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只因為愛你而已。

I love you not because of who you are, but because of who I am when I am with you.
我爱你,不是因为你是一个怎样的人,而是因为我喜欢与你在一起时的感觉。

曾經,我一直不知道爲什麽可以那樣死心塌地的愛著一個人。於是,我一直告訴自己,愛一個人是沒有原因的。要是找得到愛的理由,那麽,我就不是那麽這個人了。

直到後來,我們在正式為分手的旅程划上將近兩年的告別儀式以後,你再次走進我的生活裏。可是,曾經的激昂已經像一湖死水。或許你還是那樣的不甘心我就這樣忘了你也忘了過去的快樂,你嘗試挑起一些回憶,可是,都起不了作用。我一直為那12年的感情封上寂寞的理由。

直到那個下午,你再次像以前那樣走進我的臥室翻箱倒櫃,問我相片中的男孩是誰?問我國家地理雜誌有什麽好看?問我旅遊書上的字怎麽讀?我坐在房子的一角看我的電視節目,我想起以前總愛挨在一旁和你一起看書看照片説話。可是那一個炎熱的下午,我只在房子的一角做我的事情,任由你躺在我的小小單人床上任意的翻箱倒櫃。然後對於你的疑問,一點回答的興趣也沒有。

不是因爲那份感情消失了,所以變冷淡了。只是過去對你太千依百順了,此刻只想用自己的姿態和方式生活。霎那之間,我突然明白爲什麽我可以那樣深深地愛著你12年。

因爲我喜歡和你在一起的感覺。

喜歡你曾經在半夜親吻我的臉;
喜歡你曾經帶著我走進變性人的世界看衆生相;
喜歡你曾經對著電腦像發現新大陸那樣的快樂;
喜歡你曾經像個小孩那樣分享很多事情;

......我曾經就只是喜歡和你相處的時間,可是,那光靠感覺來維持的感情已經過去了。於是,至今只剩下的回憶,已經轉換成最簡單情感~我們只是好朋友而已。祝福你:平安喜悅

你曾經愛過我嗎?

感情雖然已經消失了,但,如果有機會的話,我還是很想問你:你曾經愛過我嗎?

問男人是否愛自己,大概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吧!分手後,戀愛時,女人都喜歡把“你愛我嗎?”掛在嘴邊,成天抓緊機會問身邊的男人。

男人會怎麽回答?男人的真愛,很難説得出口,明知馬虎說一句就可以過關,但話沖到嘴邊卻説不出來。於是,因爲愛和不愛的小問題,男女吵鬧起來。

倒是不愛,男人要是不愛一個女人,不用問出口也會說出口。

這也許就是男人和女人最大的分別吧。

女人深愛一個人,不說出口的那天,也會用行動和小動作來告訴對方;但,不愛的時候,就會把投資在對方身上的時間和精神,連帶變心也看成是一種罪惡,統統都考慮在把不愛說出來的勇氣上。

愛和不愛,早在那投資了十多年的感情散局後,決定收藏在心裏那沒有鑰匙的匣子裏。

直到在放下後再重逢的數十個日子裏,我突然很想知道過去那十多年的感情究竟在你身體裏有沒有起了化學作用。

我還是沒有問出口,可是,你說:“我也是人,你以爲我沒有感情嗎?”你說,“人很奇怪,回去曾經談戀愛的地方,就會想起對方。”

無論答案是愛,還是不愛,其實我知道心湖不會起漣漪。問出口的原因,只是想知道過去的投資是不是全軍覆沒?抑或是還有那一點的利息?

呵呵,人的年紀越大,就越不想承擔風險,連年輕時的投資也想撈回一點小本。當年壓下所有的賭注即使血本無歸,我還是很想知道他在賭桌上贏了什麽?

家明。

我看見家明,在煙味瀰漫的酒廊裡。可是,家明已經不認得我。就像素未謀面的陌生人一樣,側身擦過我身,絲毫沒有察覺咫尺間就有一個我。

好幾次,我衝動得想想悄悄地,站在他身後,輕輕地喊他一聲「家明」。可是,這一聲「家明」以後,我們還有什麼話可以繼續聊的。過去10年未見,只能輕輕地向對方問聲好,然後,尷尬。故,這一聲「家明」,在還沒有將勇氣醞釀成以前,我已選擇悄悄地離開酒廊。

我忘記了,從前和家明共有的生活。那時候,大家很小,甚至談不上年輕,就是很小。

我僅記得,家明的笑容是靦腆的。笑或不笑的時候,眼楮都瞇成一條線。因此,我時常以為他總是微笑的。至少,混在一堆男生中,他的表情是最有善的。

後來,我很少看見這樣的笑容。這樣的笑容,這樣的臉孔,彷彿只屬於家明的。以後,再也看不見這樣的臉孔。而昨夜,這張臉孔又出現了。憑著這張臉孔,我知道我沒有錯認他。他真的是家明。他臉上,還掛著這樣的笑容。

家明的性格是沉靜的。說話或關著嘴巴的時候,都是溫文不火。記得從前,他在一堆男生中,總是很少說話。說話的時候,小聲小氣,但不彆扭。

偶爾,只是偶爾,家明也會辟哩叭啦說一些有的沒有的,也許,那時候他真的很想說話。可是,這樣子的家明,是很少有的。

這就是家明在我腦海中僅存的印象。

而我呢。總是和他格格不入。小時候到年輕的時候,我笑起來總是大聲,甚至可以驚慌到鄰近的人。那時候,人人都很害怕我笑。只要我一笑,會引來很多怪異的目光。

後來,我才發覺那時候的我很「十三點」。

可是,在我和家明是同班同學的那年,我的國語老師對我說︰「只要你對我笑一個,我就講10個故事給大家聽。」

小時候不懂矜持的我,盡然給10個故事打敗,就這樣做了第一次的「賣笑」。而我的10的故事呢,卻收不回帳。是我的第一單的虧本生意。

再後來,我已經不懂的笑。自從經歷人生最慘痛的,那一場生死離別的經驗後,我臉上已經悄悄地失去笑容。不要說哈哈大笑,就算是一個自然的笑容,就再也擠不出。可是,我學會了笑的方式,那就是只要將嘴角兩邊微微向上彎,就是笑容。沒有人理會你會不會笑,只要不是目無表情的話,我還是不會被淘汰的。

我和家明不懂同窗了多少年。我們的友情,一直都是那樣的淡如水。但是,在我的印象中,他始終都保存著一份屬於少女的恬靜。

而我呢。說話的時候總是毛躁,聲音響亮得很。那時候的我,是標準的男子頭。

也因人的性格是那樣的強烈,所以,我並沒有和家明變成好朋友。在幾年的同窗生涯裡,我們的關係,就是同窗。

走過茨廠街。


因為工作關係,最近老是混茨廠街。從街頭走到街尾;從艷陽天走到大雨天;從麻木走到驚喜;我重新認識了茨廠街。

原來,情感的轉化是因認識而起的。

我15歲開始一個人從鄉下搭巴士到茨廠街。當時對茨廠街沒有特別情懷,只知道這裡總是人來人往,龍蛇混雜,走路時錢包要夾緊,不要隨便殺價。不然,會被人揍的。

我15歲認識的茨廠街,就只能用“恐懼”兩個字來形容。所以,每每走在茨廠街上,我的腳步總是比走在任何街道上挪動得快。潛意識裡,就是以為自己了解了它,而那樣的了解卻帶來不完美的畫面。

於是,我總是覺得自己過去在茨廠街是落荒逃跑的姿態。

十多年後,茨廠街對我來說,始終只是一個名字而已。我甚至不知道這裡頭有很多精采的故事,因為我從來沒有想過,我要挖掘或聆聽茨廠街的聲音。我對它的記憶,始終固執地定格在15歲那年,我恐懼的茨廠街。

直到最近,跟隨林金城的腳步鑽游茨廠街,當初小小的抗拒心已轉化成接納的心。

一個人重複走在相同的街道,和相同的人打照面,仔細聆聽茨廠街的故事的時候,我才發覺自己過去的十多年誤解了這座城市,也錯過了它美麗的過去。

我開始放緩腳步,拼命用相機補抓茨廠街的畫面,好似擔心一不小心就會遺失了甚麼似的。 我開始明白,過去那十多年自以為茨廠街就是這樣的日子裡,是我讓自己和茨廠街的關係和情感漸行漸遠的。

看著歷史遺留下來的痕跡,麻木的情感突然翻滾,繼而發酵。原來,無論是對人、對建築還是對一座城市,都需要時間來發掘愛它的理由。
●文字曾出現於星洲日報-"放棄容易 忘記很難"茨廠街專輯。

2008年12月20日 星期六

遺憾。

他傳來短訊:家裡事畢竟只有自己能解決。放心處理吧,工作可以延後,家裡是錯過就變成遺憾了。

眼淚煞那間留下,像心被扣動了。

有些遺憾,不能被填補;有些事情,卻是自己有能力不讓它變成遺憾的。

即使精神再累,此刻,我都要不讓自己垮下,因為我能為一個即將消失的人做的事情,就只有那麼多。再累,也不過是這幾十天的事情。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我只能這麼地相信著。

這段時間,我突然覺得自己不再是堅強的。我需要扶持,需要被諒解,需要被安慰......但是,很多時後我卻是一個人走在鋼線上。我知道我已經失去面對的能力,所以,我只單純的希望,我被了解,那就夠了。

偶爾,我希望我可以有個赴湯蹈火的朋友,可是,孤僻的性格的下場,就是一個人承擔。然而,我還是幸運的,也或許有他一直照顧我,愛護我,他在此刻,讓我想起有人可以為我分但痛苦。我可以遠在另一個島上,沉澱我的哀傷。

感恩你的愛護,讓我有勇氣面對一切;
感恩以量,此刻為我分擔最擔憂的事情;
感恩傳此短訊給我的上司,讓我積壓的情緒由淚水來暄洩;
感恩。

痛哭。

如果痛哭一場可以洗滌內心的疲憊、煎熬、徬徨、難過......我願意流下一江河的淚水。

只是,我早已忘了從甚麼時候開始,我無法痛哭和吶喊,壓抑著的情緒,讓我只能一直套上沒有表情的臉孔,但卻因為逼著面對人群,我將起伏不定的情緒,一直積壓在最後的底限,甚至超越了我所能承受的壓力。

此刻,我真的希望,我有痛哭的力量來釋放內心複雜的情緒。哭不出來,不是因為我太堅強,而是我可以迴避問題的重心;面對繁細的問題,我真的沒有解決的能力,我只想哭,好好地哭一場。

我究竟怎麼了?

你或許不知道,面對一個即將消失的人的心情,是多麼的複雜。我和對方沒有很親密的關係,但他是我姐姐最親密的人。我曾經怨恨他傷害了我的姐姐,可是,這股怨恨,卻要到了對方的生命即將消失時,才跟著煙消雲散。

我突然不明白自己,我一直以為我很放得開,可是,這一刻我才發覺,在我怨恨一個人的時候,我傷害了我的親人。我讓他出在孤身作戰的情景當中。這些日子以來,她一個人扛下了所有的苦,直到最後,為了實踐她心愛的人的遺願,她冒著被痛斥的憂慮將傷痕暴曬開來。

身邊所有的人,或許都因為隻到他即將消失而願意成全他的心願。我疑惑,怨恨究竟會累積多久?它,只能用生命來換取寬恕的機會嗎?

此時此刻,我很想痛哭。

為了她受的罪,為了他那即將消失的生命,為了,我從前的怨恨導致她在最需要扶持的時候,過的卻是無依靠的日子......

我沒有辦法理清頭緒,我只希望,我能痛哭一場,當做哀悼即將消失的生命;當作為我過去的自私而贖罪。

2008年12月19日 星期五

廣州,你不文明。



在廣州,我一個人走。

其實,沒有。很多時後,我身邊都有一大群人,只是,我習慣一個人走,身邊的人再多,我還是覺得,我是一個人的。我總是很容易就離群,下意思地刻意逃避所有人。

因為我抗拒熱鬧,世界越是喧嘩,內心越是孤寂。走在地鐵站,我拿起相機拍鏡子中的自己,迷濛的影子,在世界的縮影下,我如穿透得過的空氣,彷彿不存在似的空氣。

我在人群中,繼續一個人走。臉上時時掛住的笑容,像緊緊地套上了面具,沒有了自己。




●廣州,你不文明

原諒我這麼說,廣州,是一座不文明的城市。

走出機場,一片渲染文明使用交通工具,打造文明城市的口號,第一印象,讓我喜歡了廣州的上進。接觸廣州人民,我不敢恭維,心裡對廣州缺了步。廣州的服務行業,差得很。在餐館用餐,人家在拿食物,服務員上菜一聲都沒交代就轉開餐桌上旋轉盤,剩下食客一臉的詫異。我心中暗罵:他媽的!

即使稍有知識的廣州人,說話也不得體。台上人在說話,台下人卻勢必比麥克風更大聲;還有,廣州機場服務生說話臉不看人;廣州人看不懂自家政府的號召,不曉得甚麼叫排隊;廣州司機不曉得甚麼叫文明駕駛,把乘客的生命當畜生看待。

我心中一直暗罵:他媽的。

我在廣州唯一遺留下來的,就是一地的"他媽的"。



●繼續一個人走 

唯有繼續一個人走,我才會忘記這座城市可惡的臉孔。

一個人很自在,不需要回答別人衣服好不好看,價錢合理不,或有的沒的。一個人走很消遙,口渴了自己喝水,累了可以停歇;遇見好笑的東西可以偷偷笑,納悶的時候可以一個人多在街頭發呆。

能夠走得那麼自在,才能把疲憊留在他鄉。





●搖晃的影子 在廣州

在廣州,影子是搖晃的。

風撩起的窗簾,陽光照射的鏡子,我的影子,無法定位。

可是,我還是喜歡一個人。捕抓自己的影子,和自己說話,對自己發笑。是甚麼原因讓我變得越來越享受孤獨,我想,大概是我終於發現了一個人的好處,那就是好好的認識自己。

一個人走,可以幫自己拍照;一個人走,可以好好看自己的影子;一個人走,風景依舊亮麗動人;一個人走,我看見我的靈魂在移動。

一個人走的好處那麼多,你說,還有甚麼理由,可以讓我拒絕一個人走的。

2008年12月4日 星期四

關係。


有些關係卡住了
於是 我把腳步停頓在原地
再也沒有繼續漸進的意思


我愚蠢地等待關係移動
可以自由地 呼吸空氣 


2008年12月1日 星期一

遺失。

1/12/08,2008年12月的第一個晚上,月亮笑了。
同事走到停車場拿車時,撥了我的手機說:"你們探頭看窗外的月亮。"
我推開窗戶,把頭伸出窄小的窗縫,看見一彎美麗的下玄月.我如是說。
同事問,月亮的上面呢?
嗯,星星。
像甚麼?
一張笑臉。然後我們都笑了,我呼應其他同事來看。
不久後,朋友sms來說:快去屋外看看月亮 好可愛哦
我哪有屋子,我只能在辦公室內探頭而已。
不一會兒,另一個同事又sms來說:月亮笑了 不信 你去看看

我是粗心的傢伙,如果我一個人走在黑暗的夜裡,我很少會用心看天空;即使給我看見我最喜歡的下玄月,我也會沒留意到那雙眼睛。

因為,我開始遺失了我的心。連帶一切美麗的風景和人和事和物,我都遺失了。

2008年11月26日 星期三

笑容。




快樂的法則

是 把你的笑容拷貝在我的臉上

是 把你的笑容收藏在我的腦海





關于笑容,那是我時常缺乏的表情。我不太懂得笑,因為牙齒有缺陷,因為臉頰太多肉,所以,我非常吝嗇我的笑容,要不然,很像笑的時候就會遮掩著嘴巴。如果前面有張桌子的話,我會把頭埋在桌面上。


然而,我很羨慕別人臉上燦爛的笑容,那是上天對一個人的恩寵,我是這麼認為的。其實我的笑容是不賴的,直是一些缺陷讓我選擇了隱藏。於是,我決定,等我口袋稍有點錢,我會去為我的牙齒整容。


等著瞧吧!總有一天,我也有那樣燦爛的笑容。


2008年11月25日 星期二

藍莓之夜。

飛往臺北的中華航班上,我看了《藍莓之夜》。然后,我愛煞那收藏鑰匙的玻璃瓶,還有那家賣藍莓蛋糕的小酒吧。

電影的故事很簡單,大概就是一個講述尋愛的故事。還有女主角離開紐約橫跨美洲的旅程上認識的一些人的故事。旅程從紐約開始,最後也回到紐約。因為紐約的夜里,有一個曾經偷偷吻了她的酒吧男生一直等待著她。

因為電影就在機倉上看,我沒有很享受,但心里真的很喜歡這部電影,多過于我曾經等待了數百個日子的《花樣年華》。你問我為什么?我說不出原因。硬要我坦白的話,我只好說:我就是喜歡男主角偷偷吻女生的那場戲和那種感覺。

因為,我就是喜歡接吻的感覺。

因為,某個夜晚,也曾有過這樣的一個男生,偷偷吻過我的嘴唇。

喜歡一部電影的原因,就是那么簡單。我不是影評人,沒有大道理。




香港。

很多我鐘愛的事情都變了質,就只有王家衛,我一直把他留在身邊,當成一杯香濃的咖啡來慢慢品嘗。

我很多的喜好,都是因為你而愛上的。包括阿保美代、亦舒、林一峰......可是我有什么事情曾影響了你,我想,應該沒有。因為我就只那么糟糕的一個人,連生活,也不懂好好的過的女人。

我記得我曾瘋狂地愛上《重慶森林》,也是因為你。後來,我在香港陳曾很努力地尋找重慶大廈的故事,可是,我在那座繁華的城市遺失了《重慶森林》的畫面。于是,整個香港的旅程,都好似缺了一角。可我知道,當你來到這座城市的時候,你也會像我一樣,尋找電影的畫面。

相隔6年後的某日,你終于看見王家衛鏡頭里的重慶大廈,還有一個小社區的生活形態。然後,你想起我們曾經愛上同一部電影。隔著地理上的距離的那個時空,我們是交接的,就像6年前我走在香港的街頭一樣。可是除了重慶大廈,我還深深愛著香港的夜生活,蘭桂坊和就可龍城的小酒吧,都是我喜歡的地方。呵呵,你會相信嗎?像我這么孤僻又自閉的人,竟然會喜歡熱鬧沸騰的夜生活。

然而,人潮多擁擠,音樂多響亮,我還是一具孤寂的靈魂。

我和你的共同擁有的城市記憶,是不是就只有香江呢?

親愛的,在沒有努力保持聯系的日子裡,我是選擇了把你收藏在心的一角。當我走過每一座城市,我都低語呢喃,假裝陽光下的影子不只我一人。

你一定笑說我瘋了。也許。

因為我總是習慣自言自語,一直為自己的孤獨編織熱鬧的場面。

你由我去吧!

也請你,我的好友--茶,帶著我的影子出走。

頭髮。

是的,我對頭髮有一股強烈的執著。

打從小時候開始,在那還未上幼兒園的年齡,我就喜歡蓄這一頭長髮。喜歡長髮的原因,不是因為自小就愛美,實際上,我一直都是邋遢的孩子,只是到後來,我腦海一直重複出現一幅美麗的畫面:在我成長的小木屋裡,媽媽坐在樓梯上,用她的手指來穿過我的髮絲。媽媽在為我梳頭。我笑著問我媽媽:"媽,你的手是梳子哦?為甚麼不用梳子幫我梳頭髮?"

媽媽笑著說:"是啊,我的手就是梳子。"

稍微長大後,到了進幼兒園的年紀,弟弟出世了。媽媽應該是從那時候開始沒有時間再給我用她的手指來作為我頭上的梳子。從那時候開始,媽媽和婆婆總是千方百計要我把頭髮剪短,因為像我這種邋遢的小孩,實在不懂得在小小的年紀裡就把自己打理得乾乾淨淨,那段媽媽沒有幫我梳頭的日子,我想,我總是披頭散髮的。

後來的一次,媽媽和婆婆用強迫的方式,一個用雙手按著我的肩膀,強迫我坐在椅子上讓他們剪去我的長髮。我清晰地記住了那次剪髮的經驗,我是淚流滿臉的。長長得頭髮落在地上,一併剪斷了媽媽游走在我髮絲上的梳子,那雙用手指來貼近我的梳子。

我不知道自己的頭髮短了多少年,印象中,我在小學那些年都是蘑菇頭的。

直到上了中學,我開始有了留長髮的權利。

那個年代,彷彿長髮就是美。可是,美字卻從來與我沒有掛勾,即使頭髮蓄得再長,我都不是一個美麗的女生。可是,我一直還是很固執地將頭髮儲蓄在頭殼上。這或許,或許,是我在13歲那年遇見初戀情人吧。

我是長髮為君留的。至少,後來我對頭髮採取的行動,證明了我的頭髮,是為了那個我曾經以為她是我一輩子無法背棄的男人而留的。因為後來出現在感情上的小插曲,讓我決定把頭髮理得像男生一樣短。

後來的後來,我惜髮如命。那是我愛自己的方式之一。我的頭髮在後來這幾年不曾短過,很久很久,我都沒有剪過頭髮。那頭長髮,又讓媽媽的手指回到身邊。

年頭,一場車禍讓我失去洗髮洗澡的能力。我和我那裹著石膏的大角,還有一頭油亮的頭髮,像廢人一樣與電腦為伍。後來,媽媽為我洗頭,她又開始嘮叨我的長髮。於是,小時候的畫面,開始重播,上演。

我以為,我會一輩子都是長髮姑娘。可是,沒有。

我越小心呵護我的長髮,它卻要逃離我。我拿它沒輒,我不曉得,它為甚麼一根接一根地理我而去,直到我出現輕微禿頭的狀況。我一直醞釀剪髮的勇氣,為了聽說短髮可以解決脫髮的問題。

就在一個炎熱的午後,我坐在理髮店,不理理髮師的建議,要她我的頭髮剪得短短的。

走出理髮店的下午,天空是下著雨的,好似為我洗滌了過去心中對長髮埋下的執意。我和我的短髮走進人群,我喜歡它。我真的喜歡它,就像我一直喜歡自己那樣。




2008年11月10日 星期一

贅肉。


週末,在忙得沒有意識的狀態下,難得的休息天,我慣例地躺在床上看一整天的《康熙來了》,和五點檔的《我猜 我猜 我猜猜猜》,裡頭一個95KG的胖妞不曉得用了多少年時間甩掉身上50KG的贅肉,搖身一變成窈窕淑女。我捏了捏自己身上鬆弛的肥肉,唉嘆......


於是,那一殺那又誇下海口說:終有一天,我也要瘦成那樣!


呵呵...結果那天晚上,我忍住饞嘴,專心看電影,還強迫自己做了一下下的懶人運動(就看我能忍多久)。要是像我這挺懶人也會瘦下來,全天下的胖子也絕對會變瘦的。


累了,閉上眼睛睡覺,睡夠了,醒來煮泡麵,吃飽了,又繼續看電視。很多天以前,我就發覺自己沉迷電視節目了,壞習慣持續下去,我會變成"番薯老女人"(Potato woman),還要外加一身贅肉。


我突然覺得自己很頹廢,正經事沒做,就這樣得過且過了一天。我想起明年要連續出版5本書,突然頭皮發麻。一個故事大綱都還沒誕生,現在距離明年只剩下幾個星期,然後,腦海中閃過找我寫書的人的臉孔,馬上開了電腦的草稿,瞄了一眼,嘿嘿,繼續墮落去。
懶惰成這樣,到仙師四爺廟去多鑽幾次桌低都沒用!想要很多很多的錢,光是躺在床上是不行的,躺久了,頂多一身都是又軟又垮的贅肉。我想到再多兩三年,身上的肉"不退則進",加上年紀又大樣子又老,怕怕!
下個星期,我發誓不能繼續睡個死相了。因為啊,下個星期正把車子開往檳城的道路上,我那來得睡啊。嗯,檳城美食多,吃了,才減。嗚呼~


2008年11月7日 星期五

閉嘴。


說了很多話以後,我總是很後會自己沒有馬上閉嘴。

我總是覺得自己身在龍潭虎穴裡,不開口說話都會被咬死,開口說話,根本就是半夜酣睡中被人殺死還不知道自己下了地獄。所以,我一直警告自己,閉嘴。

可是,我神經大條,腦袋也少根經,我總是忘記閉嘴的動作,我總是在說了很多話以後,後會自己沒有即時閉嘴。

真是的!

2008年11月6日 星期四

郭靜。




不是存心搗蛋的,我真的覺得郭伯瑜這名字比較好聽。 比起郭靜,郭伯瑜就有性個多了。可我知道,很多藝人都要為自己取個動聽的名字,男的要聽起來就很man,女的要聽起來就很溫柔。可我就對特別女性化的名字卻步,所以,郭靜這名字一響起,我連她是誰,唱甚麼歌也沒興趣知道。所以,我錯過了郭靜。


後來聽范范的仨人,有來有她的分。於是,我在九天尋找郭靜的名字,两張專輯後來就成為我兩個星期以來一直聽不厭倦的聲音,尤其《下一個天亮》。


我承認再也很難找到一個把故事寫成歌曲的黃舒俊,所以後來聽歌,我都不願意注意歌詞。我有那樣的憂慮:一旦發覺歌詞不怎樣,之前多麼愛煞,也會罷聽。


所以,我喜歡的東西,總是逐漸減少。也所以,我會變得越來越悶騷悶騷。



說回郭靜,聲音的辨識度不高,但悅耳;沒有甜甜膩膩的感覺,有點個性;歌聲中還有適度的感情。我又不是很懂音樂和聲色的人,歌聲,歌曲只要聽起來舒服,耐聽就很好。

那些愛得要生要死的情歌太多人在唱了,而且唱得沒有新意,所以,我總是覺得很多歌手紅了一两張唱片就無人問津不是沒有道理的。

但是,情歌還唱那麼多,究竟是否因為現在是情歌氾濫的年代?其實,又不見得。我都說了,我不是音樂人,我真的不知道市場需要甚麼,我只知道自己要甚麼。

我本來,只想寫寫郭靜。可是,後來發覺郭靜沒甚麼可以寫,所以回不到位置上,繼續離題下去。

但是,最後的句號之前,還是要寫郭靜。

只是,我對郭靜有那麼小小的期許:但願下一張專輯會有驚喜。不僅是唱好聽的歌,還要有生命感觸,有思想的歌。

有些故事 不必說給每個人
用簡單的言語 解開超載的心
有些情緒 是該說給 懂的人聽
時間可以磨去我的稜角
有些堅持卻永遠磨不掉
請容許我 小小的驕傲
~下一個天亮 ●截肢體

2008年11月5日 星期三

心野。


心野了,好想走,就一個人。想出走的時候,總是沒有目的地,只想離開原來的位子。


是甚麼讓我如此坐立不安?也許,最近一直下雨。


真的,我一直覺得雨天是清洗靈魂的日子,所以,最近總是活得特別清醒。看見生命一直沒有限制的往下沉;感覺一直了無止境的溶解。活著的感覺,縹緲。


雨水滴落的聲音,開始像咒語那樣囚禁了我的靈魂。


還是,30的洗禮帶來的心的生命動向?我希望親手挖掘答案,不要就這樣而已。

2008年11月4日 星期二

枯燥。


我倚暖了石欄的青苔,青苔涼透了我的心坎-《月下待杜鵑不來》徐志摩



一個乾凅的池塘正是我現在的寫照。其實也沒有糟糕成這樣,乾凅的池塘面上還有苔癬,那翠綠的生命,是我的工作樂趣。我的的確確是個很乏味的傢伙,生活除了工作,剩下的就是電影、連續劇、書、植物,和我的相機。我甚至不是很享受時常和朋友吃喝玩樂,膝足談心的時間,我真的那麼享受孤獨的生命。一個人笑,一個人流眼淚;當然,如果願意陪著我孤獨的人出現了,我還是會跳迎賓舞來擁抱他。呵呵~(用蠟筆小新的暗笑姿態)


為甚麼不是蓮花?我自知沒有蓮花的青純和高雅,真的不敢妄想。更重要的是,青苔的生命力是我嚮往的。有人嫌棄它潮濕的味道,但我一直喜歡那股霉濕的味道;有人覺得它很會陷腳,但我喜歡腳板踩在它身上那軟綿綿,濕漉漉的冰涼感覺。青苔它從來沒有很多要求,它安分守己地在太陽底下吸收陽光和雨水,就能活出超強的生命力。


如果生命可以選擇用一種植物來刻劃未來,我真的但願,我是那一攤發青的地底泥,用自己卑微的力量創造出屬于自己的生命奇葩。



對了,郭子健有部叫《青苔》的電影,裡面有句美麗的對白。

媽媽問孩子:"你長大後要做甚麼?"

孩子說:"我要做大樹。"

媽媽說:"做大樹不好,大樹會被人坎的。做青苔吧,它只需要陽光和雨水就能生長。"


是卑賤還是生命力強,其實,是自己對人生的價值觀所影響的結論。




2008年11月3日 星期一

菊花。


走進Sean的家,桌面上兩大束菊花,一黃一紅的喚起我喜歡菊花的回憶。我曾經,真的很喜歡菊花,黃的 和 白的;我曾經,在我的睡房插放的也是菊花,然後每天貪婪的呼吸花的味道。
在我十多歲的那個年代,人人都喜歡玫瑰,菊花,人家說,拜山用的。所以,我那麼的喜歡菊花,也是偷偷地喜歡著,就像擔心人家知道我暗戀甚麼人一樣的鬼祟。因為啊,我一直都是怪女生,要是讓人知道我喜歡拜山用的花,又會成為話柄了。
其實,我只是喜歡她的淡雅和脫俗。如果女人的前世是一朵花,菊花的今生,就是秀氣的女孩。
(可我不是菊花,我是一株野草。)
我想,將來要是我有了自己的家,我會栽種很多很多的菊花。我癡心妄想地但願自己會變成一株菊花,淡雅 而 脫俗。

2008年11月1日 星期六

發誓。


我又在車廂中發誓,還誠意拳拳的。不同的是,今次我豎起三跟手指,我想如果我不是開著車子而是在房子裡頭的話,我一定還附加跪拜兼雙眼閉目的至佳虔誠相。當下,我真的一心想受浸于你,做你膝下的門徒。

然讓在家中的睡了將近十年的床褥上,我忘了適才內心的不安和恐慌,後悔了!再次後悔自己總是對你誇下海口,卻不曾履行過承諾。你會放棄我嗎?我就只那麼沒種!

又不是要了我的命,我就是不明白卻不的原因。或許,我真的需要時間來做準備。那個也很狗種的麥可說:你說了很多年咧,你還等甚麼?

或許就是因為他沒有很好的榜樣給我相信做你門徒有甚麼好處,所以,我卻步,也怯步。我想起很多很多被你愛戴也擁戴你的門徒,我始終還是疑惑,那無形的信念究竟是人的毅力還是你的魔法...

所以,我卻步。

我只能對你說:還沒有揭開疑問,還沒有作好準備,還沒有對你有100分的心之前,請讓我繼續猶豫和徘徊。因為我知道你也不會稀罕我著孩子。但是,請你,請你,一定,一定要繼續聆聽我,引導我,扶持我。

是的,我就是這麼狗腿!