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月31日 星期日

Born free

Born free, as free as the wind blows
As free as the grass grows
Born free to follow your heart

Live free and beauty surrounds you
The world still astounds you
Each time you look at a star

Stay free, where no walls divide you
You're free as the roaring tide
So there's no need to hide

Born free, and life is worth living
But only worth living
'cause you're born free

(Stay free, where no walls divide you)
You're free as the roaring tide
So there's no need to hide

Born free, and life is worth living
But only worth living
'cause you're born free





Born free,Andy Williams。我在《Dexter》裡一聽就愛上的歌曲。也許,我最近的感覺,有點不自由。但是,比起之前,我好很多,很多。之前我茫然地不知所措,現在,我是想辦法放下。縱使我了解自己的個性,是放不下,是不輕易就放下。

生命應該是自由的,我時常和自己這麼說。但是,3歲那年發生的事,我一直栓在心底。我很努力作出改變,希望3歲的自己走出黑色黝暗的衣櫃,可是,我拉了她出來,卻不曉得要如何導她走向光亮......我太在乎那個受傷的自己了...

我聽著Andy Williams的聲音,一點也不輕盈的聲音,像及我心中輕輕的吶喊--生而自由。

2010年1月29日 星期五

比天空還遠。

誰能給我無限遼闊
張望天空 空空如我
告別異鄉孤獨的客
兩個人 微笑著
誰能給我自由的窩
坐在屋頂晨光直射
溜出一段空白生活
沒有人 發現我
路途比天空還遙遠
一個人 會不會寂寞
漂泊的心一直遼闊
如果世界只留給我一天
路邊的我 鎮靜寂寞
啦……
誰能給我自由的窩
坐在屋頂晨光直射
溜出一段空白生活
沒有人 發現我
路途比天空還遙遠
一個人 會不會寂寞
忐忑的心一直遼闊
就算世界只留給我一天
也會這樣選擇 生活
啦……



我聽比天空還遠,像聽我的心.然後,好想落淚.那種失落的孤獨感又來了.
幾乎24消失都被侵蝕著,於是,我和我的心,說了3次話.
開始失效了......
我一直唸著張望天空 空空如我
我不知道我選擇了甚麼
也不知道老天要給我甚麼
我突然覺得 我的生命又出現我抓不住的事
我一直說服自己 也一直被自己打敗
我開始沉澱在自言自語的空氣中
我只能這樣 才能平衡一些
我其實在掩飾我的恐懼
然後 我把臉埋在抱枕
我聽到我心說
我欺騙不了自己

我的誠實 把我帶到現在的這裡
所以 張望天空 空空如我

(如果你知道我又淪陷 我知道你會繼續取笑我)

期待回家過年。


我開始期待回家過年。我姐幾乎每年的農曆新年都沒有回娘家,成天窩在家裡過平時的生活,所以,家里的小朋友說不知道甚麼是過年。

我想起兩年前抱他逛Ikea時看見聖誕樹,於是我說:“聖誕節快到了。”

他問:“到哪裡?”

我靜默。

他繼續追問:“har,到哪裡?”

他的書架上有一本《年》的繪本。閱讀過了,還是不懂甚麼叫過年。我希望今年小朋友可以回家過年,我會想辦法告訴他甚麼是過年。

我想起很久以前,媽媽在年卅晚當天早上要殺很多雞,她要我幫忙抓住雞腳,我別過頭一直罵她殘忍一直流眼淚。然後,媽媽把我趕走,叫我有本事就不要吃雞肉。果然,我沒本事,我只能少吃雞肉。

每次,我想起那刀在雞脖子上畫了一刀後,脖子上的血洩出,雞在地上痛苦掙扎至奄奄一息的過程,嘴里的雞肉就吞不下去。

慶幸這些年過年殺雞我不需要作幫兇了。今年,我只需抱著一大堆在城市買的年花回家鄉,年卅晚當天插花就好。

2010年1月28日 星期四

mondialito


儘管夢的雅朵是一隻長著日本臉、唱著法語歌的日本樂團,但在其音樂手法的運用方面,卻和瑞典及北歐系的Indie music(獨立音樂)同出一宗,也因此有人說北歐大概是夢的雅朵的另一個心靈故鄉。

最近愛上mondialito.距離上一次的音樂痴戀到底是多久的事了,我忘了.我很少一見鍾情,對於音樂也如此.可是,最近我突然就愛上了mondialito 還有 曹方 和 湯旭.三個女子的聲音,清澈安靜.我聽不懂mondialito,就是那麼單純的愛戀著而已.用心來聽Lavenda,我在空氣中嗅到香氣;聽Avant La Pluie,心中泛起無以名狀的淡淡哀愁.是的,我的心在雨天總是有幾許美麗的哀愁;卻,不是究竟為誰神傷,所以,我需要Junko"呼氣式的法語吟唱"我美麗的哀愁......

下次,我說曹方:天空,空空如我.

2010年1月27日 星期三

我在熟悉中忽略了你。


每個月要去的地方,我還是每個月都走錯方向。繞著商圈走了一條又一條街,每每經過巷子,心裡都有把聲音在說,“嗯,是這裡了。”轉角走向大街,咦!怎麼又錯了......很多時候,我都以為人家無聲無息的搬遷了。開頭的時候不是這樣的,沒有迷路過,漸漸的,因為心裡老是認為習慣了的事情不會錯,所以才不放在心上;從心中抽離了的習慣,往往,讓人在熟悉中忽略了它。 

2010年1月21日 星期四

一邊寫稿一邊聽湯旭。


一邊寫稿一邊聽湯旭,恬靜的歌聲陪著我淡淡哀愁流浪去。湯旭是自己寫,自己彈,自己唱的。他們說,這個很年輕的女孩還在讀書。是的,22歲的年紀,輕得讓我妒嫉。當年我在任性地揮霍自己的22時,我忘了歲月的腳步,會以它不留情的殘忍步伐跨過去;在我虛度它,蹉跎它時,它就這樣拉著我前進,丟在10年後的這個空間裡。

他們說,湯旭的音樂和創作也許還未洗鍊成熟,但在充滿毛邊和稜角的聲響中,她們看見她那雙正向著無垠世界探索的眼睛,和那隻撫在胸口上感覺著心跳的手。

我真懷疑,時間不過溜了一個10年,為甚麼就孕育出一代不一樣的22歲女生 。你看〈午後〉,歌詞是那麼寫......

喜歡那一個午後 浮雲悠悠
陽光爬進窗口
樹葉顫抖 風吹過的時候
只是低頭

你像一隻小鳥 輕輕地降落
停靠在我的身後
你揮一揮雙手 笑容就像
天邊的河流 ho~~

你說的遠方 在很遠的地方
在夢裡面閃著光
我們要去的遠方 路是那麼漫長
總給我們力量 力量

就那樣短短三段,重複唱了兩遍,就換去我過了一天的憂愁,就唱出了我喜歡的一個午後心情。




你聽〈島歌〉,她說哦,“島歌 乘著風啊 隨飛鳥到海的那一邊 島歌 隨風飄吧 把我的愛也帶走吧 帶到你的窗前 來到你的夢裡 來到你的身邊 然後消失不見......”

沒有比這思念份量更重的牽掛了,當思念來到窗前,“刺桐花開 招風雨來 往復的悲傷 如同過島的海浪 走入林中 和你相遇 又在今夜 與你分離 可是 你去了哪裡 哪裡都沒有你的痕跡 我不知道 我要去哪裡 哪裡都沒有我的空隙......”

連傷心都是恬靜的,像是在身體掛著一顆失落的心,沒人看見的心。

然而,我還是比較喜歡〈水草〉--

這一刻 墜落在夢裏
尋找著那片神秘的水域
回不去 我不是我自己
像一株水草 擺動著身體

陽光 醒來
陽光 盤旋不去
陽光 陽光 掛在我的髮梢
他跟著我擺動著身體

陽光 醒來
陽光 盤旋不去
陽光 陽光 掛在我的髮梢
他跟著我擺動著身體

陽光 哭泣
陽光 離了岸的魚
陽光 陽光 滿身淡淡的陽光
他跟著我 擺動著身體

做一株水草
擺動著身體

陽光是水域,髮梢是水草,那一刻,我在沒有浮躁的音樂下輕輕擺動我的身體;那一刻,我想起我愛上張懸的〈氣球〉時,也總是隨著平和的音樂,輕輕擺動我的身體。

2010年1月14日 星期四

關於愛情,我們曾饑不擇食。



麥克:

分手後,我才發覺我們的開始是錯誤的決定。因為我們都在飢餓狀態遇見對方,然後,不管眼前的這盤菜是否適合自己的口味,但求填飽肚子,就手就好。

談戀愛時,我們常常為吃而煩惱,不是因為太挑,而是太無所求。走在小販中心繞了兩圈,始終不知道自己的胃想要甚麼,我總是賴在椅子上等你做決定,可你卻常常猶豫不決。最後,我們只好參考前後左右吃甚麼,更可笑的是,倘若遇到攤販端食物過來,就馬上順便下單。

所以,我們都害怕去小販中心。

周末不上班的日子,光是一日三餐,已構成當天最惱人的事。我們總是不約而同地說:“隨便吃。餓了,只要填飽肚子就好。”可是,吃飯時間到了,卻不知如何找這隨便。兩人坐在車子上飢腸轆轆,車子卻從白沙羅開到古仔路,一路吃風去。有時候,我們乾脆以“只要前面出現任何一家賣吃的店就馬上停下。”來決定。

以為到館子餐廳吃飯,就可以更快捷為吃做決定。可是,攤開菜單,從套餐到單點至少十款選擇!

“要吃牛肉麵還是滷肉飯?”

“你說菠菜麵好吃還是南瓜麵好吃?”

“我想喝蓮藕湯,可是又想念在XXX喝過的miso soup……”

“我們還要來點小吃嗎?”此話一問,掙扎和矛盾更多。

那些做不了的吃的決定,最後,都叫服務生為我們做決定。

剛開始時,我們為彼此對吃下不了決定的共同毛病看成是情趣。我曾以為那是你對我的遷讓,餐餐以我的口味為主;你亦以為我在試著了解你的口味。日子久後,我們才發覺,原來我們都患上了“食物徘徊症”。



去年情人節一早,你問我晚餐想吃甚麼?有沒有屬意的館子?我對著鏡子塗口紅,說了句“隨便吃。餓了,只要填飽肚子就好。”透過鏡子,我看見身後的你長嘆一口氣。我補充說:“我無所謂,你想吃甚麼就吃甚麼。”你目無表情地看著我說:“你知道我最怕為吃做決定。”

我何尚不是……

結果,我們的情人節晚餐就在家裡吃快熟麵。更可笑的是,煮快熟麵之前,還要為煮甚麼口味而煩惱一頓。後來,我趁你到房子換衣時馬上打開櫥門,眼睛不敢看裡頭各式各樣的快熟麵一眼,隨手往裡頭抓了兩包就拆了包裝袋放入鍋裡。

你從房子走出來,看著拆開後的包裝袋,然後又看了我一眼。

快熟麵端到飯桌上,飄來一陣似咖哩又似麻辣的味道。吃進嘴裡,卻說不出味道來。

“其實,你想吃咖哩還是麻辣?”你問。

“兩種都是辣的味道,所以,我想兩種味道煮在一起也無所謂。”我心虛地說。

“咖哩和麻辣,一個辣,一個麻,怎麼無所謂。”

我無語。

“食物可以隨便吃,愛情卻要吃對味道。我們都不是彼此心目中那可以豢養你我的食慾的廚師,我們還是各自尋找適合自己的廚師吧。”你說,口氣淡如白開水。

我們的速食愛情,就這樣結束在一個吃快熟麵的情人節晚上。

對於愛情,我們也饑不擇食。所以,我們才會遇見彼此。                                                 ●卡斯

2010年1月12日 星期二

有種失落叫空洞。


2008.12.25 圣诞节。

葬禮過後剩下的繁文缛节的工作,突然落到我的身上。有人吩咐道要煮一壶甜甜的糖茶,为着什么,我根本不清楚。翻箱倒柜找不到一包白糖,我到樓下的雜貨店買白糖,途中卻坐在花园掩脸大哭,心里悲痛的,不只是一个人的生命消逝了,间中夹杂的复杂情绪,还包括我的任性带来的愧疚和自责。

◎忍受死亡恐惧的吞噬
某天,电话传来姐姐入院的消息。我内心气愤姐夫执子之手后没有好好照顾他的伴侣,反而让她受到伤害。出院后的一段日子,曾经是大好人的姐夫突然头长尖角,变成十恶不赦的大坏人。家里没有人支持姐姐继续她的婚姻,每个人劝告姐姐离开姐夫,实际上是用威逼的方式。

自那天起,她被孤立在无人的小岛里。

在照顾生命即将枯萎的姐夫的日子里,她孤身作战,内心的恐惧和无助不曾透过声音表现出来。直到某天,我接到姐姐的來電說,姐夫命在旦夕,當時,治疗对他来说已不重要了,他希望臨走前,姐姐的家人可以去看他最後一眼,只要我们肯去看他,就代表他获得宽恕。

盖上电话后,我躲在车厢中为那已预知的生命期限痛哭。當下,我馬上联络在新加坡雅西西慈怀病院担任臨終關懷辅导社工的以量,請他過去看看姐姐和姐夫是否需要什么帮助。

隔了一道海岸线的距离,加上工作忙碌,姐姐沒有开口叫我去看姐夫最后一眼。某天,當我拿著我的第一台数码相机拍照時,脑海里閃過从前我们很开心地走在新加坡街头的畫面。我的第一台数码相机,是他們送给我的。

从广州回来的那个凌晨,我匆匆赶回家,收拾行李趕往新加坡。一路上,我心荒蕪得很。我不曉得生命垂危的人會是怎麼樣的容顏,我其實更害怕的是面對死亡。當看見躺在病床上的他,我很想退到房外,却强逼自己走進房子。那時的他看著我的眼神是放空的,我心冷了半载,他不认得我了,他的生命,已逐漸枯萎了。

那個晚上,我睡在他侧边的另一张睡床,心裡忍受著死亡恐惧的吞噬。我把身体卷缩起来,半夜听到他梗塞的呼吸声,我突然乍醒,一夜落淚,无法好眠。那样的折磨,维持了三个晚上。

離開新加坡前的傍晚,他凝视了我很久。我不曉得他是否記起了我,我倔強地忍住淚水,轉頭離開。離開的那個早上,以量到访,問我看見姐夫有何感受,我再也無法強忍心中的悲慟說:“看到他现在的样子,我还能跟他计较什么……”他建議說,如果我願意和可以承受壓力的話,那就单独跟姐夫说出心里的话。我點頭,可是我知道我無法履行,“下次吧。”我对自己说。

可是,下次再見他時,他已像具蠟像般躺在棺木裡……

◎狼狈,是為了赎無知的罪。
就在我還以未來得及去见姐夫最后一脸時,他的病情恶化了。2008年的冬至,我在赶往新加坡的路途中,姐姐来电说姐夫已经走了。我在車廂中落淚,使勁踏油門。可是,車子的速度再快,已來不及說再見了。

我心中多了一道遗憾,那道我没有告诉他,我已经原谅他的遗憾。

葬礼开始的第一天,我看着灵堂上的照片喃喃自语。“对不起,如果我知道事情的结局是这样,我当初不会那么任性地跟你呕气。让你带着遗憾离去,我觉得很对不起……”我甚至不敢靠近棺木,不敢瞻仰遺容。

姐夫出殡的那个早上,正是聖誕節。姐姐说姐夫生前喜欢吃某处的mee siam。赶在早餐时间,我在人生地不熟的街道亂竄,偏偏,我在回途中迷路了。眼看時間距離九点只差15分钟,我在馬路中央慌張得像个疯婆似的,在滂沱大雨中顾不得目光就脱了鞋子在車來車往的街道上奔跑。

回到葬礼現場,时间仅剩5分钟,我松了一口气。我的狼狈,是為了赎罪,赎那无知的罪。

压抑了几天的情绪,终于,在姐夫封馆那刻悄然逼近崩潰。等到遠離所有人的目光後,我逃到公园痛哭。一个人的生命的结束,正是一些活着的人的开始,开始悲伤、开始落寞、开始寂寥、开始回忆、开始怀念、开始自责……

當下發覺,姐夫的生命消逝教会我宽恕;宽恕别人,等于宽恕自己。生命若在调零时,过去的恩怨都应该烟消云散,若要生命了无遗憾,應當在對方活着的时候,就要學會宽恕。

一年後,趁著年假,我又來到新加坡。可是,我在新加坡的那幾天特別失落。我買了macro lens送給自己,當作鼓勵自己用心活在2009年。但是,我一直鬱鬱不歡,卻不知道為何突然失落。直到經過年前的葬禮現場,姐夫的葬離畫面隨著腳步的移動逐一浮現。經過公園,那空出來的石椅位置,我彷彿還看見當時的自己是何等無助地坐在公園那裡,像個迷路的小孩在痛哭。

那一刻我才發覺,原來,有種失落叫空洞。

2010年1月8日 星期五

亂一下,我才知道我需要被整理.


前幾天,我把我的房子,搞成垃圾堆.有時候,我需要亂一下,我才知道我活著,我才知道我需要被整理.

我有時可以笑得很大聲,可是很多時後,我都是皮笑肉不笑。我是沒有甚麼表情的人,我臉上出現最多的兩種表情,是目無表情和皺眉頭。

但是,因為我活在社會,所以在與社會建立關係時,我需要為自己準備很多很多的面具。有時候,我真覺得自己像一個可悲的小丑。

然而,我不是虛偽的人。雖然表情是假的,但我心是真的。只要我生活空間能夠容納你,即使我臉上的表情是擠出來的,我對你就是用真心和真誠來交往的。

我不混話不投機的人,說了半句就會很累。我比較喜歡能夠給我安靜的空間的人,要是話說完了,那就安安靜靜地坐著,各自做彼此的事情。所以,不要對我有太多的要求,我把真心給你了,不要再要求我連表情也捐獻給你。

我之所以要擠,因為我不想你因為我臉上總是沒有表情而覺得我不快樂。因為你不明白,我的快樂很恬靜,所以,有時候,我會不斷偷笑,也不怕別人誤會我神經。

我也會在購物中心邊走邊流淚,那天,我在唱片行試聽音樂,音樂觸動了我當下的心情,然後,我就坐在那兒默默掉淚。店員鬼鬼祟祟地叫同事偷看我,我知道被偷看了,但我還是光明正大地掉眼淚。

不要以為我可以任何時候任何地方偷笑和掉淚,就是活得赤裸裸的人。其實,我心裡累積了三個年代的秘密;
過去的,現在的,還有未來的。這些你無法分擔的我的秘密,我只要躲起來,給自己一個空間做自己。

對朋友的要求不要太過苛刻。如果你無法忍受我的沉默和我的表情,其實,你可以選擇離去,不必委屈自己。

2010年1月6日 星期三

向世界出發 2:女兒國 戀愛崇拜


在中國的某一個角落,流傳著談一世戀愛的愛情宣言。這個地方,就叫女兒國。

女兒國是母系社會,女人可以一輩子都談戀愛,不受婚姻的約束。她們喚情人為“阿柱”,女的則叫“阿夏”。到了晚上,阿柱和阿夏就會在女方的“花樓”走婚,隔天早上天未亮就要離開女家。

如果其中一方不想走婚了,那就去尋找新對象。因爲沒有婚姻制度,因爲選擇婚姻制度就違反了傳統,所以即是有了小孩,雙方分開也不必為對方和孩子負上法律的責任。孩子永遠跟母姓,永遠是女方的財產。

此外,女兒國的女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她們肩負家庭重任,養夫活兒是女人的責任。

這種走婚式的愛情雖然很自由,但感情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情欲,即使沒有法律的約束,心理能夠承受再大的自由,也會對自己的走婚對象暗生情愫,希望和對方常相廝守。

忠貞的愛情就是這樣,不必山盟海誓心也牽繫著。

梁詠琪和鄭伊健走在一起的時候,被千夫所指,灌上好勝的第三者。她說:有些事情不是我處理的,對方沒有處理,第三者便用自己的立場來處理。

這裡的第三者,是指外人。

感情到了散局的時候,不要數落對方,也不要因爲内心的委屈而將不是推卸到他人的身上。當初明知對方沒有處理好就自己先承認了這段感情,是自己不成熟,是自己為先設下無法退下的臺階。結果無論是怎樣,都與人無尤。

情窦初开的那年,我遇上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

那一年,他18,我14。两个还不知道情为何物的小孩因为好玩而恋爱了。从不懂事到刻骨铭心,这段感情维持了13年。但是,我们的缘分却不足以成为一生一世的恋人,所以,后来照顾他和為他生孩子的人不是我。我深知若要刻意攀缘的话,就会带来痛苦。于是,分开是最好的决定。

分手后,我没有立刻遗忘快乐的记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沉浸在最灰色的悲伤里。然后,我对自己说:缘分已尽,是时候打包好这段感情,送进冰箱冷冻。

我在那时候体悟到:再快乐和甜蜜的过去,分手后就会变成痛彻心扉的回忆。

直到手机遗失了的那天,连带存储电话号码的记忆也一同消失,而那13年的感情就这样划上了句号。我以为,缘分这次真的走到尽头了。

没有对方消息的500多个日子后,我却偶遇他,就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当时,心里轻轻地呼唤他的名字,感觉上就是“遇见老朋友”那样简单,而心,又是那么的恬静。那曾在心海里波动的涟漪,早已心如止水。

想起过去的甜酸苦辣,我慧心一笑。原来那段甜蜜过、痛心过的爱情,让我成长了,让我变得更豁达了。

如今面对老朋友,我相信在缘分的天空下,是冥冥中注定我们要相识的。既然缘分那样深,那样厚,就怎样躲也躲不过的。

因为消失的是爱情,留下的,却是缘分。




在看見女兒國的愛情觀念的那一刻,我很有衝動要走進女兒國做一個只談戀愛的女人。我很想知道只走婚而不結婚的女人是怎樣的一個女人。看到後來,我終于明白上帝給人類最平等的禮物,就是愛情。

有人可以爲了名利傷害朋友或家人,連帶最深厚的親情和友情多是經不起考驗的。可是,人類往往會對愛情失去自主,人類往往會爲了心愛的人覺醒和迷失。

雖然沒有婚姻的約束,但發生在女兒國裏,任何一對男女的愛情都是出自真心的。

他愛她,所以願意爲了她不做“走婚大王”,願意餘生守候一個女人。

她愛他,所以即使他不願意繼續和她“走婚”,她心裏面都一直牽挂著這個曾經住進心坎裏的那個男人。

在愛情的世界裏,真的沒有誰對誰錯。愛過、傷過、痛過,也要祝福他餘生都要好好過。

向世界出發 2:緬甸 愛。回家 篇


謝霆鋒是謝賢和狄波拉的孩子,我是一對平凡夫婦的女兒。
從小,我就埋怨自己不是出生在有錢人家的家庭裏,所以,我需要經過自己努力和爭取才能繼續念大專,然後在看着同學都出國留學的當而,我就投身職場,開啓了我還來不及接受的世態炎涼局面。直到今日,我還是很想繼續念書,但不是爲了可以讓我吃得飽,容易掙錢的學問,而是可以豐富心靈的,可以讓自己快樂的知識。
直到看了謝霆鋒的“愛。回家”,我才釋放了内心的遺憾。
也許很多同學可以深造對我來説是很幸運的,但,這不是必然的。至少對我來説,命運安排了我走這樣的一條路,我就要豁達地面對自己的生命。至少與那些期盼一個安定的生活的孩童來説,我是很幸福,很幸福的……

我的童年

記得很小很小的時候,長輩吵吵鬧鬧,已經是經常事。印象中,媽媽有一次從後門逃跑,頭也不回。小小的我站在婆婆的籐椅上,看著媽媽的背影。沒有哭,沒有閙,好像早已習慣了這樣的家庭劇場。

又有一次,爸爸和媽媽大吵后,媽媽跑到樓上去。我們兄弟姐妹在樓下,後來大姐派我上樓觀察媽媽的情況。我推開房門,房内烏漆媽黑,什麽也看不見。突然,媽媽喊了兩句:“不要吃我。不要吃我。”

小小的我突然驚嚇,跌坐在地上,用盡吃奶力喊:“媽媽,媽媽。”

那時候,媽媽還反問我:“是不是有聽到他說要吃掉我。”

我搖搖頭說:沒有。

媽媽口中的這個他,就是爸爸。我知道媽媽被爸爸嚇着了。我也在那時候被媽媽嚇着了。

我特別記得這兩場家庭倫理劇,乃至廿餘年后的今日,依舊無法忘記。每次想起,眼淚還是流下了。

小時後,媽媽和爸爸帶著其他兄弟姐妹住在另一閒屋子,當時,我是其中一個跟著爸爸媽媽住的孩子。後來,自大約3嵗開始,我便將自己交給婆婆了。

事情是這樣的,那一晚,我張開眼睛的時候,爸爸媽媽已經帶著我的兄弟姊姊回了另一個家。我因爲玩得太累而睡着在婆婆的小木屋裏,所以,被遺忘在這個家。當時小小的心靈認為父母遺棄了我,所以我不要他們。

大哭一場后,我自此跟著我的婆婆。往後的日子,無論如何都不願意回到爸爸媽媽的身邊。

和婆婆一起住在10尺長的木屋,就是我印象中的“家”。

婆婆沒有特別溺愛我,賞罰很分明。

我曾因爲在一個下午和朋友走出街上,回到家被她抓起頭髮撞在木板墻上。我當時不知道為什麽被處罰得那麽嚴厲,甚至到今天還不明白。我只知道,當時我眼看朋友看著我這樣被處罰,心裏覺得很羞恥,很丟臉。

又有一次,我和朋友到小河玩水,玩到下起大雨才淋雨回家。回到家,婆婆替我的小朋友更換衣服,等到小朋友離開我的家后,她突然揮起藤條往我身上亂掃。我躲到哪裏,藤條都掃著來。當時候,我真想知道其他人回到家裏是不是同樣也吃籐鞭的。

這就是我對家最深刻的印象。

還有一次,學校老師要學生剪下日曆上的數目字做手工,我的功課拖到晚上還未完成。我記得當時候大約還欠20張還要剪,婆婆就叫我去買夜宵。我說功課都來不及完成了,我不願意去,還說若要我去,那就幫忙我剪完那20張日曆。婆婆生氣地答應了,最後我還是閙不過,逼著要去買夜宵。

怎知道宵夜買了回來,那答應要幫我剪日曆的承諾,卻換來吃20鞭的藤條。

我對家的印象,就停留在毫無安全感的承諾當中。

長大至今,我討厭自己的童年充滿不快樂。當時心中所受的委屈,至今還留著當年的淚水。

儘管婆婆這樣對待我,我還是沒有怨恨她。我想,大概是閻羅王在趕我去投胎的時候,忘記將怨恨注射在我體内吧。

而我對家的愛,就這樣開始。

我還是有被疼愛的時候,婆婆送我去學電腦、學畫畫。我的生活,比其他兄弟姐妹,多了一些學習機會。成績名列前茅,我被讚賞。婆婆還承諾當馬戲團來到我家鄉演出時,會帶我去觀賞。只不過,她在還沒有來得及等到馬戲團到來的時候,就逝世了。

對於這個沒有辦法兌現的承諾,我一直耿耿於懷,而我至今一直覬覦看馬戲團,那是我心中很深,很深的一道遺憾。

要是有一天我富有了,我會要做紙扎的師傅,幫我做一個馬戲團的場面,燒給我最敬愛的婆婆。

我最苦悶的童年,讓我一直回首,於是,我一直離不開往事。

我記得畫面上的小孩,如何撐着一個大面盆去乞討……

小時候,因爲家境不太好,我還沒上小學,就要開始位家中的生計付出勉力。所以,後來我一直都明白,生活需要靠自己雙手去爭取的道理。可是我最苦的時候,不過是挨家挨戶賣玉米,我沒有經歷在湖浪中乞討的險歷。
謝霆鋒遇見其中一個沿街兜售書本的孩子,最大的心願就是擁有一架200美元的書攤。

心裏突然很酸,那微薄的心願,就是孩子最大的理想。他要靠自己賣書賺回來的錢來繳學費,他希望這個書攤可以讓他免於日曬的煎熬。

這是孩子為自己的理想而做出的奮鬥。

我沒法出國留學的遺憾,原來,比起一些孩子來説,是微不足道的。



我的學生時代
我跟著我的婆婆長大,直到婆婆去世那年,我選擇了一個人留在木屋裏。即使婆婆的管教多麽嚴厲,多麽的不可理喻,那段歲月,仍是我最快樂的人生。

婆婆打我,我沒有怨恨,心裏再難過,也沒有看見爸爸媽媽爭吵時那麽難過。後來我漸漸明白,我寧願承受皮肉上的痛,也不願承受心靈上的難過。家裏的爭吵聲,早已在我心裏刻畫出一道深深的傷口。而當時小小的我,選擇了漠視這道傷口。我在傷口上貼了Ok崩,以為他會痊癒,其實,它一直繼續腐爛。

跟著婆婆長大的日子,我減少了看見爸爸媽媽的爭吵的機率,這道傷口就會減少發炎。

可是,在我看不見原本的那道傷口的時候,另一道傷口,卻無聲無息的展開了。

看著婆婆一天一天的老去,我擔心死亡會帶走我最親愛的人。

當時后,我對上天的祈求是很卑微的,我總是躲在房子裡雙手合十默默唸到:在這罐萬金油還未用完以前,你不可帶走我的婆婆。

是的,這是我和上帝的談判。

後來,這罐萬金油用完了又再開了新的一罐。我對死亡的恐懼,從3嵗開始至13嵗,我不知道最後的那罐萬金油,到底是我祈禱后的第幾罐,我的婆婆,終于在我13對那年離開。

那時候,我心目中惟一可以依靠的家,終于瓦解了。

爸爸媽媽曾接我回家同住,後來,我選擇離開爸爸媽媽。因爲我對他們的感情是那麽的微薄,對他們的感覺,又是那麽的陌生。

一個人回到老木屋,我的心很踏實,很安靜。

謝霆鋒在16嵗那年他入影壇,因爲不想被人說他因爲出自明星世家纔有機會成爲明星,他拖著受傷的腳拍完第一部擔任男主角的電影……

往後,我即使在外頭受了多麽大的挫折,我都是選擇一個人承擔。因爲我覺得自己沒有可以依靠的肩膀。接著,我習慣了一個人面對,讓淚水流在沒有人看到的時候。我孤單又倔強的性格,是這樣培養出來的;我堅強不易放棄的性格,也是這樣建立起來的。

也許因爲對家缺乏安全感,所以,我和那個被認爲是叛逆的謝霆鋒一樣,時常渴望有一個自己的家。

“你會很渴望有個人在家裏等著你回來的那種感覺。”這是他對家的詮釋,也是我對家的詮釋。

沒有理會所有人的反對聲浪,他和張柏芝在菲律賓結婚了。

堅持建立一個屬於自己的家,是因爲内心渴望的那份愛。一份最親密的人給自己的愛,一份可以給人家的,可以和別人分享的愛。

惟有在經歷很多很多的大大小小的挫折以後,這份愛才會慢慢的升華。這份愛,才會悠然而生。

所以,離鄉背井后,我才漸漸回到那個有兄弟姊姊,有父母親的家。

我知道,是愛,讓我回到一直都以爲是和我距離最遠的家。

即使曾經這個家與我的距離是那麽的遠,我始終可以明白到,沒有這樣的一個家,就沒有這樣的一個我。

我那麽愛自己,又怎麽會不愛我的家……

無論是過去家境貧窮的我,還是富有的謝霆鋒,其實對家都有深切的期盼。

沒有人有權力選擇自己的家,無論過去是貧窮還是富有,這個家,曾經就是撫育你成長的地方。無論過去你的至親在你的童年裏留下什麽印記,他們都不是處心積慮的要在你的童年當中留下不快樂的印跡。

可以健康的成長,應該要懂得感恩,不要對家有更多更多的要求。在長大後的今天,也要自問你能回饋給家的會有多少。畢竟比起那些有家卻不像家的孩子來説,我們的家是最安樂的。

所有的事情都會過去,所有的人都會長大老去,惟一不變的,就是家的愛,永遠常在!

懷念我的婆婆,祝福我的母親,也感恩上帝給我的這個家。

向世界出發 2: 汶萊 國王與我 篇


那皇后身上穿戴的服飾珠寶加起來總共價值港幣3億。這3億,對很多很多人來説,都是一輩子都無法擁有的財富。 然而,那只是汶萊皇后身上穿戴的財富而已。突然之間,我可以明白到爲何總有那麽多的女孩希望加入豪門。那種可以炫耀的財富,是很多人最想滿足的欲望。

無求無慾,只有聖人可以做到。平凡如你我,終極一生都是欲望的奴隸。哪怕只是有一段近距離的旅程、一碗白米飯還是一件溫暖的外套,都是人類一直追逐的欲望。

根據佛教思想,無論貧或富,人帶著七情六慾來到人世間。六慾是眼、耳、鼻、舌、身和意,這是六種管能上追求的欲望。

眼想看美麗的東西;耳朵想聼奉承的話,美好的聲音;鼻想聞香的味道;舌想嘗美食;身體想享受舒適的生活;意想追求名利愛慾。這六種欲望,是會不斷地膨脹的。

但是,富甲一方的汶萊蘇丹,他的欲望比任何人更容易獲得滿足。他一生的欲望,是不是能夠在此生就了?
當你擁有的時候,你會想擁有再多;當擁有再多的時候,又會想能不能更多。而當你有能力去擁有很多再多和更多的時候,那無窮無盡的欲望,是追逐下去的理由。

汶萊皇宮沿海而建,是一座橫跨180公頃的超級大行宮,大得我無法想像那數目字是怎樣的一個界限。它分爲5區,擁有400多閒房。12層樓高的云石柱,匪夷所思的豪華設計,即使是其中一座宮裏的4根柱子,就價值800萬。我相信我的這一生人也不可能賺到這4跟柱子。

要我解釋汶萊蘇丹的財富,我只會說:那是幾生修來的福報。

媽媽坐在我身邊看著同樣的畫面,我們一直哇然。媽媽問:這樣囂張,沒有人會搶嗎?

當時候我裏面就這樣想:如果囯泰民安的話,就沒有人會想到要做壞事了。

果然,汶萊蘇丹對子民的確很好。國民每人自需出一點錢就可永遠擁有自己的豪華房子,政府包醫藥費、免繳稅、包生子、薪水高福利好,是人民最渴望居住地理想的國度。

能夠活在這樣的國家,也是前世修來的福。

我也想賺很多很多的錢,可是,這不是想就可以達成的願望。如果我長得美一點,身材很好的話,或許我會沒有把愛情考慮在感情生活裏,誓必嫁個汶萊有錢人,過揮霍無度的日子。可是,也許是我什麽條件也沒有,所以我的人生總是很實在,實在得讓人嘆氣。

曾志偉帶領我的視線走進富麗堂皇的宮殿,如果問我一生人最想住在什麽地方,那絕對不是皇宮。那麽大的空間,宮殿裏享用晚宴的數千皇親國戚,也不知蘇丹認識的到底有幾個?

其實,那地方不能用大來形容,而是遼闊。因爲錢太多,多得沒有地方可以用,所以,整個皇宮有4個超自然的人造沙灘。墻瓦用金箔鑲崁而成,柱子地面用最貴最好的義大利雲石,連水龍頭的開關也是青金石和孔雀石。一個平凡人住進這樣的屋子,將會是生命的負擔,隨時都在擔心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脅。

然而,當用錢就可以買到這些欲望的時候,隨之而來的會不會是空虛?那身穿3億的皇后,是不是在物質下過了人生最快樂的時刻?其實,沒有人知道。

揮霍無度的曾志偉在40嵗那年終於覺醒自己的人生。最茫然的時候,也許就是人類覺悟他的存在價值的時候。當你一生都認爲自己的人生就應該是這樣的時候,突而奇來的喚醒,是心靈最空虛、最寂寞、最彷徨的時刻。

我時常懷疑自己的使命?我覺得要在我的生命完結的時候就完成自己的使命,是一件很重大,很偉大的事。但是,我卻時常在自己的人生中感到迷惘。我那麽愛護小孩,我想,上帝派我出現在人間,就是爲了製造快樂給孩子,就是爲了讓孩子在應有的環境下成長,而不是現在這種模糊的界限。

什麽才是應有的?

世界本來的面貌,就是和大自然共生。可是上帝偏偏給了人類比大自然更大的權力,以致今日人類可以漠視大自然的存在,慢慢的抹殺了大自然的生命。而孩子應該學的知識,就是公平對待生命。教育孩子要仁慈仁愛,自然懂得尊重一切的生命。這不是比財富更重要嗎?

慾海無涯,何處是岸?

人要在什麽時候才會對自己的生命大徹大悟?也許要等待這份機緣。切勿在追逐名利的遊戲中,成爲欲望的奴隸……

向世界出發 2:以色列 以色列的苦路


人,最苦的時候,就是最無助的時候。那種無助感,可以催使你放棄一切,包括生命。

於是,在最迷茫的時候,人自然會有尋找外在力量的本能,以扶持自己渡過泥沼。

我對人生感到最迷茫的,不是前途不是未來,而是生命。

我是一個走不出生命的迷思的孩子,在我婆婆去世后的那一年,我快樂的人生從此畫下很多省略號,接踵而來的是茫然。

我害怕生命的消逝,是因爲無法承受那種失去的感覺。整個人像突然之間被掏空,一切都變得很不真實。於是,我的人生後來變得很綳緊,戀愛告終的時候,我陷入痛不欲生的情況,那種失去的感覺又吞噬著我的靈魂。至今,我依舊很害怕親友離開的局面,我最害怕電話鈴聲半夜響起傳來噩耗。雖然站在新聞前綫,我不願意打開新聞版閲讀新聞,因爲我厭惡一切的坏消息。

生活在衝刺著不美好的事情的環境裏,我時常覺得人生很無奈,生命很虛無縹渺。

像蔡少芬一樣,我曾想過自殺。但是,怕死的我卻偷生了。

後來,聽説宗教可以安撫一個人的靈魂,可以撫平我對死亡的恐懼,我開始認真接觸宗教。

像我這樣的一個凡夫俗子,對宗教的認知是很膚淺的。我相信宗教是教人向上向善,我相信宗教是一種思想,一種道德教育,所以,我一直沒有將自己付託在任何一個宗教下。

我看見基督教徒向哭墻禱告的殺那,心裏很感動。他們相信自己的聲音可以傳到耶穌的耳際;他們相信自己居住的地方就是離神最近的地方。能夠對自己信仰的宗教又如此虔誠衷心的信念,是很幸福的事。

當我看見耶穌背著十字架走過14段路的歷程,我相信神是愛子民的,就像佛教裏的普渡衆生一樣偉大。

而我,我一直覺得自己與神的距離是很遠、很遠的,因爲我沒有真誠的心。我總是覺得靠自己的力量可以普渡自己,我禱告的時候總是滿天神佛一起出現,就像我心裏面渴望世界是和平的畫面一樣,不分你我。

可是像我這樣的一個信徒,在虔誠的基督教徒心中,是對自己的信仰很不負責任的態度。

以色列的人民受盡的委屈和污辱,是烙印在心頭的一段歷史;我人生最苦難的時候,就是走不出死亡帶來的悲傷。但是,我所承受的心理傷害比起那些真正受到身心苦難的以色列人民來説,是那麽的微不足道,是那麽的自憐自艾。

如果我可以讓自己變得快樂的話,那麽,從前認爲是委屈的過去,可以化爲一股前進力量。比起那些在歷史上留下豐功偉績的先人,我們這一代的小輩,實在是不堪一擊了。

關于費洛蒙,和性。


《女人不壞》。

泛泛把費洛蒙(Pheromone)貼在身上,吸引了小剛。她說:“一輩子用它,也沒甚麼關係。”

當年沉溺在失戀的悲痛里,以為痛苦可以挽留一段感情,可是當他說“我們可以在一起,不過,我的心不在你那裡”這句話時,我突然覺悟。因為我的個性,非常潔癖,尤其愛情。如果不是兩情相悅,即使多愛慕那張臉孔,多迷戀對方的身體,都無法勉強在一起。因為不愛,是兩顆心最遙遠的距離。

於是,放手,放開所有。

說回費洛蒙。

與人類和性有關係的荷爾蒙有數種,其中以費洛蒙最有趣,它又叫做信息素,既是透露給異性有關性方面的訊息。女性身上的費洛蒙叫 Couplin,男性身上的則叫 Androstenone,散發費洛蒙的目的,是要告訴對方有異性的存在,說白些,就是要吸引對方來接近自己。

原來,動物發春靠的也是費洛蒙。

我承認,我也是動物。但是,要遇見能夠吸收對方身上散發出來的Androstenone的對象,則難。因為並非人人做愛的目的就是為了達到肉體上的快感和滿足而已,翻雲覆雨之後,我還希望可以躺在床上喝紅酒,吮手指。手指吮的,並非自己的拇指,而是那雙愛撫過你全身的,有溫度的雙手。而身上的體香,正是手指最佳的蘸料。

像我這等覬覦Androstenone的女人,是否也會散發出Couplin?

《紅樓夢》里,怡紅公子賈寶玉一度癡迷於薛寶釵身上的香氣。這股香氣源自薛寶釵日常所吃的冷香丸,一種用白牡丹花、白荷花、白芙蓉花、白梅花花蕊研末,並用同年雨水節令的雨、白露節令的露、霜降節令的霜、小雪節令的雪加蜂蜜調和後製作丸藥,再放入器皿中埋於花樹根下。光是想像,就穩到一股清新的花香。

因此,有人相信通過飲食能增強費洛蒙。當然,“朝飲木蘭之墜露,兮餐秋菊之落英”的古法,已無法沿用至今。但我相信,只要用心、有心,再透過飲食來增加費洛蒙並不難。

紅酒和女人,二者都讓男人傾倒。所以,女人在調情時,手上多了一杯紅酒,可耍的花樣就多了。妳可以用嘴唇來餵他,如果不怕招惹螞蟻,紅酒順著男人的肩膀輕輕地流下,親吻每一吋肌膚時,還可一邊品紅酒。

這樣還不夠。烹飪費洛蒙,還需要愛和包容,然後以欣賞、體貼、諒解為佐料,以耐心烹調。上桌前,記得調以浪漫和幽默。而我的私人甜品,專屬激情。

當然,依個人喜好,歡迎妳隨意添加任何有能量的調味料。不過,切記這點,萬一材料過盛也只能兩人分享。

對了,男性費洛蒙的分泌處是在汗腺,女性則多來自腋下腺。難怪,Couplin或Androstenone,有時候也會變成狐臭。這和烹煮費洛蒙的過程一樣,放錯調味料和讓第三者共享的後果,都會變味。

感恩你沒有把我當豬扒。


樣子長得稍微抱歉,加上身材稍微豐滿的女生,都被沒品的男人統稱“豬扒”,而且,還要後加一句“啃不下”。然而,要是從豬的身上割下的一塊肉烹煮成餐桌上貨真價實的豬扒時,重口味的男人,一定狼吞虎嚥。
疑惑,真疑惑。明明同是男人眼中的“豬扒”,但卻一個遭到唾棄,一個巴不得馬上嚥下肚。幸好廿一世紀的女生夠自愛自重,才不會跟爛男人小眉小眼。񗹤

過度豐滿的女生雖然“油膩”,但只要穿著得體、外表端莊、保持整潔乾淨,最重要是有內涵和休養,也可以是正菜。像豬腳或豬手,外表被肥厚的豬皮包裹著,怎麼看也吞不下去。可是,一旦遇上巧手,馬上變成桌上佳餚。你看,德國豬手、豬腳醋、滷豬腳,不都是讓人多添兩完飯的好菜式嘛!同樣的,沒品男人眼中的“豬扒”,只要遇上優秀的形象師,也可以令人刮目相看。

外表上,我的確符合無品男人眼中的“豬扒”條件。可是我很幸運,因為我遇上一個愛吃豬腳醋的初戀情人。所以,14歲那年我就在廚房裡學會了做這道菜。怎麼學?我媽是用嘴來教我做菜,而不是用手來親自示範給我看的。幸好我有烹飪天份,每道從她口中說出來的菜,我都做得妥妥當當。那麼爭氣,是因為我心中偉大的理想是做個賢妻良母,照顧好枕邊人的胃。

說回豬腳醋。豬腳要先刮乾淨豬毛,不然讓人看了很倒胃口。烹煮前,豬腳要先汆熱水、稍微炒過才放入加了薑塊、黑醬油、蔗糖、生抽和黑醋的醋湯裡慢慢燜煮。煲好的豬腳醋,面上會浮起一層油,但卻影響不了醋湯的味道。燜煮得軟綿的肉質,繼續浸泡在醋湯裡吸收味道,等到送入口時,脂肪的油膩感就會大大減輕。而醋湯是最開胃的,手上端著一碗醋湯,一口接一口吸吮,酸酸的、甜甜的、還有薑的香辣味,像煞我初戀的味道。

第一次預習烹煮的這道菜,我一直希望它會在我們結為夫妻後,成為我給他的第一份驚喜。所以,我在一直計算日子的過程中,繼續學習把豬腳醋煮得更到味。曾經,我還編織過他在吃我親手煮的豬腳醋時,臉上綻放幸福容顏的畫面。可是,直到14年後與他正式分開的那天,他從來都沒有嚐過我曾經為了他而認真學習烹調的豬腳醋。

後來,我再也沒有煮過豬腳醋。可是每次看到豬腳醋,我就會想起他。那酸酸的、甜甜的,還有薑的香辣味的豬腳醋,不再是一道簡單的桌上佳餚。我對豬腳醋的情感已升溫,它在我的感情裡留下濃烈的,且無法散去的味道,那是一股屬於我的初戀情人的記憶味蕾。

縱然如今我心房那曾經被他佔據了十多年的空間已有了新主人,但是,我依舊希望某一天,我還能為他端上一碗我親手烹煮的豬腳醋。不是為了彌補遺憾,而是感恩他當年沒有唾棄我這塊豬扒。正因如此,我的感情一直保留著一股香馥的幸福味道。

思念 淪陷在有咖啡的體香裡。


住在我心裡的那個男人,和我一樣,也愛喝咖啡。八年前,他把自己流放到義大利後,每天早晨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躲在精緻的小咖啡館裡喝一杯Espresso。他說:“在館子裡站住喝咖啡、匆匆把咖啡灌下的感覺,真的很糟糕;坐著享受,又要為臀部多付一點錢。還是你最好,咖啡機放在你家,永遠有新鮮的咖啡豆子,還有,你那溫暖的擁抱。”

我們不是情侶,但情感卻超越情侶,這樣描述,好似不僅曖昧。的確。

那一段我獨居兼無所事事日子,他常常出現在我的視線裡。偶爾帶著親手做的曲奇來,偶爾,還有他不知從哪兒得來的,我最喜歡的手工五穀蛋糕(他說,這輩子也不會讓我知道蛋糕來源,否則,我就失去思念他的理由)。自他走後,那永遠被他烤過火,吃進口裡一股焦的小曲奇味道,以及吃在嘴裡一口糠、麩、果仁、芝麻……香的五穀蛋糕的味道,都隨著他轉身離去後而消失了。

我以為自己一直眷戀的,只是跟隨他而來的小曲奇和蛋糕。我以為他離開後,我還有我的咖啡香,那樣就可以為思念降溫。然而,每次煮咖啡,我依舊習慣把他的杯子也拿去沖洗,然後憨笑著多盛一杯,端到我左手邊的茶几上。

我總是對著那已空著的他的位子,假裝還有一只手伸前去握起那已失去主人的體溫的杯子。可是,杯子依舊原地踏步,而我臉頰上亦再也沒有他喝了第一口咖啡後,用嘴唇深深印下的咖啡蓋章。

我只好貪婪地用力深呼吸,深怕繞繫在鼻觀的咖啡香,會被空氣拐遠……直到杯子不再冉冉升起咖啡香氣,心裡那失落的感覺,就像八年前他突然消失後,卻又突然在msn上的小框框冒出“我在義大利”那五顆字時那樣患得患失。我心裡明白他確實離開了我,我卻在自己的現實生活裡虛擬了他依舊存在的假象,卻一直倔強得連“我真的想念你”這樣的一句心底話也不願意向他坦承。

那天,我在城市拖著疲憊不堪的軀體走進小小的咖啡館子裡,然後嚐了一杯不加糖不加奶的單品咖啡,咖啡的味道在口腔裡有說不出的醇香。苦嗎?一點也不,卻是回甘。自從他走後,我一直尋找這樣的咖啡感覺,可是,沒有。後來,我寧願放棄喝咖啡,也不願意破壞心目中的咖啡味道。

我曾以為他偷走了我的味蕾,八年後,卻在城市的某個轉角處找到了。那個晚上,我在館子裡滿意地喝完最後一口咖啡,臉頰彷彿有他溫柔的嘴唇深深印上的咖啡蓋章。我正想伸出左手環抱著他時,摟住的卻是空。那一刻,我終於明白自己思念的,並非單純的咖啡香氣,還包括依附他身上的那股、我永遠無法從他人身上呼吸到體香。



在他消失前,我最後一次看見他的那個晚上,他依舊習慣性地喝了第一口咖啡就給我留下咖啡印子。可是,那個晚上,他把溫柔的雙唇印在我的嘴唇上,久久不願移開,然後,互相交換那還在舌尖殘留的咖啡香。

翌日醒來時,昨晚的咖啡杯子還在茶几上。依附在白色瓷瓦杯杯底及杯緣邊烏黑的咖啡積,沒有半點酒精味道。把杯子洗乾淨後隔在咖啡機旁,他剛好從臥室裡走出來,我說:“昨晚我們把酒當咖啡喝了。”

“原來,你比我更像痞子。”他說,然後穿上衣服就離開。

這些年來,他一直不知道,我逃避的不是他,而是所有的親密關係。

幸福.性福


男人不舉,很多時後和女人有關。

女人婚後一旦選擇退下職場做賢妻良母的話,就會終日在廚房、家務事、孩子事之間忙得團團轉。她一天的行程,大概是這樣過的.......

早上送孩子上學,就要到巴殺報到。賢妻良母是不進super market買菜,因為她知道巴殺永遠是供應最新鮮的蔬菜瓜果魚肉之地。為了讓孩子丈夫吃得好,女人願意踢著拖鞋走進巴殺,再帶著一雙沾了魚腥味的手回家。

提著大包小包回到家,一天最忙碌的時間就從鑽進廚房開始。不要小看做菜的功夫,它不是開大火把菜往鍋裡丟就了事,那和女人一躺在床上就被男人扒光衣物馬上做愛一樣,最終都是食不知味。

餐桌上好吃的一餐,是包含了愛與關懷的。做菜的前奏功夫如挑菜、洗菜、切菜等與雨水之歡的前奏如擁抱、親吻、愛撫等一樣重要,前奏功夫缺一,包准做不出色香味俱全的佳餚。

踏出廚房,還有一大堆總是沒完沒了,每日皆要重複著的家務事。為了讓繁瑣的工作可以在輕鬆完成,女人永遠把T-shirt和塑膠頭短褲搭上身,然後用橡皮圈束起頭髮,一直干到灰頭灰臉,汗流夾背,身體發出汗酸味才把自己推進沖涼房。

男人回到家,女人身上依舊是T-shirt、短褲,附加一把濕漉漉的頭髮。昔日那在門把“卡”一聲響就準備送上輕佻的一吻,以迎接愛人的俏女郎已躲在廚房盛飯。而昔日溫存的畫面更不再是飯桌上的佐料,取而代之的是連聲的生活叨絮。

望著三菜一湯,男人大概不會聞到幸福的味道,或許心中感嘆昔日的“性福”已被廚房的煙火燻毀了;望著眼前身軀逐漸向橫發展,甩甩頭髮只有洗髮水香味的女人,男人心中默默哀悼那曾經穿著緊身上衣迷你裙、長髮披香肩、腳穿高跟鞋、一身香氣的伴侶。

夜欄人靜,床上的賢妻良母不再有用食指從男人的胸肌滑落到敏感地帶的情趣,柴米油鹽醬醋茶終於成為睡前話題。此刻男人慾火焚身蠢蠢欲動時,女人卻精疲力盡倒在床上打呼嚕。

再俏麗的女人,都會被日赴一日的家庭繁瑣事摧殘成黃臉婆。面對已失去生活情趣、床上性趣的女人,男人的慾火再盛也燃燒不起,他和他的老二一起垂頭喪氣。因此,男人不舉的確和女人有關,但卻不是女人的錯。

女人一旦以家庭為重心就會漸漸沒有了自己,他們會把裝扮自己的私房錢貼在孩子的教育費上,因為照顧丈夫孩子的胃口與肚子以及給至親至愛溫暖舒服的家,才是賢妻良母心中最偉大的志業,但,賢妻良母的職責不是每個女人都可抗起的擔子。

偏偏,男人就不懂這真理。

男人總希望自己的女人永遠像風情萬種的賣酒女搬風騷,可是,男人不懂賣酒女帶給他殺那的性福,並不能豢養成永恆的幸福。

女人的身體,可以餵飽男人。


70年代末,很多人說:“平安夜是失身夜”。為甚麼?我真的不懂。是因為找個容易記得的日子做為紀念日嗎?還是,當晚月亮特別圓,導致男人女人體內的人狼激素上升?到了8字輩的年代,不僅平安夜,生日和情人節也納入在失身夜好日子的排行榜上,當年還有一句流行性口號──愛我就給我。9 字輩更不得了,失身啊,不需要擇日子更不必喊口號,情到濃時,慾火燒遍全身,幹就幹!谁怕谁!他們,純粹為了享受肉體纏綿的歡愉。

噓......我並非為失身擇良辰吉日,我想說的是,我那年代的孩子比較純潔,加上在鄉村長大的孩子,到了20歲還很單純,所以,當從男人口中知道女人身上隱藏了不少水果時,頭上還真是冒了很多外星符號。

話說1997年的某一夜(總之不是平安夜),海堤旁,男人站在女人身後,雙手環抱著已戀愛6年的伴侶的身體,嘴唇正緩緩繞過脖子想去親吻女孩的雙唇時,有一秒鐘的時間,女人的耳際傳來愛人急促的呼吸聲,她突然縮緊身體,接著微側臉兒,用那雙唇去迎接愛人吻。男人用牙齒輕咬女人的嘴唇說:“我就是喜歡你這張櫻桃小嘴。”

那個晚上,男人無需再喊口號,就把女孩按倒在床上了。她沒有再拒絕他一件接一件地扒去自己身上的衣服,她閉上雙眼,繼續回憶海堤旁那急促的呼吸聲。不曉得為甚麼,她的心一直有騷癢的感覺。



這時,她聽到男人輕喚“哦,我的小葡萄。”眼睛方張開,她看見他把頭載向胸脯,再用舌頭輕咬她的小葡萄。她輕輕托起他的頭,輕佻地眨眼說:“下次,叫她Raspberry。”

他突然像個餓著肚子的嬰兒般,貪心地吸吮著母奶。隱約的,男人聽到女人低聲發出呢喃聲,那聲音突然讓心感到麻酥,卻搔不到癢處。當下,女人的身體像是大熱天下的甜筒,他繼續用他的舌頭盡情地舔著她的身體,擔心來不急嚐完,就會在熱氣中溶化掉。

激情中,女人合上雙眼,忽而感覺到自己就像一道米其淋精品,她很想知道,吃她品她的那個男人的舌尖,究竟嚐到甚麼味道。突然,她喉嚨乾澀,於是側起身體反客為主,用手指從耳垂開始慢慢滑落,當指尖滑過銅體的某些部位,男人低聲沉吟,女人的心,突然又搔癢難堪。

哦,男人原來也有敏感地帶。於是,當指尖任性地在男人的身體遊走時,只要一聽到從男人嘴裡發出的低吟聲,她就得意得很,或用指甲輕刮、輕刺,或用手指輕揉。男人突然抓緊女人的一根手指,放在嘴裡輕咬,說:“把你的玉蔥咬痛,看妳還能怎樣征服我!”其實,男人很享受女人去探索他的敏感地帶,因為探索是滿足肉體上、感觀上、感覺上的歡愉過程。

走到男人的祕密花園,女人這才發覺,男人全身上下只有一種水果--香蕉;走到女人的秘密花園,男人又像發現寶藏一樣,驚喜輕喚“我的水蜜桃”。

呵呵,難怪男人飢餓時,行而下的,只有食物和女人可以餵飽他。

呼吸 幸福的味道。


在我人生最低潮的那一年,我放棄過自己,也折磨自己。每個開車上班的早晨,我的靈魂都離我遠去,我的臉上無時無刻都掛著兩行鹹鹹的液體。後來,我乾脆離開工作崗位,任性地沉浸在悲傷的空氣裡。無法入睡的夜半,我拖著身體在漆黑的街道上遊蕩……

直到某天,我站在鏡子前看見自己面目可憎的自己,於是,我給了自己兩個巴掌。當下,我告訴自己,死不去,就要好好的活下來。

那一年,我去了尼泊爾一趟。我在那貧窮的國家,看見很多比我更苦更可憐的小孩。孩子的童年在乞求施捨中度過的,那一刻,我再也找不到難過的理由。

可是回來後,我依舊因為失落的愛而活得不快樂。我愛我身邊的人,我愛那個曾經說要與我長廂廝守的人;我愛那個曾經對我說,他會用他的生命來愛我的人,我愛他愛到沒有自己!可是,15年過去了,到後來我才發覺這段我相信著的愛情原來是一場傷害……

我再也沒有能力去付出愛,更再也不相信世界上有純潔的愛,更否認了過去那15年來彼此付出過的愛;唯有否認那愛情存在過,才能叫自己停止付出,叫自己心死。

因為我們都愛吃,於是,我選擇用味道來哀悼我的愛情。我去了我們曾經在晚上約會時,我總是吵著你開車載我去竄秋傑路。看過比我更婀娜多姿的變性人,你就牽著我的手到附近那由變性人營業的椰漿飯檔去吃夜宵。每次,當我們打開小小一包用香蕉葉包裹著的椰漿飯,熱騰騰的飯香味冉冉升起,我們都會把鼻子湊前去深呼吸。每次,你都笑說我們的愛情最廉價,六十仙一包的椰漿飯,就能呼吸著幸福的味道。

為愛情舉辦哀悼儀式的那個晚上,我獨自坐在那兒吃著曾經我迷戀的椰漿飯。眼淚潸潸落下,空氣中瀰漫憂傷的味道;我知道再熱的飯香,少了你也無法讓我呼吸到幸福的味道。

終於,我在你的生活裡放逐我自己。

直到呼吸時再也感覺不到少了你的空氣也變味了時,你卻在某個午後突然問我,“你還愛我嗎”?
“不愛了,也不恨了。”說時,心情平靜如湖水。

“我知道,這輩子再也找不到一個像你這麼愛我的女人。我更知道,我無法像你這樣用自己的生命來愛一個人。下一世,我會愛你像你這輩子愛我那麼深。” 你那失落的聲音,源自你無法接受我對你的愛已斷線。

當下,我真的很感動,我再也無法叫自己否認過去那段情感。過去,我們真心相愛過,可是,愛情是有期限的。“愛的世界裡不存在復仇或還債,所以,下一世,我不要你愛我愛得沒有自己。我很感激你讓我學會愛,我很感激你讓我知道,原來我有能力付出我的愛。” 在那當下的感動裡,我笑著對你說。

那個午後,我們回溯了過去15年的感情事。直到肚子咕咕叫,我們又回到當年晚上約會時地方去。你像當年一樣,開著車子竄進秋傑路,沿著變性人站街的巷子來到椰漿飯檔。那個晚上,我們還是一起打開用香蕉葉包裹著的椰漿飯。熱騰騰的飯香味冉冉升起,我們還是一起把鼻子湊前去深呼吸。

空氣中,一股單純的椰漿飯香結束了我對你的感情。那一刻,你在空氣中又呼吸了什麼味道?

女人不愛蒟蒻男。


有人以小黃瓜、帶皮香蕉、剝皮香蕉和蒟蒻來形容男性陰莖勃起硬度中一到四度的勃起程度。其實,這些食物是台灣醫界首創的勃起功能指數比喻法中的代表物。煞是有趣,亦正好是我愛吃的蔬果。

先說小黃瓜,小黃瓜口感很好,而且熱量很低,每100公克只有13大卡,但卻含有不少維生素C、葉酸與維生素A等,同時也是排毒食物的首選,還是女性瘦身的恩物啊。

呵呵,我想,若把小黃瓜卦在男人身上的某個部位,會讓飢餓已久的女人瘋狂,此男必定讓飢餓女爪個遍體鱗傷。不要動歪腦筋,我指的是男人手中的小黃瓜,會讓減肥期間餓瘋了的女人發狂!

能被女人爪傷,對喜歡刺激的男人來說,也是一種福氣。所以,小黃瓜是男人夢寐以求的寶物。男人或許會這麼想:沒有小黃瓜,那一條香蕉也好,但最好不要是一條剝皮香蕉。

香蕉其實也不錯,女人減肥期間特別貪婪香蕉的美味。一條約200gm重量的香蕉,大約有150大卡,用一條香蕉來作為三餐中的其中一份代餐,要減輕體重是有可能的哦!

選香蕉是有學問的。未成熟的香蕉,外皮是青綠色的,剝去外皮後像抓著一根瘦長型的木薯,口感澀得無法下嚥。熟透的香蕉,皮黃味香,剝皮後輕輕咬下一口,口感軟糯香甜。

但是,熟透的剝皮香蕉味道和口感再好,收場卻很悽慘。它最終會掉在燕麥糊裡或蛋糕面團上變成稀巴爛,最最最可悲的下場,是經過腸子從肛門出來,面目全非。

呵,還是未成熟的香蕉較有福氣。在它未垮之前,永遠都還有在女人閨房留宿的優先權。是的,對我這挺既是宅女又是乾物女的人來說,能夠不出門不做飯時,儲存香蕉是必要餵飽自己的救活行動。

男人,若你嫌棄自己只有剝皮香蕉的能力時,請想想有的連剝皮香蕉也不如的男人,就只能擁有以蒟蒻來塑行的小黃瓜時,你或許就會掩嘴竊笑了。

蒟蒻是甚麼?哦,它含有豐富的纖維素且熱量很少,經常被用作口感特別的素食料理,頗受歡迎的。我之所以喜歡蒟蒻,是因為它是水溶性纖維;是人類消化系統沒有能力消化和吸收的食物;是幫助腸胃蠕動的“清道夫”,更由于它吸水力強,所以容易產生飽足感。所以,饞嘴的女人多吃無妨,甭擔心贅肉賤生。

其實,蒟蒻和小黃瓜同樣是女性的減肥恩物。但或許很多女人都會選擇小黃瓜,因為小黃瓜的口感爽脆,無需加工或烹煮就能直接食用,極為方便。

而蒟蒻呢?品嘗之前還要費一翻功夫去料理。又要磨成粉,又要進行加工,搞不好就徒勞無功;食用時還要細心咀嚼成碎,否則嚥在喉嚨被啃死。

所以,不難理解為何以蒟蒻來塑行的小黃瓜,總是垂頭喪氣,似乎也無人問津的。

梁文心 讓咖啡回歸到生命本質

豆原,Typica + 原來真好,Tell a story of Coffee=梁文心。

與咖啡為伍11年,從當年把對咖啡的期許放在舒適典雅的咖啡館環境,到今天為咖啡挑起的社會責任,她承諾自己要把單品咖啡的訊息帶給愛好咖啡的人。她不過是希望,和她一樣愛咖啡的人,可以回到咖啡最原始的生命本質。




結束Ikopi,梁文心從豆原重新出發。11年經驗,明明就是老行家,卻因為把咖啡回歸到初體驗,她自然換上初學者的身分,因為她要回到認識咖啡樹種、選豆、炒豆的功夫上。

和咖啡相處那麼長的一段時間,文心從來沒有好好認識過馬來西亞的咖啡。孕育豆原時,她開始思考自己要如何經營一間咖啡館?馬來西亞不可能種不出品質好的咖啡豆。她開始四處尋找答案。

人家說哪裡的咖啡好喝,她去;人家說哪種三合一的咖啡最棒,她也去。可是,她始終沒有找到能感動自己的單品咖啡的味道。原因是很多咖啡在生產過程中,為著節省成本而添加了其他元素,卻搞亂了咖啡原始的味道。

她開始走進咖啡園去尋找一股好味道,終於,讓她找到了生長在南馬的Liberica。那裡有三處種植地點,麻坡的Liberica,口感清香、甘澀、香氣輕盈不持久,但,嚐後會回甘。

和泗灣(Rengit)的Liberica初相識後的體驗,是野味裡甘甜的回甘。樹的品種由接枝法而存活下來,豆子由大型商用烘焙機來烘焙。

而占美的Liberica,是她100%手選、手炒的單豆,也是許多咖啡老行家公認為最好的品種。它擁有豐滿的香甜、豆子顆粒較大、外形類似市場流通的大象豆。入口清香不澀,雖然body不如以上兩種厚實,卻是liberica裡難得平衡的豆子。

全馬百多種咖啡豆,她認為最理想的豆子,還是占美的Liberica豆子。即使其他地方也能栽培出Liberica,但,占美的Liberica卻有自己的生命,它與它們的質感、口感不一樣;它有屬于自己的香氣和body。

於是,文心要把單豆咖啡的獨特訊息帶出來。她開始親自選豆、把處理好的生豆買回來再手炒單豆。因為唯有親自下手,才能了解它的特性和把品質控制好,否則,就無法沖泡出有特性的咖啡。

而豆原做的,是精品咖啡,也就是說咖啡豆來自單一產區。喜歡精品咖啡的人,不會喜歡義大利咖啡。義大利咖啡由機器的特定模式沖泡出來,添加糖、奶、薄荷、巧克力等味道,延伸出花式Latte、Mocha,它消磨了咖啡的生命。即使espresso也不例外,因為它不是由單一豆子濃縮而來的。

真正喜歡咖啡的人,會愛上單品咖啡。文心是這麼想的。

現今,說原始咖啡,人們把焦點放在製作過程,探索哪裡的咖啡炒得比較香、比較焦,而不是樹種。她希望讓這片土地上與她共同愛好咖啡的人,可以回到最原始去了解本土生產的咖啡。

說著一些咖啡店的事,文心感嘆而今的咖啡,只能以甜來形容,因為在老咖啡店沖泡咖啡的老師傅,他們的手藝已失傳。然而,卻被她在砂拉越的老咖啡店喝到一杯即使加了煉乳,也可以嚐到豆子原味的咖啡。她問老師傅怎麼可以把咖啡沖泡得那麼好。老人家說:“做了一輩子的事,你說會做得不好嗎?”

原來,那個泡咖啡的位子,老人家站了大半輩子。

在吉隆坡,年輕人和老人家喝咖啡的心態很不一樣。年輕人不去傳統咖啡店,他們喜歡坐在咖啡館裡看人和被人看,要不,就窩在舒服的環境裡上網消磨時間。這是年輕人消費咖啡的意識形態。

而老咖啡店,卻集合了一群不需要約定時間,也會按時在裡頭出現的老顧客。他們邊喝咖啡邊呢喃,說著家裡的小事、人家的八卦事以及社會的大事,讓老咖啡店一天又一天的,慢慢累積著述不盡的故事。老人家喝的,其實是情感和記憶。

某天,當經營老咖啡店的人走了,當喝傳統咖啡的老顧客也走了,咖啡店就會漸漸退出繁華的城市。它遺留下來的,只是懷念和回憶而已,那些曾在空氣中飄蕩的呢喃與故事,也會沉澱到150米深的地底下,永不被人聽見。

文心說,咖啡曾在馬來西亞農業發展史裡佔據著重要的位置。因農業型態改變,人們捨棄咖啡,紛紛走向種植高營利的油棕。於是,咖啡就像即將落入西山的太陽,漸漸地消失了地平線上,卻不叫人們看見。或許總有一天,它就在被忽視中消失了......

我想起她說,經過歲月的沉澱,才知道,原來,真好。晚上把豆原的那扇玻璃門關上後,她從外頭端詳豆原,心會被感動。如果連自己也感動不了,又怎能去感動別人。

那個午後,我在豆原喝了一杯手炒的單豆Liberica,舌頭上,一點也不苦、不澀,方嚥下喉,隨後就有一股回甘的味道在口腔裡飛舞。

女孩,妳仍然是天使。


我想說,女孩沒有姑息養奸,更沒有擔心名譽的事,她已站了出來為自己發聲。可是,那些執法的選擇忽視她!

那個晚上,我坐在她身邊,看著她像說著別人的故事那樣平靜。不是退縮、不是懦弱更不是無動於衷,而是現在的她,除了努力壓抑自己的傷痛以外,她不知道心裡的苦和痛還有委屈,怎樣才能被撫平。

梁朝偉在電影《花樣年華》里可以將無法對人傾訴,甚至自己都無法面對的秘密說給吳哥窟的石洞聽,然後再把它蓋上。女孩也可以,但那石洞卻在她心,一個黑暗的深淵。

曾經,她以為校長可以替她伸張正義、福利部可以給她女生的權利、執法人員可以秉公辦理,這些她曾經以為是希望的法門,看見她時卻通通關上大門!究竟,我還能叫女孩做些甚麼“爭取公正”、“袒護自己”的事......她不過14歲,已被逼急著一夜長大,沒有因此一蹶不振,已經很棒、很棒了。

在沒有獲得援助的力量下,她能做的,或許只有用逃避和沉默來捍衛自己而已。那個晚上,連我也不斷地沉默。卡在喉嚨的一股悶氣,如滾滾火焰般焚燒著自己。但是,我更無奈於那纏縛在我身體的無能為力感。因為我不知道,我能為女孩做些甚麼,才能讓她的心能夠平安一些。

◎一聲對不”,是寬恕自己的力量。
我一直想起女孩卑微的期望,她不過需要一聲“對不起”而已。這一聲對不起,對她來說是面對傷痛最大的力量,並不是用來展示自己有多偉大、多寬容。那一聲“對不起”,是她用來祈求別人不要再用眼光來審判她,更是她寬恕自己的力量。捫心自問,我做不到。那一刻,我看見自己在另一個空間里,虛心地向女孩鞠躬,我是真的佩服她。

我很想多聽一些女孩的心聲,然而坐在我們之間的媽媽,一直用自己的角度詮釋孩子的心。於是,我在聽了媽媽的話後,又轉向女孩問,“你呢?你自己認為怎樣?”我只想女孩有機會表達自己的感受和想法,我只想她的心聲,有人聽得到。

“看見人家的眼神或聽到批評你的話語,你的感受如何?”媽媽還是強先一步回答,“當作聽不到也看不見,不然還能怎樣。”女孩沉默。

我不斷看到大人把壓抑的情緒機制轉架到下一代身上,這是永無止境的惡性循環。

我對女孩的媽媽說,“不要叫她當作聽不到、看不見,她做不到的。她已自責做錯事,而你又沒有因此責備她,所以,現在媽媽說甚麼,她就聽。但是,這事情很可能成為她一輩子的陰影,長大後會在兩性關係中帶來影響,她很可能會對人失去信心。”

媽媽問,那該怎麼辦?

“你們找過校長、去過醫院、見過福利部也報案了,沒有人可以幫助到你們,但是,孩子一定要幫助自己才能走過悲傷。所以,我希望能找到一個孩子可信任的轉業輔導員來陪伴她一起面對問題,她一定要接受事實才有面對的力量。”

◎女孩,你值得擁有幸福和快樂。
於是,我問女孩願意找輔導員幫助嗎?她點頭。我說,可以透過電話、書信或面談,你希望用甚麼方法?媽媽強先一步為孩子自作主張說,還是書信比較好。看來,媽媽還是一直聽不懂。有一刻,我氣得跳腳。我很想對媽媽說,不要以為自己的想法和感受就是孩子的想法和感受,請給孩子說話的權利!

媽媽不是壞人,只是,她不明白,她認為對的、好的,並不代表孩子也認同。大人,總是站在高處張望孩子,他們似乎不曉得,蹲下來,與孩子眼睛相同的平行線來看世界,才能貼近孩子的心。

我還是轉向女孩問,“你呢?你自己認為怎樣?”

“我要面談。”這次,女孩篤定地說。我很安慰。

離開前,我把電話號碼寫在紙上交到她手裡,請她有甚麼事情,任何時候都可以聯絡我,並承諾她會為她找一個專業輔導員來協助她面對和走過這段傷痛。

我在女孩的媽媽的陪送下離開,毛毛細雨的晚上,我鑽進車廂,故意在車子里東翻洗找,拖延開車時間。我在車廂內偷看站在門口的女孩,車窗上的雨點遮蔽了女孩的眼神,我看不見那雙眼鏡背後的訊息。我心裡默默對她說,女孩,在我心裡妳仍然是一個天使,請相信,妳值得擁有幸福和快樂。

深深的祝福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