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6日 星期三

歲月這箱子



歲月這箱子,我說,可以盛滿一個人的生活。

2009年1月,我把月曆翻到最後一頁,然後在12月份最後一個格子上寫下一段文字--一年又結束了,我有甚麼改變?

接下來忙忙碌碌的日子,我忘了自己對改變許下的期待。每天的生活過得像打仗一樣,有時候,我暴躁得如一頭獅子,有時候,又恬靜得像一尾魚;很多時後,我都是一尾魚。

我是獅子座,從前的個性也很獅子。只是,生活的考驗和磨練把菱角給磨平了,我變成一只鬆了發條的獅子。其實,我不稀罕做獅子。

我甚至遺忘了我是獅子。直到某個晚上,我翻箱倒櫃找一本小書,書沒找到,卻找到了中學時期的紀念冊。我把那厚厚的線條簿子捧上手,笑了。

(我一直以為我遺失了我的記憶,原來,我把它收藏起來。)

我有過不愉快的中學生活。還沒來得及上社會學,就被逼活在弱肉強食的小世界。當時我問老師:“為甚麼別人這樣對我?”老師說:“因為別人城府很深,心機很重,在他們眼裡,你是我的心腹。”再問:“甚麼是城府,心機,心腹?”老師沒有再回答我。

◎我的單純,會把我帶到美好的未來。

直到腳立外面的世界,我還是不懂為甚麼自己老是被視為眼中釘,老是被以為是好人的人擺到占板上剁碎了才知道自己被出賣了。

同學說:“你額頭寫著我是笨蛋四個字。”

同事說:“你樹大招風。”

我其實覺得自己不笨;我雖喜歡大樹,但我一直覺得自己是棵努力成長的小樹苗。

我一直都不知道,社會很複雜;我一直都不知道,像我這種毫無戰斗力的人,都會被看成是高深莫測的競爭對手。

漸漸的,我才明白為甚麼老師當年沒有回答我--“甚麼是城府,心機,心腹?”

我在別人的複雜裡活得很單純。從小,我雖在吵吵鬧鬧的環境下長大,但是,婆婆、母親、父親為生活做的努力教會我克己復禮、安分守己。從小,我就知道自己長大後一定要像婆婆那樣偉大,把別人的孩子當自己的孩子來扶養。

我的家人沒有告訴我,外面的世界很紛亂,所以,我不知道人心要揣測。我的老是也選擇不告訴我人心很複雜,所以,我一直保持我的單純。直到傷痕累累,我還是堅持做一個單純的人;即使別人罵我笨蛋,我還是不願意學聰明。

因為我堅信,我的單純會把我帶到一個美好的未來。

◎雖然,現在不是以後。

2009年11月,某天,我掀開案上的月曆的最後一頁。我看見10個月前為自己寫下的期許。然後,我笑了。我笑自己在不知不覺中蛻變了。

借著工作,我閱讀了很多故事。不同人的不同故事,在我的生命里行成一條流域,起初是交錯的,河水從四面八方流著,流著......小小的支流匯聚成和,繼而灌入我生命。那是我的亞馬遜河。

那些劃過我生命的人,有些停駐了。他們的,以及我的生命河流逐漸匯通。

突然之間,我變得很富有,很富有......



我看著2009年12月31日那格子上的文字,曾經想要細寫他們的故事,可是,動筆之前才發覺原來我無法細數這一年的彼此的事蹟。不是我忘本,而是記憶本來就在流域中倘佯。當我想去盛起我和一方的記憶,才發覺手中稀疏洞孔的竹藍甚麼也沒盛起。

滑過稀疏洞孔的竹藍的記憶,看似沒有留下甚麼,其實,那倘佯在我的亞馬遜河的記憶,並沒有走遠;腦袋,就像裝上了過濾記憶的篩子,留下的卻是最後的恬靜。  

◎我知道我有個朋友......

每個回家的晚上,我習慣抬頭看月亮;我知道我有朋友是我心中的明月。
看見參天大樹,我習慣仰頭瞭望葉縫間悄悄的一線光;我知道我有個朋友會告訴我,我值得擁有幸福和快樂的人生。
生活忙亂時,我習慣想想我看過的風景,為有大自然最寧靜;我知道我有個朋友能夠捕抓大自然的寧靜。
挫折敲門的時候,我習慣深呼吸;我知道我有個朋友和我一起探索生命。
打了一場戰時,我習慣把自己的疲憊放在路上;我知道我總有陪我吵鬧上路的朋友。
尤其孤單的時候,我習慣溫習一張臉孔,我知道我有個住在我心裏的人可以帶給我歡欣。

歲月這箱子,我說,它還會自行篩選一個人的生活。

然後,2009年最後的那幾天,我會和著張艾嘉溫婉嬌柔的聲音哼著《箱子》......

箱子的大小是旅程的長短
箱子的多少是路途的遠近
每一次開箱
將歲月留在不同的地方
每一次關箱
體驗了許多不同的成長
就這樣長年累月的奔忙
無休止的關箱開箱
然而到底是箱子開啟了我
還是我開啟了箱
然而到底是箱子關住了我
還是我關上了箱

2009年12月10日 星期四

思念.爆炸


思念 爆炸
如我體內抗拒的咖啡因
讓我又愛又恨
 
 退還
一個無牽掛.騷心的清靜時代

是的
我害怕
我承認我無法承受這樣的思念



*你不在的時候 我自我流放 自我放逐 在一個黑暗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