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24日 星期二

繼續無題

後來,我發覺,原來我並沒有讓自己快樂的辦法.

我是寄生體.

2010年8月22日 星期日

無題。

我知道絕對不是年齡的問題。
週末,我總特別憂鬱。最近。
好不容易找到亂的原因,我恢復正常不過幾天,又開始看見自己的靈魂在幽谷。我很努力的填滿所有時間的縫隙,把自己放在忙的盲里,結果,我終於逃無可逃。
我並不是一個害怕孤單的人,我其實害怕熱鬧,害怕聲音,可是,此刻,我覺得我的孤單開始滲透寂寞,有點不安和急躁。我還是想離開,走得遠遠的,昂首看著天空深呼吸。我執意要去英國,可我知道我不是那種可以把自己丟在陌生國度長期沒有目的活便生活邊找目標的人,所以,我只想短暫離開。我執意的要去英國。一個到現在為止我只認識他的名字的國度。我總是看見自己走在有點冷的街頭,雙手插在衣衫的口袋裡取暖,然後低著頭,看著自己的雙腳走路。那路很長,似乎沒有盡頭。我知道我昂首看天空時,臉上會有淚水。
我在抵抗什麽?“不知道”是藉口。我被自己折磨著。現在,誰要是惹我都會被我在心裡狠狠的詛咒。那股怒火在喉嚨卡住,我覺得喉嚨卡住一塊鉛。即使如此,我還是狠狠地套住臉上的面具。我虛偽、虛假得很。
我極之抗拒環境壓在我身上的假裝沉默。可心裡却咆哮得很。
我抗拒自己的抗拒,我抗拒自己強逼自己接受所有的抗拒。
我不段數日子,卻不知道迫不及待的讓日子過去的原因是什麽。
我真的想離開,把一個人鎖在心裡,就那樣離開。
我卻被未來的不安束縛著。
是誰把我推入逃無可逃的窘境?
是我自己
我若自己囚困自己,我會傷害你

2010年8月14日 星期六

我的腳,似精靈。


我喜歡我的腳,不知道為甚麼。在辦公室走路的時候,我總是喜歡低著頭,看著我的腳,聽著長廊上傳來的我的腳步聲。因為喜歡我的腳,所以,我喜歡買鞋子,喜歡在腳趾甲上涂顏色。最近,我喜歡bling bling的東西,買鞋子的時候,特別喜歡看發亮的鞋子,於是,我買了一雙有人造鑽的人字拖給自己。我喜歡這雙鞋子,因為它很美麗。人字上有朵花,我也喜歡花;花瓣,會閃閃發亮。如果踢著它在黑暗夜裡步行,我的腳,似精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