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0日 星期二

小寶貝.


CH很好,他在面書上看見小寶貝的照片,然後tag了我的名字,於是,我看見小寶貝的近照.
她變美了,看見她的照片的擦那,我在車箱中哭了.不要問我為甚麼.
朋友在面書上問道,"怎麼可以對一個小寶貝如此牽掛?"如果你愛過,如果你深深的愛過,你永遠不會問這句話.

我看著Cookie的照片,默默在心裡呼喚她的名字說,我想念你.
此刻,我心發酵,我知道,小寶貝知道我在思念她......

2010年7月19日 星期一

Complicated



走過混沌,我想起朱銘美術館裡的牆面上鑲嵌著有這麼的一段話:最大的格局,就是沒有格局:思考不在既有的框架內,嘗試不僅是拋棄包袱,關照不限於此處與他方.過往的十年,深入不僅十年;往後的十年,廣闊何止十年.(我細嚼這段文字,鼻頭發酸,心一揪.我覺得,我真的一直在長大......)

一段日子以前,我的生活一團糟。身邊最親密的人遭殃了。我在面書寫著--Is not the world too complicated, is I'm too naive.

寫下這句話,我心裡很難受,淚水止不住。我哭了很久,眼睛腫得像核桃。我知道我不喜歡這樣負面的想法,於是,我刪掉那段話,當下告訴自己,“一念一世界。”

他說,“你心情不好,我要看醫生。”我問他為甚麼,他說,“你會一直罵我,攻擊我,我會憂鬱。”親愛的朋友,對不起。可是,我的對不起說了很多,很多遍,到最後,我也受不了自己了。我說,“我知道自己一直出言攻擊,當你發現我傷害你的感受,請你告訴我,不然,攻擊會成隱。”

接著,我還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不斷吵架,不斷掉入不歡而散的局面時,我開始陷入不明所以的情況裡。為甚麼,究竟為甚麼會變成不能好好說話了......

我開始想逃,因為我害怕發生傷害。

昨天,週末。我在房子里大掃除。清理完礙我眼的垃圾,心情突然安靜下來了。一些事情又浮處檯面了。

我一直覺得自己從小就是一個不被看見的小孩,從小,我就很努力建立自己的價值,我很努力的表現自己,做大人眼中理想的自己,我只希望別人眼裡有我。很努力的堅持爭取表現自己的過程中,我雕塑了一個個性堅強,而且要懂事的自己。

年紀越長越大,我開始覺得自己彷彿不曾有過童年。我沒有耍脾氣的機會,沒有撒嬌和任性的機會;因為我一直要求自己做一個懂事的孩子。

年紀越來越大,我越想刁蠻任性,我不再苛刻要求自己做個懂事的孩子了。於是,我希望你即使知道我無理取鬧也要包容我。頭一次,你說,你很少發脾氣,久久發一次脾氣,挺可愛的。接著,我的無理取鬧讓你受不了了......

我開始不明白為甚麼你會變得不再包容我,我很想對你說,我希望你即使知道我無理取鬧也要包容我。可是,我說不出口,因為你說,你開始覺得我在傷害你......同時,我也覺得,你在傷害我......

我很困惑,不明白為甚麼兩個人同時出現同樣的感受......

直到一顆心安靜下來後,我聽見我心說:“你長大了。你已經沒有刁蠻任性的資格了。過了刁蠻任性的年齡,就不要回頭爭取那權利,因為你會傷害身邊的人。”

我突然釋懷了。當下,我和我心說,我要學習聆聽別人說話。今天,我頭腦繼續一片混沌,我覺得我快窒息了。繼續下去,我會神經病。我需要你告訴我,我的問題,我該怎麼辦。第一次,我安靜的聽你說話,情緒來的時候,我深呼吸,我說,“聽話”。安靜的聽完你說話後,我笑了。然後,動力開始回來了。

世界並沒有很複雜,複雜的是人的頭腦。我一直提醒自己:一念一世界。然後,我釋懷了......心存善念,比較心安理得,生命,也比較自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