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4月30日 星期四

牛肉幹 VS 人生。


我希望我的人生,是如此明靜,簡單。


中了一張牛肉幹,我突然思考我的人生。

牛肉幹和我的人生有甚麼關聯?就是中牛肉幹的原因。我最近很煩躁,開車用飆的、紅綠燈視若無睹、在車上吶喊、沒耐心......我所有的憤怒和懊惱,都發洩在開車上。直到一張牛肉幹的出現,我才會提醒自己:夠了!

繼續魯莽下去,我會出事的。

說回我的人生。

我總覺得自己的生命被很多,很多的事情牽絆。從小到大,所有的大小事件我都深深根植心底。然後,它靜悄悄地扎了根,我還來不及發現,它就隱隱作痛了。

每次撫摸自己的心,我都無法感覺它在跳動。於是,我猶豫我活著的部分,究竟只是肉體而已嗎?

可是,可是,我是很用心活在當下的啊!

於是,我糊塗了......

束縛的心要如何解捆?我想出走一次,那怕只是一個月而已。我只想一個人背上行囊,走一個陌生的國家。這樣沒有很難啊~可是,我卻沒有條件:勇氣 和 金錢。

我開始對生活感到疲倦。我無法豢養我的理想,包括一間安身的房子。

連“自在於心”這種話,都無法安撫我的焦慮了。我開始有行為強迫症,連我也覺得一再地重複和檢視自己的行為,是一件很疲乏的事。

可我,我連頹廢、鬆懈、萎縮、糜爛......的勇氣都沒有。我還一直重複地告訴自己:要知足。

是的。我苦過。苦得連眼淚都沒時間流的日子,我終於明白唯有堅強,才能活下去。

那麼倔強的個性,究竟是好,是壞?

2009年4月29日 星期三

遲遲的步履......


照片和文無關,但我喜歡這張照片。那個太陽很猛的早上,溼了一身的小狗在太陽底下,在土地上和快樂追逐。牠用它的身體來靠近我,不斷摩擦著我的牛仔褲褲腳。結果,我帶著狗騷味回報館,我一直想起那小狗的生命力。那是我缺乏的動力!

走在城市的腳步過于踉蹌,習於衝撞,因此脫序、火爆、浮躁、急驟......因此,我試著以堅定而遲緩的腳步,一步一腳印的嘗試抵達目標,要自己千萬不要錯過沿途的風景。後才我才發覺,生活原來就像鄭愁予說的:“遲遲的步履,緩慢又確實的到達。”

◎親愛的,我實在掛念你那把纏綿的聲音。我只能在心裡面重複地溫習你的聲音,一遍又一遍,直到睡去。或許你不知道,咫尺間就有牽絆著你得一顆心。重複溫習你的聲音。

然而,也許你懂。那又怎樣?

◎我在猛烈的太陽底下逛菜園,狗兒追逐在後邊。太陽底下,我的皮膚都快冒出一股焦味了。可是,留汗的感覺很好,真的很好。

離開的路上,我不斷問自己,我想擁有甚麼?那一刻,心裡負擔減緩了。關它能夠擁有些甚麼,活著的時候,就要有活著的感覺。

我好想去領養一塊地,因為,我真想做農婦。

◎我在面書看了一次又一次自己拍的照片,就是缺乏生命力。那是我目前無法突破的瓶頸,我不想再回到被綑綁的階段。拍不出照片的那一年時間,我覺得我的生命靜止了。

我喜歡畫面,無論是電影,還是照片 的畫面。精采的畫面,有震撼力。我總是寄望以後的人生,可以沉浸在畫面里。

◎我的人生,我的生活,不需要很多錢來養活自己。我只要有能力供屋、供車和供保險。

這樣,沒有很奢求吧!

上帝,請您,請您一定要聽見我的聲音;請您,請您一定要牽引我。

2009年4月25日 星期六

Sada。




看見Sada的那個午後,我被他那很雅皮士的外表吸引了“帶我走吧。”我心中有一把聲音在呼喚,沒有很激昂,是沉穩的,是經過深思熟慮的聲音。

是的,我渴望浪跡天涯。渴望被一個男人牽著我的手浪跡天涯。如果此生不浪跡天涯一次,哪怕只是一年,甚至一個月,我的生命就會有小小的一個崩角。我總是這麼地相信著的。

因為我沒有勇氣一個人走,所以,我渴望被人拐帶我走。可惜,Sada身上沒有我的費洛蒙。但是,他在路途中遇上了Kiko。

Sada沒有很日本。他愛樂器,不插電的樂器,他很在行。他奉行愛地球,不為走而走,帶著“儉約生活”游走他國,他說:“上帝呼喚我去走亞洲國家,從來沒有召喚我到歐洲國家。”

所以,我才遇見他。是的,遇見Sada的人那麼多,我卻硬要為我遇見他而編織美麗的理由。

“Soli,My English no good.”他靦腆的,略帶抱歉的語氣。
“Is Ok.Me too.”確實,我並無降低身分。

我坐在他的帳棚裡和他說話,害怕人群的我,在那一刻卻很享受被圍觀的感覺。他用不靈光的英語,夾雜日本話跟我聊天。

我沒有100%聽懂他的話,但心靈卻感應到他為何而出走。我們後來還聊了日本人,縱然沒有跟著日本主義的步伐走,但Sada愛自己的國家。

離開後,我嘴角微微往上翹。縱然沒法跟Sada浪跡天涯,但那擦那的念頭,卻足以讓我開懷、回味了10天。

只因這股平淡而真實的激情,在我心底沉睡已久。

雖然被激情而牽絆,但我心明白,我想隨Sada而去,不是因為他很雅皮,而是他的生活理念和我的頻道一樣。

祝福Sada和Kiko。

Lomo。


圖為SuperSample

在我還不懂甚麼是lomo時,我丟了一台SuperSample。
外型很美,沒記錯的話,是粉紫色,機身有花的圖案。
我曾裝上菲林去研究,可是,怎麼也搞不清楚它到底是甚麼。
當時,身邊沒有朋友玩lomo,我壓根兒也沒想過要去追根究底。


SuperSample的作品,來自SuperSample Flikr族群

於是,我放棄研究。想過把它當成裝飾品,可是收拾房子時覺得礙眼,把它當玩具,當垃圾丟了。
3年後,一個人說:你丟了兩百多令吉的lomo。
我愣了,不是因為兩百多令吉的關係,而是lomo的理由。
3年後,當我開始對lomo很感興趣時,我才為我丟掉lomo的行為感到懊惱。
每次想起,心如刀割。
這次去香港,我很想買一台魚眼lomo,但不想刻意去找。
這股慾望,再次勾起我的SuperSample的回憶。
即使以後買了再多lomo,我還是無法忘記我的愚蠢。



SuperSample的操作,我這挺笨蛋,又不肯去上網找資料的笨蛋,哪會想到它是真的相機啊!

2009年4月24日 星期五

出軌。



我把臉埋在鋒的身體,貪婪地呼吸他的味道。(我對任何的味道都有一股愛戀)
我希望從此不起,就這樣把自己交給安靜的他。
是的,我很想出軌,藉由出軌來安撫我的心靈和肉體。
可是,我卻假裝我不需要慰藉。
於是,我夜夜笙歌,說話/電影/K歌/幻想/
然而,我還是沒有被滿足。

*鋒為BQ隨書附送刊物。
*我為乾物女已久!

無題

最近工作速度有點慢 慢到我不曉得自己發生甚麼事情

5月中開始一直往外跑 從下個星期開始每天往外採訪 這段時間要工作到很晚了

5月要到香港出差 回來後游東海岸 6月頭的學校假期要帶我兒子去找我女兒 我們一起去金馬崙

可是 這是一種幸福

2009年4月22日 星期三

最近有點任性。



最近有點任性,但這份任性帶著思想上的成熟。因此,我解讀為年紀老了,任性,也要任性得成熟一點。

我執意要買房子送給自己作為31歲的生日禮物,朋友說,這份禮物也大了點,貴了點。誰說不是?供足30年的話,就等於在30歲結束以後,一併結束我的任性。

我想不為甚麼的就買張機票去台北,然後到貓空喝茶。只為了慰寂心中對貓空茶園、茶攤和茶館的那份愛戀。這種小任性,對我來說,需要勇氣。因為我把房子的負擔抗上了。

於是,為了滿足我的任性,我必須竭盡所能地去賺錢。至少,滿足了只為在貓空喝茶的任性後,我才有資格滿足下一個比較大的任性--去意大利喝咖啡。

是的,我也愛咖啡啊!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可是,強迫自己過健康的生活以後,我戒掉了咖啡。只是偶爾,會很衝動地坐在星巴克。然而,我還是覺得,咖啡,要人手泡的,才叫好。

我最大最大的任性,是在儲蓄條件後,到法國小鎮住一年,學甜品,蛋糕和麵包。不為甚麼,只因為我喜歡料理食物,就像我喜歡了解自己的生活一樣。

有人說,這不叫任性,可以說成是目標。不不不,我的理想或目標,是改變這個世界。真的,這讓人發狂的理想是那麼的遙不可及,可是,那怕我能改變的只是這世界的一小部分人,我覺得生命已臻圓滿。

我偉大的目標和理想,是讓地球永續;正如我心中唯一的信仰一樣,就是愛。

他們有關係嗎?絕對是!

因為愛,是延續生命最好的途徑。

2009年4月20日 星期一

健康。




健康是甚麼?
為了健康,我的早餐是上面那碗五谷糙米漿,說好吃是騙你的,說健康才是實話。
不管了,不想早死,不想因糖尿病併發症而死的話,只要不像大便那樣難吃,就要吞下肚子去。
我可以的,也相信我一定能做出更有口感的健康食物。
真夠挑戰自己!但,我還能怎樣。
絕對不是晦氣話,我是提起心肝做一個健康人的.

2009年4月16日 星期四

最近



最近很煩躁 對著野蠻的C9道路使用者很想變路霸 她媽的短人 我一直這樣罵

吃了一頓海鮮也沒有變得特別開朗 更加沒有懊惱膽固醇 脂肪 的累計

看了陳昇的專訪特輯 真是汗顏 那才叫真正的喜歡 只差沒有一天擦幾次屁股都知道

老是凌晨5點醒來準備聽回教堂誦經 然後 做一些有的沒的事情 包括收拾房間再睡回籠覺

然後 囚禁了我兩個星期的兩篇專訪稿 終於陸續完成 媽的 我真是不簡單

過後還有陸續而來的挑戰 

一字排開的同事都在敲打鍵盤 我突然很想狂笑 時時覺得自己在做的生產文字 其實在生產知識
 
最後苦惱 要去哪裡找一個有了孩子的好鰥夫 或 失婚好男人 我覬覦人家的孩子

最後 我很想去旅行

(話說 標點符號都躲懶去了)

2009年4月13日 星期一

我沒那種命。



朋友傳來的email,我沒有很用心的去看清楚這樣的房子建在哪裡。我看過照片,絲毫也沒有羨慕。因為我知道我沒住這種屋子的命,所以,省下羨慕心,妒嫉心。可是,我當下對自己說,如果有一天,我要是有這樣的命,我也不想住在這樣的房子裡。

酸葡萄?不知道.我一直都不了解自己,所以,我無法解讀我的想法。

我對物質沒有很大的慾望,安身的地方,對我來說絕對是周圍的環境,比屋子的設計更重要。



我真的喜歡環山是樹的屋子,但,屋子味道要搭。這樣的設計,固然很好,但是,我就知道,我住不起,我沒那種命。就算有這樣的命,我想,我應該會搬到比較平民的地方,因為,世界有那麼多人連住的地方也沒有,我卻窝在天堂享受,我會很有罪惡感。

我清高?也許,有一點。

因為我自小的願望,就是世界和平。和平的條件,建立在肚子飽,有屋子安身上。

我很卑微,這是真的。


2009年4月10日 星期五

婆婆,請您安息。


攝于:Kelly Castle~我覺得很美的天空線.

17年後,我才在您面前說:“婆婆,請安息。我已經有照顧自己的能力,我會好好地愛自己。”

我在您的保護下成長,在您的照顧下成人,縱使您過去對我的管教是多麼的嚴厲,但您依舊是我此生中最敬愛的婆婆。

打從您在我14歲那年離開至今,我不曾把您那慈祥的容顏從我腦海中抹去。我一直惦記著你的一顰一笑,一言一語。於是,離鄉超過十年,每年的清明節,我總會回到您的面前,告訴您我的生活近況。

您往生後,我自此活在被死亡籠罩的陰影下。死亡,它帶走了我的一切,包括好好生活的勇氣。那年,我太年輕了。我以為感傷是應該的,卻不知道悲傷的情緒沒有被處理,是匯累積在心底,直到成疾。

每年的清明節,我站在您的墳前,總會黯然神傷,悄然落淚。我總是在心中喃喃自語地和您聊天,最後,我總是向您承諾:我會好好地生活。可是,16年以來,我不曾對您說“婆婆,請安息”。因為我一直無法好好地生活,我知道您一直守護在我身旁,看著我被死亡吞噬的心靈,以及對您有增無減的牽掛,您又何能安息。

我是知道的,生命和死亡是我此生都在努力的功課。所以,我一直很努力地擺脫對死亡的恐懼,也一直很努力地為著圓滿自己的生命,而用心的活在當下。

我尋求宗教信仰的支助、時時聆聽自己的心,也總是往內心去探索。我好似甚麼都沒有找到,更不知道何種生命才叫圓滿,可是,我心漸漸滋生著喜悅。

我漸漸明白,你的逝世雖然帶來螫心的痛,但卻也幫助我探索生命。探索的過程,雖然像用籃子來盛水,表面上看似一杯水也沒盛起,其實,流過籃子的水卻洗滌了,過濾了我瞭亂的心緒,殘留在籃子上的水痕,卻是內心保留著的甘露。

所以,請您安息吧!未來的路,我會繼續以豁達的心來走。

2009年4月7日 星期二

Canon In D

我真不懂音樂,我只選擇我喜歡的聽的而已,就像Canon In D。我甚至連Canon 是甚麼也不知道,但我確定,它與相機品牌無關。

為了了解我喜歡的音樂,我上網找資料。維基百科顯示:......它作於1680年前後,是巴洛克時期的室內樂作品,採用數字低音手法,供三個小提琴演奏。它曾被改編為多個不同版本,供不同樂器組合演奏。它原有吉格舞曲伴隨,但現在很少演奏這段。

卡農(Canon)並非曲名,而是一種曲式,卡農的字面上是“輪唱”的意思,吉格(Gigue)是舞曲。

我並沒有聽懂,但卻被接下來這段震撼了!
“此曲還作為代表人類文明的成就之一,被美國國家航空太空局通過航海家(Voyager)無人太空船送入太空。”

我的第一個問號是:送到太空,誰聽?

然後,所有的資料,我都看不下去了,因為我知道我無法看懂。我只要單純的聽一曲好音樂就行了。於是,我去Youtube找韓國Funtwo的電吉它版.

有夠讚!

小人兒。



將近凌晨,夢見兒子來電說:“阿姨,我很想念你。”能在夢裡也被小人兒牽掛,真是連作夢也會笑。

我有一對非我親生的寶,時常掛在嘴邊逢人就說:“我的兒子,我的女兒,我是單親媽媽。”有時候,謊言的真實度足以連自己也給騙過去了。

兒子膽小怕事,他最怕的不是沒有冰淇淋吃,而是沒有人疼愛他,而他也知道,愛他的人,都會送他冰淇淋。小瓜喜歡撒嬌,被媽媽大聲吼或打的時候,會挨過身體來說:“我要阿姨”。小小的一個可人兒,誰都沒有勇氣拒絕說:“我不要你”。

看見小瓜,我總有做媽媽的衝動。希望在忙碌的生活裡孩子是我唯一的重心。

初生嬰兒是蓮藕型的小手小腳,成天睡飽就吃,吃飽就鬧;學會爬的時候,圓滾滾的身體在地上走動,剛學會走的時候,腳步咚咚咚的,叫媽媽擔心更心疼他跌倒,只好時時伴隨側跟。

等到小人兒開口說話的時候,即使開口叫“mum mum”表示要吃東西,都當成是叫“媽媽”。

然後,小人兒開始纏住媽媽不放,一天到晚“為甚麼,為甚麼”地問。為了應付小寶貝的為甚麼,我還要很努力進修,絕對不能馬虎應付。那樣,我才能是孩子萬能的神。

終於上學了,小小人兒的身邊有了小朋友,放學回家,總是髒兮兮的,有時快樂地分享幼兒園的趣事,有時哭著回來投訴說誰誰誰欺負他。

上了小學,媽媽還是他最親的人。功課不會做,數學分數不及格,老是搞不懂科學原理,呵呵呵,不用緊,只要上課用心聽書,努力過就好。老娘不會逼自己的孩子科科拿足一百分,年年包尾也不用緊。孩子,媽媽只要你快樂學習,不僅是學習課本上的知識,更重要的是生活的智慧,它不一定要很早很早就學懂,但一定要很早很早就開始學習。

再大一點,小人兒絕對不小了。他有他的同儕相伴,心事已經往心裡邊隔。但是啊,他始終是我的小小人兒,老娘只希望長大後的孩子不要把我當老古董。

可是,這只是心裡面的一幅美麗的幻像。孤寂的我沒有當媽媽的福氣,只好把哥姐的寶寶當成自己的孩子。



還有,女兒某晚在我好不容易才入睡時撥電來:“姑姑,你有看見月亮嗎?你快點去看,又圓又大又亮,你要拍照留起來。”

我垮了,還看甚麼月亮。無奈女兒叫到,趕緊爬起來抓起相機頭對牢夜空“啪啪啪”地按。

孩子的童年就那麼短短的幾年,長大了,你要抓緊他,他才不讓你牽。所以,一對小人兒雖非我親生的,卻也甘願輪為孩子奴。


.此文曾出現于《星洲副刊~星雲版》

2009年4月1日 星期三

頭髮。



換了髮型,我喜歡,自此不用梳頭。

下個目標,剃光頭。

呵呵~等著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