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30日 星期二

愛情需要保養 之 木瓜篇


原來,男人吃生蠔,女人吃木瓜;生蠔助性,木瓜豐胸。

打從小時候,就聽大人說木瓜可以幫助“發育不良”的女生。也不曉得為甚麼當時候的人會有“胸部小=發育不良”的思維模式,因而造就一群處與發育階段的小女生,常常俯首看自己的胸部,再和周圍的乳房作比較。

認為自己的乳房太小的同儕,當年,謀殺了很多木瓜,可悲的是,啃了很多木瓜後,瀉了肚子,乳房依然沒有變得豐滿。年紀稍微長大一些,封閉的世界終於被網際網絡的浩瀚知識豐富了,在谷歌打了“木瓜 豐胸”四個字,才搞清楚木瓜與豐胸的原理何在。

原來,木瓜含有豐富的木瓜酵素,這東西對乳腺發育很有助益,因此自古就被稱作“第一豐胸佳果”!而青木瓜的木瓜酵素,更是成熟木瓜的二倍左右,木瓜酵素中含豐富的豐胸激素及維生素A等養份,能刺激女性荷爾蒙分泌,並能刺激卵巢分泌雌激素,使乳腺暢通,達到豐胸的目的。

可惜,當年乳房小的同儕,已經過了發育期。

原來,木瓜不僅對胸部發育有幫助,它能幫助潤滑肌膚。木瓜中的維生素C含量,比蘋果高多48倍,加上木瓜酵素助消化能力,能夠盡快排出體內毒素,所以對由內到外的肌膚清爽很有一套。

木瓜酵素還能促進肌膚代謝,幫助溶解毛孔中堆積的皮脂及老化角質,讓肌膚顯得更明亮、更清新。所以,市面上很多淨化潔面凝膠都含有木瓜酵素的成份,為的是讓肌膚呈現純淨、細緻、清新健康的外觀。而稟承自然主義的The face shop,就有木瓜果香潤脣膏、木瓜莊園護手精華乳、深層淨白去角質素、木瓜植物卸妝乳......

年紀再大一些(其實,應該說年紀老了一些。),身體的新陳代謝率慢了,減肥對我來說,彷彿是徒勞(更何況我在減肥這終身志業上,一點毅力也沒有。)。因為饞嘴,我在谷歌上打了“甚麼食物越吃越瘦”八個字,在三百多千的網站上,木瓜,它遙遙領先。

再,原來,木瓜酵素不但可以分解蛋白質、糖類,更可分解脂肪!其分解脂肪的能力可以說是木瓜最大的特色,通過分解脂肪可以去除贅肉,縮小肥大細胞,促進新陳代謝,及時把多餘脂肪排出體外,從而達到減肥的目的!

可是,不要妄想只吃木瓜可以馬上變瘦。它應該比較可以馬上讓你狂瀉!

某天,我剖開從家鄉帶回城市的木瓜,我想起小時候,村里好色又調皮的男生,總是色迷迷的看著發育良好的乳房,嘴裡不斷喃喃自語道“木瓜奶”。當時年紀小,我不知道為何乳房會與木瓜掛勾(即使現在也不知道),然而,剖木瓜那天,我俯首看著砧板上的木瓜,眼神就不經意的落在自己的乳房上。

水果當中,木瓜的外表,的確很容易令人聯想到女性豐滿的乳房。小刀輕輕劃下,鮮紅色的果肉,我垂涎三尺。好色本性一來,發現一分為二後的木瓜,又像女性的某部分器官。

我想,木瓜的催情原理,就在於由心理誘發生理之催情聯想吧。

愛戀 . 一座島嶼



我走過馬來西亞半島的11個州,最喜歡的,還是檳城這座島嶼。我喜歡島上老舊的建築,它們依偎在風中,和擦肩而過的人溫柔的呢喃。我也喜歡檳城的巷弄,那些饒富意義的巷弄的名字,無法隱藏起歲月的故事。我更喜歡的,是在默默咀嚼巷弄的名字時,幻想那裡曾經有過的故事。

我曾幻想愛情巷有浪漫的愛情故事,我也以為愛情巷,會是單身男女轉角就遇見愛的地方,可是,原來,那裡曾是販賣愛情的巷弄。

愛情,也可以出售嗎?

也許。

不是嗎?在那個水手流連在愛情巷需以慰寂寥的年代,雖然在魚水之歡後給她留下了銀子,但是,沒有人可以否認,水手和夜鶯短暫的激情,也有愛的成分在。也許,愛情巷也曾有過浪漫的愛情故事呢。曾經,有那樣一個樣貌不凡的年輕水手,在踏出旅館走到轉角處,就碰見了風姿卓悅的姑娘……

比起其他巷子,愛情巷相當狹窄。因為巷靠近海港,當年越洋的水手靠岸時,便鑽進老巷內尋歡作樂,用錢買愛情。巷子中段的那家老旅社,就紀錄了老年代的胭脂生活,我想,如果牆會說話,它一定訴說許多的嬌柔旖旎。

巷的另一端,有座神聖莊嚴的白色聖芳濟天主教堂,當年周遭居住的是白種人或歐亞混血社群,閩南人見異色人穿梭此地,於是把它叫作“色拉尼巷”。弔詭的是,旅社後巷卻是一條死胡同,除了二十來戶住家,巷子的盡頭是一家殯儀館!這販賣愛情的角落,彷彿把人類最原始的慾望終結於生命的盡頭。

我暗自輕嘆,縱使愛情巷並沒有飄撒著浪漫的香氣,但我相信,這裡的愛情,是由天使護送而來的。

愛情巷慰我精神的寂寥,卻無法滿足我口腹的慾望。要在檳城過一個既能滿足精神也要滿足食慾的假期,還是要鑽進街巷去。

我喜歡咖啡,也喜歡用心烹調的食物,所以,我喜歡那莪路(Nagore road)。這裡店舖還保留戰前建築的面貌,坐在裡頭用餐,心情特別舒暢。我特別喜歡種籽健康飲食店里的青醬義大利面,口口皆是九層塔香,能讓在舌頭停留下來的食物味道,經由喉腔滲入腦神經來告訴你,健康的、原汁原味的味道,是何等滿足的滋味。

對面的Si Tikun小咖啡館,最叫人情牽魂縈。這裡的印尼咖啡像有催情作用,口感黏稠,有股草藥或野菇的香氣,再搭配一件tiramisu,就可以在寧靜的咖啡館子內享受完美的下午茶。

如果你和情人純粹喜歡在這座島嶼度過寧靜的假期,我覺得啊,依海而立的ParkRoyal是不錯的選擇。躺在酒店,醒來的第一時間,喜歡咖啡的我,還是不忘呼喚兩杯熱咖啡到房子來。

要讓情人從夢中起來,還有比用咖啡香來喚醒情人更浪漫的方式嗎?深呼吸,喝下早晨的第一口咖啡,讓咖啡的香氣迴蕩在口腔,就可以暫時不刷牙就親吻了。你說,要浪漫,是不是簡單得很!

檳城,真是一座可滿足人類無數慾望的海島。

“腿上還有毛啦。討厭!”


女人:“你看,你就是沒有用心幫我洗這雙腳。”
男人:“親愛的,我已經下足功夫了。”
女人:“下足功夫也還不能滿足我的要求,你的斤兩就只有那麼定點啊!”
男人:“是你挑剔而已。你看,這雙腳滑溜溜的......”
女人:“是你懶惰,你看,腿上還有毛啦。討厭!”
男人:“哎呀,有毛才性感嘛!”
女人:“有毛舔起來感覺不好,像啃毛毛蟲,噁心呀!”
男人:“寶貝,我不介意,妳還介意甚麼的?”
女人:“色相很重要嘛!”
男人:“待會兒我品嚐這雙腿的時候,我會小心為你拔去礙你眼的毛的。”
女人:“你這張嘴,就只會花言巧語。”
男人:“那是因為我喝多了花蜜,口吐芳香啊。”
女人:“既然你能口吐芳香,我想你的唾液就是蜜糖了。親愛的,那我可以把草莓丟掉了,你就用你的蜜糖唾液來犒賞自己的嘴巴吧。”
男人:“不行,只有蜜糖味道就寡了。乖,把草莓放在胸脯上,我喜歡一邊嗅甜甜的草莓香,一邊嚐微微的草莓酸。”
女人:“那,早上買回來水果蜜糖呢?”
男人:“乖,也把它塗抹在小腹上,我喜歡細舔蜜糖,那感覺,好像是回到小時候,在大熱天下滿足的舔冰淇淋。好爽!”
女人:“你當然覺得爽,難為我大熱天還要為你犧牲自己。”
男人:“來,我給你一些冰塊消署。清涼一下,我們才繼續。”
女人:“你這死鬼,就是那麼貼心。”
男人:“要互相慰勞嘛......”
女人:“死鬼,還不是我慰勞你多。”
男人:“寶貝,你就不要計較那麼多嘛,你也知道我工作辛苦,下班後哪還有多餘的力氣伺候你......人家不懂多妒忌我好福氣呢,天天有嬌妻伺候,晚晚滿足入睡。”
女人:“不喂飽你,我哪能安眠啊,你這大吃精,半夜也會給你搖醒!”
男人:“我那麼大吃,你也有滿足感嘛!”
女人:“還鬧!快點啦,你看,汁液都沸騰了。要是乾水了,你就‘吃自己’去。”
男人:“好啦好啦,我負責把玫瑰花瓣拌碟。”
女人:“要你多花心思把雞毛拔乾淨你卻咄咄逼人,玫瑰花瓣又不能吃下肚子去,幹嘛多此一舉。”
男人:“這是情趣嘛,這才叫色香味俱全。”
女人:“待會兒你不只要把這只蜜糖雞吃完,連玫瑰花瓣也給我吞進肚子去,填滿你的五臟廟,不好半夜吵肚子餓,要我煮面給你吃。”
男人:“好啦老婆大人,下星期我休假,輪到我慰勞回你啦。”
女人:“我要吃香蕉船,你要你做給我吃。”
男人:“哇!我最拿手就是甜品了,連雪糕也做香蕉口味的給你吃。”
女人:“這樣才乖哦。”

童年


我的童年,似一頁留下許多空白的篇章。我對自己的童年記憶,總是坑坑洞洞的,那些坑洞,來自我記不起的數目字。我不曉得自己幾歲的時候發生過什麼事,就連留在我大腿內側最大塊的疤痕,我也忘了,我在幾歲用燭火燒傷了自己。

有一些年,我甚至忘記了我的腿,有那麼一塊毀了容的部位。

但我還記得,那在空氣中搖曳的燭火,是在我的塑膠masak盤子上的。於是,記憶裡,關於童年的玩具,最深刻的,就是一套塑膠masak。

長大後,我還是喜歡看玩具,單純的看,也試圖在尋找記憶的碎片。我在玩具堆裡似乎看不見童年的吉光片羽,於是,我總覺得,我的童年是匱乏的――我沒有童話故事,也沒有玩具。我只記得,我有一套塑膠masak而已。

也許,是我急著長大的關係,我一直沒有刻意地去尋找過童年遺失的片段。直到上個星期在新加坡約見以量,談過書的細節,我跟著他的腳步走進新加坡Bugis街巷裡的一家兒童玩具博物館。我最先看到的,是那種有股濃濃化學氣味的泡泡球。小時候,嘴裡銜著一根透風的黃色的小管子,另一頭裹上粘粘的膠質物,讓後將鼓在嘴裡的氣輕輕呼出,神奇的膠質物就會膨脹,變成不成形的泡泡球。球膜薄薄的一層,很是脆弱,中間卻裹起了空氣。讓它騰在空氣中,用小手輕輕一拍,泡泡球就慢條斯理的在空氣中飛舞。這玩具的姿態,很被動。

然後,我看見鐵皮機器人。我不記得我是否擁有過四方體的鐵皮機器人,但是,我記得,我有過鐵皮蟲。不曉得為什麼,鐵皮玩具摸在手裡的觸覺,特別具體,也許,是有分量的關係,也或許,它的溫度,偶爾,與體溫抵觸。我還記得,我小時候特別喜歡鐵皮鉛筆盒。不曉得那一年,我用圓規盒當鉛筆盒用,那一年,它不見了。我一直認定裡面有很多寶貝,所以,不見後,心裡埋著一道淺淺的遺憾,卻很是牽掛。幾年後,它匿藏膩了。我心急著要看幾乎忘了是什麼的寶貝,打開,卻沒有驚喜。我寧願它一輩子匿藏起來。

我也有過塑膠小青兵,雖然我是女生,但我有過小青兵。小小的兵士除了姿勢不一樣,臉部幾乎都是清一色的沒有表情。把小兵各分東西的擺在地面上,有的做埋伏相,有的在衝鋒,有的卻被擊斃。然後嘴巴轟轟砰砰的發出戰爭的聲音,長大後,卻是那麼痛恨戰爭。

我還有過洋娃娃。眼睛大大,嘴巴小小的,紅紅的,微微嘟起的那種。這樣的洋娃娃,兒童玩具博物館裡有很多。我沒有特別興奮,因為我比較喜歡木馬。看見牆壁上的木馬,我才記起,小時候,我也有過木馬,橘色的,只能在原地晃動。橘色的木馬,彷彿一夜之間就消失了,我竟然不知道,它是在我幾歲那年不見了。

我並沒有很眷戀我童年裡頭出現過的玩具,只是,走了進去,走了出來,我才發覺,童年那篇章的空白部分,稍微被填補了。

2010年11月19日 星期五

往南.但,人生呢?

假期,往南走一趟,為自己的書.
心依舊會繃,但,繃的時間短了.每一次松了下了,我都感恩主.
我沒有宗教信仰,我信仰愛而已.

我沒有告訴你我走的決定,先,短暫的走一次,
下次,就要把你藏在行李,一起上路了.

看著你在雨中受傷的,脆弱的背影,
我想給你擁抱,把臉貼在你胸前,叮囑你一定要好好生活,好好活下去.
但,我只呆站在原地心痛,濕了眼眶.
我害怕我在多走一步,就會改變了甚麼.

小雨下,我又覺得自己走不動了.
留下來,你的委屈和脆弱還有收容的地方(可我自己也迷失了)
留下來,你的憤怒和焦躁還有發洩的地方(我竟然傻得願意受傷)
留下來,因為此刻你比我更重要. 

2010年11月18日 星期四

活在一顆球


就這樣,我去了BSC,然後,做了訪問.
其實,是聊天的成分比較多.
坐在吵鬧的點心樓,談著自己蠢蠢欲動的出走念頭,我流淚了.
又在受訪者面前掉淚=='',有丟臉.
林根永說,我明白你現在的心情,我真的很明白.如果你很想走,那就走吧.
他說,"我認識你很久了?"
我說,"從報章上認識嗎?"
我對他,完全沒有印象.
他繼續說,"我以前是學記."
我不是,所以,我真的不知道他何時開始認識我.
他現在是很棒的攝影師,我是個失魂落魄的記者,
我沒有問下去的衝動,因為,覺得不得體.(但,我真的很想知道,他甚麼時候認識我)
這些年來,我的記憶力越來越差,
每次朋友說起一起經歷過的往事,我覺得自己像個外人;
我沒有刻意忘記,只是,我的記性,真的很不好.
(但我為何牢牢記住我的悲傷...)
我真的決定走了,我覺得自己的世界,越來越小,越來越窄.
我向被困在一顆球內,偶爾,被放風,被沖氣,
其他日子,我都囚禁在一顆球內,
依賴我僅剩的氧氣來維持生命.
我逐漸感受到自己枯萎著,不是在原地松土施肥就可.
晚上離開報館,我開了來回一小時的車去半山芭買豬腸粉作晚餐,
晚上回到家,脫下鞋子,我在心裡呢喃:
我不曉得自己的未來會怎樣,但,我知道此刻我需要在生活上作出一些改變,
我此後的生命,才會不一樣.
早上醒來,看見彼得杜拉克的箴言:
The only thing we know about the future is that it will be different.
我不要繼續在一顆球內生存.
李秀華,默默祝福你.

2010年11月15日 星期一

最後一天


我無法揮一揮翅膀,就遠走高飛.因為我知道,我比較喜歡踏實的感覺.
今天早上醒來,在面書看了一篇文章--<一生只有兩天:"第一天"和"最後一天"。>
就先從賈伯斯追女朋友講起囉!賈伯斯是誰?他是蘋果公司的創辦人,是世界第一部個人電腦的發明人之一,也就是出產iPhone公司的老闆。話說1985年,賈伯斯被自己創立的蘋果公司掃地出門!可以想像當時的打擊有多大,但是賈伯斯只鬱卒了一下子,很快他就振作起來了。有一天他在一所大學演講,"她"坐在聽眾席聆聽,賈伯斯被剎到了。

活動一結束,賈伯斯就去跟"她"聊天,拿到了電話號碼。原本想開口約"她"當天晚上一起吃晚餐,可是又正好有個會議要開,只好把快要說出口的話,吞了回去。

當賈伯斯準備去開車離開時,他問了自己一個"老問題",這是他每天早上面對鏡子問自己的一個問題-"如果今天是我這輩子的最後一天,我今天要做些什麼?"......答案出來了,賈伯斯馬上跑回去演講廳找"她",約去共進晚餐。這位"她"-LaurenePowell寶兒-現在就是賈伯斯的老婆。

引述賈伯斯的一段話:"提醒自己快死了,是我在人生中面臨重大決定時,所用過最重要的方法。因為幾乎每件事-所有外界期望、所有的名聲、所有對困窘或失敗的恐懼-在面對死亡時,都消失了,只有最真實重要的東西才會留下。"

賈伯斯又補充說:"提醒自己快死了,是我所知避免掉入畏懼失去的陷阱裡最好的方法。人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沒理由不能順心而為。"我們也靜下心來,問自己"最後一天"這個問題- "如果今天是我這輩子的最後一天,我今天要做些什麼?"

"第一天"又是什麼呢?當"第一天"入大學讀書,我們對學校、課本、同學充滿好奇心--當"第一天"進公司上班,我們謙虛,願意學習,有衝勁--當"第一天"約會,我們小鹿亂撞,珍惜相處的每一刻--當"第一天"晉升職等,新官上任三把火,有滿腹雄心壯志,要有所作為回想我們做任何事的"第一天",都是我們最有活力的一天。時光不能倒流,但態度可以回轉


我真的不是一個有大志的女人,我一生的志願,就是找到一個我愛他的,他也愛我的男人一起生活.我為他打理生活的瑣事,照顧他的生活,讓他安心工作,然後,我安靜的謝我的書.

你老是要逼我衝上雲霄,你說我是鳳凰,我理應去撲抓自己的夢想.你不知道,我的夢想,不需要拼命的往前衝,我只希望我用自己的步伐,慢慢走向自己的明天.

早上讀過文章,我躺在床上貪婪地呼吸著抱枕的味道,我也問自己:"如果今天是我這輩子的最後一天,我今天要做些什麼?"

我會心平氣和的和你說話,這幾個月內,我覺得受傷了.我覺得在你面前我變得不懂得如何表達自己.自從你對我吶喊道"我不要你像我媽媽那樣,你很婆媽,我不要你關心我,我不要你管住我",時,我覺得我受傷了.原來,關心一個人是錯.

事後我對你的咆哮深入思考,你的吶喊或許是來自"內心的恐懼",你也許害怕自己習慣了我的關懷,有天我開始對你冷淡了,你就會覺得受到傷害.於是,在避免自己受傷害之前,你先拒絕,不曾擁有,就不會失去.

我想,你當時應該是這樣的.

後來,你彷彿一夜之間就忘記了自己對我發過的怒,可我牢牢記得那言語上的傷害,像,一把刀插入心裡,還要撩兩下.

你繼續像過往那樣,告訴我你忙得廢寢忘食.可我再也說不出關心的話,我擔心我會再次被你的咆哮傷害.我只像你說的那樣,安靜的聽.

當我肚子餓時,當我吃飯時,我就會在心裡問自己,"不曉得你餓了嗎?","你有吃飯嗎?"我只把關心藏在心裡,不敢給你發簡訊.

為了讓你不再覺得我婆媽,我決定,把關心放在心裡.你依然叨叨絮絮的說著你如何餓肚子的事,我不明白你說的時候背後有甚麼意義.如果你拒絕我的關心,為何要讓我擔心......

為了讓你覺得我不像你媽媽那樣關心你,約束你,我變得像刺猬一樣,每次和你說話總像故意刺痛你,話說了出口就馬上後悔.

漸漸的,我覺得我們之間開始有了明顯的改變.我覺得你變了,你也覺得我變了.我小心翼翼的問你,是我的問題還是你故意要改變?問了出口,我卻無法面對,然後,又換來一場你的咆哮.我並不怕你生氣,因為你在氣憤裡才會說出很多隱藏在心裡的話.

你說變的是我,(我覺得委屈)
你說我一直傷害你,(我覺得委屈)
你說我變得像全世界欠了我一樣,(我覺得委屈)
你說我變得不會反省,老是批評別人鞏固自己,(我覺得委屈)

但,我依然安靜的聽你說話.
我不曉得甚麼時候開始,你和我都覺得被對方傷害了,而傷害的感受是一樣的.
我知道,如果兩個人同時都有一樣的感受,大概,是有誤會了.

最後,我彷彿聽見你氣憤的說,"你如果說自己沒有在玩弄我,我絕對不會相信!"

我不敢澄清問題,因為有些事情,我還沒有心理準備去面對.

早上醒來看了文章,我似乎明白了為何我們突然之間區到無法溝通的地步,
因為,我選擇了做一只刺猬.

我問自己,"如果今天是我這輩子的最後一天,我今天要做些什麼?"

我會告訴你,我很在乎你,我很珍惜你,所以,我願意聆聽你.也許你認為,我應該在最後的一天去成就自己,但,我心裡清楚的知道,在這當下,你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部分.最後一天,我一定要讓你知道,我一直小心的保護著你,不讓你受傷害,我只想在我離去前,我們之間,一直都保持著美好的,和諧的關係.

2010年11月14日 星期日

哭過就好了

不喜歡懷疑什麼 並不表示我沒有感受
看你微妙的變化 慢慢不同
我不是生氣  只是心痛
最討厭被誤會了 但越解釋越覺得難過
你可以説人會變 但不能説 你會這麼做是我的錯

哭過就好了 傷都會好的
這樣相信所以深呼吸著割捨
愛是為了擁抱  為了牽手
不是為了爭吵  為了調頭

哭過就好了  痛都會走的
記憶有限   所以它會淘汰壞的
失眠聽歌   想念雖然苦澀
還是謝謝你讓我長大了

越多美好堆疊的過往
想忘就得推倒更大的悲傷
要找勇氣卻不在口袋或手上
但它一定在我身上某個地方

不曉得為甚麼,我就是很容易哭.
我小時後不是這樣的,我小時後,是個沒有眼淚的孩子,
我記得婆婆說過,我很倔強,被打的時候,也不哭.
我不知道自己倔強的個性遺傳自誰,我只記得,小時後的我的臉上,似乎是沒有甚麼表情的.
但我是個敏感的孩子,小時後,我心裡就有很多複雜的感受,
也許,是這些感受,壓抑了我臉上的表情.

稍微長大一些,鄰居問媽媽,我是不是一個不喜歡小朋友的孩子?
鄰居說,我不像其他孩子,看見小朋友會逗他們玩,會捏他們的臉蛋,
媽媽說,這孩子是這樣的,她不是不喜歡小朋友,她就是沒有甚麼表情和反應.

從小,我就知道,我是個表情不多的孩子.

可是婆婆去世那年,我哭得幾乎暈倒.記憶中,我是自從婆婆去世後,我就有了水腫的體質.
彷彿,我有流不完的眼淚;
想念婆婆的時候,感動的時候,難過的時候,
彷彿,絕大部分的時候,
我臉上都掛著兩行液體.

也似乎,我不被允許流眼淚.
小時後是這樣,長大後,也是.

可長大後,我知道我有選擇;我可以選擇躲在人群後流眼淚.
難過的時候,我把自己關在車廂裡痛哭,
有時候,我還是無法哭出聲音來,
有時候,聽到自己的哭聲,我覺得那聲音很難聽;
難聽,是因為覺得眼淚是懦弱的表現.

昨晚,我又躲在車廂裡哭,大聲的痛哭;
我清晰的聽到自己的哭聲,那聲音,並不難聽.
聲音越清晰,我越放聲大哭,
不似一個迷路的小孩,也不似被搶掉玩具的孩子,
是一個受傷的大人,在黑暗裡無助的獨自舔傷口.
那一刻,聽到自己的哭聲,我有點安慰.
我比較擔心自己,在內心感到痛苦的時候,只能沒有表情的濕了眼眶,或,掛著淚水,
還能夠哭出聲音來,是一件好事.

世界不允許我悲傷掉淚,但,我一定要允許自己悲傷掉淚.

曾經有那麼一次,大約是一年前,我一個人在下午躲在"新路"裡,
邊哭邊唱梁文音的"哭過就好了".
那是第一次,我聽梁文音的聲音,
螢幕傳來這首歌,我拿起麥克風,就跟著旋律唱了起來.
哭過,沒有馬上就好了,
但,難過的時候,我需要掉淚而已.
體內的悲傷,需要用水分來蒸發而已.

2010年11月11日 星期四

2010年11月6日 星期六

變態的老女人。

因為變態老女人的行為,早上醒來,我喉嚨像啃住一團火。

我被收音機傳來的聲音炸醒的。看看時間,可以洗刷上班。可是在房子外看見老女人,我就冒火了。

故事從半年前(也許更久)開始......某天半夜回到家,我看見門逢下塞了一張紙,我當時不曉得是哪個女人桿的無聊事,看著紙上說我早上八點吹頭髮的聲音,關門的聲音擾人清夢。

我當時偷笑,一來是因為紙張上沒有署名,只是怒氣沖沖的留了一對大便在我房子門前,我大概知道是那種孤僻的,以為全世界欠了她,地球是繞著她轉的女人幹的事。

我檢查自己的行為,每天早上七點多醒來洗澡後,我握著吹風筒都擔心聲音吵到隔壁的兩個女人,所以,我每次都用最小號。因為房子老,房門是老式的,要插鑰匙才能關門,所以,我每次都沒有強硬關門。

可她媽的,還有得被投訴。可我還是委屈自己以後的每個早上,我洗澡後,去廚房關上門吹乾頭髮。

後來,Cookie來了不到5天,老女人說,我的小狗七早八早吵醒她。我沒有回答她,還是忍。我駐的那個花園,因為治安不好,幾乎每一戶家都有一隻狗,那裡的狗,從早到晚都在吠,她媽的,她應該早8年就去敲每戶人家的門,叫那些狗閉嘴。Cookie不過成為變態老女人的出氣袋!這樣的老女人,肯定問題比我想像中嚴重。

老女人未必變態,但,會偷用人家的日常用品的老女人,一定不正常,性格有某方面的缺陷。話說今年的農曆新年,放了長假回來,我發現放在浴室的沐浴乳空了,牙膏駝背了。初期改用酵素沐浴乳後,我就把商場買回來滿滿一瓶的沐浴乳放在浴室當擺設品。

我用牙膏有個習慣,一定要從尾巴擠著上,中間稍微凹進去,我也要把牙膏的形狀修理好才去上班。可是,一個假期回來,沐浴乳沒有了,牙膏也駝背了。

反正,沐浴乳放著也十放著,被偷用我不會有甚麼反應,只是,我好奇,為何會有這種人種?喜歡偷用人家的東西的人,究竟是有甚麼毛病? 

後來,我改用了洗頭水,一瓶兩百令吉,於是,我順便買了小籃子,把我沐浴用的東西,裝在籃子,放進房子。籃子,它每天跟著我進出浴室。

住了進來,我開始發覺自己的個性也跟著扭曲了。話說,剛開始的時候,下雨天,看見屋外人家晾著衣服,我會去幫忙收進屋內,可是,某天,當你發現自己的衣服被水淋,屋內的人卻視若無物,那一刻,我覺得以後,我也可以這樣的。

那個投訴吹風筒聲,關門聲的變態老女人,每天醒來第一時間就是扭開收音機,晚上12點電視依然還有聲音。不管其他人是否還在睡覺,擾人清夢的就是她~我後來發現,看不看,聽不聽是一回事,只要有聲音而已。

自此以後,我早上回到房子吹頭髮,用2號,因為風強,較熱,我頭殼會比較溫暖。

今天早上,被吵醒,醒來,我喉嚨像啃住一團火。

我用了力氣關門,把音樂開得很大。變態的老女人,當然不甘示弱,但是,那種過時的收音機(只能放卡帶的),怎麼抖得過我的DVD加HD電視機。

上班後,我心裡很氣。我不是氣那個變態的老女人,這種隨便就被人控制情緒的老女人,是沒有殺傷力的。我氣自己,為何總是遇上心理健康有缺陷的人。我氣自己,為何把自己放在一個睡覺要被蟑螂爬身體,還要有個超低能量的老女人的空間。(每個早上六點多鍾翻個身,我都覺得自己像被鬼壓。我想,大概是我的正能量都被妖怪吸走了~)

我賴死不走,真的因為轉個彎就到報館嗎......

2010年11月1日 星期一

於是乎,我又回到原點了。

於是乎,我又回到原點了。可是這一次,停留的時間,很短,短得我無法適應。我竟然開始對自己的灑脫有了點猶疑,也許,應該說我對過去那個性有點不捨;我習慣了那個婆媽又固執的自己,我無法適應自己如今總是如此快自覺,也許,也許,磨蹭的時間長一點比較好,那樣,我就不會如此無所適從了。

我開始希望自己能夠像以前那樣,把所有的不愉快都當成是他人對我的虧欠,那樣,我就可以有很多埋怨別人的理由,的道理,的機會。可我竟然一次又一次的把情緒放回自己的內心,去審視自己為何被情緒控制?

我開始明白因為內心匱乏才會要別人為自己的悲傷和快樂負責任。我開始明白匱乏的部分只有自己才能填補得了,所以這一刻,需要對我自己負責任的,只有我自己。所以這一刻,就在再也沒有理由找別人麻煩的這一刻,我突然覺得生命的負擔少了,人輕鬆了,自在了,我竟然不習慣有了自由的自己。

雖然還有那麼一點的哀傷,關於失落的哀傷,但,因為就只有那麼的一點而已,我開始因為我體內的雜質一點一點的,慢慢的被清除而有點,不捨。我怎麼可以拋棄過去陪我哀傷的我......我更害怕,將近空的時候(雖然我知道不可能會空),因為我擔心,再也沒有值得讓我掏心掏肺的人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