在一起,我們的人生,都會不一樣.可是,我甚麼都沒有說.

我一直覺得,感情沒有錯對,只有愛和不愛.論錯對時,感情就變得很複雜.

很多年後,我的初戀情人突然問我有沒有恨過他,我說沒有.抓住這段感情15年了,放下的時候,鬆了一口氣,因為抓得緊,放下時,我才確定自己真的放下了.

他突然很失落.

“我知道這輩子沒有其他女人會愛我像你愛我那麼深,我也知道我這輩子不會愛一個女人像你愛我那麼深.下輩子,換我來愛你,想你這輩子愛我這麼深."

這是浪漫的約定,但是,一點都不美麗.

“感情的事,沒有誰欠誰的.冤冤相報何時了."

不愛,就是不愛了.不愛,不等於錯.

下輩子,我會書寫簡單的劇本,和我一見鍾情的愛人躲到彩虹村裡.因為這輩子經歷的感情已經夠複雜了.

今天攤開娛樂新聞,我看見譚詠麟說起他的兩個女人,一句“情憑誰來定錯對"就道出心中的痛.這七個字,我看得哽咽,任何知道我曾是感情第三者的人,對我做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你愛錯人了",或“你很傻",這是對我至大的寬容.

感情的錯對,是旁人下的注解,沒有經歷過別人感情,憑甚麼打著道德的牌來訂人家對或錯......從來沒有一個人對我說過,“去愛吧,朋友.我會祝福你."

朋友,去愛吧.即使這個曾經把你捧在掌心的人如今如何踐踏你的自尊,如果你還愛他,那就愛吧,即使這個曾經在你眼裡是高高在上的男人而今讓你跌破眼鏡撕碎了你心,如果你還愛他,那就愛吧.感情沒有對或錯,只有愛和不愛.當年愛一個人的時候,你愛的不只是他的優點,還包括他的缺點.這些缺點你雖看在眼裡,但,你卻能夠給予包容.

當這個你愛人還住在你心裡的時候,你的世界變得如此的小,心的容量,卻一直增大.痛的時候,最多把自己丟在戲院裡,或一個人在KTV流著眼淚拼命唱情歌.

你不知道你會愛這個人有多久,或許某天醒來,你就覺得愛夠了,屆時,是為一段感情畫下完美的句號的時候了.

朋友,去愛吧.我會祝福你.






情憑誰來定錯對 - 譚詠麟
曲︰OH TAE HO
詞︰譚詠麟
編︰盧東尼

情憑誰來定錯對 我始終不想去追
寂寞路上遇痴心 相戀也有過痛苦一堆
如能重頭遇見你 我始終不會後退
將傷心收於記憶中 仍沒法去剪碎

濃情蜜意盡過去 凍好比一杯冷水
獨自默默望蒼天 心底裏滿載往昔唏噓
迷霧已漸漸散退 過去的經已逝去
前路漫漫顯得崎嶇 還是要我去面對

回憶起當天的歡笑 是光陰沖洗不去
在這一生中 這一生中沉醉

寂寞憔悴 這世界可有誰
逝去了的愛情陪孤單寄居
寂寞憔悴 人痛心因你別去
我已不懂得哭笑 望著你身影遠去

難得當天的相愛 是你我都傾出所有
令這一生中 這一生中無悔

但寂寞憔悴 這世界可有誰
逝去了的愛情陪孤單寄居
寂寞憔悴 人痛心因你別去
我已不懂得哭笑 就讓我消失告退 (x2)
我已不懂得哭笑 就讓我風中告退

2011年2月11日 星期五

人生,不就是一場喜劇


我總是不斷拿自己的人生來開玩笑,也許生活太沉悶,也許骨子裡就覺得人生就是一場喜劇.

我從前活得太嚴肅,覺得任何事情都要好好的鋪排,腳步要按部就班的走,我在經營自己的人生時是那麼的小心翼翼,擔心自己走錯一步,就掉入懸涯.所以,我沒有早早就結婚,然後把自己當年愛得要生要死的男人拱手送給別人,我16歲就想要去看世界,那時候,我想我18歲離開學校後,第一件事,就是要去跳飛機.結果,我還是按部就班的找課程,做臨教,唸書,工作.......我的循規蹈矩把我領到今天來,我從不後悔過自己的每一個選擇,因為我沒有覺得自己如今不好,只是,我不甘於平淡,我不甘於在彩虹村老死.

彩虹村對我來說,是一個精神上的牢獄,物體上的監牢.我沒有要做戰地記者的偉大理想,我從來就是沒有大志,我只想做自己.

昨天,我又躲到戲院去看電影,不曉得為甚麼,當別人從頭笑到尾時,我卻默默掉淚.<最強喜事>有非常黃百鳴的笑料風格,幾乎從吳君如那年代的<家有喜事>至今,都是同樣的笑點.我在黑暗的一角也很想發笑,但,我卻默默拭去臉上那兩道液體.

我想說,一個人的經歷多了,看事情的角度,往往比別人迂迴,所以,連喜劇都會看成是悲劇.經歷有兩種,事情的發生帶給你人生不同的價值觀 以及 內在的創傷削平了心的菱角.後者,往往讓生命失去色彩.

2011年2月10日 星期四

幹!我的頭腦


我總是覺得,我想太多,我無法控制我的頭腦,我也不曉得是不是我給我的腦吃太少營養,所以,他老是和我對著幹.

我的頭腦總是找我麻煩.我難得清靜的時候,他會跳出來,有的沒的說一些讓我不好受的事,害我躲在房子,走在街上,都可以哭得唏哩花啦,等我稍微清醒一些,我就吼回去,叫他不要住在我頭殼裡卻老是和我作對,非要欺負我的心搞到我支離破碎不可.我難受,你又沒有好處,何不與你的主人和平共處......

有時候哭下哭下,覺得自己上當了,然後把手放在心房上說,"你要堅強一點,不要老是被那死傢伙欺負."最近看了3 Idiots,還學了一句話--"al liz well"(寫錯了),意思是一切都會好的.然後,我用在我身上,還真有療效.

我的頭腦,絕對比我的心要狠,要強,而且很會耍賴,"al liz well"沒有完全打救了我,我的頭腦知道有這樣的一劑藥後,他奮不顧身與我抗衡到底,現在,我只要看到一個字眼,聽到一個字眼,神經就絕對的大條起來.雖然受傷的時間短了很多,但是,還是會受傷.

幹!我的頭腦,難道你就不能安分守己一些嗎?

2011年2月9日 星期三

已經搞砸了一半,另一半,一定要重頭來過!


我想,我是少數看喜劇會掉眼淚的人.不是笑到流眼淚,是撫著心喊痛.

蒜頭說,彩虹村的人都是這樣的安逸,但是,不是所有人都習慣安穩;安穩,是一種態度.

我知道,我正缺乏這種生活態度.不然,為甚麼生活的劇本要給我寫得那樣混亂?

那間背山面海的房子,困不住我的.我在城市都覺得太安穩了,何況是美麗的彩虹村.那一刻,我不明白何以自己安穩不下來,卻又幹不出大事業.究竟,我是選錯了角色?還是寫錯了劇本?我想相夫了,躲在白色的房子裡,埋守書寫,做菜聽歌跳舞,也許小時候我有過偉大的抱負,可慵祿了十多年,我想安穩,卻希望生命依然有激情.難怪,你總是說我不懂自己要甚麼.(其實我懂,不就是安穩裡還能卵住激情而已.)

也許你比我更懂我,於是,你總是拉著我走,似乎也奮力將我的亂成毛線球的神經撥正,拉直.要我把渾身的法力施展出來,不要一輩子窩在那空氣不流通的室內,直到老去.我亦知道我再也無法踏著原地走下去.

自去年起,心裡一直有個衝動,心想做不成,就要原地老死,再不,趕緊離開,趁自己還未幻滅,快樂離開,尋找生命的激情去.然而,想做的事,開始閃著光耀時,我卻開始有點畏懼,這夢想像是充滿了氣填滿在我的腦袋,我幾乎整夜都在幻想屆時的自己,會是怎樣的姿態活著?我竟然看見一個美麗的,性感的女人學會了喝酒,然後把心裡最覬覦的往酒瓶裡塞.

呸!呸!呸!

關於未來,難道我就不能馬上就往蜜糖裡泡嗎!!!

重新來過.人生搞砸了一半,另一半,一定要重頭來過!

2011年2月8日 星期二

性格,真的決定一切

幾乎每年的農曆新年,我都呆在家,等著身上長出蘑菇來.

我並不愛串門子,尤其厭倦了是非,我更討厭把時間浪費在閒話家常.

去年的新年,除夕夜,我和兩個朋友坐在嬤嬤檔聊天到凌晨五點鍾,翌日初一,開著車子在高速公路,又是天暗才回家.今年,這兩個朋友依時出現,除夕那天,我在半夜十二點鍾已經累得眼睛快張不開,唯一的動作就是猛喝茶吃東西,撐到三點,散場,我飛奔上樓睡覺.初一,再來!並非年紀大了受不了通宵達旦,而是,我開始抗拒停頓.

昨天回城市前,我很早起來做釀豆腐,要帶回來城市.我媽起得更早,我下樓到廚房,她已包好豆腐卜.我們談到一個人,我媽說,"他像似繼承了他父親的款,說話像師爺似的,總是大條道理."

"你聽到他說甚麼?"我問我媽.

"我沒聽到他說的話,但是,看他說話的款就知道."

我媽原來還不笨.

然後,我說了關於這個人的一些事情,我說,"個性如此,人不怎樣的."

我媽說,"這點就夠糟糕了!"

我無言.因為,性格決定一切.

後來我和我媽說,那天晚上,我們還談到說我要存錢去法國,因為我要看世界.結果,此人說,要看世界不一定要踏出去.

那一刻,我決定不再就此話題說話,因為一個住在井底的人,一輩子都知道井窗以外的世界.再說,燕雀焉知鴻鵠之志......

我媽聽了,大笑.

我真的覺得,我媽不笨.

我真的厭倦停頓,尤其一些讓我覺得走不出卻自命清高的人.我曾經自命清高過,但是,我知道世界很大,我需要走出去,我的人生才會不一樣,我知道看世界的角度越多,自己的心就會越寬.這是尼泊爾給我的智慧.

有些人不是不想去看世界,而是沒本事,在缺乏本事之際,卻有沒有勇氣看到自己的不足,於是,就把自己囚困在自以為是大的宇宙.這宇宙,充滿謬誤.

所謂的本事,不是你有多少旅費,而是,你的心到底有多寬?你看世界的角度,到底有多廣?

2011年2月7日 星期一

世界 的 窗



我的世界,曾經只有一扇窗那麼大.

我媽一輩子都在廚房裡。


過年回家,唯一的貢獻就是做煮飯婆。早午晚三餐定時站在開放式的廚房洗洗切切炒炒,吃飽後若不快點溜開,洗抹的善後事還要包。洗澡過後,躺在床上追《三國》,臉枕在手背上,蒜米的味道依然濃得襲鼻。

新年在家,每天重複同樣的工作,突然,我想起友人的疑惑――“如何能優雅的切豬肉?”友人同樣在十指沾滿蒜米的味道時,不明白為何讓自己的時間就在柴米油鹽醬醋茶裡蒸發掉。

我不知道切豬肉時如何優雅得起來,我也顧不得優雅,站在廚房裡足登人字拖時,我總是在洗碗盆前濕了衣衫,因為頭髮極短,我才免於披頭散髮。那時我想,工作一年到了農曆新年,我其實可以利用我的新年假期去旅行,不必將自己困在廚房裡,但,我卻在房子裡帶著蒜米味看《三國》,原因只有一個――我媽!

我媽一輩子都在廚房裡,即便是家裡由婆婆創下的涼茶檔生意由她繼承後,她依然要守住廚房。我還記得唸書時,我在上學前要幫忙顧涼茶檔,她在早上大約十點半左右就要去巴剎買菜,然後用口傳的方式教我做菜。每天,我要做了午飯才去上學,晚餐,才由我媽負責。

在我十多歲的少女時期,我就不明白我媽為什麼嫁了一個男人就把自己變成李家的奴隸?直到我幾年前車禍在家休養的那段時間,她替我洗頭、洗內衣褲、每天三餐端到我面前、還要為我腳上的傷口和大小便操心時,我才知道,女人的一輩子就是為家人奉獻自己而典當自己的自由和快樂。

除夕,我和我媽在廚房準備團圓飯,我在炒菜,她一手拿著刀,一手抓著氽熟後的雞,問我要不要留雞腿?我說:“煩什麼?現在的小孩時常吃雞腿,又不是我們小時候,每年只有新年才可以吃雞腿,還要只給家中那兩個男丁吃,我們這些沒有陽具的,等了一年又一年,始終只有看的份!”

說時,我心真的酸。

我媽說,“做婆婆是這樣的。”

我說,“哪有多少個做婆婆是這樣的!”

團圓飯桌上,我媽的兩個孫女拿著雞腿說,“我吃雞腿”,我瞄我媽一眼,她笑,那笑容是在告訴我,她勝利了,但除我之外,沒有人知道她笑什麼。吃過團圓飯後,我和我姐在電話上說起這事,我說,“我不明白我媽的人生為什麼要為雞腿而煩惱而快樂?”我姐也不明白。晚上躺在床上看《三國》,我嗅著手指的蒜米味,我知道,即使我今世做了一輩子的女人,我也不會明白我媽那一樁樁藏在廚房裡那些屬於柴米油鹽醬醋茶的心事。

新年在家,早餐的時間若我媽不在,就由我負責煮。準備午餐和晚餐的時間到了,我就會離開電腦熒幕,下樓到廚房做菜。每次,我媽都比我先站在廚房。每次站在後門穿人字拖時,我的眼睛都會落在她身上。

我媽年輕時,做女孩時,腰枝只有22吋,她當年的粉紅色嫁衣一直藏在衣櫥裡,她時常感嘆她的四個女兒沒有一個可以把她當年的嫁衣穿上。我也不明白,何以我媽的黃蜂腰生出了四個水桶腰。可如今,我媽的背影驟眼看去是標準的五短身材,廚房裡的她的背影,永遠是搭著一套穿舊了衣衫。昔日風華,已淹沒在廚房的柴米油鹽醬醋茶裡,且是孤單的。

今天早上,我在廚房做早餐,我媽從她朋友家帶回一盒早餐,裡頭有兩粒釀豆腐卜,我吃了一顆說很難吃,肉餡只有豬肉碎,口感軟軟的,完全沒有彈性。我媽說,她朋友的女兒還說很好吃,朋友的丈夫還一邊吃一邊叫女兒記得感謝媽媽做了那麼好吃的食物。我對我媽說,“那不是很好嗎?人家的家人懂得感恩,哪像你家,煮給他們吃,還要嫌三嫌四。”

我媽搭話說,“人家當然好,我還要一直被你們說失水準。”

我家,真的是一個不懂得感恩的家庭。

即使我媽如是回答,但下一餐飯的時間,她依然會準時出現在廚房裡。我這下才明白,一個女人要優雅的切豬肉,不在於姿勢,而是心境,甘心甘願為家人而把自己的時間和自由奉獻在廚房裡,就是最優雅的姿態。

2011年2月4日 星期五

女人似豆腐


我喜歡吃豆腐,因為豆香迷人。

小時候常常隨我娘去巴剎買菜,那時候的我特別喜歡去豆腐檔,因為喜歡看一磚磚的板豆腐層層疊高,有的水豆腐因為特別柔弱,所以要泡在清澈的冷水裡,小心呵護。因為不夠高,站在豆腐攤前,我要墊高腳趾才能看見躺在鐵盆裡的絹豆腐。

板豆腐有個美麗的名字叫木棉豆腐,水豆腐也不遜,水豆腐又叫絹豆腐,它比木棉豆腐白皙,柔軟。打從小時候我娘買了豆腐交到我手上時總是重複又重複地叮囑我說“拿好好,不然會爛掉”,我就知道,豆腐如女人,需要小心呵護。

長大後,輪到我獨自去巴殺買菜時,豆腐攤出現新客――盒裝豆腐和雞蛋豆腐。因為包裝關係,這兩種豆腐不比小心提著,可以隨手扔進裝滿其他菜類的塑膠袋裡。我特別抗拒這兩種豆腐,心裡老是覺得它們摧毀了我心目中高尚優雅的豆腐形象,連帶的豆腐如女人的美麗幻想也破滅了。

後來,當我離開鄉下到城市生活後,買豆腐,都往超級市場鑽。那裡的絹豆腐,一盒一盒疊著放,如此柔弱的水豆腐,已經不需要小心呵護了。真空包裝的木棉豆腐就更不用說,隨手就隔在冰冷的開放式冰箱。豆腐啊豆腐,你昔日的婀娜風華已消逝了。

後來的後來,我鮮少入廚房,豆腐再次出現在我眼前時,已是經過蹂躪的成品。說蹂躪,因為我討厭豆腐不再是豆腐的感覺;煮豆腐的人,總因為豆腐是淡味食物,所以添加味道強烈的食材來烹調,使得豆腐不能成為一道菜的主角。然而,豆腐卻是很有個性的食材,任人如何蹂躪,它始終在唇齒間留有豆香味。


為了嚐回豆腐那淳樸的豆香味,接著,我又回到了廚房。我還記得,有那麼的一次,我被一家超市的忘了是豆腐專櫃感動過。那家超市在豆腐專櫃架設了流水架,我喜歡站在那裡聽著潺潺流水聲,然後把手伸進冷水里,撈起一盒雪白的絹豆腐。那一刻,豆腐如女人的感覺又回來了。再說,這買豆腐的動作,比起站在濕漉漉的巴殺裡,邊對著豆腐“指指點點”便朝攤販喊優雅多了。然而,我知道優雅的是買豆腐的動作而已,豆腐本身啊,無論出現在哪個場合,都是清新脫俗的。

我喜歡吃豆腐,因為豆香迷人,無需多費功夫,所以,我吃豆腐的動作也很簡單。絹豆腐置入瓷器小碟,最好是黑色的瓷器小碟,那才能映照出豆腐白如雪的美姿。豆腐上,淋上爆香的蔥油和少許醬油,茶匙輕輕劃下,豆腐抖抖身子就輕輕劃落。像,女人的身體,男人只要有技巧,擅用他那渾厚的手指,輕輕撫摸女人那白皙嬌嫩的雪肌,女人的身體,就會酥酥癢癢,嘴邊隨即響起似銀鈴般的笑聲。

Love Is Drug



愛情是毒品。尤其,在我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