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碎碎念


回到家,依然是沒有目的的走上走下,最認真做的事情,就是追連續劇。
我想起去年的今天,我還浸泡在蜜糖裡,今年的今天,蜜糖就像沖泡了好幾趟水後,味道其淡無比。
我真的討厭改變,為何老要我去適應改變的步伐,可改變又他媽的不守規則,說變就變,且殘忍得要命。

雨水一直下,我不懂老天在哭什麼。
我已經很努力在自己的悲傷裡注入歡樂,而今眼前所有的大小悲傷,我都要它們統統給我滾蛋,不要伺機伏擊我。
雨天在鄉下的唯一好處,就是用雨水洗衣。
我竟然可以如此阿Q,也是好事一樁。

房子裡,掛了我的白色裙子。
不是黑,就是白=我。
我沒有灰色地帶,所以,我是沒有柔軟度的人,因為這樣,我才無法適應改變。

那天,同事問,如果有了百萬家當我會做什麼,我說,我要好好的寫書。
又問,那,有買大馬彩嗎?
我說,沒有。
那,百萬家當怎麼來?
我其實要找個藉口讓自己沒有後顧之憂的去改變而已,我實在厭倦了做撿碎布的裁縫師。
我其實想去做賢妻了,沒有百萬家當並不重要,能夠為那個我愛著的人打理他的生活細節,我想,我才會在書寫裡找回生命愉快的本質。
可房子裡的那一面白色的牆上,白色裙子依然孤寂 地 守住她唯一可以信守的信念。
唯有這樣,路才能走下去。

2011年1月28日 星期五

期待


你問我,這一生人有沒有哪個國家很想去,一定要去?
我說,法國.
你說,南非.
我說,我要去完全世界,不過,目前最想去法國.

我要去普羅旺斯看花,還有,去格拉斯呼吸香氣.我想,我會在格拉斯找到一瓶,甚至超過一瓶,我鍾意的香水.

你叫我7月就去,然後就上網幫我找機票,我叫你不要比我衝動,我今年的行程很滿了.
我需要為自己的工作負責任.

從今年開始,我要讓自己每年去一個國家.我要看世界.今年的旅程還未開始,明年,已經有著落了.
我好期待,彷彿,活著多了一點意義.
今年去三個國家,清邁和巴厘我都沒有到過.
每天,我都在腦海裡想一遍清邁的街頭.
去了清邁回來,開始第三次走台灣.
這次,我要去做琉璃,然後,躲在鹿港直到滿意為止.
然後,巴厘.

明年,我要去法國!

我說,我要學好法語.
你說,學不到的.
我說,一定學得到!
我不要去到法國說不出一句法語.
然後,你說,像減肥囉.

我還要帶著輕盈的身體去法國.
等著瞧!

2011年1月27日 星期四

把我寵壞了




把我寵壞了.
2012,法國 還是 馬爾代夫.

還是,兩個地方都去!

“小姐,要男人嗎?”


一股淡淡的喜悅,在夜裡擾亂了我心。所以,我失眠了。

很久以前,我就不再逛Bukit Bintang。因為約了朋友在Jalan Alor吃飯,所以,我在約定的時間提早兩個小時到金河廣場逛。沿著商店走,小雨落在臉上,路上流鶯尋客,站在街邊尋柳的男人把目光掃在我身上,我假裝悠然,卻加快腳步,不敢東張西望。我的裙子,不過短了一些。

我曾經在這座廣場裡工作過,扣除吃飯時間,每天要站幾乎11個小時。有天經過一間叫Agora Hotel的酒店,站在酒店外的男生走前來問,“小姐,要男人嗎?”不曉得為什麼,當時入世未深的我,不曾驚訝過。後來每次開車經過這裡,我總是習慣往那酒店望去,看是否還有男人在招客。可每次,我什麼都沒看見,也許酒店也不在了。原來,我不是找鴨子的影子,而是尋找自己當年的身影。

十多年後再回到這座廣場,走過同樣的街道,看著夜幕下塗滿金粉的街頭藝人,心裡突然暗笑。我已經忘了自己當年的身影,也許腳步總是倉促。而今一個人在熟悉的城市淋著小雨走路,我覺得,這城市很美。如果有天我交了外國朋友,如果有天我的外國朋友要來馬來西亞,我一定會帶對方來這裡。我喜歡這裡的百態人生,那是美麗的流動風景。

2011年1月26日 星期三


案上,每天都泡著一壺花茶.
我一直都喜歡花香,如果明年去成法國,我一定要去普羅旺斯.
我喜歡一切與花有關的東西,卻把複製排除在外.
我喜歡能展現其生命姿態的花兒,
那些偽裝的且不變化的美麗,
我只能遠瞻.

2011年1月25日 星期二

期待,是心中的小快樂.


我心裡總有很多期待.

每一年,我都很期待過年.從新年前的兩個星期,我就開始期待.還,歸心似箭.
雖然每次回家過年都是悶得發狂,但是,我還是期待回家過年.心裡總是覺得,那是團圓的日子.
很多年前,我就想拍全家福.希望有一年的新年,家里所有人都在,然後,拍一張全家福.
可我家,外嫁的和內娶的,都急著在新年時往外跑.只有單身的我,才會想全家福的事.
今年回家過年,我要跟媽媽提起全家福的事:)

下午收到郵包,手指在電腦鍵盤上敲打萬最後一行子,我就躲到廁所去開郵包.
雖然顏色不如我想像中理想,但,翻看著,竟然感動,然後傻傻地躲在廁所笑.
我想問你今天有沒有發脾氣?如果有,那,我讓你笑一下:)
可是,我想把它包裝得美美,才交到你手上.
我知道你會笑,看到我為你做的禮物,我知道你會笑.
我本想收到你生日時才給你,但,時間距離你的生日還遠.
我想起你前晚說,接著我一個人遠行,會很悶,你要給我可以帶著上路的新年禮物.
雖然成天與你吵吵鬧鬧,但是,我真的知道你對我好.
所以,我也要給你新年禮物:)

2011年1月24日 星期一

微量元素

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在那關係間,存在很多微量元素.

我們在不斷說自己的立場的過程中,出現很多摩擦.那天,我在路上塞了一個小時才去到你工作的地方,然後心不在焉的走錯路,又繼續塞多30分鐘.一路上,我的膀胱爆炸了.你離開辦公室前開亮了辦公室的燈,還有響起我喜歡的爵士樂,讓我在那裡等你.我翻開亦舒,這次是<羊皮>.

大概一小時後,你才出現.然後,我們一起去吃晚餐.

飯桌上,我和你不斷地說自己的立場,我說,每個人看事情的角度都不一樣,我只要相信你對我好就足夠了.離開飯桌,我們還在停車場說了好久,我看著你說,"給我抱你一下."這是第一次,我主動要抱你.

昨晚,你說我給你一個hug,代表我接受了你說的話,你笑.你很開心.我也笑了.覺得你很大男人主義,又很小孩子氣,你只要我接受你說的話,因為你覺得自己真心對我好,你要我聽你說話.所以,我笑了.我甚麼也沒說,只是看著天空笑. 

你又不是披著羊疲的狼,我何必為了一定要堅持自己的立場而誓不低頭.況且,一個不愛自己的人,不會用盡辦法把自己鎖在他認為安全的地方裡.

如果能看見對方的好,那,即使他用了錯誤的方法,那又有甚麼關係呢 :)

2011年1月22日 星期六

關懷,要學會沉默


有一天,我突然發覺生命的成長是一個美麗的過程,她的美麗,在於看見自己在蛻變.那蛻變不是外表上變成花蝴蝶,而是看見每一個過往以為是完美的自己,原來,都有一道小疤痕.而疤痕,一直被我慢慢的,用自己的一雙手去撫平.

我不介意傷口還在,因為我願意繼續成長.

我以前常常用自己的角度看世界,用自己認為是對的價值觀套在別人身上,包括出自善意去幫助一個人時,也以自己認為的"我是為你好的忠言"相勸,還覺得自己很有智慧.我認識AK是一個很奇秒的過程,他看了我寫的文章,然後電郵來分析那個情況.我在不斷生產文字的過程中,完全忘記了自己整理過那片他看了而有衝動要分享自己的文章,所以,我在電郵上看見AK的來信時,我以為不關我的事,馬上delete了.

後來,毓林把AK的電郵Forward給我,說,這個人有故事.我重新閱讀,重新找回那份我整理的文章,然後,我開始寫電郵給他,寫著寫著,聊到心裡話去.他總是默默的聽我說話,我總是在他的事情上給很多自己認為是對的,是為他好的建議.

有一天,我的世界突然變了樣,我沒有能力在沒有預告下就要去接受改變,於是,我極度哀傷,憂鬱...... AK也一直沒有站在自己的立場上給我一些他認為好的建議,有天,他寫到,"我相信你知道該怎麼做."
這句話的力量很強.他從來沒有因為我在生活瓦解時對我失去信心過,他沒有告訴我我要怎樣作,他沒有在我的情緒上多加任何忠言.

相對的,我在我的悲傷裡還被一大堆所謂的關懷,忠言,正確的價值觀積壓著,我突然從這些人的身上看見過往的自己.那一刻,我突然明白到--關懷別人,要先學會沉默自己,並且在沉默裡帶著祝福的心去相信對方有能力活好自己,活對自己,然後給對方空間成長自己,並讓對方感受到你一直與他同在.在這關懷的當下,還做到了尊重別人的生命.

因為AK,我也認識了阿陽.那天,他在我面書上留言說--无需刻意忘记伤心,不用特别强调快乐,它们都是身体成长必须的养分。共勉。

我微笑.這句話,很貼心.

千萬不要對我說放下;沒有提起過,永遠不知道要放下甚麼.急著要放下,也許是害怕面對,也許是沒有能力提起.

我在谷底的時候,突然在排山倒海的關懷下,發現自己曾經在別人面前拉了很多大便.對那些我曾經以為我是為你好而不斷拉拔你的朋友,我覺得很抱歉.從經以後,我會用信任,尊重和祝福陪伴你長大.

感恩AK和阿陽,你們真是我的天使 :)

2011年1月21日 星期五

法國


明年,我要去法國,最少一個月.
我一直想往歐洲走,甚至,我想去法國學烹飪.

昨天,我的受訪者說,"去每一個國家旅行,都要留下遺憾,那樣,你才會想回去那個地方."
我不是這樣的人,我不喜歡"遺憾美",所以,我只是列嘴笑笑.
然後,他和我說起法國.他去過四次.
雖然我不喜歡遺憾美,但是,我出門都不做功課.
可是,我想為法國做一次功課.包括學法語.所以,我要去買有深度的法國遊記,還有學法文的書.

2011年1月20日 星期四

忘記他


撿不起碎布,隨手抓了一本亦舒.
忘記他.書名是忘記他.

我曾經活在亦舒的世界裡,被她的文字雕塑了我的個性,可差了那麼一點,我不及她筆下的女主角那樣,沒有多大的感情牽絆.畢竟是小說,用文字寫一個美好的結局,比用生命去經營美好的生命簡單得多.

失戀的女生都希望像桂開一樣,清除了一段足以痛死自己的記憶後,抖抖身上的哀傷繼續回到日常生活,三兩年交出漂亮的成績單.我在失去第二段感情時也幾乎死去,兩個星期吃不下睡不著,體重馬上下降10公斤.失戀,是最神奇的減肥療程,但幾乎拿了我的命.

那時候,我也希望能夠典當那痛苦的記憶,即使拿去我以後所有的感情也在所不惜.可惜,現實生活中沒有手術激光治療所.我只好舔著失戀的傷口好幾年.

重新愛上一個人時,真慶幸自己活在現實裡,才不會輕易就當了自己的情感.

很多年後,我才知道舔著失戀的傷口不是因為我很愛很愛那個人,而是身上有些東西被強行奪走了;那是感情,消失時無形,存在時卻那麼具體.

10年


10年究竟意味著什麼?像是一場溫柔的呢喃。

我以前總是不明白自己為何在一個崗位上留不過兩年,就要要急著離開。我以前一直在尋找一個適合自己的崗位,沒有約束的,可以自由發揮的,讓我骨子裡的任性不會太過放肆的。所以,最終我出現在這裡。可我卻依然躁動。

到後來,舉起十根手指數數自己入行的日子,竟然10年了!我一直為自己無法在同一崗位上超過兩年感到不解以及納悶,可是,原來我已經守住我的崗位10年了。因為前些年比別人拼,每天工作至少12個小時甚至一個星期工作足7天的關係,我總覺得,我走了比10年更長的路。原來,我不是不能在一個崗位上太久,我只是無法在一個地方呆太久而已。

依然重複同樣的工作,最近的受訪者說話始終是東一塊,西一片。我像裁縫師,將碎布拼湊成華服的裁縫師,生命的火花都被這些悶蛋撲滅了。回家窩在四方盒裡看《Julie and Julia》,看了很長的時間,我才搞清楚電影在一個空間裡交代著兩個不在同一的時代的人的人生。我嚮往的是卻Julie的人生,一股傻勁的往烹飪裡頭鑽,然後教會人們吃不是一種餵飽的行為,而是美學。因為我希望自己是 Julie ,所以,我才會不安分;因為我討厭跟著別人的尾巴走,那是一種不以為意的迷失,會讓自己安然的落在後面。

我不介意繼續用我的餘生來經營我喜歡寫的志業,如果下一個10年的開始我拼湊的不再是碎布,我不介意繼續用自己的餘生來經營我喜歡寫的志業。

2011年1月19日 星期三

圓月.我在你心裡.



離開藍色小館子,已經2120.

每個回家的夜晚,我總是習慣抬頭看天空.昨晚,月亮很圓,很亮.
我想起去年的某個夜晚,你從東京回來的那個夜晚,伏在家裡的陽台看著月亮和我說話.
那時你說,"今晚的月亮很圓很大很亮,你有看到嗎?"
我躺在床上說"我沒有露台,我不要看",說著說著,卻偷偷開門坐在屋外的地面上,看著月亮和你說話.
"你覺得嗎?兩個人在不同的地方,卻在同一個時候看著同一片天空的月亮的感覺很好."
"你在看月亮了?"你問
"嗯."
你笑了.
我問你東京的月亮一樣美嗎?你說,不一樣.我們的月亮比較圓,比較大.
我說,世界只有一個的月亮.
你堅持說不一樣,因為此時你和我一起看月亮;心情不一樣,看見的月亮也不一樣.

直到班蘭葉內鑽出老鼠來,我才落跑.

有一次,你躺在床上和我說話,問我在幹甚麼,我說,我坐在芒果樹下盪秋千,月光透過葉縫間灑在我臉上.
那晚也是圓月.
你曾說,你被月光照醒.

圓月,彷彿在我們之間有了不成文的約定.
我說,你是我心中的明月.

後來,看見美麗的月亮,我總會sms給你.

昨晚,我又看見美麗的月亮,我又sms給你.
你問我在哪裡,我說,我在你心裡.

2011年1月18日 星期二

走路。


下午去採訪,繞著受訪者的住宅單位走了一圈,320度,踩著高高的熨斗鞋。
邊走邊拿著手機拍照,很多時候,我都習慣看天空,希望有美麗的枝椏襯托。

同事比較聰明,直接把車子駛到單位樓下。我說,我比較奉公守法。他重複我的話,笑。
離開時,同事以為我會坐上他的車子到大門去拿車,我說,我想走走。
剛走了一段路,車子又停在我身邊,我看著車內的他笑笑,用食指和中指比走路的姿勢。
我真的想走路,如果那段路的過程再長一些我也不介意踩著高高的熨斗鞋走。


我想知道,我的腳要帶我走到哪裡去?
我想知道,我還要繞著自己的人生走到什麼時候?
我想知道,我還要讓自己的生命腳步迂迴到什麼時候?

必須相信



我買得起,我買得起.我必須相信,我會擁有你.



我喜歡設計簡單的包包,質地一定要好.
我以前會覺得自己有無窮的慾望,現在,我覺得那不是慾望,而是,我本來就應該擁有的東西.
只是從前,我太輕易讓我值得擁有的東西從指縫間溜走.
等到失去了,去看回每一個擁有的機會,我都為自己當時的高姿態和不知所措,讓心被硫酸腐蝕著痛.
其實,那不是真的高姿態,而是我潛意識離就覺得自己不值得擁有,所有,我讓每一個心中萬般覬覦的機會溜走了.

機會不再出現時,我才知道自己是那麼的卑微.
我只會在幻想里快樂,卻不懂得在現實中快活.

偽裝


我和你,一起偽裝自己.

喜歡植物,我覺得,是被媽媽影響.
我家沒有很多花花草草,但是,我媽和我爸會在房子的周圍種一些植物.每次回家,我都到處東張西望,看看有沒有新的小生命出現在我家.
十多歲時,我經常看見我媽傍晚在屋外鋤草,種菜或種花;
小時後,爸爸種了很多沙漠玫瑰,葉子背後躲著肥大的蟲只,一口一口的啃蝕著葉片.
我爸叫我抓蟲,我一張一張葉子去翻,一只一只蟲去抓.

沙漠玫瑰,多麼動人的名字,像,一室坐滿猥褻的雄性動物的酒吧裡,出現一個艷冶的女郎;
酒吧還有發霉的氣味,只有女人的香氣,被貪婪的吸吮著.
玫瑰甘心被吞噬.

2011年1月16日 星期日

快樂,是小點心。



似乎所有人都很努力的在臉上套上偽裝的面具。
似乎所有人都很努力的不讓自己的生活淡如白開水。
似乎所有人都把快樂當成小點心,彷彿那哀愁,那已成習慣的哀愁,變得理所當然,變得理所當然的正常。

我總是像個幽靈似的在別人的世界遊走,靜悄悄的,彷彿不存在一樣。
我發現他們也不開心,不曉得為什麼,每座城市,都失去味道,都失去色調。
我們都很努力的在自己的世界裡撒一些顏色,卻似乎忘不了哀愁。

是哀愁拉著我們的衫角 還是 我們抓著緊緊不放。
有些習慣,上癮了,就決定一輩子不放了。
像陰影,如影隨行。


很久很久以前,我就喜歡獨自呢喃,像精神分裂一樣。

週末。

昨天,小病一整天。
早上醒來逛巴剎,看見很傳統的年糕,吶,就是那種用香蕉葉托著的。我傻傻的偷笑。
這是值得我傻笑的事,小時候看見的年糕,不就長這個樣子嗎?那些走遠的事,總會在某天悄悄回來。
我發了簡訊告訴你,我在你帶我去的巴剎看見傳統的年糕,心裡竟然有點開心。

躲在房子看電影《Magnolia》。Magnolia 是“木蘭花”的意思. 花語就是“饒恕”.電影很長,將近三個小時,情節錯綜複雜,要交代的事情很多,像,為何突然下起青蛙雨。我似乎看不明白電影要表達什麼,但我喜歡電影的鋪陳。因為像我的人生,總是在錯綜複雜的關係裡不懂表達自己,卻似乎也對那樣凌亂的日子上了隱。

躺在床上吃自己的臘腸雞飯,我想著豆奶的味道。還有,牛奶。匆匆換上衣服到附近的廣場買了兩盒豆奶,兩盒牛奶,還有前天喝不到的milo,還有還有,雪糕、冰棒、twisties、巧克力棒、巧克力餅乾......我竟然很滿足的帶著一大堆零食回家,然後一邊敲打電腦,一邊看書。然後,我昏睡了。

這是我不上班的日子。一個人的日子。我從來都沒有習慣過一個人,除了看電影。



早上醒來,天空被我弄得藍成一片。我經常出現的藍色小館子異常多人。看著一張張臉孔,一雙雙腳從我眼前掠過,眼睛已經夠熱鬧了,藍色的館子還圍繞著吵鬧的音樂。這個週末,藍色失去了味道。那一抹的藍,像被混雜在ABC裡的熱鬧,踪影無處顯現。

我突然覺得自己像一抹無處顯現的藍,只是,適時浮現而已。

2011年1月14日 星期五

最終,我還是病了.


病了,最終,我還是病了.

腦袋有點渾沉,喉嚨有點不舒服,還有,輕微的咳嗽.

工作趕得七七八八,我本來應該留在房子裡休息,可是,我還是上班去了.
因為躲在我那陽光擠不進去的四方盒裡,更病態.
回到辦公室,麵包麥片當早餐,這是你覺得很生病的早餐,
白粥加罐頭菜心,也是你覺得很生病的食物.
你說吃這些東西,有很可憐的感覺.
我說,沒得吃,更可憐.

我真的試過窮得沒飯吃的,全身只有RM1.10,只敢用一塊錢去買麵包,剩下的十仙,擔心自己發生甚麼事情的話,至少還有十仙投入公共電話箱.那是十多年前的事,剛出來城市生活.二房東還是變態老色狼,每次和我說話摸手摸腳的,單純的我以為親切的老人家就是那樣.直到某個半夜看見他在我房門外自慰,我怕得用衣櫥擋住房門,站在那裡到天亮.

天一光,我就趕快了撘巴士回鄉下.

麵包麥片,比起這樣的生活經驗,真是幸福多了.
況且,我吃的還是 Muesli loaf,喝的是南瓜麥片.

2011年1月12日 星期三

讓細胞復活


原來,寫不出稿不只是便秘,還會傷風.
看著打好的要點,我無法拼湊成文.昨天,那爛透又苦悶的燈謎訪問已殺死了我很多很多的細胞,寫完後,握有佩服自己多一次.
我以為今天可以讓自己復活,再為花燈讓自己的細胞再死一次,可是,我恢復不了元氣.
對著電腦,突然,我就傷風了.
我居然拿著我的茶杯,和一包3 in 1走在那條長廊上.
我想走一段安靜的路,像往常一樣,安靜的走在那只有我腳下傳來咯咯聲的長廊上.
可長廊的腳步聲很多,茶水間,還有人在高談擴輪.
我竟然顯得有點狼狽,匆匆盛下熱水就轉身離開.
其實,我想站在窗邊一會兒,希望窗外的陽光可以讓我的體溫回溫.
突然,我覺得自己失去了與這道走廊溫柔的呢喃.

下班前,一定要寫好花燈,.我討厭牽絆!

最近.

不要做城市裡一具美麗的機械人.

最近,我早睡早起.
你再也沒有三更半夜把我拖到外頭陪你吃飯,生活突然之間就像回到你沒有出現過一樣.
然而,你卻用你的名字和影子佔據了我最大部分的生活空間.
你彷彿可以鬆手後就不斷往前奔跑;我卻是那個總是回頭看的人.

最近,我擴大了自己的生活圈子,但心的空間卻比以前窄小.
我想,我以前是活得太安逸了,以致我不知道可以走出去.
看著以前唸書時成績比我好的同學,結婚生孩子為生活家庭煩惱去了,
單身的依然為這一張臉一副身材花錢,這已格式化的人生重複拷貝在身邊的女性朋友的身上,
我口裡對每一個人說這樣簡單的人生沒有甚麼不妥,只要自己喜歡就好,
但,我想像這樣的人生模式套在我身上,我卻又覺得很有問題.
我總是覺得自己被束縛,卻說不出束縛我的是甚麼,
到後來,說穿了,不過是自己綑綁住自己的自由.

最近,早上醒來站在骯髒的像公共廁所的浴室,我又想擁有自己的房子了.絕對是白色的房子.
我總是因為那一擦那的感覺也相擁有一輩自的承諾.
同事去看了房子,行動積極又快,地點在Puchong .
那是超級塞車的地方,她說,不管了,以後會習慣塞車的.
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習慣塞車.雖然在這座城市生活了十多年,我想,我永遠都不會習慣塞車.
我只是不想讓自己去習慣,不想讓自己去習慣一些討厭的,抗拒的感覺.
這座城市,其實,沒有不塞車的地區.即使我現在居住的地方距離上班的地點只有5分鐘的時間,那一個交通全已經是塞車的禍害.
我給了自己很多很多理由,那是因為我還不想妥協.

抑或,我淺意識裡依然在逃避一些我不知道的意識.

2011年1月11日 星期二

改變,一定會讓我們變得更好

最今天氣很冷,冷得刺骨.

在辦公室聽完兩段出奇乏悶的錄音,我竟然伏在桌上睡著了.醒來,背後的窗戶有縫隙,可陽光像我一樣,再也擠不出一點力氣來.沉悶的受訪者,可以殺死我很多細胞,可我竟然偉大到去拯救別人的沉悶,把那乏味的言語變得充滿味道.這份工作,出賣自己的,何止文字,還有快樂.

"你睡了."
"沒有.我很早回家了."
"為甚麼?"
"辦公室冷得像停屍房一樣.我受不了."
"我這裡也一樣."
只有你不會嘮叨我不多穿衣服.因為我們是同類,討厭累贅,哪怕是多一件外套.



放下電話,我想起最近才看的<Fight club>.有些信念要是我還不去看見,我想,我遲早會變成電影中的Edward Norton.

沒有人要和我對著幹,我只是不放過自己;沒有人對我不好,我只是和自己對著幹.原來,我還是一直害怕親密.彷彿越靠近,我就越要想盡辦法讓自己受到傷害,然後將這傷害歸咎於人.到底,還有甚麼童年陰影,我還沒有看見,還沒有放下......

早上醒來,我把舊電話拿出來看.同事的電話壞了,她知道我的這枚sony ericson很耐用,所以,問我要不要賣給她.我說,不捨得.有了新電話後,我一直把它放在抽屜裡,它曾經是我尋覓很久的白天使,後來,我發現身邊很多人都擁有著它.不捨,因為裡面收藏了很多你的sms,你的video clip.還有,那些沒有留下證據的溫柔.

看著以前你寫給我,我寫給你的文字,我發了短訊給你.

我把舊電話拿出來看,看見以前寫給你的sms,
原來,以前發生過很多事情,
原來,以前我們說過很多東西,
原來,所有的事情的改變都是一夜之間.
原來,我麼都距離以前很遠,很遠了......
祝福你,永遠平安,快樂.

走進浴室,我沒有希望所有的事情都不要改變,我也不寄望回到從前.
因為我相信目前的改變,都會把我們的未來變得更好.

2011年1月10日 星期一

再不走,就真的走不動了


即使多快樂,體內,彷彿還有一部分的基因是悲傷的.

早上醒來逛菜市,買早餐,接著要上班.這種日子,我沒有很享受.

我一直認為,人在不同的時候就會做不同的事,我已經走了一個階段了,我要走新的一段路了.

今年,我把自己的時間填滿了,希望2011結束得比2010快.2012,去或留,屆時已有定數.我想,應該是這樣的.

早上收到保險經紀的短訊說保險費到期了,還問我甚麼時候要買房子.房子的事,說了兩年,找了兩年,遇到的都是爛經紀.我想,似乎冥冥中早有注定.我曾經希望自己可以衝動的買下房子來綑綁自己的自由,可時間越拖越長,自由的慾望就不斷張狂,幅度似乎越小.最終,我還是想離開.我想除了馬來西亞以外,我此生還能在其他國家生活.

十多年前的九王爺誕,我第一次和學院的同學去拜九王爺,順便算命.算命老對我每個同學說,他們要出國,機會會更多.輪到我時,他說,"你留在馬來西亞已經有很好的發展."我不是因此一直留在馬來西亞的,我只是沒有機會離開.

年紀逐漸大了,我覺得,我再也沒有離開的條件.於是,想買房子逼自己安定下來.找房子的過程似乎也不那麼順利,最後,心裡竟然有把聲音說,"再不走,就真的走不動了......"

我只想在自己還活著的時候,給自己的生命多一次機會.

我不介意老死在馬來西亞,我只是介意,我的世界,只有馬來西亞那麼大.

2011年1月9日 星期日

我變了.


沒有陶晶瑩的聲音,但,我還是覺得自己變了.
昨天工作到中途,我蹓了出去剪頭髮.頭髮越剪越短,像,我現在的人生觀,簡單,一切都要簡單.
我不曉得自己從甚麼時候開始變得很會胡思亂想,小小的事情,小小的動作,甚至一句小小的話,我都會放大,放大,繼續放大,直到自己憂鬱,還不罷休.
然而上課後,我開始學著放過自己,放過和放棄不一樣,放過自己,是讓自己在原有的堅持上活得更有希望,放棄,是逃避自己的堅持,把自己埋在絕望裡繼續憂鬱,繼續落淚.
雖然有時候我的頭腦會跳出來折磨我,但,我已經比較能讓自己找到內在的能量.能夠做到這樣,已經很了不起.
今天翻身醒來,我已經不再眼角有淚.看看時間,早上七點多鍾,這個週末,我沒有賴床的條件,因為要上班,要採訪.

我還是變了.
以前我躲著過去,我抗拒和舊同學見面.昨天,我又去了赴舊同學的約.看見老朋友,原來很開心.
昨天,我的初戀情人生日.我在saloon隨手發了"生日快樂"四個字過去.他回電說:"你還記得."
我說,"都記了十多年,忘不了了."
他說."我都忘了你甚麼時候生日."
我哈哈笑說,"你不是忘了,是從來沒有記得過."
然後,他也跟著哈哈大笑.

也許是因為放下了舊有的感情才會無所謂別人的忘記.
對我來說,那四個字構成的生日祝福,其實,沒有多大的意義.

2011年1月8日 星期六

像,鳳凰


厭倦了所有的一層不變,彷彿,沒有人明白.
"找一些你有興趣的,新的課題來寫......"
我不是對工作失去熱誠,我是對一層不變感到厭煩.那是說不清楚的感覺,但我希望有人會明白.
"你想太多.放下......"
這是我最討厭的回應.像,在我面前拉了一堆屎.

接著,我甚麼都不想說了.

我急著要離開,卻擔心自己永遠都不回來.
我做了以前不做的事情,早早就定了3個國家的機票.只有台灣,作長時間的逗留,一個人.
我本來還想一個人去清邁,可是,我擔心,我會奔向那泰櫻已落下的山頭,和枯萎的花朵一起埋葬自己的一生.
我真的厭倦了一層不變,到最後,我連憤怒也不想.
我只希望我有勇氣改變,
去一個有季節的國家,讓我的生命跟著四季交替,來年春天,或許,來年春天,我會重生.

我不是想死,而是要重生.
重生前,我需要先毀滅舊有的自己.

偷窺


我在部落格上偷偷閱讀著別人的生活。原來,有個人和我一樣,在感情裡受盡委屈。

每次閱讀他的心事,我都紅了眼睛,有時候,眼淚就會不自禁的落下。我像習慣了一樣,每天打開電腦第一件事,就是去看他的“秘密”,我不是八卦,我是心疼。我希望他有一天能把感情的事放下,不再被感情的事折磨著一顆異常脆弱的心。

可我自己,每個醒來的半夜,眼角都有淚,有時候,就那樣睜著眼睛到天亮,我唯一的要求,就是在黑著的夜裡不要醒著,因為很痛苦。

我不希望有人和我一樣痛苦。

每天,我都要故作堅強,假裝自己無所謂。轉頭,卻對著窗邊的植物流眼淚。我受夠了自己的苦情,也厭倦了這樣的苦情,我不要再讓自己的感情重複著苦情的劇情。

去年的今天,我們談起感情的事,今年,你一聲不響的就從我的視線裡消失。很多事情都是在一夜之間變化的,我問過你原因,你說變的是我,我心裡卻認為是你刻意改變一些甚麼。

有時候聽你說話,我會懷疑一切問題都在我身上。今早翻身醒來,眼角又落下眼淚。天!我為甚麼要如此折磨自己.我努力閉上眼睛,叫自己安靜睡去。可我的眼睛,卻不屬於我的。

我嘗試把能量帶到我心中,我問自己,我要怎麼做?我心說,“不要再做逃兵了,把話說清楚。”

我討厭事情不明不白的發生,而且,還要把我的生活弄得一團糟。

2011年1月6日 星期四

早知道


姊姊說:"早知道以前就跟別人去採蘋果."
我說:"一切都是注定的."

是甚麼讓人不安於現狀?
因為生活失去新鮮感.

我的工作生活,比起我的兄弟姊姊更精采.
我是他們當中最常業是最有機會出國的人,但我一樣覺得生活平淡如白開水.
我以為是我性格缺陷,原來,很多人都活得不耐煩了.

生命的激情,躲到南極去了,
生活的熱情,逃到北極去.
我逐漸明白,憂鬱症,是給那些不敢改變的人的.

2011年1月5日 星期三

甜甜圈


根據維基,甜甜圈的歷史是這樣的:

甜甜圈被荷蘭定居者引入北美,同時使其他美國甜點包括餅乾和奶油餡餅開始流行起來。這一理論基於19世紀中葉甜甜圈被稱為荷蘭olykoeks(油蛋糕)。

也有供考究的證據表明,甜甜圈是由舊時在美國西南部的土著人發明。美國人漢森•格雷戈里聲稱早在1847年乘坐一艘做石灰生意的船舶出國時就發明了環形的甜甜圈,那時他只有16歲,他說自己那時已用船上的胡椒罐子在麵糰的中心打了一個洞,後來又把這種技術教給了他的母親。

在蘿拉•英格爾斯•懷爾德的《農民男孩》中,Almanzo的母親做了麻花形和環形兩種甜甜圈,書裡還說,麻花形的會自己翻轉,而環形的需要自己動手去翻動。

據人類學家保羅•R•穆林斯說,甜甜圈首次被提及是在1803年的一本英文版美國食譜附錄中。到19世紀中葉,甜甜圈的樣式和味道就和今天看到的基本相近了,並開始被視為一種徹頭徹尾的美國食品。

我不曉得哪個歷史才是甜甜圈的真身,我只知道,我身上的甜甜圈是這樣來的……

我小時候很喜歡吃甜甜圈。呐,就是那種用麵粉、砂糖、奶油和雞蛋混合後拿去油炸成金黃色的,漲鼓鼓的,接著還要在外層沾滿砂糖的那種甜食。小時候的甜甜圈,一個才賣兩毛錢,嗅覺香香的,口感甜甜的,是兒時最幸福的味道。

物價高漲後的今天,甜甜圈的身價也跟著上漲了。最便宜的甜甜圈出現在馬來檔裡,一個要五角錢,但它不再漲鼓鼓,偶爾,還乾癟。童年時那股幸福的味道,全然消失。

直到外國的甜甜圈連鎖店入侵本土後,屬於甜甜圈的幸福味道又回來了。人家說,外國的月亮比較圓,我沒想到,連外國的甜甜圈也比較圓。打著舶來品的招牌,其外表更予人像童話故事般燦爛奪目的視覺感。披上華麗的糖衣後的甜甜圈,不僅有幸福的味道,更夾帶著浪漫的感覺。但是,我不再是那個愛吃甜甜圈的女孩,因為我失去了吃的權利。

小時候因為貪戀那甜蜜的口感,加上不懂得食物有熱量,吃要計算卡路里,我吃甜甜圈吃得很任性。想吃的時候,就拿著兩毛錢去換一個,大口大口的咬,幼砂糖沾滿唇邊,用舌尖去舔,煞是滿足。逐漸地,這股滿足感讓我的身上也圍繞著一個巨型的甜甜圈。

然而,我身上的甜甜圈,卻沒有物價高漲或甜甜圈失去童年時的幸福味道而跟著消失。我費盡思量去甩掉它,它卻依然頑固地勢必與我相依為命。面對甜甜圈連鎖店的誘惑,我知道自己完全沒有任性的權利,於是躲它躲到天涯海角去,為的就是不讓身上的那團甜甜圈繼續擴大。

每次走在廣場經過甜甜圈連鎖店,我都會站在店前張望玻璃櫥窗內那堆拼排躺著的誘惑。最普通的中空環狀甜甜圈,總是花枝招展的吸引著我的眼球;淋上粉紅色草莓糖醬後的甜甜圈,撒上七彩繽紛的小小魔術棒,還有,被巧克力鋪蓋一身的甜甜圈,像曬得一身古銅色的壯男,還有還有,那些中間包入奶油、卡士達等甜餡料的封閉型甜甜圈,像含苞待放的少女,又像充滿智慧的淑女。

看著花枝招展的甜甜圈,我總是慣性的捏捏自己身上的那團甜甜圈,輕嘆,轉身離開。

2011年1月4日 星期二

一年

一年來了,2010年結束時,我躺在床上昏睡兩天.

沒有結束甚麼,也沒有特別想要開始甚麼.
我一直往自己的信念去探索,我不曉得,是甚麼時候我種下了一些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的信念.
我是決定了,要去探索.
因為,我厭倦牽絆.

我要走得更遠.
到 天涯海角 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