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29日 星期三

思念.

我很擔心
我會陷入難以自拔的思念狀態中
現在 它已在我心中吶喊
撼動著我的靈魂

我無法再次承擔
那麼重的 思念
我知道 我會失去自己
因為 我總是習慣把心裡的你
捧在手掌上 細心呵護
因為 我卑微又偉大的理想
就是照顧你 愛護你 

在愛情裡
我總是沒有自己

2009年7月27日 星期一

新環境。

昨晚失眠。蚊子很多,房子的地面很髒,整晚都在扒我的一雙腳。一個晚上後,我的身體多了很多包包,很癢,真的很癢。結果我買了所謂的自然蚊香,希望進晚可以睡得比較好一點。一個小搬遷,就花了不少錢。床褥買新的,結果因為地面骯髒,今天有找不到地席來鋪,所以,白色新床褥的塑膠袋一直不能拆,不然,馬上變黑掉。

新環境還很吵鬧,有時候,我會看著露臺外的風景,尋找聲音的來源。但是,尋無他處。

新環境很熱,我最怕熱,吹著風扇打稿也會臭汗味。

新環境很髒,因為屋主之前租給無良律師,3年下來沒有打掃過,廁所像公廁一樣髒。我是個有潔癖的人,我無法站在這樣的環境下洗澡,大小便,結果,我忍著噁心的感覺,用手慢慢刷。終於清除了85%的污跡,我才有勇氣去洗澡,心裡盤算剩下污跡,明天要買強力漂白水來解決。

一早醒來,屋主說,這裡的組屋十多年來從他一搬進來,廁所就有很大的問題。樓上沖馬桶時,汙水會透過水管流到樓下,偶而還會糞水溢出。當下,我睡眼惺忪,卻整個人呆掉。心裡覺得很委屈。這真是噁心到極點的事情。12個小時過去了,我腦海裡一直想著那噁心的畫面。

我突然覺得自己很落魄。房子來不及買,本來找了同事外租,可是卻被放飛機。燃眉之急,唯有請朋友暫時收留到房子買成為止。朋友習慣在中國窮鄉僻壤生活,再苦再髒再多蚊子都受過,所以自己的家的一切問題對她來說都不是問題。唯有像我這挺麻煩人,才會為之惆悵。

我在心中不斷祈禱,千萬不好讓我碰上糞水流出的畫面,不然,我會目無表情,難過又委屈到極點。我心中不斷祈禱,快快讓我買成房子,早日擺脫在城市中游牧的囧日子。

阿彌陀佛。

2009年7月25日 星期六

說搬家。



最近,我都睡在亂葬崗裡。因為要搬家,所以,就讓灰塵在各個角落住下來。無法忍受時,才拿掃把把礙眼的掃掉,那些不喧鬧的,就讓它繼續靜靜的,躺在自己的角落。

明天以後,我把自己挪進新空間了。最最最苦惱的,還是那幾百本書。很重,很重,真的很重。雖然找了付費搬運司機,不用自己做苦力,可是心裡還是很內疚。那可是沒有電梯的Apartment呢,那麼重的書,一箱又一箱,一袋又一袋,扛了上去,真要命。更要命的是,我知道自己還有下一次的搬家行動!於是,我決定除了衣服之外,其他的東西最好保持原封不動,頂多,再把裝光碟的箱子打開而已。要看的書,從箱子裡抽出來就好了,否則,明年又來重覆封箱的動作,我會很懊惱,很懊惱的。

挪動了書箱,雜物袋……我才發覺那重量很輕很輕的灰塵,已經累積了它的分量。我突然覺的噁心,那麼髒的環境,盡然是我的棲身之所。繼續維持這樣的生活的話,呵,我會看不起我自己。

環顧四周,剩下的雜物和衣服,後天只要隨便裝進箱子裡,就可等司機大哥把他們送走。離開一個地方其實很簡單,但我卻累計了很多很多的身外物,所以,離開變得疲累。我總是很懷念十多年前剛離開學校出外工作的情形,那年,我只有一個紙袋,袋子裡只有一套衣服,我卻犧牲了我的瀟灑。

一年後,一個袋子的身外物,變成一車子滿滿的,然後,是5輛車子的東西,再後來是一輛羅里。後來的後來,累積了兩輛羅里,連我自己也看不過眼了,於是捐了一輛羅里的東西出去。我還是為一直為隨裡在後面的一羅里負擔感到懊惱。
3年前,我曾決定把我最珍貴的書捐完出去。坐在客廳看著打包好的書發呆,結果,又把它們好好的排放回原位。真是掛礙啊!



今天,終於搬離住了一年的Kota Damansara。中午去Daiso買東西順便提款,才發覺提款卡不見了。就是想不起怎麼不見,幾時不見。很多事情,總事發生得莫名其妙的。

2009年7月19日 星期日

今天。最近。


最近日子過得渾渾噩噩似的,下班回家躺在床上看岩井俊二,然後漸漸睡著了。偶而發了一些奇怪的夢,卻叫我留戀夢中的餘溫。我想,一個人生活久了,漸漸就會出問題了。

好不容易等到周休,卻在半夜醒來繼續寫文章。最近,我老是走不出文字,困在密密麻麻的文字裡頭,我無法呼吸,煞是自虐。但卻享受在文字中尋找自己的感覺。

越是呼吸不來,越是想逃得遠遠去。

我以為這樣的生活叫作安定,可是那渙散的精神讓叫我疲憊,我原來是不能安分守己的,抑或是這樣的安分無法手住我自己的心?我開始徘徊了......我不斷問自己,我要甚麼?開車的時候、聽歌的時候、吃飯的時候、睡覺的時候、思念的時候......我都在問自己,我的未來需要的是甚麼?

我開始擔心自己會像《式日》裡的那失去方向的孤寂女孩那樣,總有一天變得光怪陆离,活在囚困自己的世界。

今天看完《情書》,我繼續昏睡下去,醒來時已經是下午將進三點。洗澡後,我帶了手提電腦,如每個星期天一樣,到有無線網絡的館子上網。我身邊很多人總是驚訝我過著不合群的生活,可是因為那是我的慣性生活,我總是詫異認為甚麼總要混著一群的,失去自己的空間。即便是偶爾的聚餐,三兩個小時過去了,我就會從熱鬧重回歸自己的平靜。

不要驚訝我總是在人群中以一個人的姿態自居,我並沒有孤傲,也不是孤芳自賞,我只想在自己舒服的生活方式呼吸。

2009年7月15日 星期三

鬆綁你的心結。

自從副刊刊登了憂鬱症系列報導後,每隔一兩天,就有讀者來電求助,再不,就是有鬱症患者致電來分享自己的心路歷程。

無論是接到家有憂鬱症者或是憂鬱症患者本身的電話,都發覺這些人的心靈承受著極大的痛苦,他們的人生正面對很大的磨練。

一位父親看了星期天一篇關于廣志在分享輔導憂鬱症的文章致電來說要找受訪者,因為他有個21歲的孩子患上憂鬱症,他希望有能量的人可以和他孩子說說話,開到自己的孩子。得知廣志人在澳洲,他說:“那我是不是要把孩子帶到澳洲去找他?”

這位父親很偉大。雖然孩子已成年,但為了照顧孩子的心,他時常從登加樓帶孩子來吉隆坡治病。

一位四十多歲的憂鬱症媽媽,病發時會拿刀砍自己的孩子。為了避免自己傷害孩子,在她意識清醒時,她逃離家,想到孩子一個人在家庭又放不下心,所以馬上致電給丈夫請他馬上回家照顧年幼的孩子。沒能好好照顧自己的孩子,她覺得很對不起孩子。

還有一位年輕媽媽,為了治療孩子的躁鬱症,這兩年來和孩子溝通時都小心翼翼的,擔心傷了孩子的心,刺激到孩子的情緒。

為了治療孩子,這位媽媽帶孩子求見很多“名醫”,結果讓她心灰意冷,不知所措。因為她一坐下來,問題還為搞清楚,對方就先開個價錢給她,要不,讓她孩子吃藥,後過卻更糟糕。

我覺得那位小朋友活得很苦,我很心酸,很想對媽媽說:“我想去你家探望你的小孩。”可是,我並沒有專業的輔導技巧,我擔心萬一小朋友有甚麼狀況的話,我應付不來還為人家添麻煩。

我除了為致電給我的人尋找合適的輔導員外,其他的事情,我都做不了。我自己也曾經憂鬱過,但是,我還是不明白那顆憂鬱的心,究竟怎麼了......

我在心中默默祈禱,但願那些被憂鬱綑綁的心,可以找到鬆綁心結的方法。

2009年7月11日 星期六

我和我心的拉鋸。



不上班的假日,我本來想死賴在房子睡到夠,然後洗個澡帶著電腦到餐廳上網上個飽。可是,因為擔心同事去到畫展拍不成照片,我從大老遠開車到畫廊,用了3個小時時間,為了完成拍4張照片的工作。

不是沒有收穫的。我在畫展中看見一幅印象深刻的畫--被張滿尖刺的藤蔓延了一張臉。
我愣在那裏看了很久很久,無語的,站在哪裡。
離開畫展後,那畫面一直出現在我眼前。我覺得畫裡的那張臉,是自己的臉孔。

回程中,我在車廂裡重複又重複地聽著蘇打綠。然後,我選擇把時間停留在《無以倫比的美麗》,我在車廂中重複又重複地,有一句沒一句的和著原唱的歌聲唱。不曉得在你若擔心你不能飛 你有我的蝴蝶  我若擔心我不能飛 我有你的草原這兩句歌詞重複唱了多少十遍,我臉上終於掛上了淚水。

我還是無語的......

在努力生活的同時,我真的覺得累了。我找不到努力的指標,我只用一顆堅定的心來告訴自己:好好生活,好好愛自己。
可是,積壓在心頭的往事那麼多,我卻一直找不到排放的出口......於是,我的心像似一直在拉鋸,也一直向我控訴。

2009年7月6日 星期一

我是愛自己的。


病倒了,終於,還是病倒了。

生病前,是有徵兆的。身體發出抗議了。

腰酸背痛的情形維持了很多天,本來要去做按摩,可是打不完的稿子還真多,最後,還很消遙地去了昆明三天。

回來後,身體繼續不舒服,我還是繼續做在案上打稿。直到某天早上,突然間就鼻塞,開始傷風了。

我還是繼續打稿,日打,夜打,回到家還寫稿寫到半夜。翌日醒來,頭很重,身體很沉,鼻水眼淚一起流,我還是不願意在家休息,開車回報館聽講座。

今天,連聲音都變了。我還是坐在案上,繼續打稿。

我一直強調要愛自己,我也認為我是愛自己的。可是,任誰看見我生病了還不休息,還繼續日夜寫稿,都會覺得我不自愛。

肉眼看見的事實,真的如此。但是,我做了很多人家看不見我對愛自己的行為。

我不吃維他命C的藥丸,因為我會發燒,所以我不去看醫生,但是,我喝不加糖,不加冰塊,不加水的橙參蘋果汁。我是愛自己的。

下班回到組屋樓下,我把東西留在車上,只帶著車鑰匙在公園繞著走圈圈,做拉筋動作,然後走樓梯回家。我是愛自己的。

我身體很累,頭腦和心靈也很累,但是,我堅持聽講座,因為我知道心靈的得著會很多,很多。結果,我選擇性的聽了兩三場講座後,我又往自己的內心探索了生命缺角的部分。我知道自己往後的人生,都要堅持走度人心靈的路。雖然,我現在的心靈很需要被人來度。可是,我相信自己值得擁有美好的,豐富的生命,因為,我愛自己。

我本來想寫生病的心情,可是字打了出來後,我想起MJ。一個死後仍被媒體繼續玩弄,做文章的人。他的事業真的很輝煌燦爛,可是除出事業以外,他的人生,是一部悲劇。

我是一個平凡人。在我來到今世以前,我選擇了做一個探索生命意義的平凡人。我曾經以為自己的人生波折重重,可是,生命腳本比我曲直的人更多,更多,我有甚麼資格怨懟呢。

我當下能做的,就是完成自己的生命功課。待我往生時
,帶著漂亮的成績單上天堂。

2009年7月3日 星期五

父親的威嚴,真的是愛的教育嗎?

同事問我,父親節有回家嗎?我搖搖頭。“那有打電話回家給你爸爸媽?”我也搖搖頭。她好像很詫異。可是,如果她以為父親節應做的事情我都做了,我會更詫異。

我和父親的關係很疏離,疏離得有時我會故意逃避他的眼神。我父親很有威嚴,小時候在街尾看見他的身影出現在街頭,我就落荒逃跑,因為擔心害怕被他發現我像個野孩子似的在街上嬉鬧會被痛揍一頓。

小時候最怕和父親同桌吃飯,因為夾菜只能夾面前的,扒飯不能發出聲音,飯碗要端在手中,筷子要拿好;因為害怕,我總是把頭催得很低,很低。有一次,我隨父親和他的朋友一同吃飯,大人說話,我一股腦的低頭扒飯,本來掛在耳邊的眼鏡突然滑下,敲擊了手中的飯碗,發出微弱的鏗鏘聲。我第一個本能反應,就是抬頭看坐在我面前的父親。他瞪了我一眼,那是一個指責的眼神。

從那天開始,除了農曆新年的團圓飯以外,其他日子,我都下意識地在餐桌上避免和他一起吃飯。因為父親的那股威嚴導致我把吃,變成小心翼翼地把食物倒進肚子裡的行為。

父親的威嚴,無所不在。在我上幼兒園時,家中三個已是小學生的姐姐,總是因為滿江紅的成績單被父親手中的籐鞭鞭得皮開肉綻。這樣的處罰還不夠,母親在旁敷藥後,姐姐還要跪在地主公面前慚愧。為了不讓自己的手掌和膝蓋承受嚴厲的處罰,我一直都很努力地把書讀好。

父親管教得那麼嚴,還是無法把我培養得像個大家閨秀般得體,也沒有把我逼上大學成為博士生。

長大後,我依舊無法了解為何父親面對自己的孩子時,臉上總是如此冷漠。那股冷漠,來自我從小到大就從他臉上看見的一幅,讓我心裡畏懼的威嚴。可是,每次看見他和哥哥姐姐的孩子互動時,臉上卻會流露一股罕見的慈祥笑容。後來我才發現,父親的笑容其實很好看。
可是,為何父親對著自己的孩子,就是吝嗇自己的笑容呢。這是我心中的疑問,也是一聲聲的嘆息。

我以為一輩子都解答不了心中對父親充滿的問號。直到30年後的今天,我在父親節的早上閱讀一篇李永業醫生寫的〈父親用愛包容我〉的文章時,文中一句:“直到我身為人父才明白,為人父者總是帶著莫名的尊嚴偽裝自己,那尊嚴就像武士身上的盔甲,用來隔離自己、防禦孩子,不讓一個父親坦蕩蕩地表路對孩子的關愛。”

突然,我對父親那總是無法卸下的威嚴釋懷了。我想,即便是連父親也不明白自己為何總是一幅發號司令的軍司模樣;我想,那正是父權社會的傳統思想主宰了一個父親表達愛的行為模式吧。在他不曉得要怎樣教育孩子餐桌禮儀的年代,他只好用“眼神”來教育孩子;那被鞭打得皮開肉綻的小手,是他用“藤鞭”來提醒孩子要好好唸書。

雖然年已30的我行為一直無法如大家閨秀般得體,但那責備的眼神我一直記在心中,用來提醒自己做個有禮貌的孩子;那揮在姐姐手掌上的藤鞭也沒有逼我成為光宗耀祖的博士生,但我卻銘記姐姐手上的痛,一直牢牢地記住要努力讀書。

直到今天,我才發現父親的威嚴潛移默化地培養出一個個性強烈的我。每當發生衝突時,我體內總是以父親的那股誓不低頭的傲氣對抗到底。

在我總是對父親臉上的威嚴發出不明所以的抵抗時,其實,在不刻意提醒自己微笑或努力擠出笑容的時候,我又何尚不是板出不苟言笑的撲克牌臉孔呢。

我是女兒身,我永遠無法等到自己身為人父才以父親的角色來體會為人父者的苦心。或許,我永遠也無法窺探到父親的心事,但,我知道在自己的沉默裡,隱藏著對父親最真誠的祝福和期許。

孩子的未來永遠是未知,但請相信我們有能力走自己選擇的路。我希望為孩子勞碌大半輩子的父母,在接下來的歲月可以卸下對孩子的憂慮,為自己快樂地生活。

文字刊登於:《星洲日報》星雲版.


寫這篇文章,因為父親節的那天,我還未醒來,你已傳來sms說,你哭了。父親節的那天,你應當高高興興地與孩子慶祝,可是,你卻落了淚。
笑聲如孩子的你,總是為自己的不足而落淚。你的心裡,就像我一樣,住了一個老人家。
祝福你,也祝福自己.

2009年7月2日 星期四

我需要的,不過是安寧而已。


飛往昆明的旅途中,我在飛機上拍下這張照片.我太喜歡它了.


最近,我都過得很恍惚。

身體疲憊,頭腦更疲憊。

直到今天,天未亮我就醒來了,這幾天,我老是起不了床,我為之沮喪。我以為去一趟昆明可以充電,結果,還帶了一雙疲倦不已的雙腳回來,結果,我還很累,還是更累。

如果,如果我身心靈好好的,我其實不需要鬧鐘來轟我起床。所以,今天能自然醒,我的心情很好,很好。我不想賴床,於是鑽進沖涼房洗澡。

這時,下雨了。

天氣熱了很久,終於,有雨了。我格外珍惜今天的雨水,於是,淋雨去取車,一路上看著雨水開車上班。前方車子後座,小眼睛小臉孔的孩子,托著兩腮無意識的看著後方的車子。

“如果那是我的小孩,多好。”

當時,我這麼想。

坐在案上,我開啟電腦,第一件事情,就是耕種我的土地,那可是我的夢想家,這與沉迷無關,純粹是為了在網路上虛擬自己的夢想家。

依舊無法達到的是,我希望有些小朋友在院子裡打轉,和我一起種菜。如果,如果可以添加森林課室,那就更好了。課室裡,我位小朋友說故事,一起寫故事、一起製作屬於自己的繪本和故事書。

我希望未來的人生,不過如此,就如此而已。

可我覺得,我的人生是偉大的、寧靜的、美好的,因為我總是害怕鬥爭、爭執、吵鬧、手段......我需要的,只是一片安寧。

原來,我要的只有安寧而已。

如果,如果那住在心裡面的人,屆時也與我活在這樣的世界裡,我想,我想,是我上輩子修來的福。

我會好好感恩。嗯,就這樣約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