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4日 星期三

Dream House 。


我在车上和鱼说,最近进了一些豪宅,我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可以有钱到这种地步。我看到我的dream house,三百万,我不晓得朋友说要给多少头期,然后每个月供万五,但不懂要供多久,就可以了。我说那dream house和我真正想要的还有一点差距,它少了一个可以种花的花园。

然后,我又去了另一间豪宅,那是我无法想象的豪华。花园何止可以种花,连鱼池也特别大。

可是,门户越大,心事越多,不能说的秘密也越多......

后来,车子经过Sushi King老板的家,我以为那是荒废的小森林。辽阔的空地中央是一座微型的古堡。看起来,主人不是长居于此的。可是,脑海里却一直浮现那荒废小林里的一座白色雕像。孤寂。

车子回转来时路,我又经过那地方,我的目光没有再停留在豪宅身上,我一直寻找那所白色雕像;我很想再看它一眼。

我想起白色屋子里的你,曾经那么快乐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是第一次,我看见你如此开心,我想,也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我心酸。

我这才发觉,原来我的dream house不在于有没有花园,因为没有花园,我可以在花盆种花。我的dream house,是有你在的房子里,那里就是我的梦想家......我原来不需要豪宅,我只想和你在生活在一起......

于是,思念开始加倍。

晚上,我坐在戏院里满脑子都是你。我幻想你就在我身边,当看见好笑的剧情时,我大概知道你会说什么;于是,我偷笑。接着,我流泪了,当我听到我心说“我真的很想念他,我无法欺骗自己,我真的爱他”时,我流泪了。

然后,我听到电影里的一句对白说:我心里住了一个人。

过去,我也一直告诉自己,我心里住了一个人。

离开戏院后,我在车上和鱼谈起晚上的采访盲点,谈得很激烈,但是,我满脑子还是你的样子。我不知道此时你在哪里?你吃饱了吗?你快乐吗?你今天过得好吗?睡前的你的脸孔是带笑的还是苦的(我知道你多数是目无表情的)......

活着的时候,很多想对你说的话都不能随便就说出口,因为我们都担心失去。可你从来不知道,我比你更会掩饰自己,我比你活得更像一个奥斯卡演员;当你问我“我们现在是什么”时,我假装听不懂,因为我比你更害怕真相...

我无法欺骗自己,但是,我却很努力地欺骗着你...

2010年2月16日 星期二

謝謝你,AK。

回家前一天,辦公室案上擱著白色信封,信封上幼嫩的字體寫著報館地址,著名秀華.李,收。我看了信封上的字體很久,心想,我沒做兒童刊物很久了,為什么還有小朋友給我寄信來?除了<生命有此一問>,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收過粘上郵票的信件了。看著郵件上的郵票蓋章,來自怡保,又想,可能是我女兒。

拆開,是一張光碟。光碟上寫著 “秀華 虎年新年快樂2010 湯旭  mondialito 曹方 AK”。是AK。我不知道AK的字體會是小孩子的字跡。當下,我很感動。腦海里馬上那個浮現他握著筆,很辛苦的,一筆一畫的寫完每一顆字的畫面。當下,我很感動,心一酸,眼淚在眼眶中打滾。然后,我深呼吸,把光碟裝回信封,小心翼翼地放在我的褐色絨布包包里。

然后,我繼續坐在電腦前敲打鍵盤,直到約定的晚餐時間到了,我收拾東西,馬上離開。等朋友時,我想起光碟的事,于是sms給AK說謝謝。

AK是我約半年前認識的受訪者,后來,我們成了可以了很多心事的好朋友。他很年輕,比我小一歲(我不是故意說自己也很年輕),兩年前,在即將飛往英國發展的前一晚,他和朋友搬家時,就在收拾完畢後,坐在樓梯突然昏倒過去。醒來,意識薄弱,半身癱瘓。

這場際遇讓我認識了他。我們在電郵聊了很多,很多…….后來,我們約在某個他在怡保中央醫院做復健的早上見面。他一直強調,他說話含糊不清,手腳不靈活……在醫院看見他的那個早上,沒有我想象中的糟糕。其實,做記者這些年,面對身體有狀況的受訪者,我一直都很小心翼翼,我擔心自己不夠細心,問了傷害對方感受的話;面對表達能力不好的受訪者,我擔心自己耳朵不夠靈光,要對方一直重復,會讓別人心里不好受……

那天,我一直提醒自己說話要小心,耳朵要豎直。

看見他的那天,他的狀況其實很好。他很樂觀,我知道他一定要讓自己樂觀,否則,路很難“走”下去。

從怡保回來后,我一直想起AK的際遇,我坐在電腦前敲打鍵盤,眼淚一直在臉龐上爬行,我用圍在脖子上取暖的圍巾接過,眼淚又繼續滑落。我在AK的面書和部落格瀏覽他的照片,曾經,他神采飛揚,健步如飛;一夜之間,生命的劇本完全改寫了。

文章刊登後,他接到朋友的回應;我也收到朋友的回應;他們都說,故事很感動。我沒有因此雀躍,因為我寧愿故事不曾發生過。我一直覺得,宇宙那么大,人那么多,這一世出現在我生命中的每個人,都是緣分;都有原因。但是,想起一年前身體還健康的他,我覺得,這緣分很殘忍.......

他沒有像其他受訪者那樣,結束訪問后,馬上淡出我的生活。后來,我們一直保持聯絡,用sms;用面書;用電郵;偶爾,用msn。后來的后來,他在電郵上告訴我說,曾經,除出吃飯和洗澡和睡覺,他用了連續兩天的時間才給我寫一封電郵。一個字一個字敲打,生病后的他,腦袋轉動得比以往緩慢,所以,說話和寫字變成一種負擔。

我覺得內疚,于是,請他以后寫電郵時可以用英文回復我。我說,我要學英文。

所以,這就是為何我收到一張光碟也會感動的原因。我不是一個很容易滿足的人,但是,所有讓我感覺到用心來付出的事情,我都會被感動。

早前,我迷上湯旭 mondialito 曹方,每天都想念三個女子輕輕的聲音一遍。偏偏,我不是一個會使用網絡資源的人,曾用了一天的時間上網尋找她們的專輯,想下載,可是,我就是不會下載這回事。好不容易在百度找了幾首曹方,幾首湯旭來在車上,房子播放以慰寂寥,mondialito是一首也找不到。

結果,AK靜悄悄的幫我找了她們的專輯,下載下來,燒錄在光碟上寄來給我。我想起我買給他并答應要寄給他的許添盛還收在房子的紙袋里,心里就覺得愧疚。

今天,年初三,我在家鄉悶得發狂,連續兩天寫不出稿,打開電腦,頭腦就一片空白,然后就躺在床上睡著了。今天,突然想起一直收在褐色絨布包包里的光碟,于是,把光碟放進電腦,把里頭所有的歌曲搬進電腦。房子里,先是mondialito那像一杯溫開水的聲音輕輕在回蕩,煩躁的心情突然平靜下來。雖然,我還是繼續目無表情。

接著,曹方的《比天空還遠》唱著我此刻的心事……我又很想大字形倒在床上,繼續細嚼我的心事,繼續發我的白日夢,繼續沉沉睡去…...

2010年2月8日 星期一

雖然,你不知道。


在我忙得焦頭爛額時,你調劑我;催化我。

我們有太多的相似,也有很多的不一。
可是,我知道朋友就是這樣;在相似中分享,在異中相互學習。
雖然,你不知道。

我曾經希望自己能改變你,一如你也希望自己可以改變我。
可是,後來我漸漸明白,我應該讓你做自己,讓你順著自己的腳步成長。
雖然,你不知道。

你知道與否,其實不重要;
重要的是,我知道你是我此生最特別的朋友。
所以,我包容你,也接納你。

我相信總有一天,你會明白我的明白。

2010年2月4日 星期四

夠了!該停止了!


看著我的薪水單,我不知道甚麼叫成正比。我突然覺得很累,心裡有把聲音說:夠了!該停止了!

是的。夠了。

我在msn上和魚發牢騷,帶著一肚子的委屈和濕了的眼眶,我發誓,他根本不懂我難受成這樣,他根本不懂我流著眼淚在msn上和他說話。他說:你的付出是為自己帶來收穫的。

我也覺得夠了!這樣的話我用來安慰自己已經8年了!8年後,我不想還要對自己說自我安慰的話。我說,公司是用金錢來衡量你的能力和態度,你不能不用回相同的東西來作比較。

我不知道甚麼叫公平,我只知道,公平兩個字的出現,對絕大部分地人來說是絕對的不公平。就因為從來都沒有存在過公平,所以,就眾人的利益上才要特別強調公平。

我突然覺得自己終於醒了!

當想要為自己找個安身之所也沒有能力的時候,我不懂我究竟在做甚麼。不要跟我說甚麼物質不重要,一個人一個身體,只要租房子放張床褥安放自己就好的屁話。我在這座城市14年,過著浮萍一樣的生活,除了自己,永遠沒有人知道,變態老女人突然在你房子門縫塞張叫你吹風筒收聲的不留名字條的滋味;還有,沒有人會明白幼稚的室友會理所當然地認為,你的東西就是他的東西,他的朋友就是你的朋友的滋味。

我的生活真的他媽的mess up!

我想起自己每次工作到神智不清時,開車回家的路上,是沒有意識的,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我想起自己每次被壓力壓得呼吸不過來時,我會神智不清的把車子開到單向道上。

我真的覺得夠了!沒有死在馬路上,真的是我命大,沒有甚麼比自己的生命更重要。以後,做不來的事情不要逞強,不要強逼自己去做。

從此以後,好好善待自己吧!

自入行後,我這些年一直想起一件事--如果當年我就那樣跟了那個放高利貸的去,那我今天很可能挽著名牌包包招搖過市,每個星期上美容院、理髮院,衣服交給乾洗店,成天坐在洋房聽音樂、看書、看電影、看肥皂劇、種花、學做菜,出門有人載送、想旅行就定機票的女人,而不是現在時時聯想到名牌就是剝其他生命身上的皮;美容院理髮店是敗家女王的去處;只有胸無大志的女人才甘願躲在家消遣自己……的酸葡萄心態。

可是,谁叫我在第二架構選擇了這樣的人生;谁叫我當年就因為人家的下巴不完美而躲著鈔票。真是他媽的自討苦吃!

當年若在一個女人的心態上有大志一些;當年若不看人家的下巴不順眼;我可不介意現在有個20歲的年輕人叫我一聲“娘”的。好過再一個5年,我已變成生不出小孩的老女人。

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