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0日 星期三

我白得如此徹底.


我在有機店打包了晚餐,還帶回了一些糧食.回到車上,時間已經是1921.睡前三小時不吃,有點困難.

最近,我覺得自己開始老了.無法熬夜.

除非有要狂追的連續劇,否則,我會很貪戀睡眠.

回到家,我依然躲在我的臥室裡.如果房子有attach bathroom,我的生活,就在一個四方形的空間裡吃喝拉撒.我選擇了安靜的生命,自閉的空間.一直以來,我覺得生活就應該是這樣的,就一個四方型的型態,卻沒有覺得不妥.可是今天早上醒來為自己準備早午餐時,我突然想結束封閉.我想,我應該嘗試和別人"同居".我很想知道,我是否真的孤僻......



我一直念著我銀行戶口的儲蓄,我想送一間房子給自己.白色的房子.

我想,我喜歡白,就只喜歡白的原因,和孤僻有關.

我總覺得,顏色有一股恬靜的喧鬧,它雖然無法言語,但,顏色會用它奪目的個性來炫耀自己的存在感.

但我喜歡安靜,大家都安靜的存在,那我才能在安靜裡感受到自己喜歡的東西.

比如說,植物的綠,花兒的紅,還有,輕盈的音樂,溫暖的陽光,自由的風.



像我這樣的個性的女人,大概是很有距離感的.
要往哪裡找一個也能白得如此徹底的伴......這不是我心中的疑問,只有一聲的小嘆謂.

2010年10月18日 星期一

我真的需要檢討自己。


上了身心靈成長的課,我最大的改變,是有了更大的同理心之於,還學習了保留了一愛自己的位置給自己。這個位置,需要堅守。

我以前很暴躁,如一頭老虎,情況稍有不妥,就馬上發飆撲過去攻擊別人。可我現在比較像獅子,保持王者的姿態,穩守自己的城堡。我不需要撕碎別人,我只要別人退離我的私人領域,尤其那些讓我反感的人,不管你是不是我的敵人,請你離開。我要對方離開的方式,是漠視對方,然後等他自動消失。

我從前不給別人機會,我心理定位了一個人,他永遠沒有翻身的機會。我從前的姿態是,我是對的,別人永遠是錯的,一旦偏見構成了,請對方馬上閉嘴,你說甚麼都是垃圾。我聽不進去,因為我不要聽!

上了身心靈成長的課程後,我開始檢討自己了。從前總是對的自己,突然變得甚麼都是自己的問題。這不是矮化,而是,我覺得我多了一份更能包容別人的同理心,但是,這樣的同理心需要建立在自己的智慧上,否則,我會繼續掉入"Over-concern for others"的陷阱。

我開始學習去掉自己的"正義感"。以前的我會為眼前看到不公平的事情抱打不平,然後,我做了小人。而今,我再也覺得自己不需要為別人討公道,我只需要善待自己,為自己討公道。

可我不明白為何自己總是招惹那麼多讓自己覺得是麻煩的人。我身邊總有很多視別人的好為理所當然的人。我在氣急敗壞的當下,回頭去看一眼這些人,我發覺,我些人從來沒有欣賞過別人的好,只會利用別人的方便;這些人從來沒有說過感激的話,只會認為世界虧欠了自己。

看見的當下,我釋懷了。

我知道我不需要去追究“為甚麼別人會這樣”,我只需要自我檢討,檢討自己為甚麼總是招惹這樣麻煩的人種。我只需要允許自己遠離這些人,並不覺得是一種背叛和不了解就好。

2010年10月7日 星期四

愛情,不是用時間的長短來計算她的深度.


愛情,不是用時間的長短來計算她的深度,而是,這個住在你心裡的人,你願意給他/她甚麼品質的愛.

你或許願意用你一輩子的時間來和一個人生活,但,你選擇了甚麼方式愛他?

鬧意見的時候,男人怒氣沖沖大聲說話,女人發脾氣丟東西,誰的動作越狠,誰就越快勝出.要是兩人都不讓步,就看誰的言語比較狠毒,彷彿借傷害打擊對方,才是唯一保護自己的方法.

我是一個很怕傷害發生的人.因為傷害帶來的感受,就像被不斷啃噬綠葉的毛毛蟲,一口一口的侵蝕著自己的心.這種感覺不會讓你痛不欲生,但,錐心.半夜一轉身,肚子和胃會微微酸痛,心揪了一下痛,眼淚就流了下來.你不會明白為什麼會被這樣的感受吞噬著,直到心發酵了,酸了,那害怕的感覺無法讓你感受到心跳的感覺時,你才會微微的察覺,愛的能量,卡住了.

這種經驗不會讓人上癮,但卻會教會一個人怎麼去愛別人.愛一個人很簡單,只要對方幸福快樂,你的嘴角,就會有弧度.如果你知道傷害的感受會讓一個人痛醒,如果你真的那麼愛他/她,你會小心翼翼呵護他/她的心.當他/她發怒時,你會深呼吸,停下來聽他/她說話.他/她的話再狠再毒,你也只會偷偷擦乾眼淚,繼續安靜地領聽他/她的聲音.

不要為吵架而吵架,那是沒有意義的事.

你可以毫無掩飾的說出心中的感受和想法,但,太直接不是好事.如果你的坦白是為了鞏固自己的想法是為了證明自己是對的而不願意聆聽更不讓對方有說話的機會,這是一種傷害,一種自私的傷害.

我曾經有15年的時間來經營一段明知沒有結果也要苦守的感情,因為曾經,我以為你願意為一個人付出越多的歲月,越能證明你有多愛他.我以為我再也不會愛一個人像那15年感情那麼深,我以為我已心靜如湖水,可是某天醒來,我突然發覺,有個人已經不經意地住在我心裡.

是這個人讓我明白,愛情,不是用時間的長短來計算她的深度,而是,我願意給他甚麼品質的愛.我不曾聆聽過那個我用了15年歲月去維持的感情的人的聲音,更崩說祝福.

但而今,我總是願意安靜地聆聽你的聲音,我總是默默地對宇宙說,請把我心中的愛傳送到你心裡,並讓你感受到被愛是安全的,喜悅的.我總是在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告訴自己──我只要你幸福快樂和自由.

我感恩這個教會我愛和被愛的人.

2010年10月2日 星期六

愛情需要保養 之 生蠔篇


愛情,會要你經歷一段迷惘期,無論是匆忙墮入婚姻制度的,還是戀愛談久了的,或是還在熱戀的,都需要為自己的愛情添加保養劑。

人們都說,要拴住一個男人的心,必須要先俘虜他的胃。然而,保養愛情的元素,卻不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女人若終日守住開門七件事,不懂感恩且貪戀美色的男人,最終會因妳已不再是他心目中的玫瑰兼妳的一張臉已從玫瑰變成凋零黃花為由而出軌。

我不是愛情專家,我沒有拴住男人心的絕技,但對付食慾旺盛的男人,我想,餵飽男人這動作,顯然是愛情的保養元素。這裡的餵飽,不僅是餵飽其肚子,還包括性慾。切莫誤會我是宣導用性來誘惑男人的淫娃蕩婦,實際上,絕大部分的愛情,都需要用肉體來表現和維持愛。除非,你們談的是柏拉圖式戀愛。

研究發現,有些食物與營養素能夠促進性慾、調節性感受和增強性功能。如果能了解那些食物,情聖卡薩諾瓦的畢生至愛生蠔,據悉是能燃旺男女的慾火。我挺喜歡吃生蠔的,每年九月到隔年三月,正是法國生蠔的當令季節,我身在馬來西亞,沒有福分嚐到最生鮮的生蠔,但卻會妄想這未來半年嚐到的,會是從法國空運過來的極品。

生蠔予我的是一種“Acquired Taste”,如果不是特別嗜吃生鮮的海產的人,大概需要一段時間才會愛上這股“後天的味道”。

它的甜美是它獨有的味道。生鮮的生蠔鮮嫩肥美,肉質清甜略帶爽脆,滑順,送入口腔裡,先是淡淡的海水鹹味,接著便是一股只有生蠔才有的獨特鮮味。這份鮮給你細緻均衡的滋味,若你不特別抗拒,你會認同它鮮得清雅。這份鮮,在嘴裡延續的時間可是比一般海鮮的鮮味長呢。

我知道有一天,我會帶著《流動的饗宴》在巴黎的街頭,帶著Julie Robert的笑容吃著撒滿mozzalera的紅醬義大利面.管他媽的脂肪!

海明威在他的《流動的饗宴》(A Moveable Feast )寫道--“As I ate the oysters with their strong taste of the sea and their faint metallic taste that the cold white wine washed away, leaving only the sea taste and the succulent texture, and as I drank their cold liquid from each shell and washed it down with the crisp taste of the wine, I lost the empty feeling and began to be happy and to make plans.”

“當我吃下帶濃烈海腥味的生蠔時,冰涼的白酒沖淡了生蠔那微微的金屬味道,只剩下海鮮味和多汁的嫩肉。我吸著生蠔殼裡冷涼的汁液,再藉暢快的酒勁沖下胃裡,那股空虛的感覺消失了,我又愉快起來。”

俗氣的我堅持地認為,這是一段饒富情慾意味的描寫。

然而,女人吃生蠔,究竟能助女人的性慾嗎?下回分曉。

2010年10月1日 星期五

《Eat Pray Love》


經歷過感情的創傷、失落和痛的人,如果沒有找個為自己的創傷、失落和痛的地方朝聖,大概不會明白《Eat Pray Love》如何存在。

我喜歡這齣電影。在看這齣電影以前,我還無法為自己的毀滅找到原因。關於Eat的開始,是Liz去了意大利,關於意大利,是Liz知道自己的生活需要新東西,才能讓她重新感受到生命還活著。我感觸很深,3個月前,我不斷對自己吵嚷著要離開,我要去英國。為什麼?沒有為什麼?我只想去一個陌生的國家,為自己的生命注入新元素。可是,我一直離不開。因為我沒有錢。而且,我不是可以流浪的人。雖然,我個性浪漫,但是,我不是可以流浪的女人。

關於Pray。Liz她無法進入冥想,因為內心是那麼的躁動。她和Richard談起失敗的婚姻,她說,她希望獲得原諒。Richard說,她需要原諒自己。我的臉上,馬上掛著兩行液體。“我需要原諒自己”。我不曉得我為什麼要原諒自己,但是,聽到這句話,我卻流眼淚了,然後心揪著痛,心在發酵。我甚至不再記得究竟是Liz還是Richard說,“毀滅,是走向轉型的道路。”我繼續流眼淚。心裡一直重複這句話,至少十次。



那天去機場的路上,朋友說,“我看見你有兩股極端強烈的能量。”他欲言又止,我說,“來,直接說。”

“你有一股重生的能量,另外一股能量,是自我毀滅。”

我心揪了一下痛。我以為沒有人知道,“坦白說,我突然覺得生命沒有意義,我還覺得,隨時都可以死去。”

“你要整合這兩股能量。你會去到一個地方。”

我知道他無法告訴我是什麼地方,但我需要知道如何整合?因為無法整合,我一直傾向於毀滅自己。

“善待自己。”朋友說。

電影散場後,我走進廁所掩臉落淚,“我需要原諒自己。”我在心裡重複這句話,但我不曉得我有什麼需要被自己原諒?凌晨醒來,我把手放在心上說,“你要原諒自己”,眼淚就流了下來。我對自己說了很多話,說完後,眼淚停止了。我終於知道,我有什麼是需要被自己原諒的。

原來,我需要的不是逃到英國去,我需要的也不是去台灣或放一個月什麼也不幹也不要被騷擾的假期,我最需要的,“是原諒自己”。這才是我真正需要善待自己的方式。

關於Love。Liz為失衡的生命找到天秤後,她不願意再讓男人介入她的生命,她擔心,一旦接受了對方,生命又要失衡了。然而,“在平衡裡,偶爾需要失衡才更能抓住平衡的。”我一直認為,“不曾抱著傷害對方的心態去愛,無論如何,也不會受傷以及被傷害。”

愛,就是天秤。善良的人會遇見天使,你願意付出多少,就會得到多少。當把愛看成是物質的回報,生命,才會失衡。

我以為《Eat Pray Love》是喜劇。然而,它卻悄悄的療癒我。

很多人看電影,還是用技巧去看。所以,他們看到Julie Robert臉上掛著的是演不下去的無奈。如果沒有為自己在情感上的創傷、失落和痛找個地方來朝聖的人,大概無法詮釋到那樣的表情。對我來說,一齣電影的好與壞,不能再以技巧來分析,能夠撼動心靈的,就是好電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