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1日 星期六

花開又花落。


去年某月,路過上下班必經的道路,切開左右兩旁的分界堤上,一棵棵開花的樹木耀眼萬分。我總是放緩車速,慢慢欣賞一地的落花。

那我叫不出名的花樹,兩個星期後凋零了。

如此短暫的燦爛花歲,叫我不捨。

今年,它還會再來嗎?

泡麵,我在台北落寞的味道。

台北交通很方便,尤其捷運,但是,我偶爾故意乘搭巴士,因為我喜歡做巴士,上下巴士的人很多,我尤其喜歡看年輕人,甚至看到我寄居的青年旅社的廚房去。


2009年1月23日 星期五

懷念,台北。


即將離開一座城市,僅以平淡的心情和沉穩的腳步。

原來我沒有想像中那麼喜愛這座城市,說不出理由來,一直有「我是過客」的不自在感。直到今天午後在椰林大道的草地上溫習這11天的心情,我發覺,原來我是滿足的,即使只用一個過客的心情來閱讀這座城市,我還是滿足的。這座城市有一張繁華的面貌,那是和我不相稱的臉孔。我最最最無法忘記這座城市的陽光,就只因為它燙傷了我。我恨它嗎?並沒有。甚至,就因為走在這座城市總有著像白雲那樣柔軟的心,再炙熱的陽光,也會變得暖和。所以,我並沒有恨它。

敗給一隻貓。

有點疲憊,其實非常疲憊,所以好想回家,在我那沒有床的房子裡好好睡覺。

我最近老是睡不好,精神緊張,半夜醒來好幾次。還有,最近隔壁家的貓老是佔用我的空間。

某個晚上,打開房門,還沒來得及照亮燈,我就看到一只貓用“飛”的速度從我床越過窗檻竄逃。系在貓頸上的鈴鐺作響,我口瞪目呆,來不及反應。

我發誓,下次要狠狠地抓起它,用力地從4樓將它拋下。有人問,“要是那已經是它的第8次了呢?”

“讓它死啊!誰叫它做賊嚇我。”

我討厭貓!我討厭貓!我討厭貓!

從葬禮回來的第二個早晨,全身虛脫,可是陽光催促我去上班了。突然,窗外一陣鈴鐺聲,臉上少了一雙視力清晰的眼睛,我迷糊地看見一團白白的像煙又像霧的東西在窗檻徘徊。

“是他跟著我回來了嗎?”我以為有鬼,於是繼續睡覺。

數分鐘後,床褥突然動了一下。我跳起來抓著被單睜大雙眼看著入侵我空間的物體,睡蟲通通散掉了。

一隻貓,那隻死貓,出現在我眼前,還要用囂張和無奈的眼神盯著我看,好像在不滿我還沒離開屬於它得樂園。我怕得動也不敢動,忘了我發誓要拋它出窗口的誓言。

這只死貓接下來更氣死我,如果它會撇嘴的話,我肯定它是妖精!它竟然用眼角看了我一眼,然後慢條斯理地踐踏過我白色的床單,用它的死鬼貓爪攀上我白色的毛巾,搖搖尾巴走了。

它竟然一點也不知錯,還要以傲慢的態度示威。我簡直發狂了,我竟然被一隻死貓輕視!

那隻貓,我知道它不只一次出現在我的空間裡。好幾次,我微微打開的窗門,回來後開了大大的一條縫。可是,我的房子不曾被它搗亂過,房內也沒有食物,它也沒有拉屎撒尿。

你說,它究竟為何出現?

於是,我又說,“我要買一條藤鞭,下次,狠狠地掃它一頓!”

朋友說,應該教訓它的。

可是,我知道,我比那隻死貓還害怕。

於是,我只能僅僅地鎖上我的窗門,好幾晚,我都有窒息的感覺。

我又不是屍體,為甚麼要像躺在壽板裡,被逼空氣不流通。

真是敗給一隻貓了。

2009年1月22日 星期四

發病。




困惑會帶來鬱悶 
鬱悶會帶來煩躁
煩躁會帶來脾氣
脾氣會讓我發病

於是 我病了幾天
吐了幾灘黃膽水
幾天後 我竟然對食物失去興趣
到底 我肚子和腸胃產生了甚麼化學作用

我卻認為 這是好事情來的

還是 香蕉作怪了

                  ◎要新年lo~

2009年1月19日 星期一

放手。


在這幾乎喘不過氣的日子,我的生命突然像一張白紙。

那個早晨,在車廂中為你祈禱過後,我突然明白,愛是放手,是祝福。無論愛一個人還是一個朋友,都應該給對方祝福和自由,都應該期望對方的到祝福和幸福。

於是,我對主說:此時此刻,你需要愛,更需要被愛,那是你活著的力量。請引領你走向光明,生活再苦,再痛,都要給你活著的力量,也請你最敬愛的父,給你幸福。我願意放下心中的怨恨和疑惑,誠心祝福你,找到屬于自己的幸福。

我不是虔誠的基督教徒,但我總相信他會聆聽我的聲音。

我愛你,親愛的朋友,不是因為曾經有過迷糊的一段感情,而是,你是我的朋友。

因為像似突然明白了甚麼,也因為能夠如此愛一個朋友,我在人潮洶湧的街道上,躲在車廂裡痛哭。

帶點心痛,心酸,還有,感動。

他媽的


我沒有在憤怒甚麼
只是 我心裡一直在罵:她媽的
因為我的頭腦離開了我的頭殼
我的感覺 像死人一樣
有夠 他媽的
可是 你能想像我的語氣是一點都不憤怒的嗎
我真的很心平氣和地
說了這 三字經

2009年1月10日 星期六

妒嫉。

妒嫉燃燒著我
那是極不健康的心理狀態
我不見得渴望擁有你
只是 我妒嫉有個女人能夠如此折磨一個男人
我不見得是一個喜歡折磨男人的女人
只是 我妒嫉
就因為 我妒嫉而已
真是他媽的

2009年1月8日 星期四

親愛的,生日快樂。

~你很久沒有看見我了,給你看看我最近的樣子。
於是,我把短髮的照片傳給你,親愛的。

8.1.2009,是你的生日,這是我一輩都會記住的一組號碼。不是刻意,而是因為曾經是那樣的刻骨銘心過。後來又是為了甚麼而改變,或許,是我長大了。

你一直催促我快結婚,不然,你不能對我那麼好。我哈哈大笑,說你從來沒有對我好過。可是我心裡面知道,你一直保護我。我只能傻傻地笑說,到時候,我才不需要你對我好。

17年了,我不曾忘記過你的生日,後來發覺這樣牢牢地記住是沒有意義的事,於是過去幾年,我賭氣,故意不對你說:生日快樂。

甚至有時候,我是真的忘記了。醒起時已經過了,可以遺忘這組號碼,連我自己也驚訝。

突然覺得生命終於平靜下來了,所有的漣漪都不再,於是,在酒店吃自助餐的時候,我發了簡訊給你說:生日快樂,我很久沒有對你說生日快樂了。

然後,我吃了小小的一塊蛋糕,那是心裡面你的生日蛋糕。

你用我意想不到的速度傳來的簡訊說:T.Q,你很有我的心,每年都紀(記)得我的生日。

我突然在心裡哈哈大笑,突然覺得你很客氣。然後,懷疑這對你來說是很長的簡訊,背後應該是有人代勞的。

於是半夜11點,你撥電來哈拉。你說:快去找個老公,以後我們可以談心事。我突然覺得聽著你的聲音的時候,我在心裡面和自己說話。究竟從甚麼時候開始,我開始對你有保留了?

"我不能對你太好,我怕會害了你。"我還是繼續哈哈大笑,回答你說:省了吧你。過去的事情我不想再說了。

你猶豫了兩秒鐘,你還不能接受我已驅逐你出境的事實,你更擔心的是自己把持不住。

聲音消失在空氣前,你說:謝謝你,你總是記住我的生日。

我還是哈哈大笑,問你:甚麼時候那麼客氣起來了。

其實,我知道那不是客氣,而是你真的感動了。

而我,我再也不願意去面對你的感動,因為我再也不願意去承擔更深沉的情感。

我只是單純的說:生日快樂。而已。

親愛你,你永遠是我最好,最真實的朋友。

台北。

我看我的舊照片,尤其懷念以個人在台北亂串的日子。


我曾經是那麼地響往這座城市,也許是太喜歡的關係,所以,當呼吸台北的空氣時,我有所保留。總覺得他不足,像要求一個完美情人那樣的苛刻。直到離開後才發覺,情人他不需要完美,只要相處的時候,自在,快樂就好。就只那分執著,讓我遺失了和一座城市戀愛的感覺。



結束。

算算手頭上的工作,原來,需要完成的還有很多。距離春節還有18天,假期前要清掉手頭上現有的工作,是個難題,於是,我想好好寫部落格。

一年結束了,一年又開始了。結束的除了是2008這組數目字,其實,2008在它結束之前還結束了很多事情。矛盾的是,一些事情結束了,卻是一些事情的開始。

2009年伊始,我身心疲乏。一些像賣單後的事情,在心裡殘留下後遺症。我看著時間比我的腳步跑得還要快,沒有時間哀傷了,把情緒埋藏起來後,埋首工作。淹沒的是悲傷,憤怒卻跳了出來。於是,最近我老是動肝火;車子開得比平常快;食物的味道比平時重;看不順眼的事情突然多了...

這樣的生活,這種失去生活重心,只有憤怒的生活,讓我看不見自己。

結束了一件事情,卻引爆了很多負面的情況,那原本期待結束的心情,沒有預期的輕鬆,反而負擔更重。

2009年1月6日 星期二

志願。

小學時期有一篇“我的志願”的作文題目,那是一篇比“我的自述”還要難寫百倍的作文,因為不能實現的志願太多,所以非得絞盡腦汁好好創作一翻。寫得那麼嘔心瀝血,其實為的是作文分數要拿甲,然而,甲的分數卻代表我成功欺騙了一個批改分數的大人。

此外,小學時期每年亦要填寫一張不知為何而寫的志願表。老師從來沒有針對同學各自的志願給予輔導和認知教育過,那時候,醫生、律師和老師是金三角,只要寫在志願欄上,不管理想是否成真,填寫這些名稱的同學,臉上當時就是有光彩。

有一年,我在志願欄上寫了“清道夫”三個字。從小就在街邊當小販助理的我,和馬來清道夫的感情很好,看著他們十年如一日地掃去路上的垃圾,心中不由自主地感恩他們有那麼大的能耐清理一整條長長的街道。

可是,“清道夫”換來的是一頓類似沒有大志的教訓。如果當年我若不是好學生的話,我大概會問老師:難道醫生或律師會出來清理街道嗎?

就是少了這股提問的勇氣,後來的日子,我一直活在自欺欺人的日子裡。欺騙自己的日子久了,我漸漸不知道我的志願是甚麼?

我既討厭數學更厭惡物理,也不是一個黑白分明的人,醫生和律師的們都沒有了,我只好往百年樹人的路走。可是,內心卻十分抗拒並非真正當個教育者的身分。迷迷糊糊地結束了上學的日子後,我才正式思考自己的志願。

可是,那是一門深奧的功課啊!

摸索了很長的時間,我才來到如今的工作崗位上。和鍵盤與文字打交道的工作,對我來說可以是終身寄託的事業。會想當年唸書的日子,我打從心裡從來沒有喜歡過學校。因為唸書的日子就有死背歷史,埋首書中認識國家地理,書啃得那麼苦,就為了考試。

於是,若問我人生當中有甚麼抗拒事,首選學校。

若問我將來生得出孩子的話,要如何面對自己孩子未來的志業?我舉手法式,我不會期許志願欄上出現醫生律師的美麗字眼。去當個快樂的農夫吧,去成全他老媽的心願吧。

2009年1月1日 星期四

快樂。

人群中哭著 你只想變成透明的顏色 你再也不會夢 或痛 或心動了 你已經決定了 你已經決定了

你靜靜忍著 緊緊把昨天在拳心握著而回憶越是甜 就是 越傷人了越是在 手心留下 密密麻麻 深深淺淺 的刀割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你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把你的靈魂關在永遠鎖上的軀殼

這世界笑了 於是妳合群的一起笑了當生存是規則 不是 你的選擇於是妳 含著眼淚 飄飄盪盪 跌跌撞撞的走著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笑只是你穿的保護色你決定不恨了 也決定不愛了把你的靈魂關在永遠鎖上的軀殼

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你的傷從不肯完全的癒合我站在你左側 卻像隔著銀河難道就真的抱著遺憾一直到老了 然後才後悔著

你值得真正的快樂 你應該脫下你穿的保護色為什麼失去了 還要被懲罰呢能不能就讓 悲傷全部 結束在此刻 重新開始活著



我是這樣寫的。

1月1日,本應好好休息的公共假期,我卻選擇回來上班,因為不想一個人。

一種複雜的情緒翻滾著,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怎麼了。開著車子到麥當勞買早餐的途中,一些遺憾浮現了,所以內心突然很難過,我在車箱中流眼淚。

因為揮不去一股複雜的情緒,所以我選擇不要一個人,那樣的折騰是很難熬的。

回到報館,我將情緒寄託在工作上,敲打鍵盤的時候,突然聽到五月天的<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是的,我總是習慣性地偽裝起一張快樂的臉孔,直到把自己欺騙過去。可是,畢竟是謊言。當謊言破解的時候,我卻沒有挽救的能力。

於是,我再次看見自己的懦弱,是那麼的不堪一擊,就像爬在牆上的螞蟻,一只手指就可以置我於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