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2月17日 星期五

養成一總習慣

我想養成一種習慣 像
每天寫網誌 但 我知道 那會變成你的日記
如果我要養成一種習慣
那 這個習慣 
是 不再把你提著

如果把 不再把你提著 當作是需要豢養的習慣
這輩子 我都會提著你

請你 請你
自己打開門離去好嗎

可我在外另一頭用一根隱形的繩索拴住了你

2010年12月16日 星期四

溫度


失去溫度好久了,最近,才稍微有溫度.

原來,人若心無期待,就會活得不耐煩了.

期待,不是不切實際的白日夢,
而是,走向更美好的動力.

(繼續倒數2011.從未有過的期待.
我相信我的生命,已經走向美好.)

我為心的平靜,感動.

2010年12月14日 星期二

只想無題。

最近,你一直說我穿得很美。除了那件灰色的上衣,其他的衣服,都在你眼前招搖過市過。我總是慣性的回答你“哪有?”,或,甚麼也不說。

下次,我想我應該這麼回答--謝謝 或 因為要和你見面。

FB的朋友說我很有表情和動作,但,我一直覺得自己是個表情不多的人。我有時希望自己可以Lady一些,那樣比較符合我的文字氣質。不曉得為甚麼,只有在你面前,我才能做自己。唯有在你面前,我才能做那個比較與女人氣質的自己。雖然,你還是偶爾說我粗魯。

2010年12月13日 星期一

比較倔強而已

我曾經擁有一片小花園,沒有工作那一整年,每天早上,我都蹲在那裡幾小時拔草。雨季來臨時,我特別喜歡瞻望我的花花草草。

本來停了的一場夜雨,突然下得比之前的還要大。雨聲很響,夾和著微弱的轟隆雷聲。

我掀開窗簾,看看窗外那片小花園的小生命,是否能夠抵禦暴風雨的侵襲。

那泥土上的花花草草被豆大的雨水打落在身,不住點頭像似認錯。這下子,花瓣自然會脫落了,我不禁心痛。

數日前的一場連續下了好幾個小時的滂沱大雨,把根莖瘦弱的花兒打垮了。早晨醒來才發現,想必受了傷,於是用小木枝來支撐。好不容易才挺直彎腰繼續花開冒枝,卻又下起大雨。

挺著花枝的木丫,是支撐它活下去的支柱。

這片土地上小生命,就像我的人生。

近乎半年來沒有停止過的風雨,時常將我那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信心和勇氣給磨滅掉。

我經常在陰溝裏翻船,又拼命的撐起來。

我不是堅強的人,只是比別人倔強而已,所以,我的臉上時常有淚痕。

我的生命並不傳奇,只是偶爾會掀起漣漪。

過去不愉快的事情我一直放在心裏,不是不願意忘記,只是不知道要怎樣放下。

老友的部落格叫“二分之一的路”,就像我們的人生已經走了一半的路程。

然而,過了半世人,我才承認,說瀟灑坦然不過在自欺欺人。

我在跌跌撞撞的歲月裏沒有馬上學會豁達,說泰然自若也是安慰自己的方法。

暴風雨過後,滋潤了大地。人生的挫折也許就像一場風雨,撐了過去,人生就會更紮實。可是,支撐我的,究竟是什麽力量?

聽到雨水打落在洋灰地上的聲音,就像一場交響曲。一切都發生得那麽自然,不需要有人揮棒指引。

那接二連三的波折和打擊,就像生命中的交響曲。使勁地和我的生命撞擊著,敲打出哀怨、激昂、悲傷、迷失、迷惑、憤怒……的悲情曲調。

這場交響曲的音符,不過跳躍了半場。

感受了憂傷,那接下來的路程,將由喜悅來換場。

就像大雨後的竹林,總有春筍冒起。

2010年12月12日 星期日

十二月的第二個星期天


十二月的第二個星期天.時間提醒我,2010成為歷史了.
很多東西失去了可以追回來,唯有時間,過去了,就是過去了.
十二月的第二個星期天,我回來上班.在我開始懂得生活以後,我很少在週末上班,時間即使在頹廢中過去也好,若不是逼不得已,我絕對不要一個星期的7天都留給工作.
生活失衡,人會變態.

我在不知不覺中進入了時間,奇怪的是,之前,我就跳過了時間,直接去了看我的生命.
咀嚼過生命的味道,我才發覺,我錯過了時間.
我的生命裡頭,很多事情像突然之間就成形了,我在時間上,好像不存在過......
於是,我被逼回到時間裡去看自己的生命,這才驚訝,我在一直強調生命的過程時,忽略了,甚至忘記了自己的存在.

這32年來,我到底是如何把悲傷塞滿心臟的......
這32年來,我到底是如何把脂肪擠滿身體的......

在我忽略時間時,時間,也忽略了我.
我只在光和暗中交替生存而已.

2010年12月8日 星期三

失眠後的碎碎唸.

在別人的部落隔離遊蕩,像,偷窺別人的心事.

凌晨兩點多醒來,再也睡不回去.在床上翻來覆去兩個小時,終於甘願爬起來做書的第二次書寫.

心情平復下來後,頭腦開始比較清晰.

沒有讓你塞滿我腦海,我開始相信,我可以離開.

先是短暫的,繼續輕輕地將你放下後,就要走得更遠了.也或許到時,我已不想離開.

2010年12月7日 星期二

黑暗的碎語


2120
看著你大口大口的把食物往嘴巴裡塞,有點心疼.是生活磨成你這樣?還是,你吞嚥了自己?

餐桌上的燒鴨很好吃,我從沒吃過這麼讚的鴨肉,所以,我也放肆了.
我總是喜歡被你帶著去發掘美食,好吃的東西,會讓你快樂;只要你快樂,我也快樂.
我依然是寄生體.

2230
我故意走不熟悉的路,晚上一個人在路上,我總是想沒有方向的走.
我已習慣把自己放在夜裡,卻不知道還要在我熟悉的城市上走多遠.
我又幻想自己去到完全陌生的國度,走在寒冷的街頭,俯首看自己的腳尖.
我的一雙腳時常對我說,她可以走很遠,很遠的路,只是,我心札了根.
我擔心我這麼一走,你就習慣了我的不存在.
原來,我還怕被你遺忘.雖然,我知道你不會忘記我.

2310
家里的小瓜,站在百葉窗偷窺我凌亂的小房.我看著他的一雙眼睛,對他笑.
小時候,我也喜歡偷窺,現在也一樣.
這樣的個性,不會甘於將自己囚困在小世界裡.
走,是遲早的事.

2330
我開始看希區柯克,一點也不覺驚悚.
似乎一切認為的驚悚,我都免疫了.
除了,面對生活.

2010年12月6日 星期一

感情



譚詠麟這首歌,叫<情憑誰來定錯對>.我大概在小學時就聽過.

小時後不知道人與人之間有種感情叫愛情,長大後,愛得亂七八糟以後,今天再聽,我才知道譚詠麟唱甚麼.當年年紀小,我不知道原來在別人眼裡,感情有錯對.我的初戀情人,是人家的情人,第一次談戀愛就周旋在三角關係裡.我初時不知道他已經有了伴侶,那邊廂拖泥帶水的,到最後紙包不住火了,他才坦承.當年,我才15歲.我沒有很幼稚的一哭二鬧三上吊.他說,"我爸爸逼我結婚,他說,如果我要和你在一起,就決決絕絕地離開這個.你可以答應我一件事嗎?"

“甚麼事?"

“你答應我,你唸完書後馬上嫁給我,我現在就不娶她."

這個男人比我大4歲.他對自己的未來沒有安全感,我卻不敢保證我唸完書後會怎樣.我不知道唸完書就結婚做人老婆然後生孩子做媽媽的日子是怎樣過?我也不知道老婆怎樣當媽媽怎樣做?所以,我只能如此回答他:“你和她結婚吧."

我們如今還是朋友.

他婚後很多年,突然在某年我的生日對我說:“幸好你當年沒有嫁給我,不然,現在受苦的是你."

如果當年我選擇和他在一起,我們的人生,都會不一樣.可是,我甚麼都沒有說.

我一直覺得,感情沒有錯對,只有愛和不愛.論錯對時,感情就變得很複雜.

很多年後,我的初戀情人突然問我有沒有恨過他,我說沒有.抓住這段感情15年了,放下的時候,鬆了一口氣,因為抓得緊,放下時,我才確定自己真的放下了.

他突然很失落.

“我知道這輩子沒有其他女人會愛我像你愛我那麼深,我也知道我這輩子不會愛一個女人像你愛我那麼深.下輩子,換我來愛你,想你這輩子愛我這麼深."

這是浪漫的約定,但是,一點都不美麗.

“感情的事,沒有誰欠誰的.冤冤相報何時了."

不愛,就是不愛了.不愛,不等於錯.

下輩子,我會書寫簡單的劇本,和我一見鍾情的愛人躲到彩虹村裡.因為這輩子經歷的感情已經夠複雜了.

今天攤開娛樂新聞,我看見譚詠麟說起他的兩個女人,一句“情憑誰來定錯對"就道出心中的痛.這七個字,我看得哽咽,任何知道我曾是感情第三者的人,對我做出的第一個反應就是“你愛錯人了",或“你很傻",這是對我至大的寬容.

感情的錯對,是旁人下的注解,沒有經歷過別人感情,憑甚麼打著道德的牌來訂人家對或錯......從來沒有一個人對我說過,“去愛吧,朋友.我會祝福你."

朋友,去愛吧.即使這個曾經把你捧在掌心的人如今如何踐踏你的自尊,如果你還愛他,那就愛吧,即使這個曾經在你眼裡是高高在上的男人而今讓你跌破眼鏡撕碎了你心,如果你還愛他,那就愛吧.感情沒有對或錯,只有愛和不愛.當年愛一個人的時候,你愛的不只是他的優點,還包括他的缺點.這些缺點你雖看在眼裡,但,你卻能夠給予包容.

當這個你愛人還住在你心裡的時候,你的世界變得如此的小,心的容量,卻一直增大.痛的時候,最多把自己丟在戲院裡,或一個人在KTV流著眼淚拼命唱情歌.

你不知道你會愛這個人有多久,或許某天醒來,你就覺得愛夠了,屆時,是為一段感情畫下完美的句號的時候了.

朋友,去愛吧.我會祝福你.






情憑誰來定錯對 - 譚詠麟
曲︰OH TAE HO
詞︰譚詠麟
編︰盧東尼

情憑誰來定錯對 我始終不想去追
寂寞路上遇痴心 相戀也有過痛苦一堆
如能重頭遇見你 我始終不會後退
將傷心收於記憶中 仍沒法去剪碎

濃情蜜意盡過去 凍好比一杯冷水
獨自默默望蒼天 心底裏滿載往昔唏噓
迷霧已漸漸散退 過去的經已逝去
前路漫漫顯得崎嶇 還是要我去面對

回憶起當天的歡笑 是光陰沖洗不去
在這一生中 這一生中沉醉

寂寞憔悴 這世界可有誰
逝去了的愛情陪孤單寄居
寂寞憔悴 人痛心因你別去
我已不懂得哭笑 望著你身影遠去

難得當天的相愛 是你我都傾出所有
令這一生中 這一生中無悔

但寂寞憔悴 這世界可有誰
逝去了的愛情陪孤單寄居
寂寞憔悴 人痛心因你別去
我已不懂得哭笑 就讓我消失告退 (x2)
我已不懂得哭笑 就讓我風中告退

2010年12月4日 星期六

不要迷信


前途功名,未能得益發展,恐怕是命裏還有交錯坎坷的運氣。

三年前,我的生命不能自主時,我總會去天后宮求籤。以上簽文,是當年失意時,天后聖母對我說的話。

我不是一個迷信的人,算命當時一種娛樂,聼聼覺得好玩。

倔強的性格讓我深信人的命運總是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性格、思想和環境是造就一個人的未來的主要因素,但是,算命也好,求籤也好,“半仙”和“神”總是對說我,我的命和運都不那麽好。

對抗了那麽多年,我似乎無法不相信冥冥中真有命運的事。

然而,究竟是什麽造成我命運坎坷?

算命佬說:“你樣子挺美,不過,幸好你肥,不然,你早就給人強奸了。”(原來,苗條是誘人犯罪。)

算命佬說:“你一生坎坷,你看過《朱門怨》嗎?你就是那苦命媳婦。”(原來,我的生命是被詛咒的。)

算命佬說:“你注定孤獨,即使結婚了,老來也孤獨,你的兒女會離你而去。”(原來,我是天煞孤星。)

當年,我不明白為何我的命運為何如此坎坷?有人說,這是我前世的業。這說法,等於罪加一等!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完美的人,但,至少是一個好人。我的心是善良的,我的人是正直的,為何,“半仙”如此批我條命?

幸好我個性倔強,我才沒有被這些“詛咒”弄死。我始終相信,一個人的個性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我很努力生活,我很努力的在工作中讓自己的生命成長。

逐漸的,我不再求籤,更不算命。

而今,我雖然沒有變成鳳凰,但,能夠應對自己的生活挫折,我覺得,我面對生命的姿態,如鳳凰。

我就不相信我是天煞孤星,我就不相信我是苦命媳婦,只要有愛,只要信仰愛,我知道,我的信仰會引導我走向幸福美滿的人生。

要是今天還有算命佬批我命和運都一生坎坷,我會咬牙切齒的叫他去死!

Happy Together


從舊光碟中翻出《藍宇》,因爲突然想念劉燁和胡軍。重看舊電影,我才發覺原來以前看電影總是很不專心,沒有用心去留意畫面。

但是,我一直都記得藍宇和悍東在這出電影裏的感情戲,一切都是那麽的自然。連親吻、擁抱和做愛,都是很自然,自然得就像一對男女的感情那樣真摯。

電影沒有刻意交待情節。來到最後,當觀衆都以爲那是最美好的大團圓結局時,藍宇去上班了,悍東接到電話,畫面轉到太平間,就交待了藍宇的死亡。

最後播出的情歌,是最直接訴説愛人離去的悲傷情歌。

“最愛你的人是我 你怎麽拾得我難過 在我最需要你的時候 沒有說一句話就走”
鏡頭從車窗外射入,畫面流失得很快。

風景雖然消失了,但掠過腦海的景象,一直存在。

我不是影評人,我只喜歡看電影,我只喜歡電影留給我的感動,和,給我生命的啟動。

後來,我在書箱中看到從香港書攤買回來的《春光乍泄攝影手記》。

書的封面是張國榮和梁朝偉赤裸上身只穿著白色底褲坐躺在床上。何寳榮一手叼著香煙,眼睛望著天花板;張耀輝雙手交叉搭在膝蓋上,看著何寳榮。

左手邊那戴著墨鏡,斜視何寳與張耀輝的,就是導演王家衛――我最喜歡的導演。

書裏面的文字以英文佔幾乎2/3,我嘗試很努力去閲讀,但很吃力,也不討好。於是,我放棄那由26個英文字母串起來的内容。

可惜,中文内容也不容易明白。像寳麗萊是什麽?濾鏡的菲林速度又是怎樣的?“空鏡”是什麽東西?我都不知道。但,至少我知道milonga就是拉丁舞的意思。

看完整本書我突然很想知道本來是女主角的人爲什麽會突然在電影裏消失?

於是,我又翻開舊光碟,把《春光乍泄》拿出來重溫。

這次,我不是因爲懷念張國榮和梁朝偉,而是看過這本攝影手記後,很想用心去再次感受杜可風的鏡頭。

原來電影一開場的時候是黑白色的。第一次,我第一次感受到黑白色是很強烈的顔色,那種黑白對照的光與暗讓我覺得刺眼。我知道那是交代“這是過去”,“這是歷史”的電影拍攝手法。

可是,當畫面突然切換到彩色時,我卻不以爲意。就在何寳榮說了“不如我們從頭來過”這句對白時,情節回到現實中了。

感情裡,沒有重頭來過,生活和生命也一樣。

因爲看得用心,我才發覺:
原來電影原來出現了很多La Baco的橋。書上說:橋不止是意象,還是生活的陰影;
原來房子裏的茂密色彩的,和黑暗樸素的墻紙是兩人的性格寫照;
原來在那所小房子裏兩人爭執時鏡頭曾經切換得很快;
原來那南美洲大瀑布有高空射入的鏡頭;
原來電影裏真的有高調的色彩和燈光;
原來每一個畫面都幾乎美得像一幅畫,整出戲就像把零零散散的,美麗的畫面拼湊而成。

再多瑰麗多彩的美麗畫面,都不及最後張耀輝在臺灣公車上淺淺淡淡的笑容。片尾曲是音樂節奏感超強和興奮的“Happy Together”。超high的音樂像似表達了解脫的意義。

離開阿根廷,也結束了那累人感情瓜葛。

某些時候,分開,才能與自己Happy Together。

失去


我迷失了將近半年,那失落的悲傷匍匐於心。接踵而來的是彷徨和驚慌,我不知道未來的路是什麽姿態的步伐,更不知道前面,甚至明天的生活,是不是由孤獨來繼承。

我必須承認我的脆弱,就像一塊烤得很香很脆的洋芋片一樣,放進嘴裏就會被舌頭揉碎的一樣脆弱,但生命的脆弱,一點也不香口。更可笑的是,我以爲我早已抹去心中那塊暗暗的灰藍色,我以爲我早已填補了快樂的粉紅色,原來,我一直都被框了起來。那悲傷的顔色,就像詛咒一樣依附在我身上。

幾乎所有人都說我太悲傷,我不知道我的悲傷需要找說來負責任。那悲傷纏住我彷彿是我的錯,後來,治療師告訴我,過度悲傷、情緒容易波動、容易激怒都是因為荷爾蒙的錯。荷爾蒙住在我體內,錯的,何尚不是我?就是因為我沒有照顧好我的飲食,我的健康,我的身體,才讓我的天使荷爾蒙變成魔鬼。

因為我總對自己的情緒不能自控,所以,我任性到需要有人為我的情緒負責任。(我在不願意成長的時候,我亦幾乎死於非命。)

還是,是不是投胎的時候,我把快樂的染色劑給弄丟了,所以沒注射快樂的基因就降世。很小很小,心中的恐懼一直吞噬著我長大。我還是搞不清楚爲什麽會有消失這回事的時候,就逼著去面對失去帶來的痛楚。

那到底是什麽?我除了感受到失去和消失帶來的感受,我還是不明白消失代表什麽。

而我失去的,又是什麽?

或許是快樂,也或許是自己。

經過一番自言自語,或者更正確的說法內心的關照,我才發覺,我失去的是愛。

我在那尋找愛的過程中有太多的失落,於是,我曾經不敢再尋找愛,相信愛;因為害怕繼續付出會讓自己受到越多的傷害。所以,我選擇關上心門,然後築起一道牆,唯有把自己與別人隔離得遠遠,才會感到安全感。只要不靠近人,就不會被傷害。

牆越厚實門越緊,越是孤單……內心繼續渴望擁有愛與關懷,但,伸手去抓卻永遠抓空,抓住的只是一把空氣。但我不明白究竟是什麼讓倔強的我固執的相信愛一定存在;雖罕見,但一定存在。

我無法不讓自己如此堅持地相信著,或許我強烈的意識到,人若失去愛就無法生存,也或許我更愛自己。

二年級,我有個很要好的朋友叫李群愛。


小學二年級那年,我有個很要好的朋友。有時候,我會去她家的雜貨店,兩個人窩在小房子裡,我忘了,我們在房子裡做什麼,但是,我記得小房子有個小黑板,有時,我會在黑板上看見她畫的公仔。那時候,我覺得這個和我同齡的8歲女生很特別,她特別有氣質,成績又好,人也長得很漂亮。當時我心想,長大後的她,一定也是很特別的女生,也許會是女強人。她連名字也比人家特別,她叫李群愛。她家人總是阿愛阿愛的叫她,當時我也心想,她是一個擁有很多愛的女生。

我不知道二三年級那段日子,我們很要好的時候一起做了什麼。我只記得,我們常常黏在一起。我站在她身邊,簡直是一隻醜小鴨,她就是天鵝。我沒有自卑,反而覺得光榮,因為我的好朋友是一個很美麗的女生。那時候,我心想,其他的小同學一定很羨慕我。

四年級那年,學校強迫每個學生都要補習,否則,就丟到差班去。我是個妥協制度的孩子,所以,心裡即使多不甘願去補習,最後,還是因為怕被貶到尾班上課而補習。李群愛很有個性,她不去補習,她寧願去尾班上課。因為這樣,我們分開了,那段時間,和她一起調去差班的一個女生,取代了我的位置,她們成為好朋友了。

那時候,我很難過,我覺得自己沒有好朋友了。 

後來,李群愛專校了,她隨家人回到家鄉生活。離開前,她留下地址,保持聯絡。但,我們的來信大概只有兩三封,就沒有來往了。我知道她一直和她後來的那位好朋友保持聯絡,六年級的我,有點心酸。可我心裡一直保留這個好朋友的位置。即使以後交了多少朋友,我都一直記得,我在二年級有個很要好的朋友叫李群愛。
我一直很想聯絡回她,但我不知道有什麼方法可以找回一個小學的好朋友。最近,她在面書出現了。看見她的名字的那一刻,我很高興,很高興。

昨天,我們約了吃午餐,約會從下午兩點開始一直到晚上十一點鐘。8歲的她,說話已經很快,現在的她,說話還是一樣快。從她離開加叻回到故鄉開始說起,我們談了很多很多,一些我從來不會隨便和別人說的事,卻在9個小時內,對一個二十多年的朋友說個不停。這是第一次,我可以連續和一個朋友說9個小時的話。告別的那一刻,我覺得,我一天內,說了幾乎一個星期的話,但心裡很高興,即使多年不見,也沒有隔閡。

我不曉得當年我們為什麼會成為好朋友(可她一直記得),我也不記得那兩年的時間,我們有多友好,但,我心裡一直有那份好朋友的感覺。即使這二十多年來,我們沒有聯絡過,但,我心裡一直記得自己小時候有過這麼一個很要好的朋友。

這些年來,我個性變得孤僻。我不和同學保持聯絡,更加不會和多年不見的同學約會吃飯,因為覺得很彆扭。但,我卻很想再見李群愛,所以,她約我吃飯時,我很快就答應了。

原來,我們曾經很靠近過,她曾經在SS2上班,這十年來,我們都住在同一座城市,但,我一直沒有遇見她(也許遇見也不認得彼此的樣子了)。我們在彼此的成長過程中,各自都經歷了很多事情,一些我們小時候沒有預料過的人生經歷。這些經歷,都改變了曾經天真的自己。

長大後的李群愛沒有成為女強人,李秀華也沒有,我們都是都市裡的平凡人。是幸福的平凡人。

親愛的朋友,再見你,真的很快樂。

祝福你,永遠幸福快樂

2010年12月3日 星期五

時間


時間在安然下過去了,我微微燥動著時,時間,它就過去了.

我在一片枯萎的綠里,呼吸著風的味道,空氣中,是一股悶燥;那是我.

時間,就在我的悶燥下過去了.

然而,他在其他人的空氣里,是甜蜜的,也許苦澀.

時間,我喜歡它總是做自己,不管別人的生活充斥甚麼味道,
它總是自顧自的過去.

我要,如時間般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